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三 圣女珍妮(7)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8-10-02 09:33:38  浏览次数:216
分享到:

深秋的傍晚。一天的忙碌过后,我精疲力竭地走在回家的路上。温暖的阳光消失殆尽,枫树、橡树、榆树的残叶挂在树梢,霜叶尽染,暗红色映满天边,和依旧顽强地保持金黄的叶子重叠交织在一起,摇摇欲坠。凌乱的光秃秃的枝杈,有些已经开始孕育春天的萌芽。

我小心翼翼地走在小径一层厚厚落叶的上面,尽量提起重心不去践踏,愿它们多一些时日保持原状。

我的心情开始变得萧瑟寂寥。没有牵挂,却似乎也无法独享这漫无边际的自由,步步近逼的寒冬让已然空旷的心灵更加无依无靠。

在小径深处一张褪色的长椅上坐下,手中的咖啡还带着余温,我抿了一口,失神地望着远处公路上一串明亮的前车灯,反向一串红色的车尾灯,那是急匆匆回家的车队。 一个充满青春活力的女人的身影,在夕阳的辉映下,更显孤单憔悴。

天色逐渐暗淡。一个高大的身影向这边靠近,穿着套头衫,看不清他的脸。阴风吹起地上的落叶,‘唰唰’作响。我的心忽然‘咚咚’直跳,这是直觉在告诉我危险的临近。这条小径离最近的公路也有500米,周围杳无人迹,这可如何是好?

高个子男人在离我二三十米的地方站住,看得清是一个头发乱糟糟、两眼发直、衣冠不整的白人流浪汉。他似笑非笑地晃动脏兮兮的手,逼近我。

我的双腿不听使唤,呼吸不能自主,大脑一片空白。唯一理智的反映是迅速掏出手机,拨打‘000’报警电话。

我故意打开话筒,目不转睛地盯着流浪汉。总机小姐不慌不忙地问道:“请问您是需要警察服务、消防服务、还是救护车服务?”

 “警察服务!快!”

几秒钟的转接,于我却犹如世纪般漫长。

一个值班警察声音果断地问道:“请问你的姓名、位置,需要什么帮助?”

我故意提高嗓音,近乎声嘶力竭:”我叫Jenny, 现在Parramatta区离四号公路James Ruse Drive出口处不远的一个公园里,,“。我断断续续地描述着目前危险的处境,声音传出很远。流浪汉一定是听到了我和警察的对话,停住脚步,似乎犹豫不决。我们对峙着,僵持着,听得见彼此粗重的呼吸。

未完待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