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巴厘岛文學之旅
作者:黄惠元  发布日期:2010-10-31 02:00:00  浏览次数:1975
分享到:
     印尼和我们澳洲,是一衣带水的近鄰,撇開歷史上兩國關係的種種恩恩怨怨不談, 近幾年來,印尼巴厘島給我們澳洲人的印象是愛、恨、懼交加。愛,是因為它是旅遊度假者天堂,恨,是因為2002年的震驚全球的恐怖襲擊,202名死亡者中有88名澳洲人,2005年的那次襲擊,澳洲人有20名死亡。恐怖分子賤視人命,濫殺無辜的罪行,豈不令人憤恨! 懼,是因為恐怖分子仍然在世界各地為禍作亂,很難預料,這些人渣會在什麽時間,什麽地點,忽地又來一次自殺式之類的襲擊。
9月初,亚洲華文作家協會第12屆代表大會于印尼巴厘島召開,我應邀赴會,會後,和幾位作家組成一個小型旅行團,暢遊該島各處景點。當初,接到邀請函時,出于安全考慮,是否赴會,猶豫了好一陣子.向几位來自印尼又熟悉該島的華人朋友瞭解情況後,才決定前往。感謝上帝,此行來去平安,開會旅遊,以文會友,增廣見識,暢遊景點,身心愉快,收穫豐碩。
 
歡迎晚宴   盛情隆重
 
 
這次亞華作協大會除了亞洲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代表參加外,也邀請大洋洲、北美洲、及欧洲的部分作家赴會,儼然是一次小型的世華作協大會。9月3日那天與會作家報到,吃、住、開會都是在同一個名为Ramada Resort Binang的四星級旅館里。這旅館靠近海濱,是由幾棟四層高的樓房,圍成凹字形,缺口面向印度洋,中間空曠處,約有半個足球場那麼大,整個旅館望去,規模宏大,氣魄雄偉。當晚,大會隆重地舉辦了一個歡迎晚宴,來自各地的作家,新朋舊友 ,歡聚一堂,氣氛溫馨愉悅,節目豐富多彩。 會場設在海邊公園椰樹林下,背面是沙滩大海,前面有一个属于旅馆的半月形游泳池,池中间有一個可供演出的大舞臺.當晚的助興文藝戲劇歌舞節目,就是在這舞臺上表演的。與會者進場,有當地少年舞娘獻鮮花圈掛于嘉賓項頸上,跳當地特有的迎賓舞,盛情隆重,令人感動。
宴會主持人,這次大會 召集者和贊助人,亞華作協會長莊延波先生和大会特邀貴賓,印尼文化旅遊部部長代表妮雅·妮丝可亚(Nia Niscoya)女士,先後在會上致熱情洋溢的歡迎詞。之後,與會者共進豐盛的自助晚餐,戲劇舞蹈歌唱等節目也開始表演。我們邊進餐,邊觀賞。戲劇是當地近乎神話的古裝戲,奇妙的是演員的服飾,面譜,甚至唱腔,近似中國的京劇,雖然我懂國語,但看京剧如果沒有字幕,不知道他們唱什麽,說什麼。不懂印尼語的我,今晚看這劇,更加是這樣。但從其動作,大约可猜出劇情是愛情悲喜劇,大意是一對愛情純真誠摯的戀人,遭受邪惡勢力的破壞,橫刀奪愛,陷入危殆,後得神靈及貴人幫助,擊退邪惡,擺脫險境。可見崇善棄惡,謳歌讚美純真愛情,是人類共同追求的道德價值。至於當地的舞蹈,其服裝冠飾,動作舞姿,甚至配樂,絕似柬埔寨的古典宮廷舞.起初我有些驚訝,爲什麽會這樣,後來一想,這沒什麽奇怪。印尼雖是回教國,但這巴厘島百分之90 人民,信仰印度教,受印度文化影響很深,柬埔寨是信仰佛教的,同樣深受印度文化影響,这两地的文字和印度、泰國、緬甸、寮國等國家的文字,同屬梵文系統,也是當今世界上重要的語文體系之一,這是我到此才知道的。此外,有好幾位歌手及來自不同背景的作家臨時客串上臺演唱,多數是華語現代曲。妮雅女士也随興上臺高歌兩首印尼曲,全场報以熱烈掌聲,歡樂氣氛推向高潮。而給我印象最深的是印尼華文女作家曉彤的演唱,中年的她,氣質高雅,音色柔美,臺風自然、成熟。她唱了兩首印尼蘇(門答納)北民歌 ,令我陶醉不已。當時會場的燈光,和天上下旬的彎月,點點的繁星,交相輝映,背後傳來陣陣的、有節奏的、輕微的海濤拍岸聲,舞臺前一泓澄澈的淺藍色的游泳池水,平靜如鏡,她的柔和悅耳歌聲,跨過這一泓清水,傳遍全場,大家屛息靜聽。她的歌声刚停,全場響起經久不息的掌聲。我們獲得了一次高水准的歌唱藝術享受。
曉彤原名張勻,是印尼土生土長的華人,祖籍廣東潮安。1965年,印尼政局動盪,翌年,華校被封閉,她只唸到中學一年級,中文完全靠自修,其程度之高,可以用于文學寫作和翻譯。出版了曉彤文集《啞弦》,翻譯印尼文詩集《心語》,主編出版了《印尼華裔血淚史》,《沙漠上的綠洲》,《驕陽下的歌聲》等文集,此外,她曾任雅加达《印尼與東協》雜誌的副刊總編輯,現在仍筆耕不輟,為雅加達《星洲日報》撰寫專欄,可見她對印尼華文文學貢獻之大。目前,她是專職聲樂教師,學有所用,怪不得她的歌唱得這麼好!華文作家隊伍中有這樣傑出的歌唱人才,難能可貴,也是大家的光榮。
今次大會的主題是區域合作與文化交流,當晚的節目安排,極富特色,印尼、印度、中華等幾種歌唱、戲劇、藝術在同一個舞臺上演出,呈現了這主題,做到了寓文化交流于娛樂,意義重大,给我留下深刻难忘的印象。
 
