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红尘烟雨局与套 第1部 第63章 联合行动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1-07-15 20:47:49  浏览次数:165
分享到:

听了市公安局长的话,何干一楞。

嘿,我正想着呢。我工商还没动手,你市局倒先干上了?

“明白了,下午见!”“下午见!”,放下话筒,何干在室内兜开了圈子。看来自已确是料事如神,我看那背街有问题,结果果然是有问题。

但是奇怪,市局又是怎么知道背街有问题的呢?

当然,市局可能早有侦察员潜伏在那儿?

这些专吃公安饭的大盖帽,平时对各个环节都无孔不入,更何况罪孽横切的背街?想到这儿,何干有些毛骨悚然。

糟糕呢,我和紫嫣在那儿的幽会,会不会也引起了公安的注意?

特别是那章节的意外出现,会不会是公安的有意安排?

再说了,被无端撸掉了局办主任的章节,会虚怀若谷,豁达开朗,不会对我抱有成见?如果今下午开会,周局问起我和紫嫣那点事儿,我该怎样回答?

妈的,当初可没想到会由此引起麻烦。

正烦恼着呢,胡秘书前来叩门:“何局!”

“哦,小胡么,请进!”何干高兴的叫道:“请进!”

经查处负责人精神抖擞的进来了,天蓝色制服贴切地穿在他硕长的身上,使胡秘书的儒雅之中添了此许的威风。

“何局,今天一早我派人又核实了一遍,那个6---2确是制假造假窝点。平时的批发量,一般都在百人以上。”

何干笑眯眯地看着自已的智囊。

“做得好!工作就需要这样踏踏实实。对了,你那处里有什么反映呢?”

“高兴啊,大家都高兴得窜上窜下的。”想想自已的二个女部下,今天一进办公室,一个乐呵呵的抢过茶杯泡茶,一个笑眯眯的拿起抹帕清洁。

二人嘴里还不忘叮嘱:“胡处,奖励可不要忘了我们哟。我们虽是内勤,可一点不比外面的的贡献少。你一碗水不端平,莫怪我们戮你背脊骨哦。”

胡秘书自得的笑着,志得意满。

“说千遍理儿,道万条理儿,毕竟奖励提成才是硬道理!何局,还是你有前瞻性,深谋远虑,定下了这样正确伟大的规章制度,我真正是臣服您了。”

何干不由得矜持地抿抿嘴唇。

是的,胡秘书的恭维一点不过份。

当初在讨论这由孔处起草的部门规章制度时,局领导班子一致反对,是自已力排众议,以局长权威最后一言定论。

“我看可以!改革开放的目的是什么?就是为了让国家和人民早日富起来么。经查处是市工商局的重中之重,工作范围之广,工作力度之大,相信在座在比我更清楚。

还有一点,各位因此的收益还少吗?嗬嗬,怎么一揣了衣兜就忘本呢?”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些头儿怎么都集体失忆啊?

“不在位不谋其政么!”何干笑笑:“好,你又打了漂亮一仗,应该表扬。我看,你那个负责人换成处长二个字,不远了。”

胡秘书矜持挺挺胸。

“全靠何局提携!滴水之恩,小胡必涌泉相报。”

“哎,说什么呢?”何干佯嗔的挥挥手:“咱不是帮派,不是黑社会,更不是在官场。正常的工作关系上下级关系么,我不过是当了一次伯乐;你呢,原本就是良驹呢。”

何干走回自已椅子坐下,手指头在桌面上叩着。

一面随口问:“货品还封着吧?”

“封呢!”,何干又看看窗外,抹一抹自已额头:“瞧这天气,进入十月了还这么热。守夜的队员辛苦,晚上,你弄点啤酒和卤菜去与他喝喝么。”

胡秘书心一跳:什么,让守夜的队员喝啤酒?难道我听错啦?

何干可不管他在想什么,而是笑貌依然,冲着他点头。

“是的,你弄点啤酒和卤菜去与他喝喝。凌晨一点离开时,你就向市局报案,明白么?”,到底不愧是智囊和秘书,胡秘书一下就明白了,点头:“明白!”

何干又叮嘱:“掌握好报案时间,这个特别重要,不要功亏一篑,惹火烧身。完后,你瞅清楚了,就给我发短信。”

“明白!何局,我出去啦?”

“去吧。”

这么一忙乎下来,看看十点过啦,何干就拨通了周锋的手机:“在哪呢?”“办公室!”周锋嗡声嗡气的回答,看样子,怒气还没消散:“何局,大哥,我可等着你的电话呢。”

“你就这德性,一点儿都等不得?我这不是打来了吗?”

