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那一片绚烂的云彩 第52章 育婴时代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9-02-20 14:05:53  浏览次数:160
分享到:

夏时制实行的第八个月未。

蓉容生了个大胖小子。

刚作父亲的牛黄。

屁颠颠的天天给周三打电话。

询问有关注意事顶。

这厮装腔作势的。

每次说到紧要关头就道。

“莫忙,等老敬去瞅瞅小敬来着,你等会儿哈!”扔下这一边急得抓耳挠腮的牛黄,一面跺脚佯装走远,一面握着电话好笑。

初为人父人母。

也没有育婴经验的牛黄蓉容。

这才尝到生活的厉害。

   什么是生活?

感受与思想都还在纯真时代的二人。

以为那不过是一条波纹鲜明的流水。

一道瑰丽永远充满鸟语花香的的风景。

慈祥可亲的父母,和睦相处,同一血脉的兄弟姐妹,然后,有了小宝贝,小鸟依人,活色生香……笑声琅琅,四季如春!

谁也没想到。

随着小宝贝的出生。

所有的意外和现实。

就这么突然来临了。

眼下。

这个叫牛浩的宝贝。

正闭着眼睛。

躺在母亲身边者。

眨巴着肉嘟嘟的小嘴巴。

睡得香甜,一只胖乎乎的小手,还插在母亲杯中;而被这一来到人世就喜欢上睡倒觉的牛浩,一夜无眠弄得疲惫不堪的蓉容,正合上一双熊猫眼,鼾鼾入梦。

这是在隔壁蓉容家!

自从岳父岳母搬到边远小镇长住。

加之蓉容的姐哥也不常在屋。

这空着的房子,正好成了牛黄蓉容的育婴天堂。

门轻轻推开了。

牛黄拿着奶瓶踮手踮脚的进来。他走到一边的柜子上打开“育儿粉”按照纸袋上的叮嘱,往奶瓶里舀粉,然后冲上开水,不出声的慢慢摇动。

牛黄注视着奶瓶中慢慢变得浓稠乳白的奶液。

又挤挤奶嘴滴几滴在自己嘴巴。

尝尝温度适不适中?

未了。

觉得可以了。

才轻轻推醒蓉容。

将奶瓶递给她,示意给小浩喂奶。

蓉容身体不好,生下小浩后,就自然封了奶;没办法,牛黄只好听从周伯黄母的指示,不断买一些蹄子上有七个孔的猪蹄,给蓉容炖汤喝,期望能给她发奶。

结果仍然不行。

只好改用大家都用的“育儿粉”了。

“怎么还烫?”

蓉容接过奶瓶握在手中试试。

温怒地抬起头。

“这么个小事也做不好?真笨。”

“可以了,我试了的。”牛黄辨解道:“我冷了很久哟。”呯,蓉容将奶瓶往木地板上一扔:“重调!我看你是故意的。”

牛黄无言的捡起摔碎的奶瓶。

又到厨房拎来拖帕。

将遍地奶液拖干。

然后,又寻出一个奶瓶。

重新开始。

好在听周三的劝告,奶瓶准备了一大包。

否则,真经不起蓉容的摔跌。

终于又调好了,蓉容抱过小浩,将奶瓶塞进他嘴巴,这厮闭着眼睛就开始惬意的吮吸;蓉容呢,则半闭着眼,似睡非睡;小宝贝颠三倒四的爱好,实在是把她弄得够呛。

   同样。

被这厮弄得够呛的。

还有牛黄。

   滴----滴!

腰间的传呼响了。

牛黄赶紧按下静音。

拔出瞅瞅。

是汪霞发来的。

主任,今天白条肉每吨的批发价是多少?

牛黄拍拍自己脑袋,真该死,昨天下班时走得匆忙,忘记了,怎么办?这可绝对是大事儿。进入八六年下半年以来,猪肉市场渐趋吃紧。

白条肉一天一个批发价。

都是由公司江科直接通知门市主任。

再由主任告知发货员。

   怎么办?

这么多单位都等着提货哩。

无奈,牛黄只好跑出来。

一侧眼,正巧见手握大哥大的牛二歪靠在小桌子上,与那边聊天。

这大哥大好呵,厚厚的砖头一般,可以拎在手中自由打电话,想说多久就随你说多久。据说是国外的先进技术,拎在手中不但是身份与财富的像征,更是一种逼人的霸气和孤傲。

就像正在大街小巷的录像厅里上演的,香港警匪片中的情节。

决策时。

戴墨镜的黑老大必定出场。

手中的大哥大一扬。

“给我打啦!拎无清啦!”

