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悉尼的苏眉(11) 我未来的梦想与现实 
作者:许耀林  发布日期:2018-11-07 23:07:37  浏览次数:162
分享到:

鬼使神差,我十岁那年生活越来越苦,我吃的东西,除了早上全家人坐在火炕上,吸吸哈哈的喝着能数得过来多少米粒或者是多少玉米𥻗的小稀粥!上学临走前从大缸里抓一个冻得比石头还硬上几倍的玉米豆窝头。或是一块冻成大冰坨的白薯,和同伴们一玩起来,就把冰坨或白薯塞到栅栏中间的模腰上。

这时,岸边的苇叶己打完了,要想打的更多,只能去水坑深处。人们千姿百态的样子,只有自己知道,一是天黑,二是每人都被欲望所驱使,都想多些苇叶子,多卖几块钱!给贫困的家庭多一点生活补贴,让父母少操点心!让小弟、小妹吃饱一点,那是给家做了多大的好事啊!为了多打一些又大又长又宽的苇叶,我只身向坑中间走去!确实,坑中间的苇叶又长又宽又大,每打一片苇叶,都能卡满一手掌,给我内心深处以深深的满足感!我知道,奶奶看了这些可爱的大苇叶一定会心花怒放!

不同的节气我们忙着不同的事,都是为了吃饱肚子、为了奔命!

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在曹闫庄大水坑边上,一群有的背着大布包,有的拎着大口袋,大筐;大篮子,有人干脆拎着大麻袋,就像日本鬼子进村一样,走得飞快!我夾杂在飞奔的人群中,我老姑许俊敏在我前面。向是饺子下锅般的大家一齐冲下苇坑!接下来就听见“刷刷刷刷,”就像黄虫冲进了庄稼地,一样“刷刷刷!”人们在忙着打苇叶,因为在过几天就是五月当午了,也就是端阳节,是中国人民纪念伟大诗人屈原的一个重大节日!但是,那个时候的年代,我们只知道穷的没有路,得想尽办法找钱,以添饱肚子!大半夜没吃饭,不睡觉,黑灯瞎火,到处找芦苇坑,打点苇叶子好在端午节前卖几个钱,以解决全家人吃几顿饱饭!“咔嚓、咔嚓、”人们在深夜水堂里奏出一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美妙小夜曲一一打苇叶之歌!“嚓嚓嚓!嚓嚓嚓!”⋯⋯

这时,岸边的苇叶己打完了,要想打的更多,只能去水坑深处。人们千姿百态的样子,只有自己知道,一是天黑,二是每人都被欲望所驱使,都想多打些苇叶子,多卖几块钱!给贫困的家庭多一点生活补贴,让父母少操点心!让小弟、小妹吃饱一点,那是给家做了多大的好事啊!为了多打一些又大又长又宽的苇叶,我只身向坑中间走去!确实,坑中间的苇叶又长又宽又大,每打一片苇叶,都能卡满一手掌,给我内心深处以深深的满足感!我知道,奶奶看了这些可爱的大苇叶一定会心花怒放!“谁也不许动!”一个晴天霹雳般的吼叫声,让所有打苇叶的人灵魂出窍!正在这时,一条水蛇缠住了我的腿。我从小就坏的没边儿,天天到水塘水坑去打蛇,见一个打死一个;我顺手一把,把蛇拽开,扔到远处去!这时水坑里像死一般的安静,“今天是第一次,先饶了你们,以后再别到这来打苇叶了!”两个看青的说了两句话,当真走了,这真大幸万幸啊!人们听到说看青的人走了,都赶紧冲出水坑,“大伙儿快回家吧!”白玉省喊了一声。

那一年,我和老姑光打苇叶子就卖十几块钱呢!给家里解决大困难了。也是那一年,一九六一年秋后,那时的天气己是秋风萧瑟,庄稼都己收割完,除了没有拉完的玉米秸秆外満地一片荒凉,只见在庄稼地里蹲着一位老太太,那是我奶奶形单影只的蹲在地上一粒一粒地捡掉在地上的大豆,这样足有三斗大斗一天一天的捡,奶奶己捡了快九十天了,从每天都来捡拾豆粒,奶奶己捡了足有三斗大豆!

奶奶是真正旧社会过来的,她是还乡河北边豆各庄人,小的时候留到现在的一双小脚儿,是真正封建迷信下缠出来的三寸金莲儿,奶奶走起路来两只小脚儿踩着八字,每迈出一步,用脚带动腿,在带动全身,所以说她比一般正常人格外费劲。如果是做饭了,奶奶去柴火垜抱柴火就更加费劲儿!不管干什么农活儿,家务活儿;奶奶从来毫无怨言,她对这个家,心里像个小火盆儿,总是一百个劲儿!

奶奶在我心里是绝对完美的化身。她面色憔悴中透着暗黄的肤色,是多年操劳所致!奶奶虽然是弱小的身躯,确永敢地挑起家庭这座大山般的栋梁,生活有时会证明,在社会生活中,谁是真正的强者?谁是社会的脊梁?谁是家庭中的主角,只有奶奶才是真正有资格的人!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