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七 将生活进行到底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9-05-29 13:49:52  浏览次数:186
分享到:

“妈,我还要不要带那件去年圣诞节你给我买的橘红色的外套?”

“气象预报说墨尔本明天降温,带着吧。”

“如果带外套,就得带高腰的黑靴子,再配那条粉色的围巾,恐怕我的箱子装不下。”

“那就不带。”

“不带?如果降温,你可得把你箱子里紫色的外套借给我,我演出前不能感冒。”

“我就这一件替换的外套,不能借给你,你自己想办法。”

“妈,我带两包卫生巾够不够?我记得你也是这几天来。Judy,你要不要?”

“你不用管我,我现在更年期,不准。你自己多带几包,上次去巴黎就是没地方买,手忙脚乱的。”

“姐,我旅行箱的钥匙上次你还给我了吗?怎么找不到了?”

“在鞋柜上的钥匙盒儿里,自己找,别捣乱!”

“都怨你爸!如果五年前趁着房价没涨换了house,还至于四口人挤在这两房的公寓?早让你改善你不听,怕还贷款,耗子胆儿,那几个钱存在银行有什么用?每年那点利息还要交税。现在想改善,已经涨了一轮,买不起了,让我们娘儿几个跟着你活受罪。主帅无能累死三军。不听我的话,你的人生永远都是一团糟……”

John如坐针毡,实在没脸在这个家里呆下去。

“三个女人一台戏”,她们娘儿仨肆无忌惮地在这一亩三分地儿唱了二十年,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无尽无休。每天全本儿的《失空斩》,太太加个《击鼓骂曹》当返场,场上还没来得及谢幕,两位千金又叫板起唱了。家是永无宁日的。

John早已不是一家之主!他自幼生长在钟鸣鼎食之家,诗书簪缨之族,在父亲的指导下研习诗书画印,其余皆不以为意。来到澳洲,更加逍遥自在,清心寡欲,与世无争。除了做一份不死不活的办公室工作之外,其他时间都用来照顾两个女儿和伺候太太,余下的空隙,摆弄自己的嗜好。日复一日,一晃二十年。

太太近些年工作小有成绩,变得强势和得理不饶人。女儿们大了,有了男朋友,早晚要嫁人。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将来就剩下老两口,买更大的房子有什么用?

他百无聊赖地坐在门口的小板凳上,等着几位姑奶奶上轿。

大女儿Cindy的手机响起:“Sam, 你要来送我们去机场,太棒了。你还有十分钟到楼下?我们马上就下来。”

大女儿一边梳头一边小声和妈妈咬耳朵:“您跟我爸商量商量,别让他去机场了,Sam ……”

John守着空荡荡的客厅,呆呆发愣。家里太过憋屈,还是早些到公司。

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John像往常一样不慌不忙地坐下来,沏上一杯浓浓的速溶咖啡,把牛油果的果肉仔仔细细挖出来,均匀地抹在一片粗麦面包上,顺手打开桌上的电脑。系统显示无法登录。

人不走时运,喝凉水都塞牙。

正在不知所措,人事部的印度裔经理艾西瓦娅皮笑肉不笑地走过来。

John心里纳闷:这个印度女人平时只对经理们和白人赔笑,从来没把其他族裔的人放在眼里,今天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自己要留神。

“John这么早就来了,我正要找你谈谈,请来我的办公室。”艾西瓦娅扭动着夸张的肥臀转身离去。

他心里怦怦直跳,知道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

在人事部,艾西瓦娅居高临下:“你知道经济形势不好,公司今年亏损严重,需裁员1/3。经研究决定,公司不得不解除和你的雇佣关系,这是通知和推荐信,有问题可以和公司的律师沟通,祝你好运!”

二十年来,John第一次早上十点钟就失魂落魄地回到空荡荡的家。

他不知道怎样和家人解释。都怪自己无能,中年失业,惨遭职场淘汰,拖累了家人。

思前想后,John决定现在就把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太太,早些听到河东狮吼,心里踏实,早死早托生。

信息发过去大约十分钟,太太回复:“老公别着急,小事一段。这么些年,你家里家外的忙活,也该趁机歇歇。你不是一直没时间把完成的诗稿整理付印吗?这几天正好清净,抓紧时间完成,你十年的心血,我等着拜读!还有你答应给女儿刻的图章,给邻居老张的条幅,都抓紧时间完成。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家里生活没问题。出租车快到酒店了,一会儿再聊!”

“嘟嘟”,大女儿Cindy发来银行工资单的截图:“爸,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别担心。我发工资了,要什么我给你买。”

二女儿Judy发来一条微信:“爸,我马上跟老板商量,给我多安排几场演出,您养了我二十年,从现在开始,我养您……”

John放下手机,眼泪夺眶而出。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