何干有意了提高嗓门儿,似斥非训。

“不错,胡秘书是我提起来的,可再怎样也只是个二十七八的年轻人。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能干什么呢?幼稚,冲动,轻信,能托付大事儿吗?

真是的,你我多年的老朋友,我靠他不靠你?我不信,你信?”

那边的周锋到底给镇住了,气焰没那么嚣张,丌自咕嘟咕噜的。

“我不管你靠哪个,反正,300万不能就样完蛋了。300万啊,多少兄弟姐妹都拴在上面呢。”,何干轻蔑一笑:“钱脑袋,脑袋钱,我就是为这事儿打电话来的。你听好了,今晚上12点半,守货的人不在,你自已去拎回就是。”

“嗬!”

只听得那边的周锋一声大喝,一拳砸在桌上,有咣当咣当的响声,很响地传来:“谢大哥!地址?”“××路平街一楼××号!”

说毕,何干嚓地压了话筒。

紧跟着站起来,双手一叉腰,习惯性的眺望蓝天白云。

何干感到一种别样的轻松,抑或还有些许的兴奋:一条混江龙就此玩完,一个黑社会就此收监,哎,是不是自已有点殘忍无情呢?

不全是,拜托,不全是。

是他自已找死,是贪婪让他自取灭亡,我不过替天行道,做了我该做的事儿。

要说我有点殘忍无情呢,也有那么一点点。可是,谁面临着对自已安全的威胁,不奋起自救?周锋不亡,日后必然出事儿。他一出事儿,市纪委拔萝卜去泥,我也跟着完蛋。

为了我自已的安全和生活,老朋友,对不起了。

看看时间不早,想想似乎没什么事了,何干就给小万主任打个招呼,换了便装,独自朝外走去。

他是想借外出开会名义,顺便到园山饭店看看。不知怎的,他想见紫嫣了。到了饭店餐饮大厅,寻一僻静角落坐下,何干要了一菜一汤,便慢腾腾吃起来。

他知道,这个时候的紫嫣,一准例行巡示。

他想看看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随意自由和真性情的紫嫣。

果然,随着营业高峰的到来,紫嫣出现了。紫嫣穿着绛红色的制服,袅袅婷婷,端庄大方,在值班经理的陪同下,慢慢的从总经理室出来,沿着餐饮大厅,开始了一圈儿的巡示。

没走几步,一桌客人喊住了她。

一个秃顶胖子站起来说着什么,然后递过一个酒杯。

紫嫣接过,一饮而尽。然后把空怀子向着对方亮亮,又双手合掌摇摇,笑着离开了。何干只觉得那秃顶胖子有些面熟,一时想不起在何时何地看到过?

紫嫣没走几步,又被一桌人喊住。

一个半老徐娘站起来,笑嘻嘻的拉着紫嫣说着什么?

紫嫣大笑,然后上前搂住对方。二个女人相互在彼此的腰上拍拍,再放开,一个坐下,一个继续前行。

突然,几个熟悉的影子飘进眼帘。

何干细细一瞟,这不是周锋和他形影不离的哥儿们么?

虽然离得很远,可怕他看见了,何干有意识换了个座位,背着对周锋。不一会儿,在人声鼎沸中,何干听到了自已耳熟能详的猜拳声。

“你妈偷人啊,五还是五啊,老子说了算啊,三下五去二啊!喝,黑幕,该你喝!”

那个叫黑幕的哥们,就故作委屈的大叫。

“老大,三下五去二到底是几啊?我笨,没听清啊。”“是几算几,怎么着不服气?不服气你也来啊。小子,真真假假,虚虚晃晃,是拳术之精髓,学着点,喝!”

周锋得意忘形的拍手大笑,忽儿又叫:“何总,何总何总停一下!”

“你好,周局。”

是紫嫣稳重而清亮的嗓音:“欢迎来园山,多谢捧场。”“不谢!何总,今天怎么说?是罚酒三杯,还是打个七折?”

紫嫣无奈的回答:“后一项吧,后一项。周局,我这是小本经营,老打折,经受不起哦,请多包涵。”

“嗬喝,小本生意?谁不知道你园山在咱池市年利润数一数二?”

周锋大声喝道:“何总你甭在我面前哭穷,老实说,不是看在何局面子上,哼!”

