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五 夕锦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9-05-14 16:41:42  浏览次数:414
分享到:

六月底,悉尼的夜,寒风刺骨。

蓝山在阴霾中无声无息地迎来了2018年的第一场雪。

“叮铃铃”,可恶的催命的似晨钟暮鼓的闹铃,刺耳地响起。

皮特张从香甜的睡梦中惊醒。他按下闹铃,不急于睁开眼睛。凡人之醒也,先醒心而后醒目。

躺在一旁的膀大腰圆的太太肉丝(Rose),不满地在被窝里蹬他一脚,嘴里嘟囔着:“天天这么早把人闹醒,真讨厌!”

皮特张心里骂着,表面却不得不温言软语地轻抚安慰。穿起衣服,洗漱完毕,拿出冰箱里昨晚准备好的早餐午餐,塞进书包,蹑足潜踪地溜出房门。

早上七点钟,晨雾缭绕,车顶和草坪结了一层厚重的银白色的霜。

公交车站的砖墙旁站着一个姑娘,双臂抱肩,跺着双脚,瑟瑟发抖。

皮特张腆着肚子,一步三摇地走到车站。他环顾四周,只有他们两个人。

“Hi,早!”皮特张试探性地寒暄。

“先生早!”姑娘一口嗲声嗲气的闽南语。

“你是台湾来的?从来没有见过你。住在哪栋房子?我是这趟车在这一站唯一的乘客,已经很久了。”皮特张冻得舌头发硬。

“我就住在街角,前天刚到悉尼,今天早上要去城里的语言学校上课。Homestay的房东要我自己坐车去,我又不认得路……” 姑娘双颊愈发通红,欲言又止,几乎垂下泪来。

“你的学校在什么地方?”

“Kent street, 靠近QVB。”

“姑娘别担心,你中了六合彩,我的公司办公室就在那附近,你跟着我走吧!”

“真的?多谢关照!怎么称呼您?我叫夕锦。”

公交车冲破浓雾“嘎吱吱”停在眼前。

一路上,皮特口若悬河,吐沫星子四溅,向夕锦介绍着悉尼的风土人情。夕锦眨巴着大眼睛听着,时不时小心提问。一个小时的车程,转瞬即逝。

把姑娘送到学校的楼门口,两个人寒暄分手。

接下来的日子,隔三岔五,皮特张早上就会在公交车站遇到夕锦。两人一路说笑,相处愉快。皮特并无非分之想,只是怜香惜玉,这个和自己女儿年纪相仿的台湾姑娘,一个人背井离乡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寻找生活的希望,她瑟缩的身影像一面镜子,看到她就像看到刚来澳洲的自己。和夕锦聊天,人到中年形若槁骸心如死灰的皮特似乎重回玉树临风的青春少年。

有几次,夕锦听皮特喋喋不休,忍不住哈欠连连,她说永远倒不过时差,整日晨昏颠倒。夕锦旁若无人地拉着皮特的胳膊,众目睽睽之下斜靠着他,就像女儿靠在父亲的臂弯,香梦沉酣。皮特有些心猿意马,惴惴不安。

转眼几个月过去,冬去春来。

一天早上,夕锦准时来到公交站。她换了夏装,薄施粉黛,手里拿了一盒点心。

皮特衣着整齐神采奕奕地走来。

“皮特早。”她笑得有些勉强。

“夕锦这么早就去上课,知道用功啦,呵呵。“

“我的语言课通过了,马上可以进大学。我在悉尼大学旁边找了新的住处,今天就搬走,我是特意来向你告别的,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关照。这盒凤梨酥,是我从台湾带来的,不成敬意,请收下。“

皮特堆起一脸更加殷切的笑容:“祝贺你成功走出了第一步!这就不必了吧,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夕锦不由分说把凤梨酥塞到他怀里,兴高采烈地转身去了。

路上,皮特忍不住打开点心盒,拿起一块凤梨酥放到嘴里,他要尝尝味道如何。


上一篇:蹭暖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