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那一片绚烂的云彩 第30章 学习班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8-10-29 13:42:58  浏览次数:105
分享到:

虽是便餐。

可经师母之手,几大海碗往桌上一摆。

满满就是佳肴美食,香味扑鼻。

酒过三巡。

师傅说话了。

“大家敬老四一碗。”

师傅带头举起土碗。

满满一碗散装啤酒。

晃晃荡荡。

“老四这人,没说的,干!”“干!”几条嗓子吼叫,一咕嘟嘟一气喝喝尽,相互亮亮碗底。

牛黄很感动,从不喝啤酒的师傅为自己破例,实在难得。

“你哥三个,瞧着啦!

老四成材啦。

人家从官任上退到砖工份上,没丧气吧?

孔夫子日: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老四就是明证。”

师傅说着,又令师母。

“满上满上,大家再敬老四一碗,干!”

“干!”声震屋脊。

春兰颤悠悠的端着海带汤进来,特地放在牛黄面前:“牛黄哥,喝点汤,莫喝醉了哟。”

春兰紧挨着大师哥坐下,二徒和三徒不干了。

“兰妹子,挨到我坐嘛。”

“挨到我坐!”

牛黄发现大师哥脸上露出骄傲的笑容。

居然当着师傅师母面。

伸出左手搂住了春兰肩头。

“呔,醋啦?有本事出去找一个呀?”

春兰花抿嘴一笑,朝二徒和三徒扬扬眉说:“你俩眼高心花呀,挑吧挑吧,谨防当光棍。”“对!你俩好好听嫂子教训,一个没开苞,一个老油条,还嫩哩!

特别是油条老二。

不要见一个爱一个。

用情要专一。

要学我呢。

只要发现了合适美丽和温柔的,就紧紧儿粘上。

直粘到她离不开你就行。

咱们师兄一场,要不要我给你俩传经送宝?”

二徒和三徒禁不住失声大笑:“哟,大师兄也咬文嚼字的雅起来啦?”“报纸和广播上说的嘛!”“去!”春兰幸福的推推他宽厚的背脊。

“谁离不开你?臭美!”

师傅吊斜着眼睛。

瞟瞟陶醉中的大徒弟。

“你也要有点出息。

别见了春兰就骨头酥。

你看老四心都放在工作上。

哪像你们尽放在娘儿们身上?

女人嘛,有就行,没有也可以;男人要有事业有技术才行,否则,女人跟着你喝西北风?过去咱水泥工行道中讲:‘一把砖刀吃天下,一张抹板娶婆娘。’

现在虽说世道变啦。

但你没本事。

娶了的婆娘也会跑。

不信看嘛!

民国二十五年,那红遍行道的秋一砖,先娶了个如花似玉的,”

“师傅,我们都要结婚了,就是一家人啦,说些吉利的嘛”眼见得师傅又要开始唠叨,大师哥忙哀求道:“师母,你看嘛。”

师母连声道。

“死老头子,就不会说得吉祥如意的?

好好!

不说不说了。

吃饭,吃饭!”

牛黄恍然大悟。

难怪!

上几次就发现大师哥见了春兰就怪怪的,都发展到要结婚了。哪像自己一天只是埋头工作,闭门读书?真是“洞中一日,世上千年。”

这世上的事儿?

嘿、嘿嘿!

二徒举着酒碗对着牛黄。

“多谢老四帮我写检查。

可我已感谢过你了,你知道不?”

“你感谢我什么?

不再闯祸就行啦。

对不对,师傅?”“实话告诉你吧,老四,你家那个牛三经常找我借钱,我从没要他还过。”牛三找你借钱?牛黄瞪起了眼睛。“不信吧?”

二徒得意的笑了。

“不仅向我借。

而且找周主任也借。

也从没还过。

怎么?你真的不知道这些?”

二徒挥挥手。

“不说他啦,你要回公司当官去啦。记住咱们哥几个,以后犯在你手里,也留留情哟。”“犯在你手中,就要狠狠整治,莫留情。”师傅道:“黄荆棍下出好人,严法有顺民。”

回到宿舍。

牛黄问周三。

果真如此。

一时。

牛黄气得脸青面黑。

牛三长大了。

比牛黄小三岁却比牛黄高一截。

长大了的牛三,竟如老妈小时所言,越长越偏。不仅人长性长脾气长,而且好吃懒做好逸恶劳,见了钱就像见了亲爹娘。

牛黄当然知道。

这是家里自小骄生惯养滋养的毛病。

可眼看得牛三一天胜似一天,变得贪婪无情。

与父母一样,除了痛恨和咒骂别无他法。

而那瞧着人脸色长大的牛三却越来越猖獗。

父母已不会再给钱。

就找邻里们借,找朋友们借……终于都借遍了,再也借不到了,就开始偷鸡摸狗的偷家里的东西卖,被老爸发现,次次捆绑起来打个半死,仍顽强不屈,勇敢再偷……

很少回家的牛黄,决定回家一次。

周三找工区附近的商店帮忙弄了一条“经济烟”

