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悉尼的苏眉(13)人生活的就是过程
作者:许耀林  发布日期:2018-12-11 17:24:25  浏览次数:271
分享到:

在老家前常未庄的日子里,我和小伙伴们活出了味道,活出了精彩,活出了个性!不管是在村里玩还是上学在学校里,有的是玩的机会!我十三岁时,我和本村的白玉省从外村进了一筐韮菜,我们从前街到后村卖了一天,一人赚到一捆韮菜。这是我有生以来做的第一次买卖,没赔钱!由于村里没有很多柴火,每天做饭奶奶都省吃检用,为了奶奶能有柴烧,我又回到林西,我爸和后妈那儿。

林西和古冶交织在一起,开滦煤矿二矿~林西矿就被座落在这块地方。古也火车站虽算不上大站,比一般的小站还略大些。比起卑家店站,洼里站,胥各庄站来,古冶站也就不算小站了!古也站占地方圆也有几十亩,分为三大块,一、客运旅客大厅,正中朝北的墙上掉着一个大钟,一排排整齐有序的刷红的高背靠椅坐了不少人,这儿过往的人大多来自昌黎县、滦县、乐亭县,还有丰南县丰润县人氏,大都与开滦煤矿有关系。

二、位于客运大厅右边二十米远是另一个大门,宽宽敞敞的大跃进门,这里是货运物流中心,南来北往的物资川流不息,这里通向南方是唐山站,再往南往西是天津、北京,可以说是要道。

三、再往右排是一座护城河一河上架一座铁桥,从铁桥往西南从四条铁路变为八道,这就是古冶车站机务段。我在林西生活的日子里,除了每天拽上我那四轮小铁车,车上放一个大铁盆加一把短柄小铁锹。 “大水儿,多给奶奶捡些煤𥻗,煤烟子,省着奶奶天天为烧柴发愁!”奶奶说的话在我耳边脑际时时回想着⋯

到林西的第二天,我就拉起我的小铁车去林西矿旁的洗煤广大门口。洗煤厂四周到处是黑呼呼的煤烟子,不宽的柏油马路上,一过汽车,马车,顿时乌烟瘴气,煤烟一飞起来,过往行人根本睁不开眼睛,我捡煤的地方就在这里!可以说就是我战天斗地的地方! 

第一天拉着小铁车去捡煤,几个小伙伴已经就位。我先在马路靠边的地方,暗暗的观察动静,因为我从来就接触到这行儿,拣煤!洗煤场的大门口车水马龙,汽车、马车、大、小拖拉机拉着长长的拖斗,有的拉的是大块煤,大块在上边,下面是碎媒!有的车拉的是煤烟子,一大车,四周被围着的木板围起来,马车一走起来,前后晃动起来,煤烟子会湧出来,这时候捡煤的小伙伴们蜂拥而上,把小铁锹或者是铁铲,你一锹他一铲,把拉煤的马车湧出的煤烟抢个一干二净!趁着马车夫只顾往前看道儿,来不及回头看,后面拉的煤或是煤炭、煤烟子己被拣煤的小伙伴们

卸了半车!没办法只能是“这帮小兔崽子,我操你八辈祖宗!”几个小坏孩儿早就躲的无影无踪了!

一见到此情形,我从内心深感一种无以名状的滋味。即来了,也不能打退堂鼓吧。要知道,咱哥们也不是等闲之辈!正想着一匹大黑马拉着尖尖一大车煤块,“架、架!我我我~”大门出口处己让各种车辆把路都轧翻了!一条车道己是一条深深的泥沟,半沟子水和泥,又夾杂着媒煤烟子黑黑湖湖,非常难走,所以赶车师傅们此刻必须集中精力赶牲口以免务着车,那可就麻烦了!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