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半生恩怨 第50章 二只苍蝇 3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7-11-22 11:57:46  浏览次数:52
分享到:

是的,他自以为没得罪我,不理解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可在我看来,你小子胆大包天,不择手段,贪得无厌,眼里除了钱什么也没有,这就是对我的最大得罪。

一个人!

特别是年轻人!

怎么能这样呢?

我就是看不惯,就是要管。

你个乳臭小子,能做什么?当面唾骂,报复打人?背后雇凶,杀人潜逃?拉倒吧,我邱候一生行得端,走得正,又是国家养老金领用者,还怕你这些?

“邱处!

吃菜!”

一只烹得火候十足,色香诱人的狍蜊,挟在他碗里。

“这狍蜊得趁热,吃起才鲜美,请!”

邱候笑笑,拨弄拨弄碗中的狍蜊,再抬头瞧瞧小曾:“谢谢!你也请。”

小曾指指自己的渣盘:“我可没客气,压惊嘛,不吃饱喝足,仍然心惊肉跳,提心吊胆呢。”十几只被掏空了蜊肉的狍蜊壳,在润湿的碟盘中,有气无力的散落着。

小司机站了起来。

啃着一只狍蜊自言自语。

“洒吧洒吧,果汁喝了就是尿多。”

离桌而去。片刻回身,重新坐下,拈起筷子热火朝天的吃起来。

 “哈罗,亲爱的的小曾朋友,味道好不好哇?”是保安部长。他笑眯眯的看着大家,眼光落在小曾身上:“这可是正宗的法国厨师,正宗的法国大菜,味道怎么样哇?”

“味道好极啦!”

小曾对他笑到。

“要不是被你白关了禁闭,还吃不到呢。

来来来,”

他抓过一只空碗,咕嘟咕噜的倒了半碗果汁:“为了你的白关和某人的心机,我们干一杯!”保安部长连忙推却,正色的拒绝到。

“工作时间。

不能喝酒。

噢上帝!

不是喝酒,是喝果汁。”

小司机损他到:“我们中国人的果汁,也就是美酒,你们美国佬不知道吧?”保安部长的头,摇得如货郎鼓:“不不不,果汁是果汁,酒是酒,这点我还是知道的。这位姑娘,”

他对低头自顾自吃着的茹主。

讨好的恭维到。

“你真漂亮,真美丽,美得像天仙!

你是中国人的骄傲。”

生硬的普通话,夸张的形容和吃力的语气,惹得大家都笑起来。笑声中,史密斯眨巴着熊一般黑邃的厚眼皮,不解的问:“我说错啦?难道这位姑娘不漂亮吗?我敢打赌100美元。”

笑声中。

茹主红着脸蛋。

骂一声。

“神经病!”

“结帐去?干嘛急着结帐哇?美丽的姑娘,是我们的菜品和味道不好吗?”张冠李戴的史密斯,傻乎乎的反问到。

“那请留下宝贵意见。

我们有规定。

凡能留下建设性意见的顾客。

菜品一律九折优惠。”

小司机的右手在桌上挥挥,接嘴到:“不对吧,我看墙上贴着的菜品管理制度,应该是全部免费。”保安部长的头,又使劲儿的摇上了。

“不不不!

那是指菜品出了严重问题

比如清洁卫生。

质量保障等等等等。”

“美国佬,你看这是什么?”小司机使劲儿的敲着碟盘,丁丁当当,当当丁丁:“这是什么?正想找你呢,你就来了,你看这是什么?”

大家一瞧。

二只绿头大苍蝇。

分别夹在碟盘之中。

特别显得显眼和恶心。

茹主哇的声呕吐,小曾捂住了自己嘴巴,直打干呕,邱候恶心得反胃,清口水长流,唯有小司机高兴地演奏似的敲击着碟盘:“绿头苍蝇啊!恐怖!要出人命了,快打110报警。”

史密斯一下紧张的瞪大眼睛。

可怜巴巴的看看大家。

额角上竟渗出了汗珠。

“苍蝇?噢我的上帝,这是哪来的?哪儿来的?”

