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移民代理第一章 招兵买马(7)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8-05-03 19:13:35  浏览次数:60
分享到:

   老乔住在华人聚居的艾士菲。这里俗称‘小上海’。上海人的杂货店餐馆林立,步入其中,你会恍如置身于上海的南京路,而非南半球的澳大利亚。

        入夜,老乔手里拿着电视遥控器,蜷缩在客厅的沙发里,冯茹抱着一只贵宾犬,双脚放在老乔的怀里,等待着享受每晚的例行足底按摩。

        冯茹一双凤眼斜瞄着老乔:“这么说,你还是喜欢留下那个小丫头?”

      “你又感情用事!不是喜欢,是适合。Vivian在这里长大,对澳洲各方面情况更了解。这个助理的工作,需要经常和移民局打交道,她更了解鬼佬为人处世的方法,对公司的业务最有利。我这可是完全出于公心。”

        冯茹冷笑道:“你敢说你没有一点私心?”

        老乔正色道:“这么多年,你还不了解我?”

       “孤男寡女,成天独处一室,我不放心。”

       “都几年的夫妻了,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咱们又没有孩子,她要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我怎么办?这里长起来的小女孩可不在乎你有没有老婆。”

        老乔调侃道:“你就红杏出墙报复我呗!”

        冯茹伸手捶了老乔几下:“原来你早就憋着坏。”二人你来我往调笑着。

       “其实小裴人也很机灵,培养个一年半载,就能独当一面。将来我生意要是做大,需要这样的人做帮手。“

       “就是嘛!这个小丫头是大学休学一年,想干几个月挣点零花钱,然后出去旅游,这种心高气盛的年轻女孩是留不住的。”

        “我要是想留住她,她就肯定能留下来。”

        “你想干什么?生米煮成熟饭?”

        “想什么呢?我是说即使她回去上学,一周不过两三天的课,还是可以兼职来打工。”

        “我看你思想有问题,为什么死盯着她不放?”

        “你别瞎猜,我是看她中英文俱佳,可以帮我写材料,写好申请材料很关键。小裴的英文还远远赶不上魏雯的水平。”

        “我还是觉得人品最重要。要不咱们给他(她)们来个测试?”

        老乔精神为之一振:“怎么测试?”冯茹和老乔小声策划起来。

        第二天清晨,巍峨壮观的圣玛丽大教堂晨钟敲了九下。街上行人脚步匆匆。

        老乔早早来到办公室,坐在自己办公桌后面,魏雯和裴宇应邀而来,分别坐在他对面。

        老乔一字一顿地说道:“今天请你们二位来,是想让你们帮个忙。我手头有两份文件,中文的,下午急等着用,想请你们帮我翻译以下。雇用的事一会再说。”说着递给每人几张纸。

        魏雯扫了一眼,不慌不忙道:“能借用您的电脑吗?我用电脑打得快。”

       老乔点了点头:“可以,打完了存盘我再看。”

       裴宇皱着眉头:“那我怎么办?”

       老乔从抽屉里拿出一台手提电脑:“你用这个。”

      “交给我了,您放心。”

        分派完毕,老乔站起身:“我得出去一下,中午才能回来,有什么事你们替我照应。”说罢,特意从书包里拿出一个卷宗,放到写字台一摞文件的最上面,故意用手拍了拍:“我走啦!”

        裴宇赔笑道:“您放心去吧,这又不是头一回。”

        魏雯点头道:“老板放心,我不会偷懒的。”

        老乔走后,魏裴二人心知肚明,这是考察我们的英文翻译和电脑操作水平,于是不敢怠慢,互不理睬,闷头翻译文件。裴宇见魏雯全神贯注,心想:我跟你打打心理战。于是干咳两声:“哎,哎,叫你呢。”

        魏雯头也不抬地答道:“我叫魏雯,不叫哎。”

       “魏雯,你知道老乔为什么叫咱们翻译文件吗?”

       “他说了,有急用。”

       “天真,这是考咱们呢。笔试,懂吗?”

       “这点东西难不倒我。”

       “说话要给自己留余地,别拉满弓。谁都有求人的时候。算了,没空儿跟你这儿逗咳嗽。”

       “咳嗽,你感冒了?那就回家歇着呗。”魏雯听不懂裴宇的北京土语。

        过了片刻,裴宇又自言自语道:“根据《联合国国际难民公约》的有关规定,妹子,《联合国国际难民公约》怎么翻译好?”

        “你说了,这是笔试,你还是自己编吧!省得我编错了,倒把你害了。”魏雯洋洋自得。

        裴宇恨恨道:“有你求我的时候。”

        又过了一会儿,魏雯皱着眉头念道:“申请人在核什么共振的理论研究过程当中,哎,核什么共振是什么东西?”

       裴宇反唇相讥:“我叫裴哥,不叫哎。”

       魏雯堆起谄笑,施展女孩子的媚功:“裴哥,你帮我看看。等会儿,你是谁的哥?”

      “反正人家都这么叫我,你看着办。”

      “行,我就叫你一回。裴哥,你帮我看看嘛!”

