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非占有的爱情》(第二章•2)
作者:熊哲宏  发布日期:2018-12-19 10:40:07  浏览次数:193
分享到:

 “同学们!《进化心理学》这门课,哪怕是这个名称,你乍听起来,好像离我们好遥远喽!唔——,好像……也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无关。是呀,一听到‘进化’这个词,你呢,自然就会联想到达尔文,是吧?因为是他创立了进化论嘛。你也会想起所谓‘适应’、‘生存竞争、自然选择’……对啦这些令人望而生畏的术语;你甚至还会想到原始人啦,土著居民啦,远古时期狩猎采集的男女祖先啦,等等。咦——,你也许会觉得,纵然我们是学心理学专业的,但进化心理学这个东西,也许不值得我们去学,去了解。你进而可能会大胆妄为地以为,不懂进化心理学,我照样搞心理学!是吧?你们有人这样想吗?(有学生回应:是的,有曾这样想过。)但在本教授看来,如果你真的是这么想的,那就大错特错了,你就大成问题了!(又有学生嘀咕:得!有那么玄乎吗?)那么,你的问题在哪儿呢……”。

一声接一声,却又有条不紊、刚柔相济、激昂娴雅的成熟男性口音,从多媒体的讲台上,向教室内四下粲然地辐射。这恍若天籁之音——至少在我听来——的话语声,先是在墨绿色条形课桌上同学们的耳窝里,柔媚地一阵阵抚摩着,继而余音袅袅地,向上飘逸、升腾,然后在教室的上空,久久悠扬地萦绕……而在我这倾心于他的女生听来,哪怕眼下这夏末的天气仍然炎热,可他那带磁性的雄狮般的浑厚嗓音,却像一徐徐淡幽幽的薄荷清凉剂,回旋、呵护、润泽在我的耳畔。

飞雨啊!这就是我早就心仪的那个他,那个心理学教授。

除了他的嗓音——恰似带着标准“北平”音韵的口音——让我着迷之外,最能让我的眼球凝滞不动,且死死盯着他的,是他那不经意间透露出智慧和才华的肢体语言,诸如炯炯有神的目光啦,摇头晃脑的神态啦,矫健轻盈的步姿啦……而最丰富多彩的,是他的手势:时而,他那五指扎煞开来的右手,上下望空地挥舞着,那个力度和气势是如此之大,仿佛要把人世间带毒的真理狠狠地斩断那般;时而,他那轻盈的双手,又对称性地掌心相与,以此绘声绘影地阐述某个观点——这双手,既像是已经紧紧握住了这浑圆地球上的真理,又像是抱住了一个可窥探出心灵奥秘的圆形水晶球。而这一切,也就是他的“动作言语”,总是浑然而优雅地伴随着他的口头言语。我一时竟产生一种梦幻般的感觉:他的肢体语言与口头语言因如此姣好地融为一体,啧啧,怎么说嘞,他几乎是在用整个身体来演讲!

此刻他正在讲的,是一门选修课,面向心理系的全体本科生。今天(星期三)是秋季开学的第一堂课。每周一次课,每次两节(下午五六节)。我听旁的大学生说,他是国内率先引进和介绍西方进化心理学,并首次在高校心理学专业正式开课的教授——按眼下的时髦说法,叫做这方面的“领军人物”。

他同时给本科生开的一门主课,即必修课,是《心理学导论》,这是开给刚进校新生的入门课。本周一已经开讲了,但我没去听,因为去年秋季学期,我已经全部听过一遍了。我琢磨着,如果我再又去听的话,要是被他发现了,他就会把我看扁了:这女生,肯定是不开窍的死脑筋,同一门课,还要听两遍?瞧她那傻样儿!可我,才不会那样子的笨喔。

实际上,我的担心有点儿多余。不过是我自作多情,甚或做贼心虚罢了。不过,我首先要交待的是,就考研而言,今年跟去年相比,可就大不相同喽。从今年开始,心理学专业的招生,改制了。这是怎么说的来着?就是改成全国统一考试。全国统一考试怎么啦?让我告诉你其要害吧:就是试卷由全国统一出题,而不再是由本系的老师出题。

嘘!可不要小觑这种“改制”,给考生带来的反响之不同。记得我去年听他讲《心理学导论》时,那本来就坐满了正式本科生的教室,因报考本系研究生的校漂族们的钻入,而越发爆满了。那些校漂族,为什么要来挤着听课?说好听点儿,是想从神圣的大学讲堂上,偷偷蹭点心理学知识;可说得准确点儿,是为了从教授那里窥探到一些考题信息。他们知道,这教授是考卷的出题人之一,而且呢,题目的重头戏,年年都在他那儿……

“……呃,你的问题,可能会出在哪儿呢?依我之见,既可能出在你心理学研究的视野上,也可能出在你日常生活的误区上。前者嘛,我以后会慢慢地跟你们讲。今天是讲进化心理学的绪论,我主要讲讲后者。我首先要强调的是,进化心理学,与我们的日常生活,并不遥远!归根到底,它是一门关于人们日常生活的心理学……日常生活(瞧,他在黑板上,用粉笔写下了遒劲有力的四个大字)……知道吧?学进化心理学,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够提高人们日常生活的质量……”。