于是。

一片刀光剑影。

血肉横飞……

牛黄掏出传呼机朝牛二扬扬,聊得正高兴的牛二自然明白牛大的意思,不经意的向楼下一呶嘴巴,牛黄自然也明白牛二的意思:楼下花海处就有电话亭,自己跑着去打嘛……

呼机又滴滴直响。

牛黄只好一溜烟。

独狼一般往楼下窜去。

回了传呼。

又直接回答了尽心尽职的汪霞许多提问。

回到屋里。

母子俩都在安然入睡。

牛黄才放下心,一阵疲倦猛然袭来,牛黄本能的哈哈连天,又连忙捂上自己嘴,捡起地上小浩和蓉容的换洗衣服,踮手踮脚的走出去,轻轻带上了门。

牛黄将脏衣服泡在水中。

洒上洗衣粉就开始搓揉。

手指一阵疼痛传来。

让他倒吸一口长气。

那是上前天晚上。

深夜一二点钟。

疯颠得高高兴兴的小浩,挥着胖乎乎的小手,嘿嘿嘿地在蓉容杯中可着劲儿蹦跳。半闭着眼的已经习惯了的蓉容,抱着他半坐着,任由这厮云里雾中的上下蹦达。

睡在小床上的牛黄却暗暗叫苦不迭。

天都要快亮了。

明天还要上班。

处理那么多事情……

越想睡就越睡不觉。

用枕头捂住自己的耳朵,不行。

集中精神数数,还是不行。

想想最近有那些值得高兴的事儿,更不行!不想还好些,越想越烦闷。

……正当蓉容与李玉溪几乎同时分娩时,一直在家休息的老妈,忽然说要到南方的什么柳洲棉纺厂支援,不顾牛大牛二和蓉容李玉溪的生气。

留下老爸在家奉陪各位。

拎起包裹就走啦。

   蓉容和李玉溪分娩后。

同时回到了老房。

这是婆家屋么?

不回老房回哪儿?

蓉容牛黄呢,自然回到蓉容家空房休息;牛二李玉溪呢,当然就只有睡在自家屋子里。饶是贵为经理的牛二先富了起来,包包有几个钱,可人家宾馆不收产妇呵。

无奈。

只好虎落平川了。

可怜的什么也不懂的老爸。

面对同样什么经验也没有的四个年轻人。

除了着急、唠叨。

就是唠叨,着急;

   可怜的牛大主任,可怜的牛二经理,面对睡在床上的产妇和嗷嗷待哺的婴孩,手足无措,跑下跑下,累得脸青面黑,跺脚直呼:“早晓得这般辛苦,就不要孩子了。”……

要不是邻里们的热心指导和随时随地的帮忙。

真不知道离了主妇的这一摊子,怎么办?

牛黄看看表。

三点过了。

睡意阵阵袭来。

就是闭不上眼睛。

嘿 嘿嘿。

嘿 嘿嘿!

看看牛浩这厮吧,正在兴高彩烈的蹦达哩,肉嘟嘟的嘴唇边挂着口水……脑子一热,牛黄猛地翻下床,窜过去对准这厮就是一巴掌。

哇!

嘿嘿变成了嚎啕。

蓉容的眼睛睁得之快。

快得牛黄还没意识到怎么回事儿?

自己右手食指就被她抓住。

狠狠地咬了一口。

都道:狗咬人有药医,人咬人无药医,指的就是人牙带病菌。这不,没见好,倒越来越肿痛了。但肿痛归肿痛,母子两人的衣服还得洗。

要不。

哪来的干净衣服供母子俩换呢?

   牛黄正蹲在公用洗槽处困难的搓着衣服。

那边厢。

传来李玉溪的呼叫。

“牛二,死到哪里去啦?

