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悉尼的苏眉 (27) 救人!救命!--是第一天旨
作者:许耀林  发布日期:2019-03-27 06:32:39  浏览次数:287
分享到:

我一踏这震后的死亡之地,顿时一阵心痛!舌头瞬间短了半截,大脑神经中枢好像停止思维。狂风呼啸而过!我仿佛从梦中醒来!我几乎是束手无策!我向塌房扑去!往日热闹非常的居民区,如今沉闷、死寂之感!“唉!有人吗?”我大声喊道。 静、静的让人可怕!“救命!⋯”一个极其微弱的呼救信号!

这个时候好像整个世界都死了一样!可以说,唐山的房子都塌了!几乎所有的人都都被砖、石、瓦块埋藏在地下!我摸着坍塌的礁子平顶感觉到微弱的喊救命声音就在我手摸着的地方!“救命⋯”我慌乱中找了一块青石,向呼救的礁顶砸下去!“一下、二下!”砸十几下才有一道裂痕!大概砸了几十下,把屋顶掀翻了,我的手己经摸到热热的肉体!

我隔着纹帐摸到了软软的肉体,我轻轻拉开纹帐,一看,是个十八九岁的姑娘,“叔叔,谢谢你救我的命!我爸我妈还在下面!”女孩儿说。 她还活着,胖胖软软的,我抱着她有些抱不动。费了很大劲儿我才把姑娘放在我扒开屋顶旁边的平台上,回头来继续扒这家的其他人。这次扒出的是个大人,可能是那个女孩的妈妈。看来她还挺清醒,我把包裹她们的纹帐拉开后,她就坐了起来!眼睛里充满感激之情。“大兄弟呀,你快救救我丈夫吧!”我说“好的!”当我又扒开纹帐和石灰土皮时,一摸那男的,不好!身体都凉了!这男的早己离开人世了!

我听到离我救人处隔两排房子的地方,大喊大叫“救命、救命!”我急忙跑过去,一家四口人都埋在地下!两个孩子,两个大人。上边是一排大梁,旁边是一排檀木,正好把这一家都压在地下。

那个小男孩疯狂地叫我!“叔叔!救我,救我!”这家人共四口人,都在一间空房子里!我用那块砸开第一个房顶的石头,並先告诉他们一家,“注意!往北边靠!我要砸南边这道梁,你们都可以出来了!”我现在是光膀子的,穿着小短裤儿。 把衣服给那第一个救出来的女孩子了!

他们四口人被救出来了。后来知道,这家男的是邮政局的总工程师,名叫韦汉臣,他老婆是唐山邮政局的技术科副科长。 

 这时,余震又开始了!大地在颤抖!地球在嚎叫!在余震的“杀杀杀杀的同时,我听到一个女子拼命的喊着“救命、救命啊!⋯”我同样用石头砸开屋顶上的焦子板,扒拉开蚊帐,把叫喊的最历害的女人救出来。她己经筋疲力尽了,只是一个动作要把她的手表给我!“什么时候啦!还给我表?!我把她抱出废垃圾,放在旁边的平上。 回头把另外一个木头檀子拽了几下,才露出那女的丈夫,只见他勾娄着身子,脸部都是鲜血湖着,一见这种情形,我知道他己去了!女的一见先生的样子拚命地叫着,喊着!

我刚把拼命喊叫他先生的叫刘霞的女人救完,在她右边几米远的地方有喊救命的,我两步跨到另一个房顶旁,看了看下石砸的位置,还是砸中间位置好些,唐山的礁子房顶中间薄的多,要好砸些。 “哐哐、哐哐铛!”这次容易些。“叔叔,我出不来气了!”“等会就好了!”又露出纹帐了,我双手紧握扯了几下,就是扯不开!索性,我用石头尖连拉带砸的把纹帐扯开,一个女孩子的头发乱糟糟的闪现在我眼前!这个十几岁的女孩儿,再不挖出来的话,恐怕一会就不行了!因为从三点四十二分地震被压在地下,到现在己经五、六小时的时间了。她的眼睛己不会看东西了,“叔叔,我渴!”我慢慢拉开礁顶下面的木板,硬是把她拽出来!她平躺着在平平的倒塌的房顶上。渐渐恢复了平静。我又向房顶下伸手一拉,又拉出了女孩子的爸爸,他长出一口气!“哎呀!”睁开了眼睛,看见我正救他,“真谢谢你了,老弟,你是我们全家人的救命恩人那!”我说:“別说这些话啦!”我又救了另一个女孩儿,一家三口人,都充满感激之情,说今生今世都忘不了我这个救命恩人!

这个男人叫山永立,是市财政局一个科长,他是俩女孩子的爸爸,两个女孩儿的妈妈被压在一个大过梁下,没有指望了。 惊心动魄呀!惊心动魄呀!这时候已经上午十一点了!我帮着那个没了丈夫,说要给我手表的刘霞联系去别处医院,因为她骨盆被砸,人一点都不能动!正好我煤矿上有车去唐山机场,傍晚我去机场送刘霞,只可惜,听说刘霞乘飞机到别处医院路上去逝了。据看护病人的介绍,刘霞在飞机上说:“有一个刘庄煤矿的小伙子救了她,她说她给手表那小伙子都不要,真是好样的!这些话她说完后,突然一阵抽搐,转眼间,她去了,医生说,她的内脏被砸坏了!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