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潘多拉手环 第五十二章 新生命
作者:安菁  发布日期:2021-10-05 13:35:47  浏览次数:80
分享到:

1.

又一个早晨,安娜站在卫生间的门口,默默看着艾米再一次呕吐,心里像是灌满了冰水,她知道自己的直觉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出现偏差,这让她和女儿一样,后背被不断冒出毛孔的冷汗浸湿。

半响,艾米终于缓过劲来,她脸色苍白,仍然觉得四肢乏力,胃部的痉挛虽然暂时得到了缓解,但她还是无法摆脱噩梦般的孕吐折磨。

冲干净马桶,漱了口,艾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故意拖延时间。从刚才便察觉到安娜就站在身后,却没有像之前那样紧张,更没有主动询问和帮忙。艾米把毛巾挂回到架子上,深吸一口气,转过了身。

她知道自己早晚都得面对母亲的质疑,接下来或许还有暴怒和指责,她的脑海里已经预演过各式各样的场景,每一个都比之前的一个更加恐怖。只不过,艾米全无畏惧。当史蒂芬说出那样的话,当她选择离开时,她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内心了。

“艾米,出了什么事?你不打算告诉我吗?”一眼看到女儿的神情,安娜便再也没有丝毫怀疑。她不知道自己怎么还能如此镇定,可以问出这样的话。一度,她以为自己已经挺过了人生最为艰难的时期,此时此刻才恍然大悟,一切不过才刚刚开始。

艾米抿着嘴,眼神游移不定,母女两人僵持在卫生间的门口,都期待着对方可以放过自己。

“妈,咱们坐下说,好不好?”看到安娜移动了一下左腿,有一个瞬间,脸上露出隐忍的表情,艾米终于投降,有些哀求地说道。

“妈,您能不能不要生气,我知道自己闯了大祸,您怎么骂我都行,就是不要……”眼见着安娜不动声色地坐下,不动声色地等待着,那神情和一年前在医院里刚刚醒来时几乎一模一样,艾米不再像之前那样忐忑不安,只剩下揪心的苦痛。

“为什么?”安娜打断了艾米的话,她不想听那些无济于事的安慰,她只想知道答案。如今的她,无论表面上看起来是怎样的脆弱和无助,都没有权力让自己逃避。

艾米愣住了,她从未想过这三个字。过往的一切,如洪水般在她头脑中翻滚而过,她如何才能抗拒?

“你才十五岁啊!还是个孩子。”安娜再度开口,只觉得无论说什么,都抵不过内心的失望和对女儿的惋惜。

艾米依旧不说话,她知道无论自己怎么解释,也不可能得到安娜的谅解。只是,一股躁动从心底深处慢慢升起,在父亲去世后的这一年多时间里,艾米觉得自己已经尽了全力,她也想像以前那样,每天都开开心心去上学,享受和同学们一样的快乐青春,只是,她还有那样的权力吗?

一阵恶心又向她袭来,艾米闭着眼睛,用力呼吸。安娜看到了,连忙询问要不要紧,艾米摇摇头,等待着这恼人的折磨慢慢过去。

“你……几个月了?”安娜强压着自己想要尖叫的内心,平静地问着,只可惜她颤抖的声音暴露出了她的恐慌。

“应该是两个月,或者快三个月了。”艾米的声音同样颤抖,她觉得眼泪就快要涌出,当终于谈及事情本身时,她才不得不承认对怀孕的惧怕。

“孩子的父亲是谁?”安娜继续问道,她不想说任何指责的话,如果指责有用,一切的过错又怎会发生。

艾米低下了头,脸色变得更加难看。“那不重要,”她的声音微弱,安娜几乎没有听清楚。

“艾米,”安娜提高了声调,“你们是认真的,对不对?别告诉妈妈,那只是一时冲动。如果你爱着他,他也爱着你,这件事就需要你们两个人共同面对。”虽然她并不相信女儿真的已经了解爱情的含义,但她清清楚楚看到了艾米眼中的悲伤。安娜觉得内心更加慌乱,她相信艾米不会在性生活这么严肃的事情上随便,却担心她被人利用,成了一场游戏里的弃子。

眼泪终于汹涌而出,艾米用手捂住面孔,安娜的话,正是这些天来不停折磨着她内心的疑问。艾米始终相信,她和史蒂芬之间的爱情是忠贞不二的,却没想到如此脆弱,如同绽放后迅速凋零的花朵。

