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红尘烟雨局与套 第1部 第69章 帘外雨潺潺之大结局之二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1-09-04 15:59:51  浏览次数:103
分享到:

那日全局反其道而行之,得知卫冕已苏醒,便领了一行人赶到了医院。

果然,全局轻易就说动了卫冕,在新打制的合同上签字划押。

细心的全局,还特意提醒卫冕字儿写工整,手印盖规范,把签字的日期提前到与那份假合同日期同步。

这样,真实的签字合同一配上真实的立项书,就具有了真实的法律效力。

事毕,全局与卫冕握手道别,高高兴兴的率着众人出来。

全局一连串精心策划,滴水不漏的运作,让众人佩服得五体投地。进了电梯,因为里面有外人,大伙儿还强忍着。

电梯直达一楼门诊部,大家跨出来直出大门后,全主任就忍耐不住拍起掌来。

“乌拉!胜利了,大功告成,全局乌拉!”

谢秘书就碰碰她:“莫乱喊,你知道乌拉是什么意思?”,全主任骄傲的看他一眼:“这难不倒我,乌拉不就是俄国人喊的‘胜利’么?洋为中用,一样胜利么!”

谢秘书就笑笑。

“全大主,告诉你吧,俄语中的乌拉,就是中文里的乌鸦,不是什么胜利。你说全局是乌鸦,什么意思呢?”

全主任听得一怔一怔,似懂非懂。

“是不是哦?别看我文化不高,可我看电视连续剧,凡是喜欢的从不拉下。那个中文版的《保尔·柯察金》里面,就是这样喊的呢。”

史书记也点头。

“对,那电视剧我看过,又臭又长么,拍得不伦不类,非俄非中的。不过,里面的骑车冲锋是,是喊着乌鸦乌鸦的。不,好像是喊着乌拉乌拉的。”

全局忽然停步,双手一伸:“嘘,看!”

大家便都停步,一齐向前看去。

只见那林地从黑奥迪中钻出,一抬身站起,朝这边走来。史书记咕嘟一句:“冤家路窄,怎么又碰上了这小子?”

“碰上不好么?正好让他高兴高兴呢。”

全局朝大家挤挤眼睛,大伙儿顿时都明白过来,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你好,林局!”“你好,全局!”,二个厅局级,紧巴巴握住了对方的双手。一歇寒暄客套,全局扔下满面狐疑的林老六,扬长而去。

深秋天,无常云。

一歇风吹过,一片乌云来,那树叶便纷纷扬扬,那天便暗淡下来。

突然,那豆大的秋雨就哗啦啦的,洒了下来。雨点敲击落着车项,发出噼噼啪啪的巨响。心疼得全局连连跺脚。

“这鬼雨大众不下,长安不下,偏偏我坐奥迪时下。哎小伙,把车开到躲雨的地方避避。咱老干局就这一辆金贵呢,敲烂了,不就全玩完了呢。”

于是,司机瞅见路旁有一长排避雨蓬,便将奥迪滑了过去。

一个身着绛红色制服戴白手套的门童,就对着车辆摆晃着双手。

“向左,向右,向左,稍靠前一点,倒倒,倒,行啦!”,奥迪在划着橙黄定位线中稳稳停下。

哗啦啦!哗啦啦!呼---呼---呼!风雨实在太大,最先推门下去的司机,刚用力开了条缝,就被逼着退回来:“全局,下不了啦,怎么办?”

全局探头探脑的朝外瞅瞅,正想说什么?

那个门童举着报话机呼呼,几个服务生撑着雨伞冲了过来,掩蔽着全局一行人进了一楼的大餐厅。

大家这才看到,面前金碧辉煌,气势宏大。

禁不住吐舌:“妈呀,怎么来到了这儿?”

“欢迎光临!各位请坐!”一位手握报话机的高个儿制服丽人,笑吟吟的出现在大家面前:“园山饭店欢迎您们!”

大家一看,这正是刚才那个引领泊车的门童吗?怎么是个女人啊?

“这是我们何总经理,各位请!”

紧随其后的另一个制服丽人手一挥,几杯热腾腾的茶水端了上来:“请喝喝茶,坐坐,呶,这儿是菜谱,丰俭由人。”

全局暗自叫苦不迭,这鬼小伙,怎么偏偏停在了饭店门口?

