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那一片绚烂的云彩·第3章 我的花海 3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8-03-29 11:14:05  浏览次数:202
分享到:

黄五咧咧嘴,弯腰捡起一块硬泥巴,使劲往草丛深处扔去。

“唉哟”

草丛深处发出一声惊叫:“是哪个龟儿乱扔嘛?砸到人了哟。”“哎呀,丫头,你头上流血了,快,快,到厂医院。”

一阵慌乱的脚步声,向厂医院的方向渐远渐趋地响去。

   牛黄和黄五都愣住了:声音是那么地熟悉。

丫头是黄五的大姐,丫头正在热恋中!

   远方,一阵优美的吉他声隐隐约约传来。三人加快脚步,连蹦带跳的跑出草丛。

只见新建住宅区第七幢的一楼院坝里,围着一大群少男少女,一位英俊的男青年端坐正中,正自弹自唱的弹着吉他,是吉他手黄天明!

据说,黄天明是中央音乐学院的高材生,因看不惯院里的造反革命而回家当了逍遥派。自他回到家中,他的家便成了红花厂少年们每晚聚集的圣地。

   “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一直通向明媚的远方/我要顺着这条曲曲弯弯的小路/跟我爱人一起上战场/”

一曲终了。

如醉如痴的少年们发出一阵掌声,一位美丽的少女忙递上一杯水。黄天明接过一饮而尽。

他用手抹抹嘴唇上的水滴,望着身边黑压压的少年们笑笑。

潇洒地一摔右手,又伏下身子。

一阵清脆的吉他又随着他磁性的嗓音响起。

“快乐的童年一去不复返/往昔的时光消失在眼前/我听见伙伴们在轻声呼唤/哦/我来啦我来啦我来啦/老人河哟我的老人河/老黑奴要回到你身边/”

黄天明兀自沉溺于自己梦中。

唱着唱着,一大滴晶莹的泪珠滚下他眼眶。

他右手慢慢儿一拨,一缕悠长的余音,颤栗着抖动在夜空,久久不散。

   少年们又发出一阵掌声。

一位高佻的少女自告奋勇地挤上前来:“黄大哥,我唱歌你伴奏,行吗?”黄天明轻轻一叩首,歌声伴着吉他骤然响起。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个好姑娘/人们走过她的帐篷/都要不断的回头眺望/”

陈星和牛黄听得入迷。

黄五却心神不定的左看看,右瞧瞧。

牛黄心痒痒的动着手指,后悔没带笛子;陈星边听边做着吹笛用气的模样,薄薄的嘴唇一吸一动的。

“我愿做一只小羊/跟在你身旁/我愿做你那手中的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的身上/”

牛黄突然发现,那唱歌的少女正是肖蓉蓉!

“散开,散开!”粗野的声音蓦然传来,是执勤的纠察。 少年们发出不满的嘘声,在纠察队员恶狠狠的目光中,慢慢散去。

   牛黄和黄五回到老房,老房正像一锅沸腾的水。

   邻里们围在黄五家门前,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丫头,也就是黄五的大姐,头上缠着雪白的绷带哭兮兮的坐在木床上。黄母正揩着眼泪听她倾述……

黄父狂怒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不时挥挥手,叫到。

“敢打我的女儿?是谁?是谁?查出来我非抄他家不可。”

他一眼看到躲闪在家门口的黄五,不禁怒上心头:“你死到哪儿去了?你姐被人砸了,你知道不?一天只知道玩耍的东西,还不快给老子滚进来?”

黄五低着头侧着身溜进屋里,不出声的蹲在地板上。

   “呐,你一个人跑到花海去干嘛?”

黄父发过一阵火后,有些发闷的问。

“丫头,你说。”

丫头用手捂住头,蚊子般哼哼声:“我是和周二一起散步,走去耍的。”“周二?嗯,你要是一个人敢跑到花海里去,瞧瞧看!看我不打得你喊天?”

正巧周二屁颠屁颠地站在门口看热闹。

黄父一眼瞧见她。

就高声问到。

“周二,你刚才是和我们丫头一起去的?”

“我?一起去的?”周二莫明其妙的看看黄父,再瞧瞧低着头的丫头:“哦,是的是的,我是和丫头一起去的。”

“既是一起去的,你为什么没被砸?光是我们丫头一个人被砸了呢?”

邻里们都听得有些哭笑不得,忙劝道:“老黄,别再问了,孩子没出大事是好事呵,这还不是你平时严加管教得好。”

黄父才渐渐平静下来,逐一迭声地谢了众邻里。

   大家慢慢散去,各房里响起邻里们督促孩子睡觉的声音。

   临睡时,牛黄一个人在厨房里洗脚。

周二周三悄悄溜了进来。

周二兴奋地朝牛黄眨着眼睛:“嘿,差点儿还把我问黄了;没说的,丫头肯定不是一个人去的花海,我知道她,丫头胆子小,一个人根本不敢去那儿。”

“丫头怕是在耍朋友哟?”

