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那一片绚烂的云彩·第8章 黑色除夕 2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8-05-18 10:40:22  浏览次数:122
分享到:

牛黄不禁笑了。

“这些家具,我帮你搬吧。”

“先别忙,等我妈和厂房管科的人来了再说,你去忙自己的吧。”

蓉容清秀的脸上浮起笑容,牛黄觉得她笑起来真甜美!

大年三十,二年没回家过年的牛二、周四、陈三们,才风尘仆仆回到家。黄六没有回来!知青们告诉黄家父母:黄六跑到了边疆上的×国。

初一学生黄六。

与他哥哥黄五恰恰相反。

黄六身长上流着与老爸相同粗犷胆壮的血脉。

向往脱离平庸的生活,渴求轰轰烈烈建功立业……

下乡不久,就借故到看望同学跑到了边疆。最后,和几个同学一起在月黑风高之夜偷渡国境,潜游到战火纷飞的×国“支援世界革命”去了。

牛二长高了。

脸孔也变得黑黢黢的。

老爸下班回家,见了牛二十分高兴。

破天荒的搂住牛二亲了又亲。

牛二倒像蛮不好意思,只顾嘿嘿的笑。

团年饭后,牛三撒开脚丫和一帮小子,乐呵呵的在走廊上跑来跑去疯玩;牛黄端一杯水坐在一边,听老爸和牛二闲聊。

“……粮食总是不够吃,就和同学们常常去偷掰农民地里的包谷;实在馋极了,就约几个知青出去揪嘴子,揪回后也不放什么佐料,就那么把毛一拔闷在锅里,半生不熟的就可以海吃一顿了。”

“什么是揪嘴子?”

牛黄不解的问。

“就是偷捉农民的鸡呀鸭呀兔呀鱼呀,还有狗和猪什么的,只要能吃的和吃了可以解馋的。”

“怕不好哟,农民能同意吗?”

老妈担心地瞅着牛二。

“谨防农民打你们哟”

“打我们?”牛二扑哧一笑:“我们不打他们就算好的了。”牛父也担心了:“那,你们和当地农民关系一定很紧张?这不是好事哟。”

“好事!哼!”

牛二冷笑一声。

“现在我们都明白了:那个把知青踹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人,是骗子、疯子加迫害狂。怒火在燃烧,反抗在增长,真相在大白,历史总有一天要彻底翻过来!”。

牛父脸发白。

大惊失色。

他下意识的扬起手。

想象小时候那样,打儿子几个耳光。

但是,手刚举了一半,他威严的目光碰上牛二坚毅的眼神,手立刻软了下来。

“你们,你们也太胆大了。”

半晌,牛父才悻悻的说:“政治上的事,你们清楚什么?胡扯蛋,真是胡扯蛋。”

老妈赶紧掩上大门,也揪心地说:“牛二,别乱说话哟,谨防掉脑壳哟。厂里前几天才抓了几个现行反革命,被手指姆粗的麻绳捆得那个惨哟。

又是游街示众。

又是开厂公判大会。

最后被解放军拎着脖子。

像小鸡似的直接扔进军车,摔得咚咚直响……唉,都是些年青人呀。”。

 “掩门干啥?”

随着声音,黄父大咧咧的推门进来。

寒暄一阵,黄父掏出一张纸,递给牛父:“老牛,这是下午厂革委要通过的,工宣队里的几个娃娃写的,你墨水足,给看看。”

牛父接过细瞧。

原来是《红花厂革委关于勤俭过春节的倡议书》

不由得他眉毛紧皱。

细读后动手改了几个字。

将它还给黄父。

“我看可以了”终忍不住低低咕嘟了一句:“唉!再勤俭下去,只有不吃饭了,搞啥鬼名堂?”黄父没注意,依然大咧咧的高视阔步。

“老牛,听说年后中小学又要重新开课?”

“嗯,好像是听说有这回事。”

“难怪工宣队中的年轻人高兴得很,那,重新开课,我们前面的运动不是白搞了吗?”

牛父笑笑盯住他。

话中有话道。

“七八年再来一次嘛,要不,工人阶段如何领导一切呢?我说老黄,这事儿不用你我担心,有人一天揪心和担心着啦。”

“哦,那就好,那就好!”。

对于黄六,黄父没提,牛父当然也不便提。

牛黄对牛二使使眼色。

兄弟俩一前一后的找借口溜出。

在厨房中,俩兄弟一阵好聊。

牛黄没想到原先不善言谈,性格内向的牛二,现在谈天论地,口若悬河,且锋芒毕露。

牛二说:一切都是骗局,那个人的面貌越来越被知青们认识清楚;灾难和悲剧正在发生,中国新的革命在酝酿中……

牛黄斜睨着比自己小一岁的牛二,听得胆战心惊。

牛二告诉他。

队里的赵会计,就是上次下来治病那位赵会计自杀了。

为什么?

年轻轻的他仗着会计职权,居然把队上的五个女知青,连哄带骗的强奸了四人;其中一个年仅12岁的女知青,父母都是被打倒的大黑帮。

小女知青被赵会计骗奸后,大出血死亡。

激起全公社知青的愤怒。

知青们抬尸游行并强行冲击公社革委。

公社革委则八方调集武装民兵与之对峙,并准备大肆抓人。

此事正巧被一位回乡探亲的新华社记者撞见。

连夜上书。

才引起省革委重视,避免了一场流血。省里下来了工作组,赵会计闻讯自杀,公社革委会正、付主任和民兵连长等人被一绳子捆到省里去了。还有……还有……还有……

牛二滔滔不绝。

咬牙切齿的目露凶光。

眼眶湿润。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