这一行六张嘴巴一张,要花多少钱啊?

园山饭店他是知道的,前年的局年拜会就定在这儿。离退休老干部加上级领导,各兄弟局和在职的干部员工,足足近八百余人。

楼上楼下,大厅包间,济济一堂。

热闹倒是热闹了,可足足花掉了五万多块人民币。

心疼得全局把当时的局办主任大骂了一顿。并规定,以后凡是年拜,检查,评比什么的,一律只能到中小餐馆。

可没想到,今天给又拉来啦。

许是看出了全局的不高兴,抑或是清楚全局从来就抠门,闯了祸的小司机尴尬地看看这个,望望那个,坐卧不安,进退两难。

茶,慢腾腾的喝一杯又一杯。

饭店端上的免费瓜子,拈了一碟又一碟。

光听得旁边的食客闹哄哄的点菜入桌,唯有这六人围桌枯坐,静寂无声。“全局,您看,是不是?”小司机轻轻呼唤。

可全局心里不了然,故意垂着眼皮儿装没听见。

眼看那制服丽人朝这边瞅了又瞅,又要准备过来了,史书记抓过了菜谱。

“都客气么,我来看看。”,一语即出,气氛马上变得活跃。刘队就欢乐的开叫:“谁点菜谁买单哟,这是规矩哟。”

全主任明知故问,往实里捶捶。

“规矩?我怎么没听说过?倒是史总马上要开张了,今天花点小钱,与民同乐是应该的。”

谢秘书紧紧跟上,做出抢菜单姿势:“史总,我以后就是兼你的助理了。助理助理,做了还理。点菜,是我份内的事儿,不劳你老人家的劲儿,餐后史总买单就是。”

史书记呢,就笑吟吟的看看大家。

“别说,今天咱们就是高兴。在全局的运筹帷幄下,我们联营公司马上要进入正轨,我心里高兴啊。行,谢助理,你点菜,我买单。不过,请温柔点,温柔点明白吗?下午还要上班呢。”

全局听在耳里,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唉,都是给这鬼钱害的。

别笑,我知道我抠门,这样做不近人情。可我没有办法,谁让我是一局之长呢,我得为大家负责啊。

这人呢,就这怪脾气,吃顺了口,就顿顿想着白吃,白喝,占公家便宜。

全局在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道:“本来呢,我在考虑吃点什么?

下午还要上班呢。可史书记非要买单,行,这个挣表现和笼络感情的机会,就让给史总。联营公司一动起来,你就是总经理么!总经理,总打理,不吃你,吃谁?”

大家都笑了,不过,笑得并不畅快。

全局的抠门,实在让人感到讨厌。

以后这样外出的事情还很多,每到用餐时间都这样难堪,妈的,跟着这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混,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其实,全局多心了。

在病房里待卫冕一签字划押,史书记就打定了主意,如何借这事儿请大家搓一顿?

事情明摆着的,林老六聪明反被聪明误,这一下全局明正言顺,稳操胜券,捏着具有法律效力的合同和立项书,那林老六要阻挠和反悔都不行。

以全局的性格个性和处境,岂有捏着金凤凰不下蛋的?

这小子一准回去就要和自已商量动工事情。

加上那卫冕也苏醒康复,最快一周内,最慢半个月,联营公司就会正式挂牌运作。

啊哈,到时无论你全局如何绞尽脑汁防我卡我,我总会有空子可钻呢。如此,今天请大家搓一顿,联络联络有感情,对不久后的总经理工作,会有所帮助的。

因为有史总说在前,谢秘书就确实“温柔”,点了一些类似快餐的饭菜,算算人均不过三十块钱罢了。

史书记呢,瞅瞅大厅精美的装饰,就抓过菜单看看,亲自加点了几碟特色菜。

除司机和全主任外,一人一瓶啤酒。

然后将点菜单往谢秘书手中一塞:“我看差不多啦,行了!就这样。”。饭菜很快端了上来,正吃着呢,史书记的手机响了。接手机的史书记脸色,就越来越不自然。

到最后涨得通红,包着一大口饭菜强忍着。

打完了,史书记也扔了碗筷,丌自坐着生闷气。

全局看在眼里,便朝他使使眼色,二人离桌坐到了一旁的休息椅上。“老搭档,怎么啦?谁打来的?”“‘二十年‘呗!”

