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那一片绚烂的云彩·第3章 我的花海 1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8-03-29 11:12:37  浏览次数:69
分享到:

老妈下班回来,见牛黄又捡到足够烧大半个月的一大萝煤炭花,十分高兴。

老妈拍了拍他脑袋瓜子。

“牛大,你真能干!”

牛黄趁机对老妈要求道:“上次你答应给我买的笛子,该买了吧?”老妈迟疑了一下,终于摸出了一块钱扔给牛黄:“买吧,哎,你这么喜欢吹笛子,莫非以后要靠它生活?”

牛三恰巧这时闯进厨房,趁牛黄不注意,一把抢走他手中的钱就往外跑。

牛黄紧追上去,俩兄弟拉扯着谁也不让谁,吵成一片。

要说这牛三,仗着在家最小调皮捣蛋,什么都要占强。

牛黄早就恼怒在心里。

如今,见他屁颠屁颠的抢过自己的钱就跑,一副得意忘形的模样,忍不住使劲抱着他将他手一掰,硬是把钱抢了回来。

牛三怔了怔,往走廊的地板上一滚,一咧嘴嚎啕起来。

老妈忙蹲下去哄着牛三。

“么儿乖,快起来,地板上脏。”

牛三占强惯了,父母亲没在时尚且如此。此时当着母亲的面,更是滚动着嚎啕了个六佛出世,七佛升天。

邻里都惊动了,纷纷扔下手中的活路,前来观看。

周伯说:“大欺小,不要跑,牛大快给牛三认个错,将就他一下嘛,他小嘛!”

黄父抽着烟依着楼栏杆,慢腾腾的喷着烟雾。

“嘿!这小子,人越多,闹得越带劲,聪明着呢。”陈师傅也蹲下去,劝道:“牛三娃子,别闹了,亲兄亲弟的,有什么解不开的?”

在众邻里的数落下,老爸下班回家。

见这么多人围在楼梯口,你一言我一语的,先兀自吃了一惊。待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脸陡然阴沉下来,一把扯起仍赖在地下的牛三,就往屋里拉。

平生极要面子的老爸,狠狠地将牛三揍了一顿,顺便也抽了牛黄几个耳光。

牛黄委曲极啦,抽泣着把身上的围裙一脱,往地上一扔。

“又不是我的错,怎么乱打人?”“乱打人?我不打好人。”老爸瞪着他,没好气的吼道:“有你这样当哥的?他要钱,你就让给他嘛,让了就吃了亏?他比你小嘛。”

“小?小就应该占强?”

15岁多的牛黄已有点模糊的思维了,他不服气的咕嘟:“什么都让他,他又不是皇帝。”

“嘿,这话算你说对啦!”

一边一直未开腔的老妈,忽然插了嘴。

“皇帝爱长子,百姓爱么儿。牛黄你懂么?别生气啦,老爸也是为了你好。”牛黄撬起了嘴巴,小声地咕嘟道:“为我好?算了哟!”

“你还在说什么?”

老爸没听清楚,又不耐烦的冲着他吼一句。

“快去弄饭,我吃了还有事。”。

见牛黄拖着双腿慢吞吞向厨房走去,老爸自豪的扬起了眉头:开玩笑,旗下三个虎子,眼见得吃了饭顺风长,一天天的越来越高大,越来越壮实,不树立自己权威还行?岂不翻了天?

晚上,牛黄有些忧郁,便独自提了一把二胡,背朝外的坐在厨房拉着。

要说这牛黄,也真有几分音乐天赋。

不用人指点,曲子一看就懂。

乐器一学就会……

慢慢的,竟在红花厂区内外,有了点小名气。

社会上乱蓬蓬的,大家伙都在忙碌着革命,文化生活真正绝了迹;可是,新的一代却无声地成长起来,青春与热血毕竟不以人的意志甘于寂寞,总要以一种行为方式进行渲染流泄。

于是,许许多多牛黄一样的少年,便发狂似的自发性地迷上了音乐……

一只手轻轻搭在牛黄背上,是周二。

“你拉得真好”

周二对牛黄喃喃道。

“在哪儿学的?能教教我吗?”“教你?”牛黄有些得意:“不好学哟,练指是很难的。”“有什么不好学?我就要学。”

周二的眼镜,在厨房不甚明亮的灯辉下,闪烁着发光。

“唉,这真是一个荒芜的世界,没有电影没有歌声没有文化艺术更没有爱情,整天就一个劲儿斗呀斗的。”

“什么、什么?什么爱、情?”牛黄有些惊慌:“你说些啥哟?”

周二的眼光越过牛黄,望着片片乌云飘浮的夜空,梦一般的喃喃自语。

“你不懂!我们都还太小,太小!”

“把你拉的歌单借给我看看嘛”周二收回目光:“舍不舍得?”“有啥舍不得的?”牛黄翻出歌单递给她。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