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悉尼的苏眉 (7) 小学奇遇
作者:许耀林  发布日期:2018-10-30 20:18:55  浏览次数:119
分享到:

那一年,是一九七一年,部队也在批林批孔,战士们围坐在院内草萍上,总是班长先发言,“中国最大的野心家、阴谋家林彪叛逃,摔死在蒙古的温都尔汉,真是罪该万死!”那时候轰轰烈烈批林批孔热潮,一浪高过一浪,战士们个个斗志昂扬,一致决心,把批林批孔的运动进行到底!结合着批林批孔运动,我们宣传队排练样板戏先从沙家滨第五场“坚持”开始,我们宣传队李贺章主演郭建光,我的角色是演沙四龙,还有王志雄,李春友,常万贤,邓久高;由于孙宝臣板鼓是总指挥,刘振华双拔,王万春负责敲鼓,吴连义打锣;开场白一开始:孙宝臣两个小三眼皮一眨,“叭哒、叭哒叭哒、叭哒一一呛!”排练开始,我们十六个笨手笨脚的基本都是农民出身的,确实,我们这批新兵都是河北农村来的。每人一支木枪,人也像木棍一样呆呆的,因为从来就没练过,更别说排戏。

在村里时,下地干活不是种地,就是牵着牲口犁地,锄地、喷撒农药,看水浇麦子,⋯ 年龄在小点就是割草,拾柴、拾白薯,花生。 放牛、放猪、羊。 小时候多半时间都是玩坏!

记得儿时八、九岁上小学一二年级,村里的孩子们,冬天滑雪滑冰,坑里一结冰,我就到处砍木头做个小冰车,小冰车是先做四方的框架,半米宽,半米多长,上边横着钉上个长条木板,两条竖柱下各钉一条大铁鉤子,在用二寸圆,四寸长的圆木棍,在木棍下头钉根粗铁钎子,木棍上边是圆的。 两手一手握一个,把小冰车往冰坑一放,两手往后一杵,“嗖嗖”!远去十几米了…… 在用滑冰车时玩起打雪仗来,“哼”!別提多好玩了!

这是说的冬天。 春天我们在村头、村前村后捋榆钱儿,回家奶奶给我做楡钱菜娘子吃,村子里的小伙伴有永来,长生,囯生,马二头,白玉省,董继生,村东头有刘怀光、刘怀季,刘孟田的儿子战子,还有大咬头、二万、和平、久战,⋯这帮家伙可以说把个前街闹个底朝天!那时候我什么都爱好,用弹弓打鸟、上树掏鸟,不管多高的树,十里八村的鸟窝一个不剩!不过这也不是容易的事儿。一次掏一个胡卜拉的鸟窝,那家伙可厉害了,

当我爬到离树稍还几米远的时候,那鸟感到大事不妙!冲着我大声“嗄嗄嗄!”叫得震天响!看那劲头,恨不得一口把我吞下去!我还真有点害怕,不知道它们能干出什么来!“啪”的一声,一只黑色的黎秋儿鸟用疯狂搧动翅膀前头的骨头拍在我头上!我吓得差点儿从高高的树梢上掉下来!“不行!”我只得做罢!两脚两腿攀着树杆溜了下来!“妈的!”这件事对我以后捣鸟窝起到了极大的阻碍作用!我也就此不在掏鸟窝了。

我的小学是在后常未庄一座大庙上的,听爷爷说:“这座大庙分别有南厢房和北厢房。传说原来有一条具大的蟒蛇,尾巴在北厢房的柱子上缠三圈,把身子穿过南厢房,头再从窗户伸出到南院路边的水井喝水。因此,人们对这所由神奇的庙堂改成的学校,充满很高的期望!上小学的第一天,见到王老师,还有一位艾老师。

当叫到我的名字“大水儿”时,我就到王老师办公室,王老师:“给你取个大名吧,叫许进吧!”我一听不不知道好坏,听着有点怪!艾老师在旁边插嘴道:“这个名有点愣!叫许克吧!”就这样,我的大名就定下来叫许克。

上学后有一天,学校安排栽树,院子里铺着斑驳古老的一米四块成对角形图案,当我挖开四块砖时,一条金黄色的小蛇正盘在里面睡觉呢!

一听说挖出了蛇永来双腿卷的两条裤腿一高一低,手里拎着铁锹,从几米外的人群中挤过来!我见此情形用两个手指捏住金黄色的小蛇的尾巴,从沉睡中把它拉醒了!蛇头“嚅嚅”地吞着舌尖,头顺着身子往上盘,象是要咬我的手。我用手顿了两顿,它才把头低下去!我提着小蛇,一口气跑回家!

我把它放在我家后院一土坑里,四面围了一圈砖,到屋里去和奶奶说,等我带着奶奶走出院子,那蛇早以不见踪影!

奶奶微笑中埋着神秘感,对着我耳朵,轻轻的说:“这个小蛇,就过去传说中的那条龙显圣啦!

确实,在过去的年代里,这所小学产生过几位著名的大画家、作家、艺术家;还有著名数学家许自清,物理学家高开兰,⋯。

上小学的路上我总是会在安排自己玩耍,抓几只小蚂蚱,弄死后放在蚂蚁窝旁边,然后我就斜趴在路边的沟坡上,静静的观察那些蚂蚁们齐心协力的地这些食物往窝里运。一切都是无声的,可想而知,蚂蚁们们有几大优势,一,齐心,二,务实;三,不讲空话;四,勤奋努力。这时节春色刚刚过一会儿,初夏也只是刚露尖尖角,在常未庄村北小杨树行子路边,时常有我的身影出没!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