何干恨得牙痒痒,不由自主的看看腕表,早,离明天凌晨还差大半天呢。忽又听得有人威严的宣布:“卫生局的,例行检查,叫你们总经理来。”……

何干到达市公安局会议室时,刚好三点正。

不宽的会议室里,相关主管局头儿都在。

周局看看跨进来的何干:“何大局,准时!你可真是拿捏得准准时时。人家来得早的,已等了大半个小时,请坐。”

找一空位坐下,何干掏出笔记本。

老实说,虽然身为市工商局局长,他却从来就不喜欢参加这类会议。

原因之一,就是感觉到和这些厅局级坐在一起,有损自已的清高和身份。

看吧,城管陈队。官场上传,他和自已的办公室美女主任,自已的城管二中队徐娘半老的中队长,都有一腿。老婆为此喝药上吊上告上访,什么大法都玩儿过。

看吧,卫生防疫吴站。官场上传,他潜规定每一个新开户和年检的主儿,都必须购买一箱500盒“迅达”牌消毒剂。

“迅达”比市场上的同类消毒剂要贵一倍,仅此一项,就为防疫站的兄弟姐妹们,创造了每月人平八百块的格外奖金。

因而吴站受到防疫站全体干部职工的热烈欢迎和拥护,在每年度的干部考评中,得分远远高于上级规定。而据说“迅达”牌消毒剂,正是他女儿女婿开的。

再看吧,监察樊局,官场上的名言“出了事,想不烦,就找樊!”中的那个樊,就是指的他。

据说樊局明码标价:查看一个卷宗,无论厚薄多少和时间短长,5000块。

拍摄,加5000块;带回家,再加5000块……

与这些贪官污吏相比,咱何干可是堂堂正正,光明磊落。所谓好汉不与地痦搭肩,英雄不和无赖同行,就是这个道理。

再则,除了公安,国安,还有哪一个主管局比得上我工商局重要?

改革开放中的排头兵,国家经济的中流砥柱。

即便要开会强强联手什么的,也该由我工商局召集牵头,哪里轮得到你等滥发英雄帖?如此,何干就很少参加诸如此类厅局级协调会。

如此,池市工商局长何干坐在一大帮厅局级之中,感觉很是不自然,不舒适。

周局以召集人和强势主管局局长身份说话了,果然人随权贵,气场盎然,一下就扼住了全场。

“今天请诸位厅局级来,主要商量联合行动,打击犯罪份子的重要问题。下面,请一号同志简短的介绍介绍情况。”

一位身着警服的女警官站起来,侃侃而谈。

何干一瞟,陡然一惊。

啊哈,这不是章节吗?被我辞退后,又当了背街春来茶饭女老板的章节么,怎么会穿上了警服,,还成了一号同志?

“……卖淫嫖娼,贩毒伪造,色情敲诈,以假勒索。总之,背街就是一条藏污纳垢的大染缸。吞噬着改革开放的健康肌体,破坏着城市发展的前进步伐。”

说到这儿,章节停停,朝何干这方向瞟瞟。

何干的颈项立刻向下缩缩,恨不得地上有条缝儿钻了进去。

市工商局长丌自在心里叫苦:他妈的,这章节原来竟是公安的卧底。不用说,我和紫嫣二次都被她知道,却不动声色的记了下来。

说不定早给她对周局讲了呢?

难怪今上午听起周局的声音,总觉得阴阳怪气,话中有话的?

“……我的意见:晚铲除不如早铲除,除恶务尽。我的话完了。”

零零星星的掌声响起,周局清清喉咙,拿起了笔记本:“市领导指示:请市公安局牵头,立刻会同各相关主管局,对背街进行打击取缔。

该逮捕的逮捕,该拘留的拘留,该法办的法办,决不手软。

各主管局要紧密配合,严禁搞本位主义,故意拖延以保护自我利益。凡在此次联合行动中涉嫌上述违规行为的主管局,对其主要负责人,应予公开通报批评和党内警告处分;严重的,就地免职,撤职查办。”

啪!周局很大声的合上了笔记本。

接着,双目烔烔地扫视着厅局级们。

“古人云:挟天子以令诸侯!今天,市局就拿着鸡毛当令箭,让各位见笑了。我宣布:即日起设立联合行动指挥部,张书记任指挥长,谢市长任副指挥长。

我任现场行动总指挥,工商何局任副总指挥,各主管局局长任指挥部成员。

每局抽调面包车一部,精兵良将二十名,由各局局长带队,今晚十点正,在市局大院集合待命。大家听清了没有?”

众厅局级挺胸昂首,齐答:“听清楚了!”

“请何局留下,其余的,散会!”

周局叫过何干拿出了一张地图,上面标着细化了的背街,一条一项,清晰可闻。二人就着地图商量一会儿,很快拟定了行动细节。

这时,章节笑吟吟的走上来。

“何副总指挥,咱们又见面了。”

何局心虚的瞟瞟周局,有些狼狈的所答非所问:“你不是春来茶馆的老板娘吗?变得好快,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呢。”

章节答:“那是兼职,肉瘤是我发展的眼线,还想问什么?”