作協會議   成果豐碩
 
亚华作協這次代表大會圓滿成功,成果豐碩。上述欢迎晚宴辦得這麼好,只是一個開始。翌日的開幕禮上,莊延波會長致詞時,對大會主題意旨的闡釋相當精要,他說:“在世界已經成為一個地球村的時代,我們這次大會的主題特別定訂為“區域合作與文化融合”。處身在一個多元文化的環境中,華人要傳承華文文化,發揚華夏文化,必須認同、汲取各地的文化,互相學習,努力溝通,才能收到以他山之石攻玉的效果。”他這觀點很正確。他是馬來西亞的富商,經營木材業,是多家木材公司的董事長,業馀也從事文學創作,是典型的儒商。他的現代詩集“千山我獨行”,承他赠送我一部,寫得很不錯。他熱心推展華文文學,出錢出力,不遺餘力,現任大馬華文作協副會長,亞華作家文藝及基金會副董事長,亞華作協會長,此次大會,他捐獻10 萬美元,作為經費,已擔負了全部費用,仁義慷慨,廣獲讚揚。
妮雅女士再次代表印尼文化旅遊部長,主持了大會的開幕禮。并用流利的英語致情文並茂的開幕詞。她說:這是亞華作協第一次在印尼召開大會,她對所有與會作家表示熱烈歡迎。她動情地說:“朋友們!我把你們當兄弟姐妹看待,希望你們也當我是兄弟姐妹。”接著,她建議2013年的世界華文作協大會,最好在印尼召開。她的致辭,幾次給熱烈的掌聲打斷,給大家予很大鼓舞。
印尼政府于上世紀60年代中期起,視華文為洪水猛獸,取締、禁制、排斥,華校被封,華文禁用,長達30多年。如今來個翻天覆地的變化,取消禁令,接納華文..除妮雅女士上述建議外,莊延波還告訴我,這次印尼政府不但准许亚華作協大會在巴厘岛召开,文化旅遊部長因公務忙,未能親自蒞場,但為了表示欢迎和支持之意,除了派他到部長助理妮雅女士代表他出席外,还特別撥款,招待由大会挑選20 名來自各地的作家代表,到一個印尼著名景點旅遊.拳拳盛意令人感动。誠如莊延波在昨晚歡迎晚宴所說:“這是一個突破,是印尼政府開國有史以來第一次用行動和精神支持華文文學。”
印尼這一政策的改變是明智的,福國利民的。華人在印尼生息繁衍多代,目前約一千萬,是世界上海外華人聚居最多的國家,绝大多数是早已入籍的融入當地的公民,是印尼社会結構中不可分割的一部份。華文是聯合國規定的6種通用的重要的語文之一,能在當地發揚傳播,不但有助於培養高素質公民,更有助於對外交往,同时使印尼更富多元文化色彩,而臻于現代文明。妮雅女士上述:“我把你們當兄弟姐妹看待,希望你們也當我是兄弟姐妹”,這句話出於當今世界上最大伊斯蘭國家高級官員之口,何等可貴!如果將之擴大為國與國、種族與種族、宗教與宗教之間的關係,那麼,四海之內皆兄弟,全球一家,世界大同的理想不就實現了嗎!杭廷顿預言21世紀是伊斯蘭文明與西方基督教文明衝突的世紀,不就永成泡影了嗎!
大會上,有安排專家學者作專題演講,有印發論文集,有各地代表報告其地區華文文學的發展情況,我獲益良多。
 
