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那一片绚烂的云彩·第6章 向阳院 2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8-04-28 10:56:45  浏览次数:51
分享到:

下午一点多钟,牛黄、周三和黄五赶到了三村向阳院办公室。星期天,黄母本来约了楼上一帮大妈,上歌山采野菜的。

要说这歌山好呵!

好个青幽茂密物产丰富的歌山。

踏着绿苔藓斑驳陆离的石板小路。

小路两旁和绿茵茵的山坡上,到处长满了马蹄莲、侧耳根以及许多许多叫不出名的野菜。

春暖花开,老房的大妈们背包挎篮的相约上山,一路走一路欢笑,遥指蓝天白云,笑看大好山河,不经意间,各种花花绿绿的野菜便盛满了提篮背包。

回到老房。

上了四楼。

家家便飘散出野菜的芬芳。

惹得楼下的邻里啧啧称道。

“四楼会过日子哩,喂,有没有兴趣?赶明儿咱们也上山采去。”。

牛黄、周三、黄五等一伙少年,就最爱吃母亲烙的野菜饼;那清香纯净的田野味,飘散在菜饼里,咬一口,油汪汪蓝茵茵的……

仿佛把整个儿歌山都吞进了自己肚子。

那豪气横生铭心刻骨的感觉,不摆了!

哦,我亲爱的歌山,你带给大家多少欢乐!带给我们多少童年的美好记忆!

如今,冬天里大妈们也相约上山采野菜了。

菜市早就没有菜了。

有时凭票供应一点老白菜或老白萝卜,还得提前头天晚上,用石头砖块破篮子什么的排队,弄得平日里和睦相处的乡亲邻里,争得面红耳赤。

眼见得上班的男人们和发育成长的孩子,被缺油少菜的日子,逼得个个面黄肌瘦。

于是,急在心头的大妈们便在寒冷的冬天里,也竞相邀约扑向歌出。

现在,猛听到平时里勤快而孝顺的儿子们,居然不愿在星期天跟着自己上歌山。

大妈们大惊。

“反了你啦,牛黄,皮子痒了是不是?”牛母吼道:“早点睡,明天一早和我上山采菜。”

“你敢不去?去不去?”

长得白白胖胖慈眉善目的黄母,见宝贝儿子说什么也不肯与自己上山。

一急之下。

竟然亮出了厚厚的巴掌。

倒把黄五扑哧逗乐了。

“我不去,我就不去。”边叫边在床沿滚来滚去。骇得丫头姐妹紧紧守在床边,生怕宝贝弟弟不慎滚下有什么闪失。

周伯也拿儿子没辙。

看看仿佛事不关已旁若无人躺在床上看书的周大,再瞧瞧忙着整理手中琵琶的周三,只得在心中喟叹:“唉,岁月不饶人哟,儿子长大了哟!”

听儿子们一一述说。

大妈们这才知道,几个小青年要去为三村向阳院的成立伴奏。

而且,是有报酬的。

这一下,大妈们又都乐啦。

“行!只要是干正事,都可以去,我们一律支持,无所谓报酬不报酬的。”还一再叮嘱:“你几个要认真伴 、伴奏,莫要人家笑话咱们老房的人!”

星期天一早,大妈们和儿子们,各奔目的地!

三村紧邻红花厂区,是本市上河街道的大村,也是本市第一个成立向阳院的大村。

牛黄一行人赶到时,三村不大的院坝上早已人头涌动,人声沸腾。

到处是鲜花、锣鼓和红旗。

负责接洽的向阳院工作人员,是一位清秀美丽的汪姓姑娘。

汪姑娘正站在院坝左侧,焦急的等待着呢。

见牛黄一行人从天而降,汪姑娘松了口气,转身道:“牛老师,快跟我走!”黄五悄悄做了个鬼脸,一吐舌头:“牛老师,走吧!”

牛黄哭笑不得。

冲着黄五瞪瞪眼。

屁颠颠的跟在姑娘身后。

越过密密麻麻的人群,他们来到专为乐队准备的主席台一侧。

赵三手捧大号,领着几个兄弟笔直的站在那儿。

见牛黄等人来到,扭头对牛黄一笑,点点头。

牛黄一怔,接洽时并没说与赵三他们同台伴奏呀,这是怎么回事?

疑惑间,杜杀那张不拘言笑的脸出现在他面前:“怎么,还记仇呢?都是为了革命的新生事物嘛,分什么你我?”

牛黄不由得连声同意。

拿出笛子。

小心翼翼的贴上笛蒙,凑近嘴唇试音。

同来的黄五、周三和陈星,也拿起自己带的大号、琵琶和曲笛,开始咽咽鸣鸣的调音。

“调高半个升4,才好演奏。”

赵三友好的对着牛黄一笑,雪白的牙齿亮亮的说:“《东方红》一开始,我们管弦乐就压低音量,在中间或结尾才冲出,更能增添乐曲的雄壮和低音部的宽敞,你看这样行吗?”

赵三说的是行话。

牛黄没有理由不同意。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