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潘多拉手环 第十六章 威廉大街一号
作者:安菁  发布日期:2021-07-20 08:26:45  浏览次数:133
分享到:

1.

周六晚间的表演最终在掌声和欢笑中圆满完成,为师生们一整年的辛勤画上了句号。

许立在6:40赶到了剧院,近处的停车位早已满了,他只好停在学校大门口的停车场。一路狂奔到山坡上,忍住肋间岔了气的刺痛,和安娜一起摸进了剧院。

看到许立满脸的汗,看到他尽量忍住的呼吸和半天都说不出话的样子,安娜知道他也是拼劲全力了。好在女儿的表演没有错过,一切有惊无险。心疼是难免的,可安娜并没有表现出来。

结束时,夫妻二人在拥挤的人群中接到了女儿,艾米在后台时已经发现了赶来的爸爸,也早就不再生气。表演很成功,并且,艾米被执行校长请到了舞台上,和另外十几位表现突出的学生一起照相留影,给了所有人更大的惊喜。

喜悦中的一家三口开车回家,出乎安娜意料,艾米选择了许立的车。她以为艾米是为了单独和爸爸抱怨他差点没能挽回的错误,却没有想到,这件事在艾米心中早已事过境迁。

许立也以为女儿还在生气,于是主动承认错误。在安娜面前,他很少正经八百地道歉,好像那些话很难说出口。可是面对女儿,他总是甜言蜜语,也不真是为了讨女儿欢心,情不自禁地,他就想把艾米捧在手心里。

“老爸,别肉麻了。我早就原谅你了!我有正经事儿问你,那个稻草人是怎么回事儿?”

“稻草人?”许立这一天算是晕头转向了,刚平息了一场风波,怎么又出来个什么稻草人?他觉得自己再也受不了惊吓了。

看着许立惶恐不安的表情,艾米突然大笑起来。很久了,她都觉得自己的爸爸实在是活得糊涂,在她看来,事情也没有多到数不清的地步啊!怎么他总一副搞不清状况的模样。

“就是你从诊所拿回来的那个大箱子啊!你说什么圣诞节礼物那个!”

“噢,那个纸箱啊!我又没有拆开看,怎么知道里面是个稻草人!”

“妈妈说你拆开了,还和我研究怎么一回事儿?”

许立暗自叹了口气,他头一天早上明明封起来了,怎么箱子还是开了口?估计是没有把封条粘紧。

“老爸,你老实告诉我,这个礼物是不是你托人买来,打算送给妈妈做圣诞节礼物的?她可一直想要一个稻草人的!”

“是,还是你聪明!可是被你妈妈发现了,这可怎么办?”

“哈,谁叫你不小心!干脆现在就让妈妈摆在花园里吧!”

许立点点头,试图让自己的头脑清醒一些。忘记女儿的演出已经让他心惊肉跳,也颇为内疚。这几天被官司压得透不过气来,许立生怕工作中再出纰漏,现在的他,还得告诫自己也不要疏忽了家庭里的事情。

听着女儿开心地哼着歌,看着前面安娜汽车的橘红色尾灯,他突然觉得很心安,“有你们真好!”他默默地想着,不自觉地微笑起来。

2.

周日上午,许立帮着安娜把稻草人立在了后院的蔬菜地旁边。稻草人有差不多一米一、二的高度,身体是用竹子和稻草捆扎的,绑了结实的尼龙绳和铁丝,做工精细,手法娴熟。

稻草人的脸和身体都用了很结实的防雨布,脸是红色的,上面有黑色油彩勾勒的五官。衣服则是绿色的身躯、白色的袖子和黑色的裤管。在胸口画了一个腾飞的抽象图案。许立觉得就是个随意的图案,安娜说是凤凰,艾米则说是老鹰。

在领子、腋下、腰身这些接壤的区域,捆扎着十字交叉的尼龙绳,稻草人的衣服宽大、松弛,还有很多下垂的布条,它的头发也是稻草,戴着一顶旧毡帽,帽子是和头发捆在一起的。在帽子的边缘、衣服下垂布条的末端,系着很多细小的铃铛。微风吹过,就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响声。

“我研究过了,这是日本的稻草人!”艾米很有权威地宣布着。安娜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别具一格的小玩偶,从心底里喜欢。尤其是刚才吓得一只大黑乌鸦仓惶逃跑,撞到了栏杆上的一幕,让她难得地开怀大笑了一番。

和安娜母女的开心不同,许立的感触要复杂得多,因为只有他知道这份礼物的来源。他一共见过黄玉可不过三、四次,除了最近的一次问候,其它几次都是因为她的急性阑尾炎。

许立完全不记得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谈到过安娜的菜园,谈到过她的烦恼和想找到一个稻草人的心愿。竹子和稻草都不算是容易找到的材料,恐怕得去郊区的农场。至于制作的方法,许立看了艾米在网络上找到的介绍,的确像是日本的手工。

对于黄玉可,许立不得不承认自己越发地好奇。这个年轻女孩儿他本来一无所知,现在却很想弄个明白。

3.

