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那一片绚烂的云彩·第7章 黑 石 子 1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8-05-08 10:41:09  浏览次数:35
分享到:

昨天晚上深夜时分,牛黄被一阵喧哗惊醒。

他睁开眼睛一看。

屋子里挤满了人。

一个个神情紧张。

有的额头上还扎着浸血的绷带。

老爸正紧张的和一个岁数稍大的头儿模样的人在商量什么?未了,头儿拍拍手:“同志们,我们要撤到外区去继续战斗;请牛团长为我们带路,大家欢迎。”

一阵压抑的掌声。

随之他听见老爸的喊声。

“牛黄、牛黄、快起来,跟我们走。”

牛黄一骨碌爬起,揉搓着睡意惺忪的眼睛,又懒洋洋的伸开双臂打个长长的呵欠,引起一片压抑的哄笑。

一行人奔走在歌山的青草小道上,慌乱中有人跌倒,随既响起了女孩儿压抑的哭声。

牛父鼓舞说。

“同志们,翻过这座山,就到了外区,大家就安全了。”

另一个声音在鼓励。

“红卫团的战士们,大家不要气颓。毛主席在望着我们,党中央在看着我们。我们一定要走到北京,控诉战斗军的滔天罪行。远飞的大雁/请你快快飞/飞到北京去……一、二、跟我一起唱。”

天亮时,牛黄和老爸才回到家中。

迎接他们的是老妈慌作一团的面孔。

“遭、遭了,昨晚你们刚一走,战斗军的人就堵住了咱家房门……还说今天再来,怎么办?怎么办呀?”

老爸面如白雪。

半晌后,安排道。

“牛黄带着牛三和周伯一起,马上撤到远郊,等风声平息后再回来。我们老俩口留就在屋子里,咬紧牙关不承认,看他们拿咱们咋办?”

第二天一早,牛黄带着牛三和周伯周三一起,到了远郊风景秀丽的黑石子。

黑石子。

顾名思义遍山都是黑色石头。

顺地势而上,层峦叠嶂,险象环生。

多年后,这儿成为了国家重点开发的铁矿,为中国以后的经济腾飞,作出了不可低估的贡献,自是后话,按下不提。

长江水就在一片宽宏的山坡下悠悠地流着。

身后是一片片绿肥红瘦的庄稼。

青的海椒,绿的豆芽,黄的丝瓜花,满山遍野,迎风摇曳。

这儿是一片丰富平静的海洋,城市里的战火仿佛压根儿就没烧到这里,好一片令人心驰神往的世外桃园。

周伯的老家在这儿,老家的乡亲们张开怀抱,搂抱着躲避灾难而回家的儿子。

第一个夜晚,牛黄就闹了个大笑话。

半夜起床小解的牛黄,怎么也找不到尿盆,便下意识的走到墙根处一阵喜里哗啦。

墙根处睡着牛三和周伯,梦中被尿淋醒,爬起来大叫:“下雨啦,下雨啦,快收衣服啰。”睡在牛黄一侧的周三赶来,一瞧大喊道。

“没有下雨,是牛黄撒的尿,睡下睡下,没事儿。”

牛三和周伯复睡下。

还不忘抹一抹脸上的尿液,再眨巴着嘴唇大声的打着呼噜。

周三气得将倒在自己身边一侧的牛黄掀醒:“你干的好事,还不打水帮我爸和牛三抹干净?”

牛黄只得爬起来。

到幽黑的屋外水井打来凉泌泌的井水。

帮周伯和牛三一一抹净。

第二天一早,周伯疑惑的问:“昨晚下了雨?”“没有。”周三老老实实回答。“我怎么总感觉脸上湿润润,紧绷绷的?”

周三漫不经心回答。

“作梦哩,我作梦也常这样的。”

他暗暗地朝牛黄瞪眼。

牛黄舌头一伸,转过头去盯住坡上一丛丛嫣红的油菜花。

临中午时,乡亲们推起堆放在墙角的巨大的石磨,吱吱呀呀的磨黑麦子豆花。

牛黄见那石磨不知有多少年代了,系一块黑石子山上的整块黑石凿成。石磨的纹道已磨成了浅浅的石印,石磨上的握柄已被众多的手握出了三道指印,柄头的盘龙却依稀可见。

吱吱呀呀地述说着那已消逝远去了的历史风云。

牛黄周三轮流接过石磨费力地推动。

周伯呢,则在一旁一边唠叨一面加料。

没转动多久,二人的额角热汗涔涔,大呼:“遭不住啦,遭不住啦!”

乡亲们又摘来青椒,捣碎成浆加上盐料,香喷喷的黑麦子豆花端上了桌。

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哪里见过如此美妙的佐料和豆花?人人放开肚子饱餐。还没等下桌便个个捧着肚子嚷疼,川流不息的往屋后跑,惹得周伯和乡亲们哈哈大笑。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