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游溱湖联想
作者:马济元  发布日期:2018-11-18 17:47:25  浏览次数:166
分享到:

走出泰州溱湖湿地公园水禽园,我落座游船中心的长椅候船,低头整理相机里的照片。同座老友问我:“老马,游溱湖,有啥个联想?”唿,老友促狭,咋不问啥印象呢?那些珍稀动物“四不像”,还有非遗“溱潼会船节”以及古寿圣寺等等自然的人文的景观,哪一处不给人印象深刻,又令人浮想联翩呢?对了,踏上科普馆前浅水湖的栈桥时,老友听我说过——“这么多的面条草、川条鱼......”这位老兄,猜着我在翻老黄历了。

我说与老友:“你也留意浅水湖了,它多像老家的大荒滩!”

此刻,我的眼前浮现了一座低矮的破草屋以及小屋后碧波荡漾的小河,茫茫的荒滩。小河的水栈头,划过来一条满载着水草的划子船。划子船靠拢水栈,父亲站上岸系缆,然后提起两根卷水草的小竹竿回屋,再次来到水栈时手里拿了一只木质小提桶,一把长柄尖齿小铁鎝。父亲赤着脚走下水栈先去收起早早下在小河里的丝网,于是小提桶的清水里多了十来条摆动着尾巴游动的川条鱼。母亲也扛着一把长柄小铁鎝走过来了,他俩一齐动手,把小划子上的水草,用小铁鎝拉上了水栈边的岸滩。咳,我的老家,老爸,老妈,多少年来神萦梦回,面对溱湖那酷似大荒滩的浅水湖,怎能不触景生情呢!

可惜,这一幕已经逝去将近一个甲子了。

那个时候的老家,小河明净清澈,明净的水底下生长着茂密的水草,水草间游弋着机灵的川条鱼。清早,农妇们蹲在自家的水栈淘米洗菜,那哗啦哗啦的水声以及漂浮水面的米糠、菜末,吸引来一群又一群的川条鱼。川条鱼们张开圆嘟嘟的嘴巴,咕咚咕咚挣食着,开心得忘乎所以。水栈上走来一位背着大口鱼篓的钓鱼哥,他落座随身携带的小矮凳,一面用左脚扑通扑通溅水,一面甩下钓钩。一转眼,一条贪吃的川条鱼被拎出了水面,瞬间被摔进了鱼篓里。钓鱼哥的赤脚不停地晃动,钓鱼竿连续不断地拎起,母亲的一篮子青菜还没洗完,钓鱼哥已起钓了十多次。然后,他提上小凳子,去了邻家的水栈。这早晨的水乡农家,宁静的小河,岂不赛过陶令笔底下的桃花源!

那个时候的老家,小河明净清澈,明净的小河不仅给予家乡人舟楫之便,渔盐之利,更给予了家乡人的生活之需。大人们干活累了,渴了,热了,随时随地可以掬水畅饮,下水凉快。只要你有能耐,鱼、虾、螺、蟹,随时可以信手拈来,满足你的餐饮所需,待客所要。记得一个仲夏的风清月圆之夜,我的邻居背着一条尾巴扫着了地的大白鱼回家,他逢人就相告:“大荒滩上白鱼产子啦!”消息一传十,十传百,生产队的一多半男女扛上竹篾做的鱼罩,赶到大荒滩抓白鱼。一时间,朦朦胧胧的月光下,大荒滩上人欢鱼跳。那男男女女在浅水上荒滩奔走欢叫抓白鱼的景象,是我一生里不可忘却的珍藏。

那个时候的家乡,小河明净清澈,明净的河水也给予了农村孩童无穷的乐趣和丰富的馈赠。农家孩子懂事爱劳动。放学回家后,他们不约而同去田头割青草、放水牛。割满了青草,满头汗满身泥的孩子赤条条钻进小河里淴浴、游泳,再去荷塘摘莲蓬,河湾采红菱,还有去岸滩摸河蚌捉螺蛳。喂饱了水牛,几位孩子相约骑着牛背渡河去荒滩,在荒滩上摸蟹捉田螺,做野炊。有的孩子还时常划着小划子去卷水草。小孩子卷水草,他们干脆溜下船,拿着竹竿站在水里卷水草,此创举多快好省,既干活又玩水,一举多得,瘦子曹建建还从岸滩的小洞里掏出了张牙舞爪的大螃蟹。现今的小宝贝们,你们羡慕爷爷孩提时代田园生活的乐趣吗?

转眼六十年过去。眼前的溱湖湿地公园是国家生态旅游的示范区。榜样的力量会无穷的。加强环境治理,重视生态建设,不断科技创新,不久的将来我们国家也都会像溱湖一样生态和谐,风光秀丽,一派欣欣向荣。不是吗,我的家乡也已经涌现苏州太湖湿地公园,常熟尚湖湿地公园等等等等一大批美丽公园。假以时日,我的家乡我的祖国一定很快成为富饶秀美、和谐安康的生态大公园。


下一篇:走中国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