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城北登山
作者:郭伟  发布日期:2018-04-29 02:36:53  浏览次数:347
分享到:

成天面对计算机,颈酸眼胀,“三·八”时,局里组织大家到城北村春游。

新春刚临,树木尚未返青,可山冠上,草木葱绿,别有魅力。农家院里麻将声清脆,吵闹声起伏,有输有赢,玩去的是时间。

山上那么茂密,路旁李花竞艳,嫩芽新吐,想必还有神密的动物,珍贵的兰草,我兴奋地向上爬去,累得不行时,才随地坐坐。回头一看,城市就是很多叠放着的水泥做的火柴盒子,人如果也有翅膀,还会从窗口进进出出地忙碌。直路是没有的,一会儿向右深入丛林,一会儿向左婉延而上。但一直可见一条明显的路,有些地方还有羊蹄印和牛粪,再向上去还隐隐约约可见沿山脊的路旁有一道一米多深的水沟,可能是集水堰。第一个山顶,约有百余平方米,四周有错杂的环形路,茅草也被踩得零乱不堪,有一些食品袋、铝罐等白色污染品。四周是一些高一点的树木,柏树、松树居多,挡住了视线。

我又向左面的一个高地爬去,山路并不陡,只是梭草、松针,厚厚地铺在既陡又窄的山路上,寸步难行。我把茶杯揣进衣袋里,手脚并用才爬上了山顶。那里又是一块平地,约五六十平米,中间有地洞,可能曾经是蓄水池,山顶被很多人踩过,茅草都踏成毛绒。四周还是松柏,还有枞树,显然是人栽种的,形成一个“四合院”。那条山路却向北面延伸而去,可能是赤江的属地了,是一条走亲访友的大路。山顶的神秘感荡然无存,也未见什么珍稀动植物,从树缝望过去,相距数里的西面的石牛嘴,东面的小江口粮站一目了然,群山变得更小,电视转播塔也落到山脚近百米以下。

我心静静的,一点也不存在高的感觉。既没有征服高地的自豪感,又没有站在高处的优越感。也许是那山使人忘记了人所在的高度,也许是心的定位,使人在不知不觉间淡忘了山的高度。


下一篇:回望恩师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