二人下班后就坐车往家里奔。

“给你讲过的呀。

不要借钱给他。

你可好,明知是肉包子打狗,来一回借一回。”

车上,牛黄气鼓鼓的埋怨周三。

双手抱在胸前。

双脚直直的蹬在前排座位边沿上。

烦躁的瞅着窗外掠过的风景。

周三咧咧嘴巴:“我还不是看在你的面上?唉,老房一同长大的,谁知变成这样?”“不要借啦,再借,就是害了他。这道理你不懂?”

牛黄无力的说。

“你也没几个钱。

不能白白扔到水中。

只有断了这条路,才是帮助他。

你不要再害他啦。”

周三自我解嘲。

“表错了情呗。”

老房停电,全楼笼罩在黑暗里,零散的烛光点点摇曳,更添冬夜的寂寥。摸进自家,老爸老妈就着窗外微薄的夜光,并排坐在幽暗中。

牛黄问。

“怎么不点烛?”

老妈站起来伸伸懒腰。

“点什么点哟?又没有事,吃饭没有?”

“吃了”

牛黄随口回答。

想问牛三

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风风雨雨,老爸老妈老啦。人老啦,就渴望安宁和平静,可家里,牛二参军在北国,牛三又如此混帐和无赖……即或讲了又怎样?

除了咒骂和痛恨还什么呢?

牛黄把烟递给沉默不语中的老爸。

已缺烟的老爸喜出望外地接过。

一迭声的问道。

“多少钱?我给钱。”

“三块五!”

接过老爸给的钱,牛黄坐在床沿上慢慢的喝着开水,望着黑暗中的父母和自己那张睡了二十几年的大床出神。

一时,大家都觉得无话可说。

少时就与父母没多少话讲。

现在成人后,仿佛二代人之间的话更少了。

老房渐渐长大的孩子们和渐渐变老的父母们,现在都成了沉默寡言的人。

不过才晚上八点多钟。

楼上几乎没有往日的欢声笑语。

一代人长成了青年,思虑开始替代轻浮。

下一代人还没有出生。

年轻的人大都外出工作了……

于是烛光摇曳中,只听得见陈师母和黄师兄喃喃的念经声;“学习雷锋好榜样,照到哪里那里亮,爱党爱国本事强,立场坚定斗志扬……”

这是过去的工宣队长。

现在的红花厂六级钳工黄父在唱。

唱着唱着。

就掺杂着别的歌词仍不屈不饶的把歌唱完,是他唱歌的特色。

 “爸,水热了,你洗脚吧!”

是丫头的声音。

“二丫头呢?”

一阵水倒进盆的声响中。

是黄父略带嘶哑的问话。“到同学家去了,一会儿就回来。”

“你好久回去哦?”

“……”“你也是,老大不小啦,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嘛,嫁过了,有点气就忍着。事事都像在家里,哪能行?当年你妈也像你样子,动不动就回娘家,结果还是得回来。”

“爸!”

是丫头压抑的哭声。

“他在外面有了女人,还说不得,一说就打人。”

“唉……”

黄父长长的叹道。

“我当初就说这小子缺心眼,不同意。

你倒好,一哭二骂三上吊。

现在怎么办?

都是爸害了你呀。

爸要是有钱有权,你还能这样受气?唉,这样吧,明天我要和他认真谈谈,骂骂这小子。折腾过去折腾过来,一家人天各一方,也不知你五弟六弟咋样啦?”

“听说六弟失踪啦!

我上礼拜去二监看过。

五弟瘦削了一些。

可精神像好多啦。

那个叫鲍玉兰的农村妇女,还给他天天送饭哩。”

“鲍玉兰还在那里?”

“租了房子住着哩,说是要守着五弟出来,唉!”

“唉!难得她有这份心啊,我们作爹娘的都当他死了。只是苦了这玉兰这孩子,改天合适时,你请她来家里玩玩,也是黄五这孽障前世修来的福份。”

“爸,那你老慢慢洗,我就回去啦。”

“夫妻不记隔夜仇,回去吧,快回去。”

枯坐一会儿。

牛黄起身告辞。

“我回去啦。”

“好。”

仍呆在黑暗中的老爸老妈没有多余话。

“周三”牛黄走到周伯门前叫道:“我们走!”“出去了。”举着烛光的周伯慢腾腾走出来,道:“刚才出去的,说是让你等一会儿。”

