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红尘烟雨之局与套 第1部 第2章 观海一号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9-04-25 13:17:25  浏览次数:95
分享到:

向晚的斑驳陆离中,一湾平静的潮水似迤逦散落的绸缎,轻柔地飘浮在翠绿的丘陵。

丘陵自西往东,渐趋渐高。

丘陵之上,繁草茂密,树林葱郁,这一大片葱绿中,散落着一大片碧顶红墙,恰如国画大师不经意间飘走神笔,将碧红揉进了丹青水墨,在天地间演释着千古的唯美与和谐。

此刻,你若站在丘陵最高处望去,无限风光尽收眼底。你会诗性大发,由衷地赞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你会愉悦振奋,高兴地感概生活的斑斓多姿。

这不,丘陵的最高处,一座用白玉石精心雕琢的中式凉亭里,一老一少正在兴致勃勃地边欣赏边闲谈。

“好地方!那一湾潮水平添多少雅趣哦,真让人百看不厌。”

“昨晚那场秋雨落得好啊!林地呵,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这不正是韦应物苦苦追求的意境内吗?”

“呵呵,爸,是的是的,您说得对!要不是您,这风水宝地还差点儿就放过了呢。”“是吗?你们这些年轻人呵,凡事总是看表面现象,所以总免不了做些错事儿。”

老者高兴的看看他,指指满眼风光:“为什么要放过呢?我们当初提着脑袋打江山,不正是为了它吗?为什么别人能住,我们就不能住?笑话!我是老罗,可这点道理还是明白的。”

“是的,爸,您说得对!在价值观念和消费观念变化的今天,我们再不能抱残守缺了。”面对老者站着的中年人,正恭恭敬敬的朝着老者微笑。

该人高个儿,国字脸,保养得很好的脸颊上,透着不太明显的红润。

其情绪沉稳,健康勃放,整个人的精、气、神,呼出欲出;更兼其眉毛浓黑且密长,与老者的浓白且密长,恰成鲜明对比。

他,就是池市林业局局长---林地。

昨天的市政府工作会上,林地意外的与何干相掐,当场受到了市委书记和谢市长的严厉批评和处分。

回到局办,林地丌自气哼哼的。

他将手中的皮包往秘书怀中一扔,对迎上来的小肖主任和饶副局看也不看,往棕色的皮沙发中一坐,抱起自已的胳膊肘儿。

局办小肖主任,一个绝顶聪明的美女,马上对饶副局和秘书眨眨眼,放轻了脚步,做了个小心的手势:“嘘!林局累了,咱们先撤吧,待会儿再来听最高指示。”