一听到这里,我简直如雷贯耳!赶紧把这个观点,我认为很关键的观点,写在笔记本上。同时我那另半个脑袋,则继续想着我的心思……

唉,说来郁闷得很哪!去年,我听了他整整一个学期的课,居然没引起他的注意来着,很可能,他对我压根儿就没留下什么印象。其实,随着我对他的课,特别是对他本人的兴趣,越来越大,我是试图在他面前表现自己的,可一直都没这个勇气。近两年在高校蹭课,我渐渐悟出了一点儿这样的眉目:要想引起教授的注意,你得向他提问题,向他请教。这是第一要紧的事。可我就是不敢向他提问。可怜着哪我呀,常常是一个问题,我准备了好几天,特别是头天晚上,我还板丁丁地自个儿赌咒:明儿个一定要问他!要是再不问,我就不是我娘养的!可是到了临场的那一刻,我的心哪,突突地狂跳个不止,脸被涨红得像喷了猪血似的,嗓子眼儿哽塞着咯咯的喉音,可就是发不出向他提问的音来。最后吧,往往是自己跟自己败下阵来,还一个劲儿地自我安慰:等下次吧;下次,肯定不会再这样了。

再说哪,去年他没留意到我,还有一个客观原因。就是坐在教室里的那拨儿校漂一族中,不仅是人多——少说也有十来多个哟;后两排座位,都挤得满达达水泄不通。按今儿个时尚说法,“爆棚了!”不仅是女生多,而且漂亮女生也不少。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哩。我估摸着,我虽长相不赖,可其他的漂亮女生,可能都比我年轻(我已经29岁了),可能她们比我更能吸住色迷教授的眼球。可悲可叹,我就如此这般被众多佳丽给遮蔽了哦!既然你不能鹤立鸡群,你咋能有所作为呢……

“……我刚才说了‘日常生活’的概念。同学们这就明确了,虽然日常生活涉及方方面面,但它毕竟有其主旋律。是吧?日常生活中的主旋律有哪些呢?当然啦,你可以举出不少,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理解,来确定日常生活的主旋律。但有一个主旋律,我相信大家都会同意的……(学生们开始七嘴八舌:人际关系啦,亲子关系啦,竞争与合作啦,追求权力啦……)……好,同学们列举了很多,多少都有些道理。但你们也许漏掉了一个顶顶重要的主旋律——至少在我看来。这就是爱情……”。

我顿时又瞪大了眼睛。我痴迷地盯着讲台上的他。我猛然回想起,我们这位教授,在《心理学导论》课中,每每举例子,来解释某一心理学概念时,老是,或动不动,就举爱情的例子。你说有趣不?还有嘞,既然他喜欢讲爱情,也自然就要涉及到人的性呀、婚姻呀、闪婚呀、外遇呀、小三呀、“劈腿”呀什么的。啊,好一个正切我心的教授!因为爱情,是我最关心的问题——正如他方才所说,是人生最顶顶重要的主旋律。这不,他又讲到这上头来了。

“爱情,大家知道,是人们个个以为自己懂得、而实际上是最不懂的老大难问题!不是吗?爱情问题,似乎谁都能谈;谈的时候,谁都会认为自己是一把好手。不是……媒体上有那么多自封的‘情感问题专家’吗?有什么“首席爱情导师”、“首席爱情心理学顾问”吗?不是有那档子‘心灵花园’、‘情感剧场’之类的真人秀吗?不是有眼下正火爆的‘非诚勿扰’、‘百里挑一’、‘我们约会吧’之类的择偶节目吗?可是,我们越是谈爱情,我们往往就越是困惑:爱情,说到底是个神秘的东西!我们最好别谈爱情……那么,有没有一门心理学,能够让我们从科学的角度探索爱情呢?我的回答是,有的,当然有的。这就是进化心理学……”

嗨,我这心潮激荡的脑海中,有那么一个角落的滚滚波涛,猛然向嶙峋礁石上凌厉地迸溅,又宛若一盏明亮的灯塔,霍然在脑海的某个深处褶褶闪烁:啊,原来,我被他深深吸引,冥冥中有一个东西在起作用:他那么关注爱情,就说明他渴望爱情,需要爱情!要说嘞,一个对爱情没有内在需要或渴求欲望的男人——哪怕他再年轻,是不会,至少在课堂上,对爱情津津乐道的。我这个观点嘛,可说是基于我这样一个没准儿还挺敏锐的观察——逻辑学家会说,这可用作“反证”:我在这个系,听课都一年多了,还从没发现,哪个年龄大的老师——按说他不算年轻了哦,今年51了——可曾奢谈过什么爱情;我甚至也没在课堂上,听到过哪个年轻老师谈爱情。我得说,这个系的老师,大多都很有点儿保守、沉闷什么的。按说哩,搞心理学的人,是应该富有激情的——心灵的激情呀;可除了我眼前的这位,你压根儿再也找不着像他这么激情澎湃、炽烈似火的大龄教授了。

呵呵!这至少说明两点:一来,他非同凡响,特立独行;二来——这对我是致命的重要,他是个可诱惑的男人!嗳嗨,我还要什么呢?够了……

“……进化心理学对爱情研究的意义,怎么说哩……嗯,可以这样说,它给爱情的研究,赋予了崭新的视野,注入了无尽的活力,同时也带来了粲如繁星的成果。一句话,它使过去显得很神秘的爱情,继而上升为科学的探讨,也就是说,它使所谓‘爱情心理学’,真正地成为一门科学。这是心理学……哦,多么了不起的进展喔!这其中的一个关键奥秘是,进化心理学发现了爱情的心理机制……”。

教授接着讲什么是“心理机制”来着。可我听不大明白。觉着这个玩艺儿太抽象。当然喽,不是教授没讲清楚。他一向以通俗易懂、深入浅出而为学生所赞赏。肯定是我的基础知识不够,也许我的理解能力也有欠缺。

嘀铃铃……走廊传来的一阵电铃声,把我从胡思乱想中唤醒。第一节课下了。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