周一早上,黄玉可从公共汽车上下来,高跟鞋踩着湿漉漉的地面,发出清脆的“踢跶踢跶”的声响。街道上行人很多,都撑着雨伞。从前一天下午开始,新一轮的飓风[1],首先扫荡了北部的阳光海岸。预计今明两天就要波及布里斯班和黄金海岸。然后,一路南下,向悉尼横扫过去。

住在澳洲东海岸,人们早已习惯了一夏天的飓风天气,大多数时候都算不上严重,好像这一次,不过是下了几场雨,偶尔有大风和冰雹。和烈日暴晒相比,阴雨天倒也凉爽很多。

布里斯班的市区面积不大,集中着最主要的州政府和市政府办公机构,作为北部大省的首府,这里丝毫没有奢华气派。和昆士兰州广裘的土地和稀少的人口带来的分散度极高的住宅区域相比,市区的高楼大厦非常醒目。在布里斯班河的湛蓝波光映衬下,倒也符合国际性大都市的时尚氛围。

走了半条街之后,黄玉可转了个弯,踏上了威廉大街。就在这条临河大街的最北面,是著名的昆士兰州政府的办公地,也就是那栋一号大楼,整座城市的制高点。

她走到一楼大厅外面,收了雨伞,拢了拢被风吹乱的头发。在她的身边,身着正装的男男女女行色匆匆,大楼门口有进有出,一幅典型的上班族画面。

“Yuki[2],这里!”一个声音从大厅里传来,黄玉可连忙迎了上去。两人一看就是熟人,很自然的拥抱了彼此一下,紧接着一起消失在大楼里面。

“你明年真的打算去台湾吗?然后还要去泰国?尼泊尔?”刚刚在楼下接上黄玉可的年轻女人一边敲击着电脑键盘,一边问道。她个子中等,一头齐肩短发,脸型瘦削,看上去相当精干。

“是,到穷人中去,真正帮助到他们,这是我的理想。”黄玉可手里捧着一杯咖啡,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电脑前面的女人侧目看了她一眼,继续说道:“那真是可惜了!昆士兰大学的优等毕业生啊!能进到CSYW[3]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澳洲同样有很多需要帮助的家庭,如果你哪一天回来了,我还是会向主任推荐你!”

“谢谢你!特蕾西。我记下了,将来应该会回来的。”黄玉可感激地笑了笑。

“找到了,是这个人吗?”特蕾西把电脑屏幕扭转过来一些,黄玉可也凑上前来。

她看得很仔细,一边看,一边问道:“可以调出来国民医疗保健[4]的就医记录吗?如果他的女儿在七月间因宫外孕破裂在黄金海岸市立医院做过手术,那就是我要找的人。”

“我试试,”特蕾西继续查找着,“年仅十二岁,你怀疑有家庭暴力吗?”

“可能性不太大,他女儿就医,医院应该已经按照未成年女子怀孕,向地区的相关部门汇报了。如今已经四个月,相信调查结果没有问题。”

“那你怎么突然对他们感兴趣?”特蕾西刚刚问完,又接着说道:“找到了......如你所说,的确没有问题。”

“等一下,你看这里,在1999年2月,他们还在布里斯班生活。这个山姆因为和同事发生争执,居然动了刀。惊动了当地的警察,因为并没有造成实际的伤害,只是拘留了十二个小时。那之后,他离开这间果蔬公司,去了黄金海岸。”

黄玉可很认真地看着,“太棒了!”她在心里默念着,这就是她要找的信息。以她这几年在大学和社会服务机构工作的经验,从家庭内部入手,发现那些被隐藏的秘密,是解决很多家庭问题的关键,也是给弱势群体提供有效帮助的基础。

“这个人现在涉及官司了吗?我们接到一家律师事务所的申请,要CSYW介入对他的调查。他们还申请了知情权,要求查阅历史记录。”

“是的,我和你说实话,我也是因为听说了这个官司,才打算深入调查这个人。因为我怀疑他的子女在不安全的环境中生活,虽然目前看没有家庭暴力,但是很多暴力行为或者看护失职都不那么容易被发现。我相信直觉,希望能够帮助到他的子女。”黄玉可说得冠冕堂皇,实际上她完全没有把握,这也不是她此行的真实目的。

那间提出调查的律师事务所肯定是许立的辩护律师所在,他们的思路和黄玉可不谋而合。不过,与律师层面的法律行为相比,黄玉可更相信面对面的沟通,才是最直接、最有效的解决办法。

半小时以后,她拿着一沓刚刚打印好的资料和通过特雷西拿到的调查批准离开了政府大楼。外面还在下雨,但天倒是晴朗了很多。她的脑海里不断浮现出那个叫山姆的中年男人的样貌,黄玉可打算孤注一掷,她的直觉一向敏锐,也正因此,她的导师视她为天生的社会福利工作者。可事实上,只有黄玉可自己清楚,这所谓的天赋来源于哪里。

她掏出手机,熟练地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只响了两声就接通了。“Yuki,你好啊!很高兴听到你的声音!”

“麦当劳叔叔,早啊!先谢谢你给的稻草和竹子,太好用了!我还剩下一些,又做了两个小的稻草人,一个送给了我姑姑,另外一个要送给你!哪天你进城记得约我,我带给你啊!”

电话里的男子“哈哈”大笑起来,声音爽朗,“和我还客气吗?”

黄玉可也笑了,她接着说:“我帮你寻到了一个不错的伙计,他是实打实的种植业技术人员,还有葡萄园的技术证书,对付你小果园里面的那些个虫子绰绰有余了。我这一两天就会去见他,看看能否说动他去你的营地工作。不过,他是个越南人,你愿意接受吗?”

电话里的男子想都没想,立刻回答道:“你推荐的错不了,只要他愿意,我没问题。他全家都可以享受免费住宿,如果有孩子,可以帮忙安排镇上的学校,我们给孩子提供校车,工资待遇也绝对够好!”

黄玉可暗自比了个“胜利”的手势,开心地笑了。


[1] 飓风,也称热带气旋,常伴随强风和暴雨,在澳洲沿海地区十分常见。共分成五个等级,严重者属于危害较大的自然灾害。

[2] Yuki,黄玉可的英文名字。

[3] CSYW,全称是Department of Child Safety, Youth and Women,即昆士兰州儿童安全、青年和妇女保护机构。

[4]  国民医疗保健,英文名是Medicare,是澳洲政府提供给民众的福利医疗服务体系。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