于是,三人便踮手踮脚的朝门口退去。

林地也不搭理地闭着眼睛,听到橡皮包门轻轻的一响,才慢慢儿睁开。

映入他眼帘的是雪白的天花板,靠近雪花装饰板的边缘,竟然吊着一缕灰黑的灰尘柱。眼光向下移,绛红色的落地窗帘,红逗木的办公桌,纯铜大钮把电话机……

正中墙上是一幅泼墨山林画,那勾、皴、擦、染和介子点、个子点、圆点、双勾等等技法,无一不坦露作者深厚的功底和娴熟的意境。

林地的眼光停在画未的题跋上,久久不动。

这是他击败所有竞争对手,荣任林业局局座后,池市宿老,池市国画院周院长亲自登门送上的。

就和所有的地级市一样,地方虽不大,却卧虎藏龙。中国赫赫有名的国画传人,颇得其师吴作人真传的周围先生,就蹲在池市国画院院长位上。

自幼喜画,并能信手涂鸦成趣的前农业局六副,自然就和周围先生交上了朋友。

不过,那时的国画院长,似乎对这位官至六副的林地不太感兴趣。

当然,也不会不理不睬,见面就寒暄握手一番。只是让林六副深感到国画传人客气中的矜持,微笑下的轻视。

不过,林地深知此公不是等闲无名之辈。

周围先生自幼身随大师,浸淫国画几十年,那画出来的一枝一叶,莫不蘸着浓浓的国粹精粹。换名话说,周围先生随手扔出的一副写生或练笔,拿到市场地上就值六位数。

尽管张书记谢市长及一帮厅局级,加上自已的老爸老妈,都对此很不以为然,可在林地的眼里,这就是他自傲与内敛的全部价值。

毕竟,毕业于名牌大学的林地知道精品艺术的价值。

平时的自傲与内敛,一般人那能知其真正的内涵和外延?对自已不冷不热,也在情理之中了。

可是,林地荣任林业局局座的消息一见报公布,周围先生第一时间打来了电话问候,奉上了这幅精品。

林地瞅着那枝枝透着神韵的山林和苍劲的题跋,不由得摇摇头。

周围先生凭什么会送自已这一幅传世之作?答案是不言而喻的。在法力无边的官本位面前,一介文化大师尚不能脱俗,能怪人家何干嫉妒成性,鬼火攻心么?

想到这儿,他揉揉自个儿颈项。

狗日的,手劲大着呢,还下死心捏呢。

唉,还连襟呢?对我记恨到欲制人于死地的地步?这是哪跟哪啦?手机嗡嗡嗡的抖动,拿出来看,是熟悉的留言:“今晚有饭局,吃饭不等我。”

林地啪的将手机一扔,眼前浮起老婆的身影。

长得极像某个当红明星的老婆,原本也温柔可爱,相夫教子,伺候公婆,持家有道。可自从当上这个市教委办公室主任后,整个儿全变了。整天就是工作啊关系啊饭局啊,烦不胜烦……

林地看看挂钟,几步蹦到办公桌前捉住电子历按按,可不,“9月5日下午三点,与杨董谈话,关于老顶坡林场合作事宜;下午四点三十分,与叶大龙谈话,关于”

今天不正是9月5号么,而且差十分就三点啦。

林地啵地按开办公电脑,抓过秘书早准备好的文件摊开,将削得细尖漂亮的三支铅笔,在文件旁摆好,捏一支在右手,然后捋捋自已鬓发,坐下,按铃。

胡秘书应声推门而入:“林局”

“杨董来了吗?”“早到了,在会客室坐着呢。”胡秘书平静的笑道:“您看?”,林地瞟瞟他:“不是还差几分钟吗?就她一人?”“三个呢,都是女将。”

林地抬抬眼睛:“哦,那好,那就请她们进来吧。”

胡秘书点点头转就走,林地又喊住了他:“你让饶副局和肖主任也参加,今下午够忙的,记得给观海一号打个电话。”

“好的!”

不一会儿,饶副局和小肖主任就敲门而进。

小肖主任扔了手中的笔记本,就张罗着拉凳子,泡茶水:“林局是碧螺春,饶副局,你喝点什么?”“我还是喝我的老特花,我也碧螺春,咱林业局不是出了二个太阳吗?”

饶副局打着哈哈,挨着林地坐下:“天无二日,局无二君么,老特花好啊!”

林地微微往一边闪闪,从饶副局嘴巴发出的气息直冲他鼻孔。

老便秘纠身的饶副局,不知看了多少名医,吃了多少好药,老毛病却丝毫未见减轻,倒似更加严重。好在他平时不太端副局架子,遇事又好当个和事佬,人缘不错,小肖主任就给他出了个主意。

说是为了副局座的尊严和局领导的面子,兜里常揣着喷瓶,开会啦会客啦讲话啦什么的,事前拿出来往自个儿嘴里喷喷,让那那恼人的腥味儿暂且消失。

这不,一缕带着薄荷味和腥腻味儿的怪味道,让林地下意识的闪闪身子:看来,这老兄喷的量太轻,没完全压住呢。

小肖正好把一杯碧螺春放在林地面前,便扭头以掌为扇,在自已鼻翼下搧搧:“饶副,中午吃的什么?”

饶副局笑笑,掏出兜里的小喷瓶,对着自已嘴巴,用力捺捺,咝咝!然后小心的揣回:“多呢,要不我报给你听?”