孩子要喝水。”

正聊得快乐的牛二啪地扔下了大哥大,跑了进去。速度堪比世界短跑冠军。一旁的黄妈不禁笑起来:“牛大牛二这勤快呀,都可以当劳模了。”,

牛黄洗好衣服。

晾在楼梯的空间上。

看看表。

要到中午啦。

下午还要上班呐。

只请了半天假呢。

匆忙吞了几口冷饭。

告辞了母子俩就直奔门市。

依然是许多许多的事情,在等着他处理。想想屋里睡着的母子俩,再看看眼前繁忙的具体事务,实在无分身术的牛黄喃喃自语。

“请个保姆!

请个保姆吧!”

   待客人和来请示工作的员工们都离去。

牛黄拨通了大坪门市部的电话。

“找周主任。”

“是我,怎么声音软不溜秋的?又没睡好?”

“啊哈,我说老朋友,保姆怎么请?”

周三如此这般介绍和指导一番,然后提醒道:“请保姆等于请老娘哟,你想想哟,真的要请?”“那怎么办?我总不能二头都抓到吧,这样继续下去,就全废了。”

保姆之事决定下来后。

牛黄感到轻松多了。  

刚端起杯子喝喝口水。

腰间的传呼又抖动起来。

“好久没联系了,现在好吗?马下!”

哦,这不是马抹灰吗?

数字波波波地还在闪动:“老朋友,有笔大生意合作,干不干?马下!”牛黄眼前浮起马抹灰整齐地向后核着头发,想到:“马老板拉上我,什么大生意呢?”

想归想。

他终于还是拎起电话。

按照传呼上的号码拨了过去。

二人在电话里一阵好谈。

约定,今下午六点半至七点一刻,在马老板的“新潮流舞厅”见。

新潮流舞厅,显然是才翻修过不久,显得更加现代和气派;那二个漂亮的迎宾小姐还在那儿,见牛黄走来,迎上去微微一鞠躬,温柔的说:“牛主任,里间请,马老板正在等你。”

身子一扭。

款款儿走在前面领路。

已有一二年没来啦。

牛黄疲倦的目光扫过去。

发现迎宾小姐穿的旗袍更短了。

露出了雪白诱人的大腿。

那鲜红色的裹着一双圆润修长玉腿的旗袍缝隙。

也开得更大更宽了。

“马老板!”“牛主任!”一大一小两双手握在一起,又相互使劲儿摇摇,彼此向铺着金黄色虎皮垫的坐椅曳去。

精神抖擞的马老板神采奕奕。

不像濒临七十大岁的老者。

倒似龙虎威猛,如日中天的中年。

二人坐定。

牛黄见这间似曾眼熟的贵宾室,装饰淡雅,简朴高趣,一扫过去的浮华奢侈。

他的眼光一闪。

落在檀香书柜里一排标着《走向未来》字样的书本上:“马老板,你买的?”“当然!”“多少钱?”“全套丛书24本,二百来块吧。”

牛黄随手抽出一本翻开。

只见扉页和其间。

写满注释或读后语。

随便拈上一条。

牛黄饶有兴趣的读着。

“……这一大段,写的是面对未来我们的心情和态度;未来是什么?是希望与前途和美好的生活,是新科技资源全球化信息化;余虽临近七十,仍重振余勇,迎接新世纪。”

牛黄笑笑。

“这个不服输的老头儿!”

合上书本。

放回柜中。

   叙了一会儿旧。

牛黄说:“马老板,上次没帮到忙,有愧。”

“那算什么?我早忘记了,现有一事老弟如愿意合作,我给这个数。”

他伸出两个巴掌。

   “什么事儿呀?不会又是棉纱吧?”“棉纱?过气啦。过去我国的棉纺制品,主要是针对西欧和美国市场。可现在,诸列强为了莫须有的原因,停禁中国的棉纱进口。

各地的纺织大户正如热锅上的蚂蚁,惶惑不安呢。”

难怪。

老爸和牛二的气焰比以前减弱了好多。

原来如此!

“现在,民生为上,肚皮重要,物资至上。”

马抹灰狡黠地眨眨眼:“最近,广洲一带缺少猪源,肉价见风长。弄个一车皮鲜猪肉过去,还不这个数吗?”他又晃荡两个巴掌。

“当然可以啰”

生了孩子正缺钱用的牛黄笑道。

“不过”

“你只管弄货,其余的我来操作。”

马抹灰摆摆手:“弄货,懂吗?你是食品公司的门市主任嘛!应当没问题的。”“这个,”“你想想吧,尽管告诉我;现在,我让你见个人。”

   “谁?”