“天上飞来的,地上窜来的。”小司机快活地嚷嚷着:“美国佬,怎么说?现在怎么说?”“不可能,绝不可能!约翰·迈克从没有过苍蝇。”

膀大腰圆的保安部长。

死死地盯着二只可恶的早己魂飞魄散的绿头苍蝇。

可怜兮兮的叫道。

“噢我的上帝!我的上帝!宋,你来,你快来。”美女领班匆忙跑了过来,她匆忙的脚步,显然引起了食客们的注意,大家的眼光,都好奇的追随着她。

“史密斯先生。

出了什么事儿?”

“你瞧瞧,苍蝇,疾病传染源。噢我的上帝。”

“啊!”

美女领班惊叫起来,然后迅速的扫大家一眼,皱起了眉头:“奇怪,约翰·迈克从没发生过这事儿,苍蝇是从哪儿来的呢?”

不待大家说话。

小司机先夸张的叫了起来。

“你问我们,我们问谁?

不行,得赔偿损失,精神损失。”

“还有经济损失和身体损失。”小曾意外的接过了话头,恶狠狠的盯着保安部长:“不然,我们就打110报警,不,找媒体,叫记者来。”

“媒体和记者?”

史密斯脸色陡变。

显然,他对这二项比对打110报警更敏感,更感到可怕。

“不不不,你们不能这样。再说,事情还要调查,讯问。”

有些好奇的食客早围了过来,见此,大家先鄙视轻薄的瞧瞧四人,然后会心一笑,散去不提。可仍有少数食客在一边幸灾乐祸的吵闹帮腔。

鼓动着四人要美国佬赔偿。

眼见得陆续有食客围过来看热闹。

美女领班和史密斯都急了。

保安部长不安地绞着自己粗大的手指头,看看天花板,瞅瞅死苍蝇,捂着自己的下巴。

美女领班则先是想想,然后一一扫视着四个人,眼光停留在邱候身上,轻柔的说到:“某局,您好!我我们能不能谈谈?”

邱候忙摇手。

因为他确实不知道死苍蝇从何而来?

正犯咕嘟呢恶心着呢。

“某处,您好!”

小曾马上举起一根指头,矜持的制止了她。有美女这样温柔的瞧着和叫着自己,本是件令人愉悦的事儿,可早明白底细的他,却不想戮破。

因为这事儿赔偿起来。

也有自己的一份好处。

所以,纵然对方是秀色可餐的美女领班。

也比不上真金白银实在和可贵。

也许是出于同性相斥吧?她对同样透秀色可餐的茹主,瞧也不瞧一眼,就盯住了小司机:“小弟,您好,我们能谈一谈吗?”

还妩媚一笑。

这意思很明显。

在我这样年轻漂亮的姐姐面前。

你个青头小子,还不受宠若惊,从实招来?

谁知小司机却大义凛然的一摆头:“干什么?色诱哇?搞错没有?我可是同性恋,对女人没兴趣。一句话,四个字,赔偿损失!”

碰了一鼻子灰的美女领班怔怔。

悻悻儿回答。

“该赔偿就赔偿。

可事情总得弄清楚哇。”

啪啪!小司机二巴掌猛拍在桌上,瞪大了眼睛:“有些狗日的汉奸,以为自己也成了美国佬,死定了。不死,老子也要把她搞死。”

美女领班受不了啦。

涨红着脸蛋。

嚅嚅到。

“你,莫,莫骂人哇,文明礼貌嘛!”

小司机更嚣张了,居然逼上一步,挽着自己衣袖:“骂?老子还要打人呢。”茹主暗地里把他脚一靠,这厮差点儿跌倒,这才勉强停下,可依然叫骂到。

“好!

你个女汉奸,我们就文明礼貌。

这事儿让大家来评评理。

吃约翰·迈克,吃出绿头苍蝇,反问我们是从哪儿来的?世上有这个礼儿吗?”

围观的好事者都闹哄哄的叫起来:“没有!”“该不该赔偿损失?”“该!该!该!”“约翰·迈克的做法对不对?”“不对!”“我们中国爷们儿,”

“哇!”

美女领班看到事态越闹越大。

居然吓哭了。

她这一哭不要紧,却完全摧毁了史密斯的心理防线。膀大腰圆的美国保安部长,一时措手不及,怔在原地。

“好好,我看行啦。”

邱候实在看不下去。

开了口。

如果说一开始他没弄明白,可现在到底转过了弯儿,唉,这不就是敲诈吗?

