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龟兹白发录 第七十七回
作者:周冬兴  发布日期:2019-09-22 00:41:28  浏览次数:85
分享到:

秋月夜哀鸿破梦
春香阁苦女陈情

上回说到孤军遗属被逼入绝境,一曲雁南飞遥寄乡关。老夫掩卷长叹,且以一曲【临江仙】作为本章卷首:

未许胡儿窥上国,征夫血沃中华。

狼烟起处即为家。

孤魂留大漠,白骨伴黄沙。

虽说飘零终不悔 ,可曾心乱如麻?

穷庐老弱有娘爷。

鼠蝇关内恶,正唱后庭花……

公元809年(唐宪宗元和四年)深秋……

时值深宵,一只白头大雁降落于大明宫中和殿外,哀鸣不断。值星宫人多次驱逐而不飞,见雁脚拴有锦帛……

同夜,宰相李藩秉烛夜读,窗前落下大雁一只,哀声厉厉……

衡州节度使周子炎策马于迴雁峰下巡查,一只大雁忽降于马头。周子炎惊诧之余,却见雁脚同样拴有锦书。

 西陵县令刘清廉正领着一帮虎背熊腰的捕吏雄赳赳气昂昂的前往阳逻抓捕“暴民”,忽然两只大雁扑入轿中,直把他吓得从轿中咕噜噜的滚落在地,好巧不巧的正好摔在一滩新鲜狗屎堆上,身边胖捕吏连忙上前扶起头脸都扑进粪堆的县令,忍着恶臭掀起新穿的衙役服袖角帮他擦脸。旁边的高捕吏手忙脚乱的用杀威棒驱赶轿内大雁,可无论如何追打,甚至轿内都落了很多雁翎,两只大雁就是不飞走。周围四处避让的民众个个憋着笑嗦瑟着身子,头更低下三分。

刘老爷提了提着粘了狗屎的官袍前片,撩了几缕糊上狗屎的额发,接过矮捕吏递过来已经摔歪了的官帽,端端正正的戴上,还又捋了捋系带,然后一脚踹开还在用袖子给他擦脸的胖捕吏。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大雁,恶狠狠的骂到:“本老爷这几日被该死的刁民闹得茶饭不香,掉了好几斤富贵膘,今日又被你们这两只不知马王爷长几只眼的畜生欺负,正好拿你们来补补。”

师爷眼神利索:“老爷,您看这雁脚上绑有物件,莫非是传说中的鸿雁传书?”

刘某皱了皱还挂着着屎粒的八字眉,又瞪了师爷一眼:“老爷我大字不识一箩筐,只识银子,管它什么鸟书!快给爷捉了,一只清蒸,一只红烧!”

师爷无奈,只得上前从雁脚上取下帛书一封和银环一个。刘某接过,左手将银环收入囊中,右手里的帛书看也不扔进狗屎堆:“老子今天有口福了!阳逻就不去了。贾师爷,你去传话给阳逻捕头王二狗,让他多揪一些地痞流氓,并告诉他们每人每天110个铜板外加晚上到怡红院快活! 嫖资县衙赊账。让他们把那些“暴民”给老爷我往死里整!再回头叫厨子把烹制好的雁送怡红院来,老爷我今晚要和小昭君慢慢享用!正好母老虎去紫霞寺上香,不回来……”。

话音刚落道旁梧桐树上忽然传来长歌:

“一脉江山易主频,杨家末日李家春。

民心总说比金贵,却把民心作纸巾。

大唐百世基业,就毁于尔等狗官手上……”,话未落音,从树上跃下一青衫人,弯腰从地上拾起帛书,扬长而去。县令、师爷及一干衙役眼睁睁的看着他飘然离去……

 夜幕降临,刘县令独自一人坐在春香阁上房,等着小昭君过来陪酒。

“给老爷请安……”小昭君面色苍白,神色倦怠。

刘县令马上起身凑上前,拉住小昭君手:“我的小心肝,今天怎么了?见到老爷这般模样?”一边说一边从袖中摸出银环:“小乖乖,这是老爷特地为你订制的!喜欢不?”

小昭君一看那银环,“啊”了一声,直接抢了过来,左抚右看,流如雨下。眼前这情形让刘县令有些懵了……

“老爷,您这银环从何而来?”小昭君面带恳求,焦急地问道。

 刘某看她这样,便说起了先前遇雁之事…...小昭君闻言直接失声痛哭起来,老妈子及龟奴等闻声赶了过来忙问何事……

 “老爷,这银环名曰节烈环,共有两只:一只雕有凤竹叶,一只刻有兰草心,是奴家祖传之物!奴家奶奶过世之时,一只传与姑姑,一只传与爹爹……”

 小昭君边哭边从小腿上摘下一只银环,众人凑上查看,果然除了花纹,其它的一模一样……

 “奴家姑姑50年前嫁给京山县城谢校尉后即随之前往安西戌边,再未音信。27年前,京城兵部差人送与爹爹纹银50两,说是军眷抚恤金。爹爹用这银子修缮了祖宅娶了亲,有了奴家,阿娘难产离世。爹爹带着奴家在鄂州城卖字为生。三年前一位富商看上了家宅勾结官家强行征收,爹爹被打成重伤含恨亡。临终前嘱附奴家拿银环去安西都护府投靠姑姑。奴家卖身葬父时被恶人强掳卖到这春阁……。昨夜梦见爹爹,他要我继续找姑姑。”

“姑娘,银环是你姑姑托灵雁带回的!”不知何时,那青衫客斜躺在床上,正举杯饮着刘县令准备好的合欢酒。刘县令转头一看,浑身打了个冷颤,这不正是白天从梧桐树上跳下来的人!

青衫客从床上一跃而起,自囊中取出那卷帛书递给哭成泪人的小昭君:“姑娘,这就是你姑姑张谢氏之血书”。

小昭君抖着双手展开帛书,上面血书:

寄鄂州胞弟及家人

五十三年绝域飘,乡关梦里路迢迢。

此生不悔千般劫,只愿亲人百难消……

(张谢氏于西域月儿湖)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