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20 苟富贵的幸福生活(31)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1-08-01 10:51:18  浏览次数:300
分享到:

“富贵,妹子,你们都好吧!这些日子没好意思打搅你们。俗话说:小别胜新婚,蜜月过得怎么样?”

“你狗日的这些天跑哪去了?打电话你也不接。今天怎么又突然冒出来?怎么叫妹子?没大没小的,叫嫂子!”

“知会你一声。我明天回国,和桂珍一起走。行李收拾好了吗?”

“你和桂珍一起走?你为什么和她一起走?”苟富贵听得云里雾里。

“我——桂珍,这些日子,你没和富贵说明白?”张家山一脸的不高兴。

“什么事说清楚?”苟富贵心里忽悠一下,感觉事态严重。

桂珍不慌不忙坐下,示意两个男人坐在对面。

“哎——”她长叹一声,“富贵,咱们夫妻二十年,对着灯说话,我对得起你们老苟家。功劳不提了,因为咱们是夫妻,你也为了一家人辛苦打拼。你来悉尼这几年,我确实不容易。你爹过世,我跑前跑后,替你尽孝;乡里乡亲大事小情我出面操持。为了你,我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可你耐不住寂寞,背着我搞破鞋。那次视频,你露了马脚,厕所挂着女人的红裤衩,铁证如山。你——红杏出墙!”

“男人出轨叫寻花问柳,用词不当。”张家山“嘿嘿”坏笑。

“我当时气糊涂了,一气之下,我就——”桂珍脸上一红。

“你就怎么着啦?”苟富贵眼睛瞪得溜圆。

“正好那天晚上他来家里看咱娘,完事到我屋打招呼,我就——给你戴上一顶绿帽子。”桂珍指了指张家山。

“我一个老光棍,哪禁得住你投怀送抱?脑子一热,顺水推舟……兄弟,咱俩从小光屁股一起长大,朋友妻不可欺,这道理我懂。千错万错是我的错,要打要罚随你便,兄弟没二话。”张家山和桂珍埋下头,等着苟富贵发落。

苟富贵脑袋嗡嗡作响,半天缓不过神儿来。

按理说,家丑不可外扬。有了婚外情,当事人大都秘而不宣,装疯卖傻,死活不认帐,哪有拉着奸夫在丈夫面前炫耀的?这不合情理。老家炕上的事儿,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他俩不说,自己一辈子也不会知道。桂珍为什么要如此张扬行事?她的理由是我有错在先,她报复在后。既然报复了,心里痛快了,过去就过去了,干嘛嚷嚷的满世界都知道?难道她爱上了张家山这个赌棍,想和我离婚?没准儿,她的倔脾气,决不藏着掖着,喜欢胡萝卜就酒嘎嘣脆。她是在试探?一个正常的被戴绿帽的丈夫应该什么反应?歇斯底里?操起菜刀向狗男女的头上砍去?一纸休书休了她这个不守妇道的?苟富贵脑筋飞转,却什么都没做。他自知理亏,没底气和桂珍翻脸。屋里一阵沉默。

“兄弟,既然你不想追究了,那是你大人大量。具体怎么解决,你们再慢慢商量。反正明天我们就上飞机了。你放心,回去以后,我照顾桂珍的身体,你老娘还是我老娘。”张家山拍着胸脯下保证。

“反正事情已经出了,我说出来就是让你心里明白,咱俩没有藏着掖着的事儿。我走后,你爱跟谁过就跟谁过,这是你的自由。只一条,不能委屈了狗剩儿,供他读书,让他成才,将来帮他成家立业。你答应吗?”

“这话不用你说,他也是我儿子。”

“老爷们得说话算数,吐个吐沫是个钉。”

“大丈夫一言出口驷马难追。”

“行,我信你。我俩明儿一早的飞机,车也叫好了,现在去买点东西,晚饭我回来做。别跟儿子说我明天走。”桂珍说着,拉起张家山出门去了。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