小肖耸耸鼻翼,递给他一杯老特花:“别!还是回家报给你那老伴听吧。”

叩叩叩,三声轻敲,胡秘书出现在门口:“林局,杨董来了。”

“林局,您好啊!”紧跟在后面的杨董,笑吟吟的招呼:“我们林场的领导班子,可来了一大半哟。”

林地,饶副局和小肖主任都站了起来。

“哦,欢迎欢迎,欢迎啊!”林地笑着,作出绕过硕大的办公桌走过模样,杨董就双手摇摇,一迭声的说:“不可以不可以的!您还是坐着吧。”

小肖主任就顺势朝对面的大沙发指指:“请坐,杨董事长,你们也请。”

三个女人坐下了,接过小肖递过的茶杯,轻轻放在小茶几上。然后双脚向右一偏,双手搭在膝盖,微笑地朝着对面。

林地早坐回了自已的靠背椅,右手捋起红铅笔,习惯性地在文件的白纸片上画画描描,脑子却急速的活动。

林业局成立伊始,将原独立的各部·局揉搓在一起,很是费了林地一大番功夫。

事情是明摆着的,原各手握大权的部·局长们,此时全部降为副职,没有谁心里舒服。虽然有市委市府的红头文件和慷慨激昂的大道理管着,可那已深深潜入血脉的官本位习俗,却不是轻易就可以消除的。

原先的一把手们,或以各种借口,拒不出席新局座的见面恳谈会。或装聋作哑,在会上相互使眼色,把茶杯和椅子碰得生响。

或故事刁难,当着新局座,提出许多远远超出局长职权范围的鸟事儿……当然,这些昔日在自留地里呼风唤雨的官儿们,一下被捋掉了手中的权力,有意见愤懑或牢骚满腹,是可以理解的。

林地也设身处地的替他们想过,因此,并不太计较。

上任之前,老爷子就面授机宜:“为官之道,正其身,精其言;一抚二拉三严,枪打出头鸟,杀鸡给猴看。”

如此一一动作下来,果然奏效。

原本就一盘散沙各怀鬼胎的前一把手们,在林地的分头出击下,纷纷入了新局座的套儿,暂且安顿下来。

当然,林地和前官儿们都心里明白,这只是权宜之计,且看新局座下步如何?

大半年过去了,新局座林地充分显示了官宦世家精深的官涵和官道。

一批原头儿站到了自已靡下,愿与局新领导班子精诚合作,当好革命公仆,全心全意的为人民服务;工作如期发展,顺利进行。致使林业局,这个池市最大的主管局,走上了正常工作轨道。

这让一直担心着的张书记和谢市长,松了一大口气。

这其中,原农业局局座饶恕,起了重要的领先和影响作用。

饶恕,也就是现在的饶副局,真正的共和国同龄人,正儿八经的华中农大毕业生。他从技术员岗位一步步做起,三十年风雨如晦,终登上池市农业局局长宝座。

可不过五六年,不!确切的说,是五年零第十四天,就碰上了池市厅局级部门大改革,成了新成立的林业局,待分配的一名老兵。

林地的眼光不错,首先瞄准的饶局长果然不负自已重望,一番单独恳谈后,就挺身站了过来。在饶局的率先垂范影响下,原先双方对峙的僵局一下全打开了。

因此,林地毫不犹豫的将前上司,任命为自已的第一助手。

想到这儿,他瞧瞧一边的饶副,饶副正襟危坐,露着笑意,嘴巴微闭。

有了饶副的助阵,林业局总算开始了起步。提振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的工作状态,整顿全局工作纪律和工作作风,定期开展思想教育和业务培训,摸查排分全局的固定资产,人力资源和业务纵横面……

连续几个大动作,林地便让一干原一把手们和上级领导刮目相看。

林地自已也很高兴,看来,老爷子说得对。

“其实,厅局级一级的干部,水平和能力大致都在同一个层面。谁能跃升出头,谁就会有更广阔的发展和显示空间。所谓的领导水平和领导能力,是在工作中锻炼形成的。你若连位子都没有,何来业绩和发展?”

