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龙台剑隐:暗夜潜影显迹踪(4)
作者:张宏  发布日期:2018-02-22 19:16:43  浏览次数:1244
分享到:

小东街上的陕西会馆门前的半条街已被灯笼火把照得通明,刘进忠带着一营清兵和严升的十多名捕快已将会馆围得水泄不通,街面远远地站满很多围观的人。

刘进忠从杨重雅哪里拿到令牌后,便一刻也没有迟疑,马上来到前院将令牌在严升眼前一亮便带着已集合完毕的清兵离开了衙门,严升也不敢怠慢,忙忙地叫上捕快跟了上去。

陕西会馆门前,王二马正在向刘进忠说:

“保证没出来,我一直守在这里的,不信你问冯宽军。”他指了指那随他一起来的清兵头领。

冯宽军也不答话,只是点了点头。

“那好,你带一队人马到后面去,看住后门。”他对冯宽军说。

冯领命而去。

刘进忠调动人马紧紧围住了陕西会馆。他深知这会是一场恶仗。

严升也招呼众捕快准备好了缉捕器械。一切准备妥当,刘进忠才向会馆喊到:

“会馆里的人听着,快把张匪余党李虎交出来,否则鸡犬不留。”

会馆内早已是剑拔弩张。众人早已各握兵器在手。

馆主在刘进忠包围会馆前一刻才得到探报说是清兵向会馆而来。他知道肯定是冲着李虎来的,正要李虎从后门冲出时已经来不及了,往后门查看的伙计说后巷子两头都被清兵堵上了,一出后门就会陷入死胡同。

此时,前后门同时响起了震天的喊拿声。

“馆主对不起,我被他们发现了。”李虎回忆一天的行迹,查觉到了是被捕快跟踪而至。

张云龙自己蹑到门前往外一看,层层的围得严严实实,看来只有硬冲出去趁乱突围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馆主,让我一个出去,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能连累你们。”

“事已如此,不是连累不连累的事了。”他皱皱眉头。

他叫过管事林一明和护卫赵鹏。

“你们快去把所有银票和值钱的东西收拾起,看来会馆是保不住了,待会杀将起来后,你们找机会冲出去。不要恋战,逃脱一个是一个,事后你们应该知道在哪里汇合。”

林、赵二人急急收拾去了。

张云龙又召集其余人来。

  “各位,一会儿大伙护住李虎冲出去,无论如何不让李兄弟有事。”

  “是,馆主。”众人同仇敌忾。

同时又向李虎交代:

“出去后,你不要恋战,找机会逃走。”

   交代完毕,张云龙才手提双刃剑半开大门走了出去。

  “哟,是刘把总和严捕头呀,深更半夜的这样兴师动众是为何事?”馆主双手一揖。

   “馆主别作不知,张献忠余党李虎现在你的会馆里,你作何解释?”

   “这个……”

   “你不用装聋作哑,快快交出来,饶你不死。”

   “把总笑话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李虎在我这里?”张馆主想拖延一会,好给馆里的人争取一点时间。

   “我看见的,进了你的门,到现在都在没出来,我都守了一天了,还会有错?”那王二马没等刘进忠开口,就先站了出来。

   “哟,是王二混呀。你个狗东西,平时在我这混吃混喝,这几天没让你赊帐了,你就想来诈我啊”。

   “你..你..你…”王二马见张云龙揭他的老底,有些恼羞成怒,他也没等刘进忠发令就拔刀向张云龙砍去。

张云龙正气恼着他,没等靠近身边就“嗖”的一下抽出双刃剑,剑光一闪,那王二马脖子上的血水就射出老高,身子斜斜地倒下了。

刘进忠一声暴喝:“杀!”唐横刀便似水银般地泄了过去。

张云龙一招分水拨珠,抵住了横刀的杀着,与刘进忠缠斗一起。

清兵一拥而上。

会馆大门顿时全开,众人护着李虎冲了出来。

刘进忠本认得李虎,见了他便一刀荡开张云龙,一个跳跃,便扑了过来。

那李虎也甚是了得,抓住两名清兵往后一甩,将其扔了出去,接着双拳连连出击,冲上来的清兵接二连三地往后倒。后面的清兵也不顾死活地继续往前冲,刘进忠早就命令他们拚死也要捉住李虎,捉住就会有重赏。