專題演講給我印象最深的是印尼國際日報董事長熊德龍講述他從事文化事業的經歷。他是印度裔孤兒,幸獲華人收養,經過幾十年的艱辛奮鬥,現在已成為著名的企業家。達則兼濟天下,他熱心支持慈善文化公益事業,貢獻巨大,他的故事很有激勵人心的作用.
閱讀了大會出版的論文集及聆聽了各國和地區會長們或代表們的報告,也就概略瞭解亞洲地區華文文學近幾年來有很大的的發展,形势喜人。尤其可贵的是多数人强调面向當地,深入當地,取材當地,反映当地,这实质上是華文文學起着促進當地文化交流融合的作用。
 
會上發言談團結
 
會上,符兆祥秘書長曾反映一個情況,有些地方的文學團體---作家會,鬧矛盾分裂,這樣不大好,他提醒文學團體的宗旨是以文会友,因此应该团结友爱,互勉互勵。他這意見很正确,很宝贵,我深有體會。所以我在会上發言時,予以呼應,也談團結問題。其实,以文会友,团结友爱,这些道理,大家都会懂,但还是常闹不团结。我認為意見分歧關係矛盾,在一个社团里,很難避免,這情況發生時,要采取两大方針處理:1,原则要堅持;2,待人要寬容。原則要堅持是三要:一是要拋棄文人相輕的陋習,改為文人相重;一是要從大局出發,顧全大局;一是要從團結的願望出發,以情、理、法三樣作為衡量是非、對錯、正誤的標準,通过擺事實,講道理,予以分辨清楚,以化解矛盾,重新團結;2互相寬容.錯的一方要勇于承認,及時改正,對的一方 ,切勿得理不饒人,咄咄逼人,應容許人家犯過,總之,要嚴以律己,寬以待人,這樣才易於和人相處,才有團結可能。当然,有時分歧太大,經過上述方針處理 ,仍沒法達至團結,還是會分裂,那也只好聽其自然。道不同,不相為謀麼!
至於團體與團體之間也應該互相尊重,每個會 都有各自的功能,各自的做法不同,大家各自發揮自己所長,友好相處,有時甚至可以做到同聲相應,同氣相求,共同合作, 推展文學。8月28日,澳洲维省作家节,三个华文作家协会团结一致,協助主辦者舉辦一系列文學活動,成效卓著,就是一個範例。
最後,我有所感慨地說:人們稱我們作家是人類靈魂的 工程師,為了不辜負這光榮稱號,首先要塑造好自己的優美靈魂。作家追求的最高境界是真、善、美,因此也抨擊假、丑、惡。辨別作家的靈魂優美與否,是看他有沒有歷史使命感和社會責任感。有優美的靈魂,并通過作品表現出來,對人類社會才會有所裨益。講到這裡,我鄭重聲明,我這些話決不是要教訓大家,相反,我的目的是向大家請教,並和大家共勉。我很欣慰,我講完,會場響起不少掌聲.散会後,好幾位作家和我握手致意,讚揚我講得好,給我很大鼓舞。
綜觀整個大會過程,安排整然有序,接待周到,與會者發言踴躍,內容充實,水準甚高,氣氛友好和睦,圓滿成功,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樣,獲益良多。
 
