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潘多拉手环 第五十一章 爱错放
作者:安菁  发布日期:2021-10-05 11:33:35  浏览次数:76
分享到:

1.

警察敲响房子大门的时候,安娜正在打扫卫生,难得的休息日,她却比上班时间还要忙。拉开门,看到外面站着的一男一女两位警察时,安娜倒也不怎么惊讶。

这条街的治安不好,她们从搬来不久就已经了解。慢慢熟悉起来的邻居,有时也会隔着篱笆墙聊上几句。

但是,听完警察的叙述,安娜还是吃惊不少。两个星期前的强奸案,直到此刻还没有侦破。受害的女孩子被蒙住了眼睛,在本来就黑漆漆的夜里,什么都没有看清楚。而混迹在那个公园里的年轻人原本就不少,很难一一甄别。

其实,这还不仅仅是让安娜震惊的事情,她也才得知,警察早先已经来过,当时只有艾米在家,例行询问了当晚是否见到过什么人在街上经过,还告知艾米,之后可能再度挨家挨户寻找线索。

所有这些,艾米从未提起,这让安娜完全不知所措。

警察刚走,瑞克便来了。他也才刚刚和巡查的警察聊过,知道他们会走到安娜家。

“那个公园如今臭名昭著了,连周末都不再如以前那般热闹。要我说,市政府应该负主要责任。起码应该安装路灯和监视器,这样一来,胆敢胡闹的家伙会少很多。”他和安娜打过招呼,便直奔主题。

“你在这里住了很久了吗?”安娜忧心忡忡,原本打算再熬一段时间,但如此糟糕的情况一再出现,她有了搬家的打算。

“嗯,好几年了。其实,我们这条街上住的,还都是良民。要我说,那些该死的混混,多半是从铁路那一片过来的。”瑞克指的是紧邻的一片小区,那里多半是工业用地,零星的一些民居毗邻铁路,治安情况更加糟糕。

“老乔治有个建议,想要成立一个监督委员会,大家轮流在街上执勤,重点放在公园附近。他还打算印些传单,如果遇到单身的年轻女孩,就发给她们,做个提醒。我赞成这个主意,刚刚也和两位警察说了,他们也赞同,并且愿意提供支援。我正准备挨家挨户动员,难得看到你在家,就先过来说一声。”

他把手里的一份倡议书递给了安娜,安娜犹豫着接了过来。“你说的老乔治是?”

“二十三号的,他和他太太住在这里,应该算是时间最长的吧?他年轻时服过兵役,后来一直在一家安保公司就职,直到大概十年前退休。”

安娜点了点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件事我很赞成,只是我们的情况,恐怕帮不上什么忙。我的腿不好,艾米也还是个学生。”

“哦,我知道,没关系,也不是每家每户都能帮忙。或许,你们可以出谋划策,要是从家里看到什么可疑的人,也可以立刻通知我们。”瑞克很大度地回答着,他指了指倡导书上空白的地方。“如果你们赞成,请在这里填写你们的名字、住址和电话,然后签字。这周五晚上开会表决,就在老乔治家。欢迎参加。”

安娜看向瑞克手指的地方,那里已经有发起人和几位支持者的签字,其中就有瑞克。她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看着瑞克离开,走向隔壁,安娜向他挥手告别。回到屋里之后,安娜还在想着这件事,瑞克已经告诉她,在事发第二天的周日中午,他曾经特意过来告诉艾米强奸案的事情,还提到当时和艾米在一起的,还有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孩儿。他说得很随意,安娜却听得十分惊讶。

“那男孩儿是谁?艾米为什么会带他回家,却从未对我提起?”安娜望着一屋子的狼藉,却提不起半分精神继续收拾。

2.

全身贯注地浏览着大学的网页,史蒂芬连母亲走进卧室都没有察觉。“休息一下吧,吃点儿水果。”靳太太爱怜地拍了拍儿子的肩膀,顺手把他脑后翘起来的一撮头发缕平。

“妈,您看,这是墨尔本大学的科学学院,是全澳的顶尖学院,这是数学和精算系。还有这个,是商学院,可以学习经济类专业。这些建筑都好古典,好有气派啊!”史蒂芬拿起一瓣甜橙,塞进嘴里,吃得津津有味。

“你确定要去墨尔本吗?昆士兰大学不是也很棒?”靳太太微笑着,看到儿子满脸的兴奋,和小时候听说要移民澳洲时的模样如出一辙。她不由得感慨,即便自己面前的,已经是一个初长成的年轻男子,他的一举一动,还是能瞬间唤起自己对他小时候的记忆。

“妈,您别光笑,听我说。昆士兰大学是不错,离得也近,但我还是要租房子住,毕竟每天往返是不现实的。那么,不如走得远一点儿,去墨尔本这样的老牌都市感受感受,您说对不对?”史蒂芬这些日子以来,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准备马上就要来临的毕业升学大考上。除此之外,他也开始思考自己要申请哪所大学,学习哪个专业?