以前听说过,无赖街痦们下饭馆,常事先准备好污物,吃到快结账下席之时,趁老板或伙计不备扔在饭菜里面,然后大吵大闹的索赔,借机赖帐白吃。

还可勒索到手几文小钱。

供其挥霍一空。

这市井俗事儿随着时代的变迁,似乎早退出了人们的记忆。

因为现在来钱的道儿多多,既便是街痦流民游手好闲之徒,也早不屑于此一点没技术含金量的偷鸡摸狗营生,转向风险与机遇共存的赚钱行道。

可没想到。

今天又有幸亲眼看到了活生生的敲诈。

看着美女领班哭兮兮的模样。

听着小司机得意洋洋的叫嚣,瞅到保安部长一脸的茫茫然,邱候心里那个恼怒呀,真想一步抢上前去,当众狠狠给小司机一记响亮的耳光。

可是他不能。

须知打狗还得看主人。

小司机背后站着一肩挑。

自己呢?

仅仅是个刚返聘的退休前处座,再说了,这儿与小曾的内斗正烈,横起又添一个敌人,需得着吗?没说的,为了一顿区区四位数的饭钱,小司机和小曾心领神会。

一唱一合。

茹主虽然不见得完全同意小司机的作法。

可出于办公室主任节约的习惯成自然。

态度暧昧。

这么说,还是得自己出面制止?因为,傻瓜也看得出小司机的用心。作为四人中的长者,自己再不出面,就太令人丢脸,也太没审美情趣啦。

其实。

邱候打定的主意。

不过是自己出面制止小司机的得意漫骂。

然后呢?要求对方打个八折,双方都有个台阶下,撕了发票就打道回府,他心里可一直惦念着小陶姑娘呢。

可他的话刚一出口。

小司机,小曾和茹主。

就一齐扭头望着他。

茹主对他无语而缓慢地摇摇头。

小曾本是杀气腾腾的脸孔上,布满了狡黠的笑容:“邱处,你老有话说?”小司机也恶狠狠的蹦出一句:“邱老头儿,你想干什么?”

邱候眼一瞪。

这小子也太嚣张目中无人。

得趁机损损他。

不等邱候动嘴,有人么喝着“让一让,请让一让。”挤了进来。

一个同样高大威猛的美国佬,后面跟着一个中等身材,文质彬彬的中国人。史密斯警惕的盯住他:“戴维,有事吗?”

“我听宋汇报。

临时加桌是你同意的?”

“是我。

有什么不对吗?”

保安部长昂起硕大的脑袋瓜子,傲气十足:“你身后的这个中国人,又是怎么回事儿?”戴维咆哮起来:“我是餐厅经理,加桌我怎么不知道?这不,人家包房的订主找上门来啦。”

大家这才认真看看餐厅经理身后的包房订主。

订主也微笑地看着大家。

尖利的眼光在史密斯,美女领班和其他三人身上滑过,停在邱候脸上。

“老前辈,对不起!打扰了。”

“该我说对不起呢,是我们给您添麻烦,希望谅解。”邱候微微一笑。订主的彬彬有礼和知书达理,特别冲着自己的那句“老前辈”,让前处座很是受用。

“订主投诉。

包房外加桌,影响了他和朋友们的进餐心情。”

戴维毫不掩映自己心里的气愤和厌恶。

“史密斯,你要对此负责任。”

“是吗?”保安部长耸耸肩膀,毫不再意:“可我命令你去处理,最直接的打个八折,每人赠送小礼品和贵宾卡,礼送出门。”

戴维气得脸孔发白。

“您没权利。”

“噢不不不!

亲爱的戴维先生,我权利。”

史密斯又耸耸肩膀,然后双手背在身后,盯住对手裾傲的反问:“请问,谁是总经理助理?”餐厅经理气得脸青面黑,直打呃儿。

“当然,是你!

你是总经理助理。

可我要向约翰·迈克老板,控告你的失职和恶习。”

“请便!”

保安部长兼总经理助理摊摊双手,顺势指指邱候这一桌:“免单!你处理。”然后转身,郑重的对小司机张开自己双手。

“小客人。

对不起!

我很遗憾。

希望下次能再来。

约翰·迈克饭庄一定以最好的服务和菜品,款待你们。”转身而去。一时没回过神来的小司机,居然下意识的还想追上去,被邱候和茹主用眼色逼住,只得悻悻停下。

想想。

得意的歪起脑袋。

冲着小曾直乐。

小曾却对他高高地叉开了双指。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