马抹灰笑笑。

朝外问到。

“王经理到没有?”

“早到了,在茶厅等着哩!”

“请他进来。”

稍会儿,有人轻轻敲门。

“进来吧,不必客气了。”,门被人从外掀开,来人是三徒。

“师哥!”“师弟!”“哈,三国演义!青梅煮酒论英雄,没想到咱们兄弟三人能联手吧?”马抹灰哈哈大笑:“牛黄舍弟,三徒吾兄,马下大哥,各有千秋,携起手来定翻江倒海,所向披靡了。”

 ……

认认真真考虑了几天的牛黄。

于一个下班后无人时,留下了汪霞。

让她去找其姐公司团支书汪云。

再请汪云,直接找其父。

公司真正的掌柜,党总支王书记……

其间费了多少口舌?

周遭与环节?

牛黄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反正几天后,汪霞走进他办公室,叉开左手指做了个Y字。第二天晚上,马抹灰派来押运的人员就早早到了……

这一夜。

不仅双石桥。

而且是整个食品公司屠宰的鲜肉。

轰轰隆隆的集中运到了火车站。

整整装了三个冻车皮。

事后。

牛黄拿到了平生第一笔回扣

二万元整。

他神气地回了屋,将大号牛皮信封包着的厚厚一迭钞票,放在蓉容枕边。蓉容两眼放光,放下怀中酣睡着的小浩,吩咐牛黄紧紧关上门窗,开了灯,一五一十的数着,数着。

未了。

让牛黄过来。

给了他狠狠一个亲吻。

靠着这笔钱。

牛黄和母子三人。

渡过了因老妈离去而惶惶无助的日子。

一击中的,马抹灰的能量潇洒得尽善尽美;但当他再次找到牛黄时,事情就没有那么顺当了。

江科插了进来!

本不是省油灯的江科。

见党总支第一次撇开业务科。

直接与广东方面挂勾,就觉有诈。但妨于王书记的职权和党总支的威严,他一个小小的科长兼党外人士,自然无法抗拒。

事后。

他顺藤摸瓜暗暗一查。

全清楚了。

不禁怒上心来。

纵横驰骋江湖几十年。

一向视食品公司为已家的江科。

骨子里对业务不精的王书记是看不起的。

但他认为:现在是搞政工的天下,说了白说,反了白反,倒不如不吭不哈,埋头做事,夹尾做人;只要保持自己地位,为儿子的加工厂源源不断的输血,就是胜利!

可现在。

王书记居然敢把职能部门抛到一边。

也就等于宣告了对江科的不信任。

即然你对我不信任。

那么,离我下台的日子也就不远啦。

要不,为什么候科长把姓蒋的小子调到我身边,说要我培养培养?什么培养培养?说穿了,就是接我的班,要将我一脚踢开了。

哼!

破船还有三千钉呢?

这么容易?

文化不高的江科。

顺着自个儿的思辨逻辑一分析。

逐决定背水一博。

一番承诺许愿,大包大搅,让牛黄觉得这个江科,倒真是个利令智昏的人物。不过,他仍客气地对江科道:“先回答你那拜托。

你侄儿读星小的事儿。

我费了力。

但没办成。

不好意思呵。

星小的领导班子刚巧在调整。

老校长换啦,新来的校长不买帐。没办法。”

“不谈那个事儿,不谈那个事儿。”江科摆摆手:“现在这事儿才急切才重要,关系到你我挣钱的紧要问题。你说呗,联不联手做?”

“一次调集全公司屠宰场的鲜肉援广,不怕市场脱销?”

“上冻肉,顶一二天没有问题。”

“如何绕过公司其他职能部门?

特别是王书记?”

“这个,我自有办法;业务科都是我的人,市公司也有我的人。王书记又咋啦,我有他的一本帐,摔出来,他就玩完。”

“帐,怎么做?

钱,怎样分?

到帐方式?”

“一级白条肉检疫后外销,出具正式票据;你我五五分成,其它我全权负责打点;汇票三天到帐,工行嘉兴分行营业部,我有个黄金帐户。”

“我再想想,最迟后天回话?”

“兵贵神速,小伙,明天下班前吧,下班前怎么样?”

“好的!”

“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牛黄轻轻松开了录音机捺下的开关。

现在,江科的命运就完全掌握在了他的手心。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