全局一楞,没想到局党委书记对自已的恩师,会如此轻蔑?

在以前这小子可一口一个“张书记”,恨不得在前面加上“伟大,光荣,正确,敬爱,英明的。”5个副词。

今天怎么了?太阳从西边升啦?

神圣同盟的二人,终于有了裂缝?

别说,全局还真是猜对了!电话中,市委书记问在干什么?史书记就老老实实的一一告之,没想到恩师听后勃然大怒。

不但怒斥其弟子立场不稳,思想深处有问题,是受了当下拜金主义的影响;而且严令史书记退出联营公司,认认真真踏踏实实的搞好自已的本职工作。

否则,云云!

对恩师的360度大转弯,史书记一头雾水,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他知道这事儿从头到尾,市委书记不但大力支持,而且还亲自出面对林业局施压,这才促成了林老六的顺利签字同意。

可是,仅仅过了几天,他就表示了坚决的反对和痛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全局听了,也作声不得。

他明白“二十年”的突然大转弯,主要源于是那天当着谢市长的对他不恭,让他下不了台缘故。

自已当时也是闷着一肚子气,脱口而出罢啦。

想想你一向支持,亲自出面说情施压,又答应了分干股给你,再怎么不高兴,总不会自已与自已过不去吧?

可没想到市委书记居然因此而反悔,义正词严的指责反和对起来。

这可真是让人为难呢。

不管怎样,对方毕竟是市委书记,真得罪了他,对自已有百害而无一利。可眼看着万事俱备,只等开工,听他的,必将功亏一篑?

不行!为了老干局全体干部职工的利益,我全码决不让步。

“没事儿,我看回了局里,我给说说,认认错,张书记一定会谅解的。”

全局劝慰着老搭档,他自已想想都感到挺滑稽:二个原本相互瞧不起,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局领导,现在居然看在钱的份上,团结一致,同仇敌忾,共同对敌了。

哎,这是一种什么精神?

这就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物质决定精神的国际金融主义精神。

这就是改革开放创意中,有钱才是硬道理的新价值精神。为了钱,一切的恩怨,矜持和尊严,不过是神马浮云。

毕竟,现实比理想道德更具体!

更沉重,更无情!

回了局里,二领导就关进了局长办。全局还特地给全主任打了招呼:“不是特别重要的事,不要叩门,你处理就行了。”

全主任自然一口答应,想想又请示。

“如果遇到上门非要你亲自接见的老头儿老太太,怎么办?”

“你就说我不在!”全局斩钉截铁,一口回答,接着紧巴巴的关上了房门。可是,事情并不象全局认为的那样简单。

尽管他态度诚恳,语气委婉,一再向市委书记认错,解释和赔礼道歉,却并没得到对方的同情和谅解。

张书记在电话里严厉批评了全局。

说:“停止办联营公司一事,与你的当众顶撞,没有根本的联系。

我是那么小气心胸狭窄的人么?你的赔礼道歉和解释,是对我人格的最大污蔑。中央再三规定,不准党政机关以各种借口和形式经商。

你身为一局之长,对中央的指示阳奉阴违,公开抵制,亲自出面,上窜下跳,试问你到底想把老干局引向何方?”

鲜血,涌上了全局的脸孔。

他大睁着眼睛,怒视着话筒,鼻孔呼呼呼的直冒粗气。

很明显,“二十年”年这是借题发挥,显示淫威,以权压人。全局做梦也没想到,一个堂而皇之的市委书记,如此玩弄权术,复手为云,反手为雨,出尔反尔。

居然还如此的义正词严,义愤填膺?

