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庆祝八一建军节:我的针线包
作者:刘虹  发布日期:2018-08-01 20:05:52  浏览次数:220
分享到:

今天是八一建军节。对于我们这些从小生长在北京军队大院的孩子来说,每年的这一天都是在欢快的节气氛中度过的。

1533129811665039903.jpg 今又八一,除了前不久编写打印出一部纪念诗图集,献给天堂的父亲;我忽然想到,有一件关于自己的纪念物品就在手边呀--因为我常常使用,已长达45年伴随我走南闯北,多次大迁徏都须臾不离!它见证了我大半生的雨雪风霜,眼泪与欢笑,包括我少年应征为新疆北疆边境战备电台报务员时(曾获抄报✍ 第一名哦,至今能抄下电视或电影中播放的“谍报”👍 )……是的,它就像青春芳华留给我的信物,在我己生华发之年,它愈益珍贵了我生命的记忆;它也是那个颠狂岁月的尾声中,铭记于一个少女心田不多的人间暖色……

 弥足珍贵。它此后永远在我出发的背包里:包括雪地里的战备拉练,包括大学宿舍,包括毕业后不断地陪我”生活在别处”--从政府政策研究室到电台报社,从北国到南方……我的衣着,我的铺盖,以及我太久梦游象牙塔而遗落的烟火俗世,还有我见不得人的“女红”,都被它勉力弥补;我的分裂人生被它静静又执拗地缝合着……

它,就是图中那个陈旧拙朴到如今的人类不屑于看一眼的物件:针线包!

 1973年八一建军节,新疆博州民族慰问团送到我们通信连的拥军慰问品。

此刻,我把它放在手心抚看,又从相机镜头中微观,惊异于近半个世纪过去,彼此不离不弃!它无疑已成为在与时间的PK中注定的胜者一一包括爱情。      

 请,继续!我与它深厚的缘分……


上一篇:心中的白杨树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