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20 苟富贵的幸福生活(5)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1-04-19 11:09:02  浏览次数:162
分享到:

从西人诊所出来,华大夫和南希架着苟富贵回家。

目送华大夫和南希出门,仰面躺在床上的苟富贵精神萎靡。华大夫是神医,望闻问切比那些仪器来得还要准确。他要求自己静养3-4周,否则留下后遗症,后患无穷。自己一个老爷们,天气炎热,实在不好意思让南希贴身照顾。反正她可以搬到音乐教室去住,不能心软,借着这阵东风,把这尊神送走。哎,挨一天算一天吧。他想着给桂珍打电话,提前做些铺垫,万一无意间让她看到不该看到的人和事,她的脾气,了不得。

“大中午的打电话,你怎么没去上班?”

“今天下雨,定好的活儿取消了。”

“是吗?新闻说悉尼今天是晴天,35度。”苟富贵心中暗暗叫苦。现在咨询太发达,扯谎需要万分小心,别露了馅儿。

“罗西接了个大活儿,”他赶忙转移话题,“在黄金海岸,我们要去几个星期,可能其间不能给你打电话。澳洲的电讯太落后,你知道。”

“哦。你大白天躺在床上干什么?”

“这些天忙,有点累。”他不愿意把受伤的实情告诉她。

“你把手机转一下,朝着厕所那边。”

苟富贵回头一看,脑袋“嗡”的一声。刚才南希手忙脚乱的,临出门时忘了关卫生间的门,她粉红色胸罩、底裤和自己白色的四角裤毋庸置疑不容否认地并排挂在晾衣杆上。

双方沉默了许久,还是桂珍忍不住,“说说吧,怎么回事?”

苟富贵心中坦然,反正没有做过对不起老婆的事情,既然善意的谎言被戳穿,干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把事实从头招认。

桂珍阴沉着脸听完,“你现在到她屋去,我要看看。”

“人家是临时租住,给我交房租,平时出门房门上锁,我怎么能擅自打开?”

“不行,我要看看她的床,有没有你的东西。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苟富贵无奈,自知理亏,少不得一瘸一拐忍着剧痛,打开房门,让桂珍透过视频把卧室的边边角角仔细检查个遍。

桂珍面沉似水,“我告诉你苟富贵,你要敢当陈世美,天打雷劈,你躺在地下的爹也饶不了你。”

“不能,咱不是那种人。我决不做陈世美。”他一边安抚,一边尽快结束谈话。 

即将结束谈话的瞬间,单元门“咣当”大开,南希提着几兜子营养品风风火火地闯进来,“怎么样了?等急了吧?疼得厉害不?”

苟富贵心中叫苦,赶忙挂上电话,心里祈祷,桂珍千万不要看到这一幕。

见他神色慌张地放下电话,南希会心一笑,“跟老婆汇报情况?别吓着她。”

“当然得捡好听的说,她不了解咱们这的情况。”看着她绯红的面颊,他一时语塞。

 

百转柔肠的夜。腰椎的疼,桂珍的愤怒,南希不避嫌疑的真情关切,简单枯燥的生活瞬间风起云涌。苟富贵实在不善于处理复杂的男女关系,疼痛逐渐弥散至大脑,不受控制。他忍不住闭着眼“哼哼唧唧”。

“吱扭”,寂静中格外清脆,一阵香风逼近。

“腰疼哈?大夫说了,疼别忍着,吃两片Panadol。”

两片止疼片被那支纤纤玉手塞进他的嘴里。苟富贵怕半夜起身小解不方便,只抿了一小口水。

她并没有回到屋里自己的床上去,轻轻地双手抱膝坐在床垫子的边上,在黑暗中瞪着眼睛,仔细端详苟富贵。

一会儿,那柔弱无骨的玉掌放到他的前额,“呦,出这么多汗,我给你用湿毛巾擦擦。”

“你别忙活了,我没那么娇气。澳洲的止疼药就是劲大,现在已经不疼了,只是睡不着……”

“我帮你弹首曲子,莫扎特的《G大调钢琴小夜曲》,一曲终了,包你睡个好觉。“

“哪里有琴?再说这大半夜的,找挨骂吗?“

“不用琴……”一阵幽幽体香靠近,一缕散发薄荷香味的发梢撩拨着他的面颊,一双纤细的手在他的前胸灵巧地翻腾跳跃……

夜空中的星星,相互作用相互吸引,碾压时间,恒久相伴亿万年。

        这一夜,俩人睡得深沉香甜。

(待续)


上一篇:雨桑里的宝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