真是黑白颠倒,强词夺理。

全局捏着话筒,扭头看看史书记。因为是使用的免提键,所以,市委书记的肆意指责,史书记也听得一清二楚。

说实话,现在他的心里是即愤怒,又惶惑。愤怒自不待言。

这惶惑,则来自对恩师的了解和对自已命运的担忧。

恩师在池市横行二十年,软硬兼施,左右逢源,见鬼说鬼话,逢人讲人语,独步天下,几无对手。

官场上都知道,一旦真惹怒了他,他会像港台片中的黑社会杀手,顽强的咬着你一直追杀到天涯海角,直到你体无完肤,流血而死。

对其亲信和心腹的不听话和背叛,则更加殘酷无情。

一定是想方设法,痛下杀手,不弄得你家破人亡决不罢休。

殘忍的性格加上手中的权力,让他具有了无可比似的权威和能力。因此,史书记思前想后,有些动摇不定。

联营公司的总经理一职,虽然令人垂涎,爱不释手,但是在与惹怒恩师,给自已带来杀身之禍相比,当然就显得不足为奇。

而且,如果借此把全局掀下局长宝座,自已取而代之,岂不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如此,坐在沙发上的史书记,脸一阵白,一阵红,不吭不声。

全局呢,还沉浸于自已签了真合同和反算计了林老六的喜悦之中。

还一厢情愿的认为老搭档看在钱的份上,拼死也会和自已并肩战斗,反戈一击,逼使张书记改变主意。

“史书记,张书记的话你也听到了。”

全局捏着话筒,有意提高嗓门儿,示威似的问道:“是不是也作作解释和说明?”

免提键里嗡嗡直响:“好吧,你让史书记听电话吧;当然,你也可以一旁听听。”,磨磨蹭蹭一歇,史书记才过来捏起了话筒:“您好,张书记,我是史籍。”

“刚才在饭桌上,我已给你讲清楚了,现在再重讲一遍。”

市委书记的的声音干涩,尖利。

因为愤怒,越加听起来刺耳:“作为市委书记和局党委书记,我们有义务制止全局的明知故犯,违法违规。所以,请你立即退出你们那个所谓的联营公司。

认真踏实地搞好自已的本职工作,为池市的改革开放作新贡献。我这个要求不过份吧?”

史书记瞅瞅全局,牙疼似的挤出一丝回答。

“不过份!不过,张书记,对这个改革开放中的创意事物,是不是能”

他还想在钱与权之中,作最后的平衡和努力:“是不是能先试一试,不行,再彻底放弃呢?”,啪啪!免提键传来二声重响,估计是对方拍了桌子。

“顽固不化,巧立名目,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史籍啊史籍,你真是史籍吗?我怎么听起完全不象你了呢?”

史书记浑身颤抖了一下,面对对方杀气腾腾近似公开的威胁,史书记害怕了,退缩了:“张,张书记,好,我听您的,我马上就退出。”

全局见势不妙,一步抢上去夺过电话。

吼叫道:“张书记,这事儿可是你亲口同意的,你还亲自出面帮我们说情,这是任谁也抹不掉的。即便我全码一个人得罪了你,可老干局几百名干部职工并没得罪你。希望你看在大局,”

“全码!”

一声尖叫,犹如鬼嚎,把二人都吓了一跳。

“越说越离谱,越说越没逻辑。我亲口同意的?批文在哪儿?我还亲自出面替人说情?证据又在哪里?你血口喷人,污蔑领导,是何居心?

我看你是利令智昏,被金钱抹黑了心肠,弄瞎了眼睛。大概你以为自已有九分把握,一分底气了是不?”

市委书记停停,大约是在喝水。

尔后,继续说下去:“我代表市委市政府命令你,立即停止非法的违规活动。否则,后果自负。”

没有预料中的嚓,话筒没压,而是捏在对方手中。

全局听得真切,便冲着免提键不顾一切的吼叫。

“要讲工作指挥层级,我不属你领导。你不能越俎代庖,肆意干涉。”,那边,没有回答。良久,传来市委书记冰冷的嘲讽:“行啊全码,你是不见棺材不流泪。

老实说,这池市还是共产党领导吧?要反党反政府反对改革开放吗?老实告诉你,我动动小指头,就可以让你完蛋。”

嚓!这次狠狠地压上了话筒。

史书记的脸色唰地变得惨白,坐卧不安,一双手指头在自个儿手中,绞来绞去。

而全局丌自气喘嘘嘘,神经也紧绷到了极点。他岂不知市委书记的权力和利害?不过是全赖着堵在心中的一口气支撑着,顽强地与巨大的压力抗衡。

可他还不打算就此认输,还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谢市长身上。

是的,按照组织指挥层级,自已不听市委书记的,或许还有理可寻,有理可言和有话可辩。

可如果不听市长的,则无话可说,无理可言和无话可辩了。厅局级们都知道,市长和书记一向在许多问题上南辕北辙,意见不合。有时借彼压此,打打擦边球,闯闯红灯,不失一种规避风险,保持自我的有效办法。

可是,在此与市委书记公开闹翻的情况下,谢市长会支持自已么?

