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作者:郭伟  发布日期:2018-02-13 03:28:44  浏览次数:390
分享到:

邻家小院坐着一个老人,他眯着眼睛晒太阳。雍肿的棉衣塞在宽大的椅子里,仅露出一张布满皱纹的脸,不知在哪条皱纹里藏着眼睛。身边似乎什么事也不会发生。

  秋天的太阳照亮半个院坝,几片落叶被风吹来吹去。院坝边一棵小柏树上拴着两只小母鸡,绳长一丈有余。一条不足月龄的小花狗,追过去抱住白鸡脖子,把白鸡按倒在地上,咬着颈部羽毛摇头摆尾。周围飘着几根羽毛。小白鸡撒开翅膀呵呵地叫,很惊惶、很痛苦。

  一个身着西装的男人和一个穿牛仔裤的女人匆匆地从院坝中走过。小花狗被高跟皮鞋在院坝的方块石板上磕出的响声吸引,转过头来,一只脚搭在白鸡身上,昂着头,竖起耳朵。白鸡用力从地上爬起来,抖抖羽毛,又开始觅食。小花狗回过神来又追上去,却来到了小黑鸡身边。黑鸡退后两步,咯咯地叫几声,伸长脖子,不等小狗靠近就张开双翅,腾起一步飞快地啄了一下。小花狗汪汪地叫着逃到老人脚下,从棉裤脚边钻出半个头来探望。棉衣一动不动。

  小花狗愣一愣又来到小白鸡身边,白鸡又逃,逃的方向是以小柏树为圆心的幅射线方向,不到两三步就被绳子扯着——一只脚着地,一只脚被绳子拉悬起来。两脚相差一大步,一晃就要倒。造型凝固下来,由着小狗再次按倒在地……

  这时,一对又红又大的蝴蝶结和两个羊角小辫从灰暗的门里飘出来,跳跃着来到院坝中。小姑娘她边跑边噘着嘴巴说:“奶奶,你也不管一管,”她一把将小狗搂在胸前,把头夹在左侧腋下,腾出右手来拍打狗屁股。口中念念有词:“你欺负小鸡鸡,我罚你”。

老人脸上的皱纹在斜阳照射下更加分明,帽檐一根黑缨,偶尔在风中飘动几下。身边似乎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上一篇:我的老师吴宓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