“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考到OP1[1],如果可以,我打算学习精算。否则,我想学习经济,比如说会计。”

“不考虑学医?”靳太太问道。

史蒂芬有些犹豫,但还是摇了摇头。“我知道学医是很多父母对子女的期望,比如说我爸。但是,我觉得自己还是更喜欢数学。”

靳太太笑了,扬起眉毛,轻轻指了指卧室门口,那意思再清楚不过。“你爸爸已经不算是有执念的中国式家长了,否则他早就指手画脚,想要干预你的选择。你放心,无论成绩如何,你都可以选择自己最感兴趣的专业。当然了,一旦做出了决定,就要坚持学完,好不好?”

史蒂芬也笑了,浮现出小男孩般的快乐。“我亲爱的妈妈选择的男人,一定错不了。其实,我爸之前已经和我聊过,虽然有些不甘心,但的确和您说的一样,支持我自己的决定。”

靳太太这下子忍不住了,她大笑起来,“什么时候嘴变得这么甜了?不过,谢谢你的夸奖,你爸爸的确与众不同,我十分满意。”

客厅里传来脚步声,史蒂芬的父亲靳宇盛略显狐疑地走进卧室,“没有打断你们的意思,水果吃完了吗?我过来拿碗。”

“谢谢亲爱的,”靳太太把空碗递给他,便转身继续和史蒂芬说着话。靳宇盛转身离开,一直以来,他都尊重太太和儿子单独的谈话,除非他们邀请,他是从来不会打断或参与的。

听到厨房里传来水声,靳太太突然压低了声音问道:“如果你去墨尔本,你那个小女朋友怎么办?”半年之前,史蒂芬便向母亲承认,自己有了女朋友。他还把艾米的照片拿给她看,在自己成长的过程中,他始终和母亲十分亲密。当然了,他并没有告诉母亲他和艾米已经发生了关系,这样的事情,总还是难以启齿的。

史蒂芬一愣,表情黯淡了许多。“妈,如果我提出分手,是不是很不负责任?”

靳太太也是一愣,但随即便想到,最近有一段时间,史蒂芬都没有再提起艾米,也鲜少出门。她一直以为这是高考的压力,没想到,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出现了问题。

她耸了耸肩,善解人意地回答道:“其实,从一开始,我就没有那么看好你们这段感情。不是说艾米不够可爱,也不是说你们不够认真。只是,你和艾米才都是中学生,你们自己都还不够成熟。你们对这个世界的理解有限,你们的阅历更是不足。未来是什么样子,自己都还不清楚,自己也在不停地改变。所以,怎么能够保证爱情是一成不变的呢?”

“我觉得对艾米的感情没有变,只是,我觉得很累。我们之间,怎么说呢,好像都没有耐心了。”史蒂芬低着头,双手交叉紧握着。他长叹一声,那样子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几岁。“我肯定会伤害她,我是不是很坏?”

靳太太听出了儿子内心的挣扎和无奈,她不知道在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也不打算询问。“儿子,如果一定要做出一个决定,遵从你的内心,哪怕将来你会因此而后悔或者自责,都要勇敢接受。毕竟,你此时勉强,将来说不定会更加难受。记得,人这一生,肯定会吃苦,会遭受挫折,怕是没有用的,躲也是躲不开的。你明白吗?”

史蒂芬抬起头来,他感激地望向母亲清澈的目光,他庆幸这个晚上,有机会和母亲谈到自己内心的纠结,他觉得自己终于有了做出决定的勇气。点了点头,他伸手抱住了母亲,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3.

“艾米,我打算去墨尔本读大学,学习精算或者经济类的专业。”又一天的下午,史蒂芬找到艾米,两人在车站不远处的街边坐下,自从那次上学前的不欢而散,他们竟然有一个多月没有见面了。

艾米呆呆地望着远处的街道,像是没有听见史蒂芬的话,她原本也要找他,要告诉他一个惊天的消息,只是她完全没想到,史蒂芬开口的第一句话,竟是打算离开自己。

“艾米,你别误解。你明年十一年级,我们最多分开两年。然后,不是还可以在一起吗?”史蒂芬焦急不安地补充着,分手的话,到面对艾米时,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他惊觉自己其实对艾米还是难以放下,只能以逃避来延缓内心的压力。

“两年?再相聚?”艾米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她缓缓开口,一个字一个字地问道。“拿什么相聚?你觉得我的成绩,能考上墨尔本大学?就算考上了,你以为我妈妈有钱供我去那么远的地方读书?”

