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潘多拉手环 第十四章 儿科病房
作者:安菁  发布日期:2021-07-16 11:01:14  浏览次数:58
分享到:

1.

黄金海岸市立医院坐落在著名的南港,是昆士兰州第三大的综合性公立医院,始建于1921年,最早的称呼是妇幼医院。和国内的大型综合性医院相同,这里涵盖了绝大多数的科室,儿科是其中的一部分。

安娜从六年前开始在这里从事志愿者工作,虽然她已不是医生,不能再履行医生的职责,但她喜欢医院的气氛,尤其喜欢在儿科帮忙。安娜早就发现自己喜欢和孩子们打交道,和小朋友们在一起的时候,她可以很放松。

位于四楼的儿科病区分成一区和二区两个部分,一共有四十张病床。和专门的儿童医院不同,这里的儿科病区实际上是儿科综合病区,只要年龄小于十六岁都可以收治,疾病的种类不受限制。

病区里大多数都是单人间,也有双人间和三人间。除了四处林立的各种医疗设备,病区总体看起来更像是专为儿童设计的酒店。墙壁不是冷冰冰的白色,而是布满了各种鲜艳的图案和颜色。在公共区有很大的室内活动室和室外活动区域,每一间病房也布置得活泼可爱。

病区的医疗工作按照规定执行,医护人员各就各位,整体井然有序。和国内拥挤吵闹的儿科病区完全不同,这里因为患者总体数目不多,并且有家长陪伴而显得安静、祥和得多。

一些病症不严重,或者恢复期的小患者,时不时到活动区玩耍,像安娜一样的志愿者会带着他们做手工、讲故事、玩游戏。除此之外,安娜和与她同样的志愿者,也会根据小患者的身体状况,到他们的病房里,与他们互动。

“早上好啊!”安娜刚刚进入病区,杰西卡就很热情地凑过来,两人相互拥抱了一下。

和温婉、内向的安娜不同,杰西卡是个豪爽、泼辣的人,身高足有一百七十五公分,一头红色的浓密卷发。她们年纪相仿,都是有着多年经验的志愿者。杰西卡早年是教会学校的老师,后来连续生了五个孩子,就干脆全职在家。但她是个闲不住的性子,除了周末在教会的义工,每星期还到医院帮忙。

一来二去的,两人就熟悉了,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们习惯了一起搭班。杰西卡喜欢和孩子们说笑,她最拿手的是唱歌、做游戏和讲故事,安娜则擅长手工和绘画,一动一静,配合默契。

“我准备了圣诞节贺卡的制作材料,最近新学习了一种立体的制作方法,今天就打算教给孩子们。”安娜边说,边拍了拍肩上背着的一个大袋子。

杰西卡却没有接安娜的话题,她看了看眼前这个略显憔悴的女人,问道:“你的身体怎么样了?看医生了吗?医生怎么说?”

安娜一愣,脸色也跟着黯淡下来,还有些不快。“我身体没问题,昨天就是一下子懵了,你这话从何说起呢?”她的语气冷冷的,也不等杰西卡回答,径直往活动区走去。

和杰西卡一起合作的这几年,安娜还是蛮喜欢她的,因为她是个纯粹的、从心底深处热爱这份义工的人。但是,杰西卡时常热情过度,也喜欢传闲话。有过几次领教之后,安娜便再也不会和她深交,更不会把自己的烦恼告诉她。昨天的意外已经让安娜懊悔,意料之中杰西卡定会追问,她只得装作不快,以求息事宁人。

看到安娜这样的反应,杰西卡倒也没有在意,她耸耸肩,嘟哝了一句:“没事就好。”追上安娜,两人一起开始了这一天的工作。

病区里进进出出的医护人员和小患者都乐呵呵的,很快就到圣诞节了,这毕竟是一年中最重要,也是孩子们最开心的节日。安娜准备的立体卡片大受欢迎,连轮班的护士们都三三两两地凑过去讨要。安娜毫不吝啬,她手把手地教会了一众大大小小的围观者,更是一直不停地做着。

2.