周三也有些兴奋,搓着双手。

“要不,她一个人跑到花海去干什么?”

牛黄道:“别乱猜,她老爸要是知道了,还不把丫头打死。”

“打死就打死呗!”周二将头一昂:“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嘛”周三瘪瘪嘴巴不满的瞟姐一眼:“中了书毒,一天就是爱呀爱的,谨防我告你状,真欠揍!”

“我才不怕哩。

你去告嘛。

还有周大喜欢陈二,他俩还约会呢。

有本事你一起去告嘛,瞧我和周大不捶扁你。”。

   粗犷而漂亮的陈二是陈师傅女儿。陈二一人常年在外,少在老房露面,偶尔回家也匆忙来去的,从不与邻里说笑。

因而她具体做什么工作?

嫁人没有?

等等,对老房的邻里说来一直是个迷。

牛黄慢腾腾的洗着脚,慢吞吞的说到。

“别说啦,越说越离谱啦,明天一早,我们去梨树湾剥树皮,去吗?没引火柴烧啦。”“去,当然去!”周二高兴地说:“喊不喊黄五?”

“喊,只要他愿意去。”

“那喊丫头和二丫头一起去”“只要她老爸答应”

   “我有罪,我有罪,”

一阵凄厉的叫声从楼下传来,在寂静的夜里,令人毛骨悚然。

   “疯子又在叫”许久,周二悄悄的说:“怪可怜的”牛黄和周三面面相觑,相顾无语。

疯子姓姚,年轻时漂亮得一塌胡涂,嫁了个国民党宪兵团的连长,生了三个孩子。姚三是牛黄周二和周三的同班同学。

学校停课时,在一大群一大群义愤填膺的革命人民揪斗下,疯子就疯了。

穿得破破烂烂。

瘦得皮包骨头。

走路踉踉跄跄。

逢人便嗑响头:“我有罪,我有罪。”

姚父和姚大姚二姐妹俩,早不知去向,剩下姚三这一棵独苗,窝着一间残破的瓦房守着疯妈。姚三低头缩肩靠里侧走路,也免不了常被同伴欺侮。

同伴们谁要是那天被老爸捶了。

被老妈骂了心里不舒畅。

或者莫明其妙的想玩儿,就找到姚三出气。

   如果。

恰巧在路上遇到了姚三,不论男女大小,只在人们喝一声:“姚三,站住!”姚三便立正站好。“打自己耳光”

姚三便左右开弓地打着自己。

不喊停他就不敢停下。

“在地下爬,学狗叫”

姚三便趴在地下爬来爬去,嘴里还汪汪地叫……

有一次,黄五半路上碰到夹着头赶路的姚三,一时心血来潮,便喝叫一声:“姚三,站到!”姚三闻声立正站好。

但他低垂的眼睛,斜睨到是同班同学。

眼中一亮。

头抬起来。

嘴唇动动想说什么。

黄五大怒:“你这个反动派的孝子贤孙,还不想低头认罪?”吓得姚三赶紧低下头去。

这一幕碰巧被下班回家的黄父撞见,气得黄父一步蹦上前狠狠地揪住黄五的耳朵,对姚三挥挥手示意他离去。

然后。

把黄五好一顿拳打脚踢。

“你这个不学好的家伙,居然也学会了欺侮人?我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啪啪、啪!”

“哎哟,老爸,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哎哟,妈妈呀,快来呀救我呀!”。

   正在做饭的黄妈,听见了儿子的惨叫,手上的灰面都来不及洗,忙连呼带叫地气喘吁吁,连叫带蹦的窜下了四层楼梯。

可是。

当她从黄父手中连吵带骂的抢过了黄五,待问明白事情原因。

也生气得将黄五狠狠一推。

“你哟,小小年纪不学好,干嘛学着欺侮人哟?你这个遭天杀的!”

“谁叫他是坏人?”

黄五低着头,不敢再看愤怒的母亲,嘴里仍不服气的咕嘟:“反动派的孝子贤孙嘛,人人都可以打哩。”

“你给我闭嘴。”

母亲严厉的看着他。

“什么坏人好人的?你懂什么?人家还是你的同班同学哩,你这个善恶不分的东西。”

“给老子滚回去”,黄父上前一步又扬起手掌,威风凛凛地吼道:“下次再碰见或是听说你欺侮姚三,老子活剥了你的皮。”

   老妈出现在门口。

“哟,周二妹,还没睡呀?”

“早哩,伯母,你也没睡嘛”

“二妹真是越长越乖了,水灵灵的;周三,你们明天一早和我们牛黄去剥树皮,要注意安全哟。”“没事,伯母。”

周三大咧咧的拍拍胸膛。

“我们老房四楼上的人都去,不会有事的。”

“哦,二妹也去?”老妈若有所思。

牛黄却不耐烦了。

“哎呀,妈,你去睡嘛,别耽搁我和同学吹牛。”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