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户主
作者:郭伟  发布日期:2018-10-05 00:48:08  浏览次数:99
分享到:

当其我努力工作,准备挣一份家业时,出了一次车祸,有人说我一家五口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的理解,不死本是福,同时,对我的人生观触动很大,改变了我很多观念,减少了人生很多负担,这才真是福。

后来,机关房改,把我们几个临时工单身汉赶了出来,不得已,我买了一套房子,原主人也是从别人那里买的,从而出现了很多错位。房产证是前任户主的名字,因一时无钱未去办理过户手续,还没多大关系。水费、电费月月缴,上面写着前一任的前一任房主的名字,怕缴了费又重收,我没依据。自来水公司的收费员说:“没什么,虽叫着不方便,但我可以保证不会重收的”,意思是不愿意更名。电力公司收费员解释也不肯解释,只说不必换。缴闭路电视收视费时,又是一家户名,那是前任房主从外面一户人家那里迁来的,其中一个“正”字或者是“政”字,我老记不清楚,往往要核对几次,还怕把钱缴到别人的闭路线户头上去了。再者,电话费又是一番景象,电信公司独家经营,他们的政策也怪,搬迁也是那么多钱,重装也是那么多钱。为此买房时,双方商定不搬。可是,户主却是前任户主的先生的名字,还得记住一个名字。

把钱往别人户头下缴,然后又借用别人的线路,心里感慨良多。我在这个组合式的家中,要沿习许多贯例,有时又觉得这才真有点复杂人生的味道,人生的临时性、随意性暴露无遗,如纷纭之草芥。

门负责人员进出和家用物资的吐故纳新,窗透进的阳光空气及外景,此外,我一家五口,仅靠这几条线与外界取得联系或赖以维持供给。除上班,我们每于要在这个巢中待十多个小时,而母亲和小儿却是二十四小时在这个盒子中,这看似漫长,人生却是短暂的。按法律法规规定一定要及时过户,过了户,这一切能独用我之名,而我的名字又能存在多久呢?

这话有些冷,对不起我温馨的家。

2003年8月14日



上一篇:著书记善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