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那一片绚烂的云彩·第12章 考了一回 2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8-06-27 11:12:26  浏览次数:149
分享到:

他悄悄走到二人身后。

猛一跺脚。

“啥子好事?也不给我说?”

牛黄见是他,笑道。

“好事还能忘了老同学?我和周三下周要出差,唉!”

“出差?”

黄五瞪起眼睛。

“到哪?”

周三故作苦恼的回答:“很远很远,唉,我才不想去哩。我说牛黄,我不去行不?”

“不去哪行?”黄五望望他俩,幸灾乐祸的挖苦道:“你们啦,就乖乖地听从组织的决定吧,”“老同学”牛黄看着黄五真诚的说。

“我们走后,你要遵守纪律,和大家好生相处哟,别胡来惹是生非。”

“放心”

黄五一拍胸膛。

“你还不了解我?同一个学校,同一个老房的。”。

交待完队里的事,牛黄突感一阵肚子疼,赶忙往厕所里跑。

厕所在派出所最里边。

新修的,用石灰浆刷得雪白,有一股淡淡的生石灰味。

牛黄蹲下去,蹲了一会儿,只觉无聊,这才想起昨晚上蓉容以‘还’的名义借给自己的书时,她夹在书中的纸条。

他左掏右找。

在衣兜深处找出被自己折叠得整整齐齐的纸条。

纸条原是自己上次还她书时写的那张。

蓉容在自己写的“与你说话真愉快”下面,重重地划了一道红线,还打了大大的问号。

牛黄看着红线和问号琢磨了半天,没弄懂蓉容是什么意思。

他随手一翻,蓉容在纸条后面回了一句话“这段时间你怎么没吹笛子拉二胡?”牛黄不由得笑了:到执勤排几个月,忙哪,是忘记了晚上吹拉弹唱。

看来。

蓉容挺喜欢听自己的音乐。

好兆头!

好兆头呀!

牛黄兴奋起来。

可又说不清自己为什么兴奋?

外面传来清脆响亮的走路声,牛黄一听就知道是冯维维。

因为爱美的冯维维,总是在擦拭得乌黑锃亮的皮鞋后跟钉上铁块,一走路就磕磕、磕的直响。说了她几次也不听,还反讥笑大伙儿不懂美和生活。

最后。

才勉强同意夜晚巡察时不穿,以免暴露……

维维款款地走进了隔壁女厕。

牛黄想着平时高傲地不屑左盼右顾的她。

脱了裤子露出白花花的屁股,叉开双腿蹲在便坑上的样子,就忍不住感到好笑。

同时,也禁不住感到一阵阵愉悦的心跳。

翻了年,牛黄就满18啦。青春的欲望和热血,开始越来越强烈的在他体内激越。女厕传来冯维维清晰的排泄声,牛黄听得热血沸腾,下体骤然勃起。

一不注意,竟像有时深夜梦中那样,银汁怒射,一泄如流……

强烈的快感风驰电掣。

牛黄像做贼一般。

心虚地左瞧瞧右看看。

慢慢地舒口长气。

轻轻揩去了额头的汗珠。

蓦地。

女厕传来冯维维的惊叫声:“谁?啊,流氓,有流氓。来人啊!”厕所长方型砖洞外的树枝一阵乱摇,有人扑通一声跳下来,飞快的跑了。

牛黄迅速拉上裤子追出去。

只来得及看见逃跑者熟悉的背影,在墙角一闪,就不见了。

牛黄心一紧,多么熟悉的背影啊,不是黄五是谁?

没错!

肯定是他!

杜所长震怒了。

什么胆大包天的家伙?

竟敢在派出所耍流氓?

徐指导员和执勤排的女队员围成一团,轮番安慰着哭得花枝乱颤的维维。结果查来查去,好一番折腾,却查无实据,杜杀虽然气得撸袖跺脚的一个劲骂娘,可也无可奈何。

最后。

事情只好不了了之。

晚上。

牛黄想起黄五就感到一阵心紧。

他知道自己并没有看错人。

因为,黄五一整天总是心虚地躲着自己的眼睛。

咳!没准儿,这小子还看到了自己哩!牛黄脸上一阵滚烫。凭直觉,他觉得黄五迟早要出大事。可又该怎样对他本人或他家里人提出呢?

这种丢脸的事儿。

任是再有涵养的人,听了不暴跳如雷,啐你一大口口水,大叫拿出证据来才怪?

老爸老妈在隔壁赵家打麻将。

不用说。

跟屁虫牛三一定也在麻将桌边,在老爸老妈不断的喝斥声中,弄三摸四的。

也好,乐得家中无人。

只觉得胸口堵得慌的牛黄,便拿出多日未摸的竹笛。

贴上笛膜,依在自家门楣上,轻轻儿吹起来。

牛黄不在窗口而在门楣边吹,是为了蓉容。蓉容多好呵!就像尘世之外的仙女,惦念着自己很久没吹笛子了,可以前谁在乎呢?

你吹不吹笛子关我屁事。

那破玩艺儿能当饭吃么?

少了些聒噪。

老房人还不是照常大声说笑?

大碗吃饭大盅喝酒?

可现在不同啦,牛黄觉得自己很重要啦。因为,有一个女孩儿,在默默无语的关心自己,在不动声色的注视自己……

一曲《扬鞭跃马送粮忙》终了。

再换上二胡。

拉一曲《赛马》。

牛黄忙得不亦乐乎。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