      “这还有点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态度。我给你讲,这核磁共振是这么回子事儿,”

        话音未落,只见冯茹和一个中年男人破门而入。冯茹化了装,男人带着墨镜,两人气势汹汹。只听冯茹道:“就是这儿。”

        男人瓮声瓮气道:“谁是老板?你是吗?你是吗?”分别指着裴宇和魏雯,大有西班牙斗牛士的架势。魏雯不自觉起身,退到裴宇身后。

        裴宇赶忙赔笑道:“您二位找谁?是不是认错人了?”

        冯茹从一旁拽过一把椅子,一屁股坐下:“不是他(她)们,老板没在。”

        裴宇道:“我说的呢,你找乔老板,他出去办事了,有急事您跟我说。”

        男人逼近一步,凶光毕露:“跟你说管用吗?你做得了主吗?”

        裴宇心虚,后退一步:“我当然做不了主,我们就是打工的。”

        魏雯帮腔道:“就是,有什么事找老板去,我们是临时看门的,跟我们喊没用。”

        冯茹假装一把鼻涕一把泪:“你们乔先生可把我给害苦了,我的签证申请被拒,移民局限我今天离境,可我的代理费他还没有退给我。原来说好的不成功全退费,可他就是拖着不给,想不了了之。一会儿飞机就要起飞了。现在我无论如何要把代理费和申请材料拿走。”

        男人又鼓起眼睛,摩拳擦掌:“对,现在就要,快点找,不然我们就自己动手了。”

        魏雯一听,赶忙向桌上的一堆文件一指:“别急,你的材料当然要退给你,叫什么名字,我帮你找。”

        裴宇一把拦住:“且慢。”说着把魏雯拉到一旁小声耳语道:“咱们什么情况都不了解,你怎么能把公司材料乱给人呢?”

        魏雯理直气壮道:“签证做不出来,客人的申请材料当然要退给人家。”

        裴宇摇了摇头:“你懂什么?乔先生没退给他,肯定有原因。还是先跟乔先生取得联系,听他怎么说。你给乔先生打电话,我稳住他们。”

        魏雯躲到一旁打电话。

        裴宇一边倒水一边满脸堆笑:“哟,真对不起,这事儿让您赶上了。你二位先请坐,我给您倒杯水。”

        男人挥手打断:“甭废话,快点退钱给材料,我们还得赶飞机呢。”

        裴宇不慌不忙道:“这位小姐,办签证这事儿您也知道,有成功就有失败,移民局也不是我们家开的,想签给谁就签给谁,我们只能尽我们的力量,在力所能及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帮助您。俗话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您说我们有什么办法?”

        男人语气依然强硬:“签证做不成按规定退款,合同上写着呢。你想赖账,找死呢吧?”说着挥起拳头。

        裴宇把脸一沉,身子迎了上去:“这位大哥说话客气点。这儿可是法治社会,你动我一下试试?我让你上不了飞机。”

        冯茹拉着裴宇的胳膊哀求道:“就算你说的对,现在我马上要钱,要材料,飞机马上就要飞了。”

        裴宇寸步不让:“您别着急,我们公司的事儿都得老板说了算,我们没权利做决定。她正给老板打电话,您耐心等待。”

        冯茹摇着裴宇的胳膊:“你就不能通融一下?”裴宇爱莫能助地摇头。

        魏雯心急如焚地把裴宇拉到一边小声说:“手机没人接,这可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怎么办?”裴宇一幅爱谁谁的模样。

        魏雯咬了咬牙:“要不问一下多少钱,咱们俩凑凑,先给他(她)们一部分,把人打发走,乔先生回来咱们问他要。”

        裴宇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你知道什么情况就给人家退钱?今儿甭说钱,一根儿火柴根儿也甭想从这办公室里拿走,一切等老板回来再说。甭怕,有我呢。”裴宇打定主意。

        男人像热锅上的蚂蚁转来转去,走到老乔的办公桌前,一眼看到桌子上的文件夹:“这不是你的名字吗?还费什么话,,”说着就要伸手。

        裴宇上前一把拦住,身子挡在桌前:“别动,你要敢动我就打电话报警,说有人抢劫,警局就在马路对面,你出不了这个门。”

        冯茹假装惊喜道:“这文件夹上是我的名字。”

        裴宇斩钉截铁道:“同名同姓的人多了。没老板发话,谁的名字也不成。”

        冯茹央求道:“文件我不拿,钱你总要退给我吧?1200块澳币。”

        裴宇笑起来:“对不起您二位,我口袋真没有这么多钱。在澳洲谁口袋里没事儿揣这么多现金?不如这样,您二位先上飞机,等老板一回来,我马上汇报情况。您放心,我们公司是有信誉的,该是您的,我们一分钱不多要,您就是走到天涯海角,这钱也会退给您。不该是您的,一分钱您也别想拿走。”

        男人还要发作,冯茹嫣然一笑:“算了吧,别为难他(她)们了,咱们先赶飞机,回头再和老乔联系。”

        裴宇赶忙顺杆儿爬:“您二位放心的去,我们肯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说着连推带搡,点头哈腰地送二人出门。

        魏雯瘫坐在椅子上:“吓死我了,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到过这种场面。”

        裴宇扶着门框,半天没动窝儿,依然嘴硬道:“这算什么呀?你哥哥我会拳脚,他伤不了咱们。”说着,一点点挪回椅子边,一屁股坐下,自言自语道:“没想到干这行有时候还有生命危险!”

(未完待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