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悉尼的苏眉(17) 第一次结拜四个把兄弟 
作者:许耀林  发布日期:2019-01-04 18:49:49  浏览次数:140
分享到:

当我被一号首长看重去给他当警卫员时,在首长办公室里。他双手扠腰,挺着胸膛,双目眝视前方,严肃认真的对我说:“我的警卫员将来一下连队,一两年就提干,最少是个付连长!好好干!我刘团长亏不了你们!”我默默地注视着团长,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干,干出一番天地,让所有人看我不是无能之辈!

到现在我下连队已经两年了,提干基本无望,团长也没过问我下连以后的情况,我想在部队己经三年了,提干无望,干脆从长远打算,早点回地方找个好工作,就一劳永逸了。 自从我从宣传队到给一号首长当警卫员,从宣传队调走的还有李贺章,他调师宣传队,陈光福调到团部宣传股报导组,专门釆访捕捉一些新闻。打板鼓的孙宝臣下到二连当二炮手,专门操作火炮的核心装置~瞄准镜。这一堆由黄铜和红铜制成的高端核心部位,价值连城!

在宣传队时,孙宝臣曾大言不惭地表白,为了买一块地道的进口双獅牌手表,宝臣都是不用牙膏干刷牙刷了一年,洗澡洗脸从不用肥皂,二年多的节约省吃俭用,买下了双狮牌日本原装进口手表。

由于我们在不同的连队,大家很少见面,后来宝臣为了买一块更加名贵的金壳劳力士手,不惜以身试法。这一天,部队拉练到了云南省玉溪地区。在一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一个黑影掠过二连的炮阵地。四周夜色黑得瘆人,在炮场南端,一只蛐蛐发出微弱的歌声!孙宝臣做为二炮手,干了一件使他自己悔恨终生的丑事,为了买那块金壳劳力士手表,他竟然把他所在的二连一门大炮的瞄准镜偷走卖给了他人。部队发现了这个盗贼,並把他送上了军事法庭!

在一个星期六的晚上,军营在一片周末休闲气氛中。战士们一对一对的,有的在促膝谈心,有的在一起优闲的打着扑克。我,李贺章、陈光福,亢振全在警卫排旁边的小屋。在我们四位的正前方中央地上放着一个小方凳,小方登上放着一碗包谷酒。屋子内的空气有些凝重。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我们四个人结拜生死之交的把兄弟!”我是老大,岁数也最大!一切由我来安排!

为结拜四个把兄弟,我们经过反复思考,安排了一个结拜程序。章程:四兄弟愿以二胡为缘,我们寻的是二胡情,拜的是二胡缘,做的是二胡梦,结的是二胡义!并一起作有格律对子。

四兄弟四海为家四把二胡情
四个人八方演奏八处二胡梦

四兄弟排座次:大哥:许一林、二哥:亢振全、三哥:李贺章、四弟:刘玉江。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