全局看看史书记,自信的鼓励着:“老搭档,鼓足勇气,坚持就是胜利!”

史书记虚弱的摇摇头:“唉,你,不该用这种挑战的口吻和张书记对话。全局,你也太自信太不冷静了。”

“我就不相信‘二十年’能一手盖天!”

全局愤懑拍拍桌子:“这是对话吗?这是颠倒黑白,随心所欲,指鹿为”

铃!全局一把抓起:“说!”“全局吗?我是谢虎!”免提键响起谢市长熟悉的嗓音:“刚才,我和张书记研究了。

老干局当前的紧要问题,不是借口搞活经济违法违规,而是稳维安抚为市委市府分忧解难。所以,你那什么联营公司,就予立即解散停止,听清楚了吗?”

全局犹如挨了当头一棒,脸色变得惨白。

“可是,谢市长,”

“没有什么可是,立即执行!”谢市长在那边严厉的说:“这是命令,明白吗?”“可是,谢市长,”全局咬牙切齿的,做着最后的努力:“这个事情,你是知道并同意的啊!”

停顿,象暴风雨前的宁静和停顿,却那么令人不安和恐怖。

谢市长的声音,终于再次响起。

“这样吧,全码同志,看来你思想不通有抵制,很难与我们市委市府保持一致;还有,你不负责地命令那个耿院把病人抬出去,从而致使二条人命死亡,法庭不日将对你传讯。

鉴于此,我们暂时停止你的局长职务,直到你配合法庭把这案子了结后再说。听清楚了吗?这是组织的决定,请史书记听电话。”

一直竖耳倾听的局党委书记,一蹦而起,抓起了话筒:“谢市长您好,我是史籍!”

“我是谢虎!现在我代表市委市府正式通知你,即日起接过全局的所有工作,暂代老干局局长职务,市委市府工作组和任命书明天就到。

希望你领导老干局全体干部职工,认真团结在市委市府周围,不折腾!不虚冒!不保守!与时俱进,为池市的GDP而努力奋斗!

”“是,一定完成任务!”

局党委书记兼局长,昂首挺胸,脸放红光。

大声回答:“请市领导放心,老干局是跟着市委市府走的。”“再见!”“再见!”……不到十分钟,这个消息就传遍了全局。

二十分钟后,史书记以一肩挑的双重身份,主持召开了老干局第N次党委扩大会议。

全局处科头儿五六十人,齐聚局长办公室,听史书记宣布市委市府的决定。

舒部们兴高采烈,弹冠相庆;而支持全局的一派,则垂头丧气,不发一言。会上,意气风发的史书记,瞟着一直坐在自已身旁不言不语的前全局,侧隐心顿起,心生怜悯。

他记得市长大人宣布的是暂停,暂代,这可得认真对待。

前全局虽然被暂停了局长职务,可他比自已几乎年轻一轮,年富力强有冲劲儿,仍可能东山再起,不得不防。

再则,对失败者表示安慰和怜惜,也正好衬映自已的大量豁达,能容人。这种不花一分钱的好事儿,何乐不可呢?

于是,会议快结束时,史书记亲切友好的说:“同志们,全局虽然被暂停了局长职务,可我们忘不了他为大家所做的努力和工作。在此,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对他表示感谢。”

噼噼啪啪!

虽然不太热烈,可毕竟有了掌声,也算是给了前全局一个天大的面子。

史书记又说:“我就奇怪,耿院怎么一直牵扯着全局呢?我记得,全局在这个问题上好像没发过什么命令啊?”

担任会议记录的谢秘书举起了右手。

“我能说几句么?”

