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那一片绚烂的云彩·第11章 惹 祸 包 1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8-06-17 11:40:21  浏览次数:102
分享到:

派出所,不,整个红花厂区都轰动了。

一天连破二案。

牛黄周三和冯维维成了英雄。

负伤的黄五更成了大英雄。

地区公安局,红花厂厂革委和红花厂工宣队,派出所,街道等,锣鼓喧天的派人到家慰问,鲜艳夺目的大红花挂上了他们胸前。

前来慰问的人们排成一列。

伴着锣鼓喧天。

声情并茂的朗诵。

“呵/红旗飘飘/战鼓擂响/我们英勇的执勤战士/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冲锋在革命斗争的最前方/……

血涌出了/血涌出了/呵/那是执勤战士对党的红心/对伟大领袖的无比热爱/对全受压迫的人类无私奉献/呵呵……呵/呵”

那些天。

老房像过节一样热闹和喜庆。

老房人都骄傲地挺起了胸膛。

“瞧,咱们的牛黄周三黄五!这帮小子,可真替咱挣了一大口气哩!”

各方面送到黄五家的黄豆、绿豆或白糖成堆。

乐得黄父黄母和丫头姐妹白天逢人笑嘻嘻的。

晚上便把豆们分了包,挨门逐户的送给邻里:“尝尝,改善改善一下生活,谢什么?市面上买不到,要票哟!”。

牛父立刻答应与黄工宣队长商量商量。

待厂里的宣传队外出演出时,带牛黄一块去。

周伯答应周三提了无数次的‘买新琵琶’的庄严要求。

黄五就更别提了。

凡是天上的星星,地下的宝石,人能看到或想到的东西,黄父黄母都答应,只要买得到,买得起……冯维维呢?

父母不由分说马上替英雄女儿,买了一套价格昂贵市面上还不多见的蓝灰色的确良衣裙。

更高兴的是杜所长。

原来无意中。

牛黄率队破获了一个长期流窜于全国各地的造假票贩团伙。

据造假票贩团伙头目供认。

团伙五六条汉子逛北京,下四川,溜上海,窜河南,纵横捭阖从未失手。

没想在这儿?

咳,在杜所长的地盘栽啦!

咳,悔不该来呀悔之晚矣!

杜杀真是名不虚传!

连手下都如此火眼金睛,厉害呀厉害,出去后告诉弟兄们,别再来这儿玩啦!

眼下,杜杀坐在办公室里,写着日记,没注意到派出所徐指导员进来。“老杜,还是你行呐。”徐指导员在木凳子上坐下,扔过他一枝“飞马”

自己呷上一枝点燃。

杜杀笑笑。

这位老搭档呢。

可是当初局里反对成立执勤排的成员之一……

“这帮小子,耳聪目明,身强力壮,社会关系远比我们深广。”

杜杀舒坦地喷出口浓烟。

“出的力大,花的钱少,为何不干呢?”他得意的冲着搭档挤挤眼,二人一齐开心大笑起来。笑罢,徐指导员说:“老杜,我看事情还有点儿麻烦,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有话直说,什么事?”

杜杀警觉的竖起了耳朵。

“抓获的那个造假票贩团伙里,有个城里的年轻人,不是一直不开口说话吗?”

“嗯”

“现在弄清楚啦,年轻人是市局八处王处长的儿子。”

杜杀惊讶极了。

不解的瞪着徐指导员。

“什么?有没有搞错哟?”

老徐肯定地点点头。杜杀一下扔了手中的笔:“那王公子怎么和这帮票贩搅到一块啦?”“不是搅到一块,而是他恰巧那天去渣场买粮票,被牛黄抓到起啦。”

“买粮票?”

杜杀知道。

所里就有公安的孩子,偷偷地违法买各种票证。

身为所长的他,还明里暗地的打过招呼。

“唉,都是这票证害的。

现在,天上飞的地下跑的肚子里吃的身上穿的身下睡的,什么都要他娘的票证……

唉,吃长饭的孩子,一个月那点定量怎能够?” 。

徐指导员牙疼似的挤着嗓门儿,问:“这事儿咋办?”杜杀望望他,没吭声。其实,为这事儿他也憋着一肚子气。

屋里的儿子一样也吃不饱。

老婆天天埋怨唠叨个没完。

“放了吧,放了!让他走。”

杜杀无力地挥挥手。

“可问题是他不肯走”

“?”

杜所长扬起了眉睫,“我刚才趁办公室没人时,问了王公子,他说这样蹲了二天回去,怕老爸捶,老爸面子上过不去。”

“那该怎么办?”

杜杀哭笑不得。

“难道还要我们给他赔礼道歉,礼送出境?”。

“就是,他就是这样要求的,要我们出证明,抓错了他。”

“呯”杜杀一拳击在桌面:“放屁”

徐指导员没吭声,气氛有些紧张和难堪。

“所长!”有人在外面喊。“干嘛?”杜杀站起来,冲着边喊边走进来的执勤排2小队赵三,没好气的斥责:“怎么你这种大呼小叫的习惯总改不了?说过多少次啦?”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