牛黄恍然大悟。

肯定是会二丫头去啦。

牛黄便坐下,与周伯有一句无一句的聊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

周三回来了,叫上牛黄二人就下楼。

牛黄回公司报了到,仍任行政办副主任,唯一的办事员是小肖。肖书记终究没有回来。紧跟着,“揭批帮四人份子”运动开始了。

肖书记赫然位列其中。

还有一人----三工区主任周三。

说是身为三工区头儿的周三,对四人帮份子小王主任深为同情。

鼓励其下属跟着四人帮份子摇旗呐喊。

事后又大力掩藏……

这事儿呢,又得从二徒身上说起。

生性好动喜欢张扬吊儿郎当的二徒,是个对政治一窍不通的家伙。

当时,二徒醉心于小王主任每天五毛钱现金补助和上台后提他当干部的许诺,便不顾师傅和师兄们的劝阻,参加了公司“揪还在走的走资派”示威活动。

颇风光得意了几天。

谁知风云突变。

事后。

专案组虽没集中审查他。

却勒令他停工检查。

可以想象。

连自己名字都写起困难重重的他,如何懂得自己犯了什么政治路线错误?

结果,还是周三帮他动笔涂涂抹抹,再以“工区人手紧需要他干活”为名,才勉强交了检查书,上了工……

现在,周三就成了帮四人份子。

公司党支部姚书记一声令下。

周三便被停职。

勒令到公司保卫科交待自己的问题。

保卫科。

周三和十几个参加了示威的工人师傅及其徒弟,懊丧而烦躁地坐在冰冷的铁凳上

正在听“××区房产公司揭批帮四人份子学习班”副班长,公司保卫科科长原保卫科干事,黄标同志的训话。

“……不交待就是与人民为敌,小心你们的花岗石脑袋,我们粉碎了四人帮,还怕粉碎不了你几个顽固份子?想试试吗?”

一个胖乎乎的师傅举起了手。

黄标威武的一瞪眼。

“好,你说。”

“我不知道应该怎样算是帮四人?是哪四个人哟?黄班长能提示提示吗?”

“昨天不是给你提示了吗?

怎么今天又来啦?

你那天跟着么喝摇旗子就是帮啊!

你还不明白?”

黄标气恼的拍拍桌子:“少装蒜,快交待!”“我,我当时只是路过嘛,大徒说看看热闹,就被他们往我手里塞了二面小旗子,我只当好玩,没想到,”

“啪!”

黄班长一掌拍在桌上。

“看看?有这么看的?还举着二面旗子,行啦你行啦。”

“没,只有一、一面。”

胖师傅吓住了。

慌慌张张的越分辩越慌乱。

惊恐万状之下。

鼻涕眼泪一齐来:“鸣,我三代贫农哇。我当时是去帮朋友砌墙哇,人家备的烧鸡卤猪耳和老白干,我,我都还没得及吃哇,鸣!”

没想到他这一哭,又牵出桩大事来了。

黄标得意而惊奇的叫起来。

“帮朋友砌墙?

嘿嘿!

胆大包天,这不是干私活是什么?

难怪公司下达的任务总完成不好。

原来你心都用在干私活上啦?”

胖师傅呆住了,身边的三个徒弟也抖开啦。“没有,我没说,不,我没有干私活。”胖师傅再笨,徒弟们再蠢,也都知道干私活,就是走资本主义道路。

这些年大呼小叫。

天天讲!

月月讲!

年年讲!

人人的耳朵都听起了茧。

这可是个更要命的罪孽啊!“记下,快记下,这可是他自己亲口交待的。”黄班长兴奋的搓搓手,命令才调到保卫科的小干事,一一记录在案。

牛黄接完市局的紧急电话。

又把小肖记录的内容认真核对。

这才拎起话筒拨通了姚书记。

仔仔细细的作了汇报。

“是明天上午来吗?”

姚书记听了,再核实。

“对,明上午10点正,市局王副局长带队。”“行政办马上布置,一定要抓好接待工作,充分显示我们区公司,揭批帮四人活动的胜利成果和大好形势。”

放下电话。

牛黄便向小肖布置。

二人又头挨着头的仔细策划接待和参观细节。

好一阵忙碌。

连桌子上响了多久的电话都没听见。

最终,小肖听见了,抓了起来。

“小肖吗?黄标发了疯,在保卫科逼供呢,你快看看去吧。”

牛黄注意的听着。

听出了打电话人,是在“揭批帮四人活动中表现无力”调到工会,接替小肖空缺成了工会干事的原保卫科王科长。

对于周三被停职集中到公司学习班学习。

牛黄心有余力不足。

可没人知道。

他曾为这事当面质问过姚书记。

当然,主要是姚书记对自己有很好的印象和热情,促成了牛黄的斗胆。

“姚书记,如果像周主任这样从工作大局出发的作法,都成了帮四人份子,哪不是叫基层干部打胡乱说整人吗?连基层中干都在帮四人,那说明我们公司的形势不好嘛?”