“还有我啊!我可以打工,我们可以住在一起。你努力一些,考上墨尔本大学也并非不可能。”史蒂芬很有些焦急,他的确没有想那么多,但是,他总觉得事情远远没到那么悲观的地步。其实,这便是他们两人渐行渐远的根本原因,他并没有真正理解艾米所经历的那些,这让艾米既失望,又无奈。

“我怀孕了,”艾米不想继续听史蒂芬谈论那些虚无缥缈的希望,她冷静而干脆地把自己想要告诉史蒂芬的事情说出了口,在说出这短短的几个字的同时,她觉得自己已经看到了史蒂芬的绝情。

“你说什么?”史蒂芬像是被狠狠刺了一刀,他“噌”地一下站起身来,双目圆睁,露出一副惊恐的表情,死死地盯着艾米,半天喘不出一口气来。

“我说,我怀孕了!”艾米根本不理会史蒂芬一连串的反应,她还是冷冷地说着,缓慢且清晰。

“怎么可能?”直到此刻,史蒂芬才终于吸进一口气,他颓然坐下,依旧盯着艾米,惊恐的表情,慢慢变成了怀疑。“我们每一次都用避孕套了啊!你是知道的。你在骗我对吗?你不想我去墨尔本。”

艾米终于抬起头来,嘴角依旧挂着一丝冷笑。她没有开口,只是上下打量着眼前死灰般面容的男人,突然间,她觉得自己像是从不认识他,他的一切都是那么陌生,他对自己的表情,已经将内心坦露无疑。

“史蒂芬,你以为我会拿这种事开玩笑吗?你以为我会以此来威胁你,为了留住你吗?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一个玩具?用完了就可以扔掉?你早就打算和我分手了,对吗?什么短暂的分离,什么两年后的相聚,这不过是掩饰你虚伪的借口。真让人恶心!”

史蒂芬的脸色,随着艾米说出的每一个字而不断改变,他的目光渐渐不再焦躁不安,那里面不再有歉意和不舍,只剩下厌恶和冷漠。

“我从没把你当成玩具,我对你的感情是纯洁的,却被你如此践踏。我也并没有真的要和你分手,虽然我的确觉得很累。你所遭遇的一切,不是我的错,我已经拼尽全力,想要帮助你,只可惜你从不领情。至于说我们在一起,也是你主动的,我从没有为难过你,从没有强迫过你,我是男人没错,但我也有尊严,在性爱上,我们是平等的。真没想到你会说出这么难听的话,你才让人恶心。”

他深吸一口气,内心已经开始凝结,开始变得坚硬。“至于说怀孕,我不相信自己有责任。你拿这件事要挟我,是得不到任何好处的。”

艾米始终盯着史蒂芬,盯着他的脸,也盯着他的内心。他说的每一个字,艾米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却怎么都不肯相信。下午的天空晴朗无云,艾米却觉得自己已经被乌云笼罩,四周没有一丝光亮,所有的人和物都离她而去。

一滴泪从艾米的眼中滑落,冰冷如霜。她突然想到了那个狂风暴雨的夜晚,想到了自己父亲面对母亲时的那种决绝。此时此刻,她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一直是错的,对爱情的渴望是错的,对男人的信任是错的。所有的一切一切都是错的。

她自己就是一个错误。

艾米站起身来,一言不发,转身离开。她并没有向车站走去,而是向着街道的另外一侧。

“你去哪儿?事情还没说清楚呢!”史蒂芬也跟着站起身来,他抓住艾米的胳膊,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太过刺耳,内心开始崩塌。

“你放手,”艾米转过身来,看向史蒂芬的目光,像是面对一个彻头彻尾的陌生人。“我希望从来没有遇到过你!”

说完这些,她用力甩开史蒂芬的手,头也不回地走向一无所知的未来。她走得异常坚定,不肯流露出一丝一毫的脆弱。迈出的每一个步子,都像是将她和过去彻底剥离,她看到撕裂开的自己,从头到脚飞溅出的鲜血,她品尝着那撕心裂肺的痛苦,脸上却保持着冷艳的笑容。

依旧呆立在原地的史蒂芬,眼睁睁看着艾米越走越远。他突然跌坐在长椅上,双手掩面,无声地痛哭起来。


[1] OP,全称是Overall Position,是澳大利亚大学入学考试评分系统。最高成绩是1,以此类推。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