“完了,”安娜沉默地望着女儿,被无法摆脱的自责左右着。双眼被迷雾笼罩,面前的一切都显得模糊,不再真实。她闭上眼睛,任由泪水悄无声息地滑落,女儿所经历的这些,像是啃噬她灵魂的恶魔,让安娜几乎无法呼吸。

“妈妈,对不起。”终于平复了自己的心情,艾米抬眼便看到同样泪流满面的安娜,她脸上的绝望和心痛,让艾米深深羞愧。

“艾米,无论发生了什么,这件事都不应该由你一个人承担。并且,无论你经历了什么,都可以告诉妈妈,毕竟我比你更懂得要怎么处理。除此之外,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去看医生,尽快安排手术。”安娜深吸一口气,抹掉了脸上的眼泪,试图让自己镇定下来,先想办法把麻烦处理掉,这才是最紧要的事情。

“手术?”艾米质问道,“为什么要手术?”看安娜吃惊的表情,她又追问了一句。

“这孩子不能留下啊,你还没有成年,还是中学生。”

“妈妈,你怎么能这样想?我的天!”艾米一下子站起身来,双目圆睁,一脸惊恐地望着安娜。

“艾米!”安娜也费力地站起身来,直到此刻,她才明白自己将要面对的,是怎样一幅可以预见到的可怕场景。

“难道你想要辍学?想要做一个少女妈妈?那可是一个孩子,你难道不知道要为此付出多大的代价吗?”

“正因为那是一个孩子,我自己的孩子,怎么可以杀死他?妈妈,你这样想,太可怕了!”眼泪再一次涌出眼眶,艾米捂着胸口,拼命摇头。

“主啊,我祈求您原谅我的母亲,她所做的,自己并不知晓。祈求您降罪于我,所有的惩罚都应由我一人承担。”艾米跪在地上,默默祈祷。她不敢再看向安娜,她心意已决,即便因此而得不到安娜的原谅。

“艾米,你不要这样一意孤行,好不好?我们可以慢慢商量,不止是你和我,还要让孩子的父亲一起。这件事,绝对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不能孩子气啊!”

“妈妈,他的一切都寄托在我身上,”艾米捂着自己的肚子,她抬头仰望安娜时,脸上浮现出的,竟是神圣的光芒。“我们应当悔改,应当回转,才能使罪孽被抹去。[1]

看到安娜一脸的错愕,艾米竟像是更加坚定,她继续一字一句地说道: “妈妈,我是不会告诉您孩子父亲是谁的,也请您不要去查。我也绝不能杀死我的孩子,即便因此而辍学。如果您不答应我这两个要求,我只能去死了。”她的内心,随着这些话的吐露,而突然变得沉稳下来。当自己终于做出决定时,一切的慌张和恐惧,都被抛在了脑后。

安娜颓然倒在沙发上,面如死灰。艾米还像个孩子的面容上停留着的坚定,和活着时的许立何其相似。安娜终于明白,自己自始至终都无法改变什么,过去如此,现在如此,未来恐怕也是如此。

彻底的绝望再一次将安娜牢牢抓住,之前的挫败感又一次袭遍了她的全身,她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女儿,她只是觉得身体里的能量已经耗尽。时钟一刻不停地向前走着,艾米已经错过了上学的时间。安娜想要拿起电话,为她请假,却再也鼓不起勇气。她知道从今之后,艾米恐怕将再也没有机会走进那片校园。

2.

婴儿的啼哭声骤然响起,艾米才发现自己已是泪流满面。她喘着粗气,觉得已经筋疲力尽的自己仿佛在一瞬间脱胎换骨。咫尺之遥的新生命,和自己紧紧相连,内心被一种从未经历过的神圣感洗涤着,她诚心诚意地祈祷,为了自己的艰难,也为了自己的荣耀。

“是个男孩,一切都正常。”产房护士把襁褓里的小婴儿递给了坐在艾米身旁的安娜,她连忙接过,小心翼翼。艾米侧过身来,望向孩子的目光里有一种胆怯,但更多的是期待。

“他可真漂亮,”安娜轻声说着,把孩子靠近了艾米。小婴儿脸色红润,皱着眉头,眼睛半睁半闭,一只握紧了的拳头挥舞了一下,让艾米下意识往后一缩。

突然,他咧开嘴,大声啼哭起来,五官皱缩在一起,拳头挥舞得更加用力。

“妈妈,他怎么那么丑啊!”艾米一脸失望,和她想象的那些粉嫩、娇柔的小婴儿不同,眼前的这个小东西,怪模怪样,哭起来声嘶力竭,让艾米担心,下一秒他会不会被噎住。

安