正在此时,老顶坡题闯了进来。

老顶坡,也就是现在商务别墅所在地的观海一号,丘陵连绵,树木丰润,清流蜿蜒,是池市有名的风景区和风水宝地。

因其自然风景秀丽,老顶坡一直是池市公园中,游客最多的一个。

可二十多年前,随着改革开放的猛烈深化,当时的市政府,也就是林地的老爷子任最后一届市委书记时,在邻市GBT逐年提升的强烈刺激下,老爷子力排众议,毅然拍板,引进外商在老顶坡修商务别墅。

好家伙,这一消息传开,市政府被闻风而至的外商们挤破了门。最终,市政府经过十几番选择和或明或里的竞争淘汰,选中了一家财力雄厚的港台企业“亚东(集团)实业公司”。

亚东集团资金的注入,让池市的GDP来年立刻提升了三个百分点,市委市府一片欢腾。可好景不长,在市民绵绵不断愤怒的呼吁和反映下,上面派来了调查组。

紧接着,省委下达红头文件,勒令池市立即停止和改正这种置民生不顾,片面追求经济效益的错误作法。

其时,观海一号已初露倩影。

绵延十里的商务楼区和别墅群,差差落落,高高低低,早已消耗了亚东实业的上百亿资金,改正?谈何容易?

地方和省委几番拉据后,此事偃气息鼓,最终不了了之。

观海一号建成,亚东集团大队人马即班师回朝,留下一个物业公司,进行日常事务管理。该公司的董事长,就是亚东集团总裁的千金小姐,眼前这个杨董。

说实话,对这个二八妙龄的杨董,林地哪能看上眼?

上世纪未期,那些声势浩大的学潮中,被同学们推为领呼手的愤青大学生林地,次次昂首挺胸,血液沸腾,拎着个半新的电喇叭,振臂高呼。

“抵制日贷!驱逐不法外商!”“铲除贪官污吏!”“法制民主万岁!”……风雨如磐,俱往矣!一腔热血虽然还没完全冷却,但已是官场中人的林地,身不由已了。

是的,仅年龄而言,这个杨董不过是个时下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小姑娘。

可从经济角度讲,她代表着海内外赫赫有名的亚东集团,也就是池市需要的GDP百分点。这点,不用张书记和谢市长的提醒,林地也清清楚楚。

更要命的是,这个貌似稚嫩缺乏脑子的千金小姐,居然对中国国情了如指掌,对利润的追逐精明得令人感到可怕。

重组后的林业局接待室,接待的第一个大户,就是她。

原因是她看上了经开发后,老顶坡硕果仅存的林场。

老顶坡一大片连绵起伏的丘陵东侧,是一条荒芜的深沟。因为地势不佳且远离商务别墅区,包括颇有眼光的亚东集团高层在内,谁也没把它当回事儿。

在观海一号以其高端建筑,高端管理和高端价位三高,越来越吸引大家眼球,掏空大家腰包时,这条沟更成了被人遗忘的弃儿。

于是,在当时的林业局默认下,一个叫卫冕的下岗工人,倾其所有,以三十年间可以转承的承包合同,承包下了这条沟。

近二十年过去,在卫冕及其家人的精心打理下,这条沟已树木葱郁,果林飘香,春有繁花留步,秋有百鸟啁啾,成为池市一景。

卫冕将其名为“凤鸣林场”,正张罗着与赞助商合作,开始收票观光哩。

远在港台早已悔青和痛断肠子的亚东总裁,指令其女儿一定要想方设法把它收归于亚东麾下。

接其父令,杨董事长便带着助手和支票,直奔“凤鸣林场”而来。可令她没想到的是,这个叫卫冕的下岗工人居然很有骨气。

不管杨董怎样抛出自已的价格底线和摇唇鼓舌,下岗工人回答就是一句话:“合作可以,要转不行!我无权转卖国家财产;林场是国家的,合同期到后,我得把它交还给政府!”……

如此,使尽浑身解数,一筹莫展的杨董事长,只得一次次的找上了林地。

林地当时心里那个味儿啊,又甜又涩。

甜的是,池市还有如此铮铮的爱国市民,这倒和自已殘留在心底的热血一拍即合;涩的是,卫冕这一骨气,不蒂是把这个难题一掌推到了自已身上。

谁都知道,过去的荒芜深沟,如今的“凤鸣林场”,直接主管单位就是池市林业局。

而自已,嗬嗬,唉,叫我林地怎样说呢?

“您好,林局,我们来找您,还是老问题。”杨董轻启红唇,一口标准的京片儿煞是好听:“我想,上次的照会,您已收到并认真阅读了吧?”

