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半生恩怨 第59章 针尖麦芒 1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8-02-05 12:28:28  浏览次数:52
分享到:

恢复了心情的青黛。

喝一口特供牛奶。

咬一口青油葱花饼。

再看一眼绿荫荫的窗外。

那窗外,三月的暖阳金碧辉煌,映照着婆娑起舞的树影,婀娜多姿的草尖和三三两两小道上散步的人们……

在那绿油油的花香草荇深处。

浮动着一弯袅袅绕绕的薄莎。

时而随风而拂。

时而合鸟而飘。远远的望去,令人浮想联翩,轻松愉悦。

青黛觉得这个一号大院的清晨,是自己平生所看到的最美清晨。虽然昨夜一晚没睡好,虽然还没和淮婆婆正式过招,可光是能看到这样鸟语花香的清晨,就够啦。

真是够啦。

想想过去过的是什么日子?

自懂事起。

本小姐就踩着吱吱嘎嘎的楼梯,凉浸浸的水泥地,窗外,永远是闹哄哄,乱蓬蓬,弥漫着一股腐烂变质的白菜梆子味道……

读高中算暂时离开了这个家,

直到大本毕业。

窗外虽是蓝天白云,鸟语花香。

可有道是粱园虽好,不是久留之地。那种不可言喻的流浪感,却总是紧巴巴跟着自己。

现在,还是暂住流浪吗?不,如果我愿意,我可以永远住在有这样清晨的大院里。因为,我年轻,我漂亮,我能!

“鸣!

我想妈妈了。

我要妈妈!

鸣!”

小保姆带着哭腔的哽咽,让青黛同情的扭过脸蛋,温柔敦厚的说:“想妈妈了?好啊,你真是一个听妈妈话的乖女孩儿哦。”

小保姆点点头。

“我妈妈对我可好哩。

给我讲故事!

买新衣服!就是,就是,鸣!”

青黛放下杯子,弯过去温柔的搂住了她:“小青青哇,别哭啦!你妈妈虽然不在了,可这世上好心人多,大家都爱你呢,我,还有你的哈韩哥呢。”

“姐姐!

鸣!”

被青黛温存的一搂,小保姆泪花盈盈。

身子使劲儿往她怀里拱拱。

“姐姐!”拱得青黛母性蓬勃,一股从没过有的暖融融的感觉,顿时充满全身:“别哭了,以后,我们姐妹相依为命,谁敢欺负你,跟姐说。”

小保姆乖乖的点头。

深深叹口气。

又眨巴着眼睛。

“姐,以后,你不要我了,我就上吊。反正这个世界我看透了,当了小保姆,永远就只有当保姆的命哩。”

“我怎么会不要你了?”

青黛见她情绪稳定下来。

高兴的又喝一口特供牛奶。

啃一口清油葱花饼,玩笑到。

“小青小青,这个家是你说了算,我敢不要你啊?”小保姆就红着脸,先瞧瞧一旁满面微笑坐着的青话,再瞅着青黛,想想回答到。

“那是玩笑话哩。

你过了门。

和哈韩哥结了婚。

就是家里的少奶奶哩。电视剧上都演着呢,一个家,就少奶奶最大。因为少奶奶领导着少爷,而少爷,又领导着大人哩。”

母女俩忍不住哈哈大笑。

笑声中。

小保姆红着脸蛋。

不吭声了。

青话边笑边偷看着女儿,心里亲妮的骂到:“死丫头,说到你心坎上啦,瞧你高兴的。”青黛边笑边双手搂抱住小保姆。

“人小鬼大!

小鬼当家!

小青啊!

这话以后不要说了,特别是当着哈部和牛书记不能说,明白了吗?”

小保姆点点头,瞧瞧她的杯子:“姐姐,牛奶冷哩,我帮你热热。”青黛摸摸自己的玻璃杯,可不,是冷了呢。

青黛就把杯子向前一递。

撒娇到。

“妈,帮我热热嘛。

爸呢?一早不见人,也不说一声。”

青黛高兴得连忙答应:“好的好的!你爸晨练,该回来得了。”站起来接过半杯冷牛奶,屁颠颠地往隔间的厨房走去。

青黛边热奶边乐滋滋的想。

宝贝女儿居然问起了老爸?

唉!

有很久没听到她这样的撒娇和细心啦。全靠了小保姆这个开心果,我还把她看成了潜在的威胁呢?嘿嘿,青话,你这个人呀?

确实!

也许是小保姆原因。

也许是身处男友家缘故。

当前公交司机晨练回来后,青黛主动迎了上去。

 “爸,练完啦?满意不?快洗洗,洗手间在外面右面。”老头子也是意外的眨巴着眼睛:“完啦完啦,这儿风好路好,空气清新,鸟语花香,有益于晨练,天堂哇。”

宝贝女儿还温柔的把毛巾和香泉递过去。

还双手捏着老头子的肩膀。

往外面轻轻一推。

“爸,洗好关水,把地扫扫,要给人好印象哟。”老头子就连连点头:“记住了记住了。刚才你妈也是这样唠叨来着。这是别人的家,市委一号大院一号楼嘛。”

11点过。

哈韩打来电话。

“青黛。

还在睡啊?该起来了哦。”

青黛笑到:“失业了嘛,不睡觉做什么?哎哈韩,你在哪呢?”“上班哦,不上班没得食哦。”“你嘲弄我?”

“哪敢哦?

青黛!

在我房间茶几的玻璃板下,压着一张银联卡,那是我特意留给你的。”

青黛意外的扬扬眉睫。

“你不怕本小姐拒绝?”“不怕!自从开始追你,就没怕被拒绝过。”哈韩在那边正色到:“你自己拿去用吧,买点衣服什么的。密码是你的生日。”

停停。

补充到。

“对了!

让小保姆开门,钥匙在她手里。”

青黛马上佯装醋酸:“没准儿晚上也让她开门,进来陪你吧?”“有时也是,让她拎水端东西什么的。”哈韩仿佛并没查觉对方的醋酸,认真的回答到。

“这有什么不对吗?”

青黛卡壳。

确实。

这有什么不对么?

她看看话筒:这个榆木脑袋,连女孩儿的醋酸也不知道,真是呆得可以,不过,这呆子倒是挺讨人喜欢的,难怪小保姆一口一个“哈韩哥”?

“青黛。

这有什么不对吗?”

呆子依然在那边傻乎乎的追问到。

“她是小保姆啊,不该让她拎水端东西?”

青黛愉快的听着,想,你该叫“宝贝”或者“心肝”哦,以前那些追我的男生都这样叫的,你个哈韩哈公子,怎么尽是直呼女孩儿的名字?

难怪你追不到别的女孩儿?

真是个大笨蛋呀大蠢蛋。

“好吧。

还有事儿吗?”

“等会儿我妈怕要回来看你们,你没什么吧?”“我能有什么?”青黛捋捋自己头发,忙忙碌碌了好几个整天,弄得一直想睡前洗头的自己,破天荒的忍着,好像有点味儿了呢?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