“行啊,局长秘书呢,成天跟在局长屁股后面,随时得记录点什么,拿出来就是局长指示呢。”

史书记爽朗的讥笑着,借此发汇心中积压的愤懑和醋酸。

“能不让你说么?请,我们洗耳恭听。”

谢秘书毫不恸场,先对史书记讨好般笑笑,再对低头不语的前上司轻蔑地瞟瞟,说:“全局发布过这命令!不信请听。”

当众把手机按按。

果然,质量好,声音大的3D手机,传出了全局清晰的吼声:“赖着不走?给老子抬出去!快抬出去,有什么事儿,我负责!”

如此三遍,再一按,录音嘎然而止。

原来,那天全局在车上与耿院通电话怒骂时,正巧遇着谢秘书在无聊地玩弄着自已手机,结果就把这段原话鬼使神差的录了下来。

“我还可以告诉大家,这段录音已下载交给了法庭。”

谢秘书说完,示威般看看前上司,依然拈起笔,做自已的会议记录。

其反戈一击速度之快,丑态之厚颜无耻,真正而彻底地激怒了两派。舒部第一个发难,双手一拍:“啊哈,谢大秘上当了。知道么,这是场玩笑呢?市委市府根本没宣布全局停职,你这么快就翻脸,不怕全局撸了你?”

史书记也似笑非笑的盯住他。

这当儿,被撸掉了局党委会议记录一职的全主任,站起走过来将他一推:“让开!自已回办公桌与你那美人儿打情骂俏,插科打诨去。”

谢秘书就紧巴巴捏住笔杆子不放。

“凭什么让开?你这条全局指哪咬那的母狗,卑鄙!”

“你这条被喂饱了就不认主人的公狗,好意思说我?无耻!”“母狗,卑鄙!”“公狗,无耻!”……

有人鼓掌大叫:“左联:一对公母二条狗!右联:今朝无食起内拱!横批:比丑!”

众人哄堂大笑。

笑声中,山东大汉全局慢慢腾腾站了起来,默默的盯住大家。眼光扫来来扫过去,众人都下意识的躲避着。

全局的目光,最后停留在史书记身上。

局党委书记兼局长尴尬的笑笑:“老全,你看?”

全局却一转身走出了会场,留下一片讶然静寂和愤懑。有人在叹气:“群丑图!真是活色生香的群丑图啊!上帝,让我瞎眼吧。”……

果然,第三天中午,法庭的传票就到了。

第五天上午,全局坐在法庭被告人位子上。

这件民营医院致死人命案,是近年来池市发生的最重大故意致死人命案。其手法殘忍,影响恶劣,引起了舆论和市民的高度重视。

现在,事情又有了新进展。

活活把一个在职的厅局级拉扯进来,更引起了大家的兴趣。

所以,开庭这天,旁听者如云,很是拥挤。双方的律师在法庭上展开了激辩。最后,在双方僵持不下之时,谢秘书提供的那段原始录音,成了起决定性作用的物证。

最后,为教育和警示,法庭进行了公开宣判。

负主要责任的耿院,判处死刑,缓期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一切财产,上交国库。

负次要责任的保安班长,判处二十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二十年,罚款50万,上交国库。

负连带责任的全局,判处十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十年,罚款10万元,上交国库。

宣判完毕,被法警戴上手铐的一瞬间,自出庭以来一直沉默不语的全局,当众流泪。近一米八的高大身子,剧烈的颤抖,令人唏嘘,叹惜不已。

在被推上警车的时候,全局驻足,回眸深望。

他望见了什么?外人不得而知。

但只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一定望见了自已惨谈的人生,望见了遥远的芋儿湾,那儿有他引颈相盼的众乡亲,孤独,山路,凄风,苦雨……

一定还望见了虚渺中的联营公司,正红红火火,硕果累累。

然后,贫困的芋儿湾因此而改便了模样。乡亲们都伸着大指姆夸赞:“全码这孩子行呵,托了你的福,我们过上了好日子!”。

但他一定不知道,1100年前,有一位南唐后主李煜,在国破家亡时,颤抖着才华横溢的手指,写下的千古名词《浪淘沙》:

帘外雨潺潺 春意阑珊。
    罗衾不耐五更寒。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
    别时容易见时难。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