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不了故乡情
作者:郭伟  发布日期:2018-03-07 23:33:33  浏览次数:211
分享到:

族祖随波漂流,在牛肋巴滩颠折竹筏后,就岸定居下来。那时古木参天,荆灌成荫,有巨木横桓河上可人往来,甚至还有藏龙卧虎之说。母亲初回娘家时,尚须绕道而行。现在从河边偏坡中挖出的百年腐木,直径达两米,色黑如煤,火劲也不在煤下,树心质地若新,还可做家俱。族碑有载:“四面雅水归龙穴,一番祥云锁凤池”,民间流传半联云“白鹤生黄嘴,常在丁滩啄化鱼”巧妙地将四地名拟人化,单道故乡美景,实难成对。龙溪沟、神木潭、钟坝、石板滩……多么美妙的地名,令人遐想。河曲三弯四滩潇潇洒洒婉延而去。一缕清波被“鱼脊梁”一分为二,又合二为一。石板难的泳趣,千米草坪走牛的牧情,罾网钓叉的渔乐及半夜里水晶沟竹林捉鸟,莫不令我梦回萦绕,留恋不已。

  大炼钢铁时,故乡美景很快烟飞云散,只剩下几个光秃秃的淡红色土包。水晶沟一溪斑竹也成了“千杆竹短无”。南方特有的宽大屋檐像报鸡母破烂的翅,艰难、无力地蔽护着贫困的儿女。偏坡向后退缩五十多米,几十家人被迫搬迁。肥沃的土地随暴戾肆虐的洪水“奔流到海不复还”。一派颓败、凄凉景像。

  1978年,为防治水土流失,村委将沿河偏坡承包到户,封山育林,派专人看管,严禁挖烂木柴。几年功夫,故乡就恢复了往日的浓妆丽彩。“竹发盛世”,斑竹在一夜之间就齐唰唰地破土而出。桔梨杏桃遮去院坝大半,就枝头啃吃,别有一番韵味。久违的松鼠、啄木鸟闻香而至,兔子、野鸡也寻幽探奇而来宾。一种红嘴小鸟成群结队,穿梭密林,只在堂前屋后挥之不去,真乃“百兽来仪、百鸟来巢”,频添生趣。

故乡像一叶漂摇的小舟载着我们在祖国历史的长河中漂流,乡情像条拴牛索系着游子的心,使我永远也走不出“留恋”的半径。

1995年1月3日


下一篇:​渔乐难再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