严升舞动鱼背双戟和两名会馆护卫斗在一起。

一众捕快在清兵外围不停地来来往往,想趁机捉捕,其中两名捕快,手提打鱼用的旋网,不停地移动作势。

见刘进忠扑过来,李虎一个斜步退仆,侧身一翻,躲过来刀。他是不用兵器的,全凭一双铁拳功夫。眼见刘进忠的横刀厉害,他也不敢大意,意守丹田,下盘快移,一边云手避开刀锋,一边直拳快击刘进忠握刀的手腕,意在击落他的横刀。他的降龙金刚拳虎虎生风,拳风激荡,逼得刘进忠刀法滞慢。李虎想在快拳出击力量用尽之时,寻找空档冲出重围,趁机逃逸。但那刘进忠哪管这些,他欺李虎手无兵刃,便催吐内力一路强攻,这就更增加了他的威势,刀光渐渐向李虎逼近。眼看李虎就要支撑不住了,刘进忠心中大喜,要不是一心想要活捉,他应早就刀口见血了。

张云龙见李虎这边险象环生,便一剑刺翻一个清兵,一个鹞子翻身来到李虎身边,一剑挑开横刀,顺势刺向刘进忠。这样一来,两人背靠背地一攻一守,使得刘进忠得不了手,只得将横刀舞出一片刀光,将二人包裹在一派光影之中,以防逃去。

那边四名会馆的护卫被分割成两处,被团团围住,正在恶战。

其中严升与两名护卫久战不下,便心生烦躁,顿时戟法乱套,一个空隙漏出,被一枪刺中左腿,他一踉跄向旁一跃,同时,将手中双戟向前一掷,那双戟被细钢丝连着带着啸声扎向那两个护卫,一护卫来不及躲闪,便被双戟刺中胸口,惨叫一声倒地而亡,另一名护卫见状,急挺枪横扫,荡开一条血路,冲过去与林一明和赵鹏汇在了一起,形成三角队形,合力反抗。

   听见惨叫声,张云龙略一分神,脚下一滞,被横刀的刀风扫了一下,左胳膊血水涌出。他一惊,已作了拚死的打算,大吼一声,奋起神威。将剑光迸出三尺,再次逼退了刘进忠。

“李虎,你快趁势冲出,我掩护你。”

“馆主,要死一起死,兄弟岂是怕死之辈。”

“不要逞能,保命要紧,你还有很多大事未办的。”

“好吧。”李虎听了话,急忙提气聚集内力,想作最后一搏。

就在此时,一个阴沉但却十分洪亮振人耳膜的声音响起:

“都给我退下,让我来收拾他们。”

话音未落,一道蓝影一闪,一个神秘的驼背人便站在了场中李虎和张云龙的面前。同时,刘进忠只觉得后背似乎被什么拉了一下,向后退了三步。他转头一看,大吃一惊:

“蓝驼子?”

只见此人驼起的背部象是背着的一个包袱,满头灰白的头发似女子的短发一般,三绺胡须已是花白,一袭蓝衣长袍捆着一条紫色腰带,上插一根长长的精钢水烟管。他满脸皱纹,一双小眼却炯炯有神。

此时,场中全都停住的打斗,呆呆地看着这神秘人物。

“属下参见蓝都司。”全场只有刘进忠认得这人。

“不客气。”驼子冷冷地说。

“蓝驼子!”

场中人虽然认不得此人,但他们却晓得这个早已恶名满江湖的诨号。

此人乃是清朝内廷十三衙门中“粘杆处”的人物。

这粘杆处是类似前朝锦衣卫的机构,专门网络武林高手和江湖奇人为朝廷秘密办事。这称作蓝驼子的便是其中之一,他一身武功深不可测,擅长点穴功夫。多年来为清廷杀了成百上千的反清义士。他长年穿一身蓝衫,行动诡秘,江湖上只知有此一人,但很少人见过他的真面目。此次前来顺庆府乃是应杨雅重的求援,四川省总督刘兆麟将此事交与清军驻川的豪格办理,那豪格便派蓝驼子前来。他来顺庆府时按他一贯作派,从不让人知晓,而是悄悄地来,先侦察一番知府所报是否属实,或是假报以骗取资助,这也是“粘杆处”的任务之一,以此发现各地官员的不是,便于借机敲诈。所以,他来顺庆府后,先在街上各处逛了逛便秘密潜入衙门,隐匿在杨重雅的书房上,想看看知府大人有什么秘密没有。

刘进忠之所以认得他,是他在肃亲王哪里见过他一次,此人已官至武衔四品都司,经常跟随肃亲王毫格办事。

“他不是在京城吗?为何到这偏远之地来了?”刘进忠心中十分诧异。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