何干摇摇头,章节就坏坏的笑着。

“若想人不之,除非已莫为。何局,我还想当当你的局办主任。你对我多亲切友好,爱护有加啊,我一直惦念着呢,永远也忘不了呢。”

周局头一偏,喝斥道:“丫头,别没大没小的。去,我们正忙呢。”

前局办主任就朝何干愤懑的晃晃粉拳,溜一边儿去了。

晚十点正,宽敞的市公安局大院,被一辆辆统一标识的面包车挤满。面包车都拉下窗帘,只有从正面的车头望进去,才能发现每一辆里面,都坐着满满一车穿制服的人。

十二点正,现场指挥部一声令下,以十辆警车开道的车队,便缓缓驶出了大院。

一上正公路,便拉响警报,大开警灯,威风凛凛,风驰电掣,直奔目的地。

不过二十分钟,车队便将背街围了个水泄不通。哗啦啦,一阵惊天动地的拉开车门声响,近三百余人的制服们,各奔目标,各负其责。

立刻,表面上静寂的背街,响起一片乱纷纷惊叫和逃躲声。

周局何局等现场指挥人员,来到了内定的临时指挥部---春来茶馆。

那肉瘤早奉命把茶楼收拾成了办公室,灯火通明,人来人往。自已则率了所有的服务员,恭恭敬敬小心谨慎的站在一边,听从调遣。

何干一眼看到他,不禁走过去玩笑:“老板,别来无恙,你好啊!生意好吗?”

肉瘤连连鞠躬:“谢谢首长,我很好,我很好。我真是有眼无球,无球。”

紧跟着过来的章节不解,纳闷的皱眉问:“有眼无球?什么球?足球”,何干忙捂住自已嘴巴,伴装咳嗽。

肉瘤弯弯腰,小心翼翼的回答。

“不是!是指眼珠子。我们四川人称眼珠子也称球,球,也叫眼珠子。”

章节飞红了脸蛋,怒斥:“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老实点。”,肉瘤吓得连连弯腰:“报告公安,我老实,我绝对老实。”

何干眼光一溜,又赶快捂住了自已嘴巴。

那一溜七八个膀大腰圆气势汹汹的汉子,现在全穿上了灰色的工作服。

许是临时做的或在什么地方抓的,工作服穿在汉子们身上,就如成人套着孩子的衣裤,又小又短又窄,露着粗胳膊肥大腿的,特滑稽。

再被左边一排衣服合体,袅袅婷婷的女服务员一衬映,更令人捧腹。

开始陆续有人押了进来。

一进来,跟随着的各媒体长枪短炮便一齐瞄准。三个被钢铐铐在一起的汉子,垂头丧气的走进,一包各种颜色的摇头丸,拎在紧随其后的制服手中。

几对衣襟不整的中年男女,灰溜溜的捂住自已的脸孔走进。

后面的制服拎着一大提牛皮包,公文包和精巧玲珑的小拎包。

一串十几个睡眼惺忪,鼻涕直流的瘾君子,跌跌撞撞的走进。有的大概是毒瘾发作了,一面走,一面撞墙,咚咚咚!像是给自已伴奏……

一阵闪光灯响,一歇雪亮如昼。

本来三大间凿通挺宽敞的春来茶馆,很快就人满为患。

外面不时传进:“站住!不准跑。”“再不开门,我们依法砸门了!”“哎哟,饶了我嘛,我只是路过。”等等的喧嚷。

何干走到前面窗口探头瞅瞅。

整条背街都是制服,手电晃动,人影如织。

看来,没人能逃得过这精心布下的天罗地网。周局也站过来:“怎么样,精彩么?”“精彩绝伦,不可复制!”

何干笑道:“这下连根拔除,再不能让它死灰复燃。”

周局也探出头瞧瞧,一面说:“嗯!除恶务尽,斩草除根。我倒要看看佗如何死灰复燃?”

