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悉尼的苏眉 (6) 村头孩子
作者:许耀林  发布日期:2018-10-29 11:24:05  浏览次数:137
分享到:

在村里时,下地干活不是种地,就是牵着牲口犁地,锄地、喷撒农药,看水浇麦子,⋯ 年龄在小点就是割草,拾柴、拾白薯,花生。 放牛、放猪、羊。小时候多半时间都是玩坏!

记得儿时八、九岁上小学一二年级,村里的孩子们,冬天滑雪滑冰,坑里一结冰,我就到处砍木头做个小冰车,小冰车是先做四方的框架,半米宽,半米多长,上边横着钉上个长条木板,两条竖柱下各钉一条大铁鉤子,在用二寸圆,四寸长的圆木棍,在木棍下头钉根粗铁钎子,木棍上边是圆的。 两手一手握一个,把小冰车往冰坑一放,两手往后一杵,“嗖嗖”!远去十几米了……在用滑冰车时玩起打雪仗来,“哼”!別提多好玩了!

这是说的冬天。春天我们在村头、村前村后捋榆钱儿,回家奶奶给我做楡钱菜娘子吃,村子里的小伙伴有永来,长生,囯生,马二头,白玉省,董继生,村东头有刘怀光、刘怀季,刘孟田的儿子战子,还有大咬头、二万、和平、久战,⋯这帮家伙可以说把个前街闹个底朝天!那时候我什么都爱好,用弹弓打鸟、上树掏鸟,不管多高的树,十里八村的鸟窝一个不剩!不过这也不是容易的事儿。一次掏一个胡卜拉的鸟窝,那家伙可厉害了,

当我爬到离树稍还几米远的时候,那鸟感到大事不妙!冲着我大声“嗄嗄嗄!”叫得震天响!看那劲头,恨不得一口把我吞下去!我还真有点害怕,不知道它们能干出什么来!“啪”的一声,一只黑色的黎秋儿鸟用疯狂搧动翅膀前头的骨头拍在我头上!我吓得差点儿从高高的树梢上掉下来!“不行!”我只得做罢!两脚两腿攀着树杆溜了下来!“妈的!”这件事对我以后捣鸟窝起到了极大的阻碍作用!我也就此不在掏鸟窝了。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