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婚前六怪事
作者:郭伟  发布日期:2018-05-05 23:40:42  浏览次数:86
分享到:

瓦片飞落

1988年11月9日(农历10月1日)我们要结婚了,自然都很高兴。陈卓提前两天到我家商量一些日常事务。当然,祖上无积,小门小户的,况且我们也不爱张扬和铺张,也没有多少需要准备的。

要做午饭时,她到后门一小块菜地里揪点蒜苗。我老家正房边西边纵行排了几间猪圈,逢中一道小门。出门一步迈过阴沟,就是一块菜地。屋檐较矮,离头顶仅二尺有余。她刚出门一大步跳到菜地,只听“啪”的一声,她回过头一看,一片瓦掉阴沟里,碎成几瓣。

没有风,也没什么东西碰一下,怎么就在那时掉下瓦片来呢?况且几乎擦背而落。她回到屋里给大家讲,都惊呀道:“好险呀”。

指甲剪断翅

当天,二弟、妹妹们都回家了。下午,还有其他三四人也坐在客厅里,大家说说笑笑。我觉得指甲有点长了,就把我串在钥匙上的指甲剪拿出来,右手持指甲剪,剪左手指上的指甲。剪了几下,还在剪中指甲时,啪的一声,指甲剪的一支,从有孔的地方折断了,残端弹出几米远。我心想那么硬的钢剪,怎么就断了呢?我心里本来就咯登了一下,但装得若无其事,不在意的样子,妹妹说:“大哥,你的指甲太硬了吧”。因未剪完,我就要来惠子的指甲剪继续剪,可刚一剪,“啪”地一声,又断了一片,断端飞得老远。我一看也是同样的位置,都是新断伤口。我惊得目瞪口呆。我把妹妹的钥匙串还给了,她接过钥匙串也不说话,不知怎么评说这件事。偶尔一次尚不为怪,可两把指甲剪,连续从同一地方断掉,真不可思义。

兔死田中

我们去娶亲的那天早晨,玉芳、秀英作为伴娘同行。至她家后面半山腰约一公里处,但见一兔在前一两天时间里,淹死在浅水秧母田中,以兔为中心,螃蟹在水中呈放射状的脚印十分清淅。这是我从未见过的,同行人她们也说没见过。是夜间大雾所致?还是有猎者追它,被迫落水?还是在其他地方死后,被扔到田中的,也未可知。偏坡滑坡

再近她家——云野乡木顶寨三社,在陈卓家西北方向的半偏坡,约四五百米处,可见一滑坡,水田、道路下坐一米多,大约下滑上万方,多处有新泥痕,树根大量撕裂外露,巨石滚动,裂痕总长近百米——时间应该在三五天内。

野鸡撞墙

回到家中后就听说,前晚半夜里,有一只野鸡飞过来撞在正堂右侧木板墙上。有野鸡鸣叫声,接着有撞击声,惊醒了家人,舅老倌起来一看,浓雾弥漫,野鸡已被狗咬死。岳丈觉其不祥,就将野鸡埋在院边东南侧路边。我听说后,认为没什么事兆,我与志国就把野鸡挖出来,因是11月天气,且埋土中,尚如刚死,没有异味。开水去毛,炖来就酒,味比家鸡。

这是他家有记忆以来,闻所未闻之事。

二舅朝逝

约5点过,天尚未亮,按常规,新娘起床,我们将去也。这时张家湾有人来告知,说陈卓的二舅折腾了一晚上刚落气,他们那边要减少过来的人数。大家一阵伤感,我们也凑得份子钱烧点纸。因二舅年高七旬多,又是老肺病,这事很快就过去了。

天未亮透,我们一行四人背着铺盖回铁佛。那时很难找车,事前托郭松买了两张班车票,龚平来电话,我说不知郭松买票没有,请他问一下。没联系上郭松,龚平也买了两张车票,他俩同车回来了。在麻石街上时,碰到向伟开着空拖拉机到铁佛去办事,我们就顺便上车,直到铁佛大柏树处大班车才追上,我们转到大班车上,几分钟就到了铁佛站,下车吃了点面条步行回老家——一路上,我们一行六人一直聊着这些怪事。

 

野鸡和兔的故事可能是天气原因造成的,两指甲剪刀连续断翅,更令人惊异。未发大雨,山体怎么就滑坡了?如果这些现象仅征兆老病号之死,未免小题大做。

妻子属龙,或许是人杰之地,走了真龙吧。

2014-3-13


上一篇:殷殷情切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