二头儿又走到后面窗口,同时探头看看。

这一看不要紧,二头儿面面相觑,忍不住捧腹大笑。章节问:“周局,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一面探出头细瞧。

可她马上红着脸慢缩回来,往地下吐吐唾沫。

“呸呸呸,人潭,慌不择路呢。”何局就忍住笑叫过一个警官:“看看窗外,全抓起来。”

原来窗外离地三层高处,是所有建筑的后窗。

因为背靠陡峭的石壁,十分幽暗。

大约是被联合行动的突然袭击打晕了脑袋瓜子,犯罪份子慌不择路,纷纷从窗口窜出,攀着洞开的窗户佝偻着身子躲避。

这些吊窗的人呢,大多衣冠不整。

有的居然还光着屁股,一溜望去,宛若一只只奇型怪状的猴儿,丑态百出,狼狈不堪,令人忍俊不住。

看看腕表,是该收网的时候了。

周局和何局碰碰,便发出了班师回朝的命令。

下楼时,一个浑身颤抖,双手死死捂着脸孔的胖子,引起了何局注意。何局便命令他站下,把手拿开。

对方不听,只是颤抖。

何局命令制服强行把他的双手扒开,不禁大吃一惊:“蒋税,怎么是你?”

蒋税一张胖脸涨成猪肝色,几滴浊泪滚出,呐呐无语。一边的制服凑过来轻轻说:“现场从被窝掏出的,正和三个女人鬼混着呢。”

何局摇摇头,叹口气:“带走吧,不上铐。”。

这时,周局的手机忽然响了。

“哪里?我是周局。嗯,在哪里?××路平街一楼××号,好,我派人马上赶到。”,一扭头,朝紧跟其后的市局刑警队长命令:“马上赶到××路平街一楼××号!,娘的,趁火打劫。我这儿联合行动,他那儿撅锁翻墙,全都给我抓起来,铐回市局。”

“是!”

何局走过来:“什么事?周局,跑了人吗?”

周局就率先往车里一钻,何局紧紧跟上:“敢趁火打劫?我看这帮小子是不想活啦,开车!”

和来时的阵势一样,二十车警车鸣笛亮灯开路,一溜满载着制服和嫌疑犯的面包车,紧紧跟上,威风凛凛的向市公局大院驶去。

途经××路平街一楼××号时,车队停下。

周局跳出警车,愤怒地一步抢向前去。

何干则躲藏在车上,睁大眼睛望着。只见封存着收缴货品的平街一楼××号,被雪亮的警车灯照得如同白昼。

砸烂的铁锁和门窗,放在地上和车上堆积如山的假冒伪劣,一片狼藉。

在雪亮的灯柱中,一脸无奈又醉意朦朦的胡秘书和守夜队员,惊惶不安的睁着眼睛,不知所措。

一边,惨白着脸的周锋和几个大汉,正被干警一一戴上钢铐,然后猛力一推:“上车!”……

第二天,一个惊人的消息在市工商局传开:“静观区分局局长周锋,昨晚率众偷盗,被公安局当场抓住。周锋翻车拒捕逃跑,、被当场击毙。”

原来,周锋得到何干情报,大喜之余,中午率众到园山胡吃海喝。

众人一直折腾胡闹到晚上十一点过才离开。

一干人驾车直找抵目的地。看看要到凌晨了,也就是何干提示的行动时间,逐一涌而上。正干得欢欢喜喜,公安干警从天而降,全部束手就擒。

车队行至大街拐弯处。

熟悉这一带地形的周锋知道,拐弯抹角一则,便是住宅区。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于是,这厮趁干警不注意,一钢铐狠狠朝其砸去。然后猛力将其一推,一头撞开车门朝外跳去。

然而,咯吱!吱!嚓!啪!

就像爆了一个熟透的西瓜。

周锋先是被急驶中的车门挂倒,随即头颅被卷进车轮下,脑浆迸裂,鲜血横飞,双脚踢踢,便结束了贪婪而罪孽的一生。

在众人的交头接耳中,何干一脸惊愕。

“怎么搞的?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那么说那批货是周锋的?”

胡秘书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啊?我正和青牛喝酒侃大山呢,周锋领人便冲了进来。”,启书记也摇头:“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周锋这个教训太深刻了。”

何干破天荒当众承认:“我用人不当,督促无力,要检查呢。”

“这个么,人不是神仙,别当别论吧。”

启书记瞧瞧一边的几个副局,想想说:“我看,局常委是不是开个紧急会议,处理处理善后事宜?”

何局装聋作哑,紧皱眉头。

“等市局的验尸报告正式出来后再开吧,不过,这事儿得赶紧向上级汇报。毕竟一个分局局长死亡,不是小事儿,还有家属呢。”

启书纪又看看大家。

说:“正因为一个工商分局局长的死亡不是小事儿,所以,我才建议:是不是把谁替代他主持分局工作的事儿,提上议事日程?群龙无首么,要推动分局工作发展,拖着不行么。”

何干暗笑;一群蠢驴!就只知道盯住人家腾出的空位?哎呀,何干何大局,你可真聪明能干,运筹帷幄。他们,哼哼,大蠢驴啊!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