出于对新任行政办牛副主任的格外喜爱。

姚书记沉吟一会儿。

才缓缓回答。

“我们公司的形势是好的。

不是小好。

而是大好。

并且越来越好。

实话说罢,这也是形势的需要,有,就老实交待;没有,也没有什么嘛。要相信我们党历来不会冤枉一个好人,放过一个坏人的。”

对于眼前这个血气方刚,颇有才华的牛黄。

姚书记来此就任之前,就在局里听人谈过。

也认真调看了他的履历。

同样也没人知道。

当年同济大学迷恋红楼梦差点被打成小右派集团的,三个同学室友兼志同道合的年轻人。

一个是上任肖书记肖波涛,一个是现任市局叶副局长,一个就是他姚书记……历史就是这样的有趣和巧合,真所谓:“三十年风水轮流转,人生何处不相逢?”了。

当下。

姚书记半真半假的回答了牛黄。

望望他道。

“听说周主任是你的老同学老朋友,要避嫌么!”

牛黄一怔。

姚书记对情况了解如此清楚。

说这话是在暗示自己?

当天晚上回宿舍后,牛黄告诉周三:“不要慌也不要怕,咬死不承认,话多必失,最好不说话。”但他隐瞒了自己与姚书记的谈话和由此听出的个中玄机。

多年的朋友和死党。

周三自然心有灵通。

于是,到了学习班。

周三便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

任黄班长大叫大闹,上纲上线。

低了头,脸上显现出懊丧烦躁。

心中却哼哼着。

“毛主席的光辉/嘎那亚西若若/照到了雪山上啊/依拉强巴若若/照到了雪山上啊/依拉强巴若若/巴扎嘿/亚那索/索/索/索/索/索/索/索/索/索/”

小肖当然不便去学习班直接干涉。

牛黄轻轻提示。

“打电话!”

正在威风十足斥责着的黄班长,从小干事手中接过了电话。

“喂,是我,黄标!”

小肖在电话中好一顿讥讽加国骂,嘲弄他是狐假虎威,做事不留后路,把人都得罪完了云云。苦追美女小肖一直未得手的黄标,自然 “吕端大事不糊涂”

当着几个帮四人份子面,话没软下来。

声音却放低了许多。

志大才疏的黄标不是省油的灯。

在保卫科干了几年白脸白水人微言轻的小干事。

好不容易趁机撵走了顶头上司取而代之。

岂能不愿拚命工作表现?说实话,什么四人帮帮四人,黄标弄不懂,也不想弄懂,因而早厌恶不已。可他更明白:当一个运动的大浪袭来,顺流而为是明智安全保存自己的好办法。

缩在旁边工会办公室里,佯装看报的王干事。

一直竖起耳朵,听着隔壁的动静。

深谙政治运动的原保卫科头儿王科一直不服气。

什么表现无力?

还不是头儿们为了挣表现丢小卒保自己?

对原下属居然毫不脸红,取代自己的背叛行为,他深切的怀恨在心。

黄标,有那个当科长的本事和气质么?

所以,就瞅准了给小肖打电话。

但他有些失望。

没见小肖冲上来。

也没见黄标停下来。

奶奶的,难道这一招不灵?

正当他胡思乱想,听得黄标在那边大声说:“今天暂且到此,回去再继续深刻反省,谁想与强大的无产阶级专政作对,决没有好下场。

明天,市局领导要来本公司参观取经。

谁要是敢乱说乱动?

就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谨防砸烂他的狗头!

那时,莫怪我黄科长没事先打招呼。”

听听,我黄科长?王办事员忍辱不住,差点失声骂出:你他妈的懂什么保卫?算什么鸡巴科长?你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气死我啦!

工会的电话响了。

王办事员急忙屁颠屁颠的抓了起来。

还好,是行政办牛黄打来的。

上次,满腹冤愁的他故意不拎鸣响的电话。

任那红色的电话机,兀自在桌子上响啊叫的。

弄得隔壁新来的小干事以为工会没人。

主动跑过来接听。

却被王办事员愤懑的眼神逼回。

结果,没半小时,小干事又跑过来请他接电话。

王办事员还以为是原来的老关系打来的哩,心里一阵发热赶忙跑过去。谁知,电话里竟是姚书记的斥责:“怎么不接电话?你的职责是什么?

对公司的安排和处理不满么?

可以申述呀!

岂能怠工?”

姜是老的辣!

姚书记老道而暗藏杀机的话。

让他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自此,凡有电话打入,不敢等闲视之。

听了牛黄对明天接待工作的安排,他将话筒重重一放。

唉!如今什么人都来对咱下令了?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