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悉尼的苏眉(34) 天翻地覆过后的日子
作者:许耀林  发布日期:2019-09-17 22:40:49  浏览次数:84
分享到:

我在唐山大地震发生后,先后共救过三十多人,地震后半个多月才回家,我家住在唐山东矿区古冶,父亲是三十多年的煤矿老板子!下井三十多年了,大地震发生时,老爹正在开滦煤矿井下八百多米深的煤层开采煤炭,听他老人家说:“一时间天摇地动,感到世界末日来临,大脑皮层一片空白!脸色苍白,舌根发硬,舌头短了半截儿,说不出话!“这回全完啦!”

父亲那时回忆说。 “一感到地震一刹那,矿上所有的电全部停了,到处都黑的可怕,好像魔鬼一瞬间占领了地球,我和矿井深处的工友们沿着巷道,借助矿工头上的矿灯的微弱光亮,拼命地往井上跑!

我们跑啊跑哇!不知道跑了多少时间,才终于到了井上!睁眼一看:地上所有的房子全让地震震平啦!又找了两个小时才找到自己的家。

远远望去,看见你妈正在那儿号啕长大哭,原来是地震夺去了我三弟和小妹妹的命!我妈也被地震把头砸了一个大窟窿,去外地医院治疗,缝了十八针!

我是在唐山刘庄煤矿护矿队的,我自己只身冲进居民区先后救了三十多人,当然有几位是去机场转运别的城市去治疗。

说实话,刘庄煤矿几个个党员,地震其间全矿最年轻的党员就数我了,因此,地震后半个月我才回家。唐山东矿区古冶,一个屁股大小的城市,除了古冶火车站小有名气外,就是古冶中启俱乐部了。俱乐部外稀稀拉拉的有几个卖葡萄的,“昌黎县地甜葡萄!”那个口音不敢恭维,垮不拉基。 就是这样一个小城,生我养我的城市。 在这座小城,孕育了我,也孕育了一代英雄解振国。小时候,我不好好上学,从爸爸衣服口袋偷了五元钱,和我们班上的坏小子薛立成,赵福民一起到国光戏院着唐山落子。就是唐山评戏。也是在这座小城,我参与了东工房打南工房,大家都是我握弹弓子,旁边一个人捧着一个花盆子盆子里,装满泥球儿,这家伙射到头上就是一个大包!

大家边射弹弓边喊:“快投降吧,免得头上长俩犄角!”意思是说射俩个大包。在那种战场我的哥儿们数赵福民,他在东工房打南工房的战斗中,他最不要命!

就是这座小城,我在十一、二岁时我给老家的奶奶捡了一大车煤。

地震过了半个月,我才离开单位刘庄煤矿,回到古冶家中。 

我家地震后改为在古冶站南边一个角落,因为这样就不怕再地震了。我一进家门,全家人眼神都有些异样,“大水儿来了,怎么才来呀!?”我妈脑门上方包着厚厚的纱布,脸部发肿。 “二水儿,去把菜刀拿来,把你大哥杀了!”

“现在整个唐山都是震区,到处都在孩子哭老婆叫,到处都是你死我活,没有一个人能例外,谁都难逃法网!”“谁家不死人?!”我理直气壮地冲着我爸呛他。他“扑咚”一声坍缩在屋里水泥地板上,“哇!”叫了一声,“我老闺女呀!三儿子啊!你们怎么都离开我了呢?!”我赶紧扑上去扶住老爸,边安慰他边给他揉揉背,一场悲欢风暴才没暴发。

这次地震,我家损失了二个人,一个三弟七岁,一个小妹五岁,都是我家最小的一个。而恰恰是老爸最喜欢的两个宝贝!

他又回身面向我,“你说你,半个多月才回家来,你妈还以为你也⋯⋯”他没有说下去,全家人意思是我也在地震中怎么了呢!”

在家里呆了一天,第二天我又回了刘庄煤矿。煤矿上己是热闹非常,大门口一群人敲罗打鼓,感谢许耀林的救命之恩!原来是我救的大山和他的两个女儿,地震那天第三个我救的一家人!当时女主人不幸遇难了。我和大山一家互相留了联系方式,来日方长,再联系。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