“香港回归是哪年?”林地没有正面回答,却突然侧头问一边的小肖主任:“什么时候?”“1997年7月1日”小肖主任一口接上,轻蔑的瞟瞟杨董:“距今十五年了!”

林地这才眼光放在杨董身上:“董事长有什么急事啊?请直说吧。”

这也是杨董少有的破绽和常识的缺欠了。

这个生长在海外的总裁千金,虽然对中国习俗了解很深,毕竟不能面面俱到,百密终有一疏。为示信函的重要和引起对方的高度重视,动不动就把自已公司的外投信叫作“照会”的她,怎知此轻车熟路的称喟,早让林地一干人愤懑不已?

第一次听到她这样称喟和接到她的信函,林地就拍了桌子。

“他妈的,这个假洋婆子,真以为自已是外国人?照会?也不洒泡尿照照自个儿样份,就她那小样,也配?”

而饶副局和小肖主任呢,更是愤愤不平,哭笑不得。   

“照会?哈,咱林业局成了外国啊?平时看她傻呼呼的,没想到会傻到如此傻样?不理她!”

不过,嘲归嘲,骂归骂,涉及到外商投资撤资,影响到池市GDP百分点大事,众人还是不敢轻易马虎。

其时,除了这观海一号,亚东集团在池市还陆续开发了七八个商务别墅区,开发面积达到近百万平方米。以每个区域上百万的纳税款计算,亚东贡献给池市的纳税就近千万,确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难怪每次市府的工作讨论会一开始,张书记谢市长就直接点出亚东的大名,问其情况,倍加在关注。

而国土房管,规化,税务,工商诸主管局,也不厌其烦的跟着追问,大有众星捧月之势,这从客观上也加重了林地的包袱。

所以,尽管私下嘲弄并不屑于鼻,可是林地一干人表面上对杨董和所谓“照会”哼哼哈哈,不公开给予难堪。

问题是,被何干戏弄或叫侮蔑后的林地,一腔怒气窝在心头,正无处倾泄呢。

当下脑子一热,盘旋已久的话语就此脱口而出。

杨董何其聪明?马上就听出了林地的话外音,不禁粉脸一红,侧看看自已的助手。一左一右的二个女助手。

二个女助手的头衔委实响亮:“港台亚东(集团)实业公司首席法律助理”“港台亚东(集团)实业公司首席经营助理”

二助理,三十好几,四十挨边。

分别毕业于英国的赫特福德大学朴茨茅斯大学,为亚东集团的扩张和崛起,立下过汗马功劳。基于此,亚东总裁特把她俩派在自已千金身边,为的就是辅佐与扶持。

事实上,同是港人的二助理,并没因为自已的中国血脉,从而减轻对大陆的敌意和轻蔑。反而为虎作伥,推波助澜。助长了杨董的狂妄自大和愚蠢无知。

当下,挨了当头一棒的杨董转目求援,二助理只好瞠目结舌,不知所措。

“信函早读了,写得不错,情真意切。”

林地见好就收,举举手中的红色铅笔:“这不,我正边看边注解呢。”,一笑,话锋一转,直抒己见:“不过,杨董事长也知道,这合同法世界都一样。承包合同可以转承,却没听说过可以转卖的。恕我直说,亚东这要求是办不到的。”

杨董一怔。

她没料到又是送照会,又是亲自上门恳谈要求的,身为厅局级官员的林局会这样直白地表态。

千金的眼珠子滴溜溜转转,慢慢开口:“世界是平的,没有什么能一成不变,更何况我们也是为了池市的市政建设哦?

林局不妨细细算算经济帐,凤鸣林场是仅凭向游客售票划算?还是由我们建成别墅区,贵方收取各种费用划算?现在是市场经济时代,考核一任官员的业绩,就是看你会不会赚钱,全世界都同理。我想”

“我想我们这样谈话,不会有什么结果。”

小肖主任一口接上,瞟瞟二个头儿:“林局很忙,你长话短说吧。”

杨董瞧瞧小肖,不屑的一笑:“林业局是办公室主任当家么?这就怪了,皇帝不急太监急,肖主任下什么断言呢?”

小肖涨红了脸,正欲反驳,饶副咳嗽着,笑呵呵开口。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