周五这天,病区里新添了八位陌生面孔,有体育课摔断腿的初中男生,有糖尿病例行复查的小女孩,有重度腹泻原因待查的婴儿,有肺炎、有肾炎......林林总总,但大多都不算严重,没有生命危险。

但是也有例外,在二区的412病房收治了两名严重烧伤的孩子。他们是亲姐弟,姐姐全身的烧伤面积高达80%,入院已经超过三十个小时,仍旧处在昏迷中。弟弟要幸运得多,只是右臂和右侧的上半身烧伤,虽然面积不大,但也是深二度烧伤。

408-416这几间病房位于这个病区的最里面,在中央处置室和观察室的背面,是接纳需要隔离的特殊病例和重症患者的病房。这里也是普通患者的禁区,在走廊里张贴着黄色警告标志。平日里,偶尔看到有人进出,也都是神情紧张。安娜从未涉足这个区域,她也不喜欢这里的氛围。

从刚进病区不久,安娜就隐隐约约地听到了来自最里面病房的哭声。因为离得远,声音很轻微,时断时续。随着安娜忙碌起来,周围的孩子多起来,那个哭声差不多也就听不到了。

可是,在一上午的活动结束的时候,哭声再次传到了安娜的耳中,这一次明显了许多,一直持续着,让人揪心。

“新来的烧伤病人,”看到安娜总是不自觉地张望,杰西卡主动说道,“姐弟两人,姐姐九岁,弟弟三岁。”

安娜停下手里的活儿,疑惑地问道:“怎么一直是同一个声音,应该是那个弟弟吧?听起来哑哑的,但声音还很稚嫩。”

“是,姐姐伤得很严重,一直处在昏迷之中。弟弟倒是没有大碍,可毕竟很疼,所以一直哭。唉,真是可怜的孩子们啊!”

“怎么回事?孩子们的父母呢?”安娜追问道。

“车祸,”杰西卡继续说道,“昨天的早间新闻里报道了,就在一号公路快到新州的地方。一家四口,一辆福特轿车,不知道是不是疲劳驾驶,在空无车辆的高速路上翻了车,是前天凌晨一点的时候。父母当时就双双身亡,弟弟被甩出汽车,摔在路旁的草地上,只是被汽车爆炸时的火焰咬到了身体的一侧。可姐姐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她勉强逃出汽车,但离得太近了,全身大面积烧伤。”

“太可怕了!”安娜惊得脸色苍白,她一边叹气、一边摇头。父母双亡的重伤儿童,即便逃过了这一劫,往后的日子也必然充满艰辛。

杰西卡也很难过,语气不像之前那么直接,看到安娜眼睛里的不忍,她突然想到了什么,补充道:“那两个孩子是亚裔,应该是来自中国移民家庭,值班护士说的。”

“真的?”安娜颇有些吃惊。

不知道是好奇心驱使,还是什么更复杂的原因,总之安娜和杰西卡一起去了护士站。412病房的病历卡上别着两个名字:Amy Wang和Alex Wang。

毫无疑问,两个孩子姓王,定然是中国移民了。让安娜惊心的是女孩儿的名字,和她的女儿一样,都是艾米。因为这个偶然的相同,安娜心里被刺痛了。

她工作结束时,那个叫艾米的女孩儿还在昏迷之中,她的状况非常糟糕,败血症和脏器衰竭都不可避免地出现了,能够活下来的几率越来越低。

弟弟阿历克斯比姐姐幸运得多,可也同样备受煎熬。他在哭喊了妈妈一天一夜后,改成了哭喊姐姐。医院里的医生再三考虑之后,还是把两个孩子留在了同一间病房里,他们期待着弟弟的喊声可以唤醒姐姐。

同样的,虽然姐姐仍旧昏迷,但弟弟毕竟可以看到她,知道她就在自己身边,这或许对于年仅三岁的小男孩来说,也是最大的安慰。

3.

离开医院后,安娜一路开车走着,却总有些恍惚。她的耳边一直回荡着小男孩阿历克斯的哭声,那声音不大,也有气无力,可却那么悲伤、那么绝望。

安娜不敢想下去,如果姐姐真的走了,那将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

已经快两天了,除了处理事故的警察和政府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姐弟俩没有一个亲人出现在医院里。毫无疑问,和安娜的家庭一样,他们也是独自生活在澳洲的移民家庭。他们的亲人应该都还在国内,离得那么远,就算是已经得知了这个可怕的消息,一时半会儿也赶不过来。

安娜把车开到南港最大的购物中心,她本来应该昨天去购买礼物的。看看手表,刚好下午一点,离接艾米还有差不多四个小时。她抓起手袋,快速冲进大厦。她知道自己得为那个绝望中的小阿历克斯做点儿什么。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