暢游景點   增廣見聞
 
大會的活動圓滿結束後,我們馬上組織一個有6人組成的小型旅遊團,暢遊巴厘島多處著名景點。這6人是墨爾本5人,筆者夫婦,呂順夫婦及唐飛鳴,另加一位是居美台灣女作家吳玲瑤。呂順夫婦、唐飛鳴和我夫婦都是多年好友。吳玲瑤雖是剛結識,但我在台灣報上,讀過她的散文,語言幽默風趣,很吸引人。算是神交已久。這次旅途中,她講了一些趣聞故事,令人捧腹,增添不少樂趣。
我們的旅程,由9月6日至9日,4天3夜,全部旅费每人365美元,近400澳元,包食宿交通及景點入門票,相當廉宜。是給當地一家旅行社包的,由通英語的唐飛鳴與之接洽,談的時候是住4星級旅館,但卻給5星級,比大會給住的還高一級。汽車我們滿以為有一輛可乘8人(加司机导游各一名)的轎車應該夠了,誰知卻給一輛可乘23人的小型巴士。每人平均可占三個座位,躺著都可以。爲什麽有這樣不求自來的意外優惠呢?原來是巴厘島自從遭受兩次恐怖襲擊后,旅遊業大受打擊,游客銳減,生意一落千丈,近4百萬人口的島民,有一半人是直接或間接靠旅遊業維生的,而恐怖分子都是外島來的宗教狂熱分子和極端暴力分子,當地居民對這些為禍作亂的人渣,恨之入骨,印尼政府採取很多措施,加大力度反恐,局勢已大為好轉,但遊客人數和以前相比,還有一大段差距。
巴厘島面積不大只有5500多平方公里,我們三個夜晚均住宿在海濱同一個旅館里,這5星級旅館很近開大會那個。每天早上出發晚上回旅館。四天的行程,遊覽了帝王廟,百度固爾湖,格塔爾猴子林,巴都爾活火山,海龜島,-----等名勝古跡。
導遊林俊光,30多歲,個子中等,身材瘦削,皮膚黝黑,望去絕似印尼人,是印尼土生土長的第四代華裔青年,祖籍福建詔安,華語講得不錯,卻不懂中文,因他生長的年代恰恰是中文受禁制的時期,華語全靠自學,印尼文讀到高中,他也懂閩南語,馬來語和一些英語。他須經過培訓、考試合格,才可當導遊。據說其他導遊也也一樣,可見印尼政府當局對發展旅遊業蠻重视的。他是一个很稱職的導遊,一路不停地主動講解,有問必答.通過他的講解和我們自己觀察,,對當地的宗教文化、民情風俗、景點典故-----等有所瞭解。
印尼是世界上最大的伊斯蘭教國,但這島相反,90%居民信仰印度教,這教雖源于印度,但和印度本土的大不相同,是和本地的風俗相結合的巴厘印度教。它是多神教,主要供奉創造神、保護神、破壞神三種,也祭拜太陽神、水神、火神、風神等。信徒每天早、午、晚拜神三次,每次供品不同,所以他们花在拜神的金錢時間不少。祭品主要是獻給破壞神,因为他們認為給破壞神吃飽喝足,就不會搞破壞了,人們就可得到安寧了。這想法很奇妙。大有追求儒家所說的衣食足,禮義興,盜賊無的理想境界的味道。
神廟多,也是巴厘島特有的風景線之一,我們沿途到處都可看到神廟。據說,全島大大小小神廟總共約有一萬五千多所,分家廟、村廟、大廟三種。9月6日,我們參觀了全島最大最典型的大廟----國王廟。離我們的住處僅一小時多車程。這廟建于16世紀中葉,當時這島分8個部落,每個部落都有一個王,都設有一個大廟,都叫國王廟,這是其中的一個。周圍有圍牆,圍牆內面積約兩千平方公尺,圍牆入口處有一個高大的牌樓。廟不給進入,只能看其外觀,牌樓及這廟的建築形態和風格近似柬埔寨的小吳哥。小吳哥的建築比這裡早四百多年,規模比這裡大無數倍,兩相比較,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廟右前方曠地上緊靠圍牆角處,有一個約三層樓高的瞭望塔,左前方有一座無牆的建築物,約可容數十人,看似劇場,卻太小,如果是休憩亭,卻太大,導遊說那是發呆亭,這是我生以來,第一次聽到這個詞。原來當地的傳統風俗,一般是女人在外謀生打拼,男的在家沒事,悠遊自在,常在發呆亭閑坐聊天,或下棋斗雞。既是這樣,何不譯為悠閒亭、憩息亭----之類,較文雅些,我總覺得發呆亭貶義較重些。但據導游說,印尼文本意的確是這樣,既然相習成風,人們不但不以為忤,反認為是理所當然.