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龙台剑隐第一章(5)暗夜潜影显迹踪
作者:张宏  发布日期:2018-03-02 16:54:50  浏览次数:1208
分享到:

“你们是自己乖乖投降呢,还是我动手?”蓝驼子面无表情地缓缓地向李、张二人说道。

“来吧,先试试我的拳头再说。”李虎先声夺人跃步向前,右拳带着一阵风向那蓝驼子面部击去。

同时,张馆主的双刃剑也迎面刺出。

只见蓝驼子身形微微一动,就已在两人的后边了。他手中早已多了那根烟管,就在李、张二人发觉不妙之时,蓝驼子的烟管一戳,点中了李虎的尾闾穴。李虎身形一颤,踉跄一下便仆倒在地上。馆主想救时已经来不及了,只得催力舞动双刃剑护住全身。

李虎倒地之时,那提着旋网早在一旁游弋的捕快,见机朝李虎撒出了渔网,一下就把李虎给罩在了网中。

就在捕快撒网的一霎那,一声暴喝:

“你敢?”几线银光射向那捕快,捕快顿时倒地。

一个青衣长袍,身材欣长,手执宝剑,头扎墨黑长巾的黄面人飞驰而至,捕快倒地之时他已弯腰去拉罩着李虎的鱼网。

“放下。”

蓝驼子一声叱喝,手中烟管砸向青衣人太阳穴。

青衣人识得厉害,缩手向后一翻避开了致命的一击,反手一挥,长剑从腹下递出一招凤凰转头,刺向了蓝驼子胸口。

蓝驼子本是从人家后背攻去,现却反客为主,被青衣人从不可思议的角度反攻一剑,险险刺中。只见他手往下一按,改变点向青衣人太阳穴的方向,往地上戳去,再借戳地之力一个倒纵躲开了青衣人刺向胸口的一剑,但却吃惊不小。

“噫?”他没想到在这顺庆府地面竟然会有这样的人物。

那青衣人也不理会他,转身再去掀那鱼网。

这时刘进忠也不等蓝驼子发话,一招行劈八方就攻了上去,只见刀光罩向那青衣人。

青衣人只得返身迎战。这时旁边另一个手提鱼网的捕快,见李虎正挣扎着要掀起网来,快步冲过来一甩,又将鱼网罩在了李虎身上。

李虎被两张带有鱼钩的旋网罩着,动弹不得。只得大声疾呼:

“你们快走,不要管我,快走!快走!”他有些嘶哑。

蓝驼子见青衣人有刘进忠缠住,便转身向张云龙,准备擒拿。

谁知身后不见了张云龙的身影。四周看去,只见张云龙已在离他三丈远的地方被一个瘦小黑衣人拉着往暗处跑去。他们身后跟着林一明、赵鹏和另一名护卫。

原来,正当蓝驼子与青衣人激战之时,一个黑衣人也蹿进场中,身法象一股风样在围斗众护卫和馆主的清兵面前飞快地转了一圈,用似乎是针类的东西在那些清兵身上刺了一下,他们便一个个象喝醉了酒似的,摇晃起来,站也站不稳,趁此机会,黑衣人便带着众人窜出了包围。

“哪里去。”蓝驼子见了众清兵的模样,知是被那黑衣人使了手法。他纵起身一跃,向黑衣人方向追去。

这边,刘进忠正与众清兵和捕快将那青衣人围住恶斗,光影交错,纵横晃闪,异常激烈。

此时,在街面上围观的人群中,那递纸条给佩儿拄着桑木拐杖的弯腰婆婆也在其中远远地观望。

青衣人在刘进忠和几十人的围攻下,应付自如,一柄长剑围绕身体形成耀眼的光圈,不时爆出一朵朵光花,围攻的人就会一声惨叫倒一个,片刻就倒下五六个人来。刘进忠虽然竭尽全力,将横刀刀法发挥到极致,但在青衣人面前那刀法毫无作用似的,每每攻去一刀就被剑光逼回,或者好不容易劈过去的刀光就象泥牛入海一样,悄无声息地淹没了。这是多年来从未遇到过的,想不到在此地见到了如此高手,他要想取胜是万万不可能的。

那青衣人一边迎击围攻,一边想去解开那罩住李虎的鱼网,但那网牢牢钩住了李虎全身,一时半会也解不开,每每一弯腰,周边的刀光枪影就会汹涌而来,加之刚才被黑衣人针刺麻穴弄得站不稳的那些清兵也已回醒,向这边冲了过来,青衣人不得不起身反击。

这时,蓝驼子飞跑了回来。原来,他追过去后,发觉一众人早已消失在黑暗之中,不知所踪,又怕一人追去中了什么埋伏,便转了回来想合并刘进忠之力抓住这青衣人。他一个飞纵便站在了躺在地上的李虎身边,他看破了青衣人一心想救李虎的念头,因此一落地便一招射月破影向青衣人攻到。

青衣人见状,无计可施,望了被困住的李虎一眼,边战边退。突然剑光暴涨,一团光影化着一缕银线射向蓝驼子。   

蓝驼子见状大吃一惊,倒身一个后桥马,躲过剑光,侧身一翻又一招毒蛇吐信攻了上去。

这时,那青衣人原地一个旋转,只见一圈银光射向围攻的人。

蓝驼子双足一提平地升起三尺。

“啊,千针绣!”蓝驼子喊声未落,那一众清兵纷纷倒地,刘进忠的刀势未停才挡住了暗器。

那青衣人借机身子往一蹲,“嘣嘣”两声,一股青烟漫起,霎时,人便消失得无踪无影,所站之处只剩下一堆青衣。

蓝驼子望着地上的青衣,不知所措,一双小眼狠狠地望向四周,口中念念有词:“花针帮!花针帮!”

接着他向刘进忠喊道:

“快去封锁所有城门,只准进不准出,加强全城戒备。”

“是!”刘进忠立马叫过小头领冯宽军:

“你快去调动人马,每道城门都要值守,不准任何人出城,街上巡逻增加两班,严查可疑人员。”

冯宽军领命而去。

这时,刘进忠提起倒在地上的李虎,咧嘴一笑:

“终于抓到你了。”

李虎紧咬紧牙关,也不说话。

众捕快上前也不揭开鱼网便用绳具紧紧地将他缚了,由清兵们团团围住,簇拥着押解而去。

那严升一跛一跛地跟在后面。

 

街上围观的人群中,那拄桑木拐杖的弯腰婆婆,退出了人群,刚一到黑暗之中便身子一直,拐杖往地上一顿,人便飞纵而去,消失在茫茫的黑夜里。

这时,城外西山的樵楼上,响起了丑时的钟声。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