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那一片绚烂的云彩·第10章 一破二案 1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8-06-07 11:50:37  浏览次数:153
分享到:

日子流水一般流过,流过……

流水般的日子里,牛黄们迈过了十六、十七……

牛皮不是气吹的,哥们不是吓大的。

不信,试试看?

这‘名言’,出自执勤排1小队队员黄五之口。

黄家五娃跟着牛黄周三开始了执勤排的工作,平日里不喜外出的黄母,紧跟着也开始了尾随黄家宝贝的“征战”

老太太开头还能勉强跟随。

黄五跟着牛黄队长周三队友外出执勤,巡逻。

她就独自在一边守望。

可守了几天实在力不从心。

就派丫头姐妹轮流守着。

生怕有个闪失,断了黄家的香火。

这可苦了牛黄和黄五。

由于这帮小青年们表现良好积极能干,杜杀便陆续把夜晚巡逻,查户口,守犯人和抓盲流等任务,交给了执勤排。

作为小队长。

要安排十个人当天的值日。

执勤的力度越来越大且广。

再说,牛黄总不能每次都把黄五或周三安排与自己一起吧?

黄五则更苦恼。

想想,一个正处极要脸面阶段的半大小子戴着红袖章,神气活现威风凛凛地盘查或么喝别人时,身边却总跟着唠唠叨叨的老妈或老姐,会是怎样的可笑而滑稽?

队友已开始嘲笑黄五了。

冯维维!

就是那个漂亮又小气的姑娘。

一见黄母或丫头姐妹露面。

就吐出舌头夸张的喊。

“黄正文,保姆来啦!”

黄五也就是黄正文,黄正文是黄五写在户口簿上的大名。一时,黄正文同志脸涨得通红,气得暗地跺脚。窘得无地自容。

晚上回家。

黄正文同志终于冲着老母大发脾气。

“牛皮不是气吹的,哥们不是吓大的。不信,试试看?”

边说边抓起一把水果刀,扬言:“再跟随,就往自己心窝里剁。”

从此,每当队友们瞧不起或嘲笑,黄五就这样大义凛然的回答。

时间久了,便成了1小队的名言。

当名言传到杜杀耳中,杜杀笑了,然后说:“是钢是铁,干了才晓得。”在他眼里,这帮小子太嫩,虽然个个都干得不错,离个人担当一面游刃有余的成熟还早着哩!

执勤排。

是杜杀无奈之下想到的点子。

当初的设想和提出,就遭到上级的置疑和否定。

可现在好啦。

成立仅半月,不但明显的改变了本地区警力的不足。

而且社会的点、线、面三结合防治效果显著。

更可喜的是,既增加了人力和防范措施,经费却没增加。须知,小子们白天执勤是义务;轮班时,每晚深夜12点过后参加执勤的,才每人补助8分钱。

八分钱能作什么呢?

仅能吃一碗二两小面而已。

如此。

分管副局长们自然乐在其中,喜形于色……

红花厂区内的花海和面临长江的出渣场一带,是公安和执勤排防范的重要地方。

野花飞香,草深丛密的花海,曾连续出过几件大事。

年少气盛的牛黄们与同样气盛年少的赵三们打群架,为一桩。

号称“董半城”的所谓‘社会哲学家’无业青年董益样,象模象样的邀了十几号人在花海里搞“未来中国”的哲学研讨会,被市局公安一网打尽,为一桩。

市局挂号被公安部通缉的‘神扒’陈二妹。

不顾危险居然在大年三十潜回老房。

受到公安与纠察的联合围捕。

却又一次神奇地逃脱,迅速淹没在花海中,为一桩……

而出渣场一带,地势偏僻,渣堆林立,发生多起抢劫、强奸案和刑事案,更令公安头疼……

因此,杜杀每次布置巡察任务时,都对了各小队长明确指示。

以上二处是巡察防范的重点!便也奇怪,自从执勤排成立,这帮热血沸腾的小青年,足踏实地天天巡察以来,这二处多事区居然风平浪静。

几个月过去。

什么事也没发生。

渐渐地。

巡察的小青年们便放松了警戒。

然而,杜杀却没有。

杜所长依然每天叮嘱在前,记录在后;每周队会时老生常谈,大声疾呼。

这天,1小队轮值。牛黄带着队员分成三组,前后拉开100多米距离,首先向出渣场一带巡察过去。

天气很好。

三月风软软的吹着。

走在不甚宽敞的厂区小道。

耳听纺织梭机发出的阵阵声唱。

眼见一株株狗尾草在飞满纱线尘的车间墙头摇曳。

真是令人心旷神怡。

不时有身着油腻工装的维修工擦身匆忙而过,有下班的纱妹(对纺织女工的妮称)三五成群的走过;年轻的或漂亮或端庄或热情洋溢的纱妹儿们,就像一条条青春的河。

喧哗着涌动在宽敞的厂区大道。

分流于各厂区小道。

消失在红花厂区遍布四周的住宅楼。

留下一串串笑语欢歌。

看着这些平安归家的人们,一种神圣骄傲的责任感,在牛黄和队员们心中油然而生。

伤春惜秋的年龄,能亲身体会到公安人员的神秘和自我价值的体现,真是令人终身难忘。牛黄看看身后的队员,严格按照杜所长培训的教材。

慢腾腾而警惕的保持着间距走着。

机灵的眼光四下扫视……

按巡察防范要求,今天要不间断地对该地区滚动巡防。

三个小组轮流在渣场穿行。

中饭轮班回家吃……

已经听见了江水滔滔不绝的歌吟,再拐过一道弯,就是绵延几里的渣场。

牛黄突然想起那年在渣场与蓉容的初次认识,不禁莞尔一笑;好一个孤芳自赏的芳邻!蓉容每天一个人安静地斜挎着书包去上学,放学回家,关上厨房门独自做饭。

然后。

再关上门读书、作业、熄灯睡眠,与世无争……

有好几次,牛黄听见她一个人在轻轻唱歌。

好像唱的是《三套车》、《卡秋莎》和《红河谷》,歌声清澈动人。

可有一点音不准,特别遇到歌儿中升4或降5的音阶……

“让开!让开!快让开!”随着铃声,出渣车一路么喝着来了。

 “队长,有情况!”黄五突然跑上来,凑近牛黄耳边说:“快看”牛黄举起一只手晃晃,身后的三个小组,立刻悄无声息的分开。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