我開玩笑說:“這不就成為男人的天堂了嗎!”不過他也說,現在客觀環境演變,情況也有所改變,很多男人也出來拼搏謀生。我們的司機就是一例。他是地道的本地人,比一般人略高些,很壯碩。任司機職已好幾年,相當勤奮盡職。待人接物彬彬有禮。他也是一個虔誠的印度教 徒,在他的駕駛盤前方車窗下面,就放著一小盤拜神用的供品,每天照样拜祭三次。他和導遊配合良好,合作無間,使我們這幾天旅途相當愉快。據說,這國王的發呆亭特別大,普通民眾的很小,多數是兩或是三公尺四方。這種發呆亭雖沒有神廟那麼多,但在我們的旅途上,街頭巷尾,隨處可見,這也是這島特殊的風景線之一。
我们也參觀了臘染作坊、金銀器飾及木雕等工藝品,都有悠久的歷史,有地方特色和民族風格。尤其是木雕,材料都是用當地質地最堅硬的木材,技藝卓越高超。我們參觀了一個木雕藝術品展銷中心,據說是典型又著名的一個。像澳洲的超級市場那麼大,入内一望,各種各樣大大小小木雕工藝品,錯落有序地排列著,琳琅滿目,美不勝收。題材是多方面的,而且各盡其妙。其中有一個裸女伏臥的雕像,與人體同大,肌體神態,栩栩如生,精彩絕倫,非常動人,吸引很多遊客圍觀。這使我聯想到巴厘島很多商店,堂而皇之地擺賣多種型號的木雕男人陽具。我到過很多國家,進過很多商店,從未見過這情況,只有從廣告上知道很多地方有性用專賣店,想來只有那種店才會有賣這種東西,像這樣多的普通商店也賣木雕陽具的,大槪是這島特有。由此可見這里性觀念開放到什麽程度了。
從旅遊行樂的觀點看,此行游海龜島給我帶來了別開生面的樂趣,因此印象也較深。從我們的住處乘小型汽船到海龜島,只需一小時多,那裡有個飼養著幾種專供遊客觀賞的珍禽異獸的小型動物園。爲了名副其實,以養海龜為主。從剛破殼而出的幼龜,到成長為近一公尺長的龐然大物,分好幾個大池塘養著。以前 ,我曾經在電影上看到過海龜,但看到生態實體,這是第一次。由于好奇,在飼養員的幫助下,我夫婦花了好大氣力,合捧起一只最大的合照,算是到此一游。
倘說,海龜再大也好,牠們都是傻乎乎的,任人擺佈,沒什麽出奇,那麼園中的好幾種大型珍禽,被訓練至聽人指揮,和人“交往”,那就奇妙了。如所周知,鳥類中的鸚鵡,可訓練牠“學舌”,這裡的幾種大型飛鳥,虽不会“学舌”,却可訓練聽人指揮。牠們被關在像房間那么大的大鐵丝網籠里,供遊客觀賞,遊客可分批進籠和牠們合影留念。我夫婦和其他遊客排隊,輪流進籠,飼養員指揮那鳥,一會兒要牠站在我的手上,一會兒要牠站在我的肩上,和我合照,照後 ,要牠向我點頭致謝,然後離開,牠都照做,每位遊客要求不同,牠們都能按指揮做,大家興味盈然。園中也有一條巨蟒,掛在飼養員頸上,讓牠懶洋洋地在身上爬動。蟒蛇分布在东南亚很多國家,因為牠會纏死人,吞食人,被視為危險動物。我聞之色變。以前,我在游泰國鱷魚湖動物園時,也見過飼養員作類似表演,并在游记里有所描叙(見拙著《人生欣旅》30頁)。有了那次經歷,這次對牠 沒那麼戒懼,但敢不敢像別的遊客那樣,把牠盤在身上耍弄呢?我正猶豫間,玲瑤已向前叫飼養員將牠放到她的頸項上了,并承她好意好意邀請我夫婦一起合照。之後 ,我摸摸蛇身,凉嗖嗖的。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接觸到這東西。大大地满足了我的好奇心。
途中購物也是此次旅遊項目之一。早已聽說這里價廉物美,但我認為,如果以當地民眾的消費水准來說,并不便宜。很多商店漫天開價,顧客落地還錢,我也如法炮製。一元澳幣換八千一百印尼盾。我换了两百澳元,忽地變為百萬“富翁”。內心正樂滋滋地自我阿Q一番的时候,麻煩來了。買東西付款及接找款時,面對那些不同面額,不同顏色的鈔票,我要個、十、百、千、萬-----慢慢點數確認,才能結帳,費時費事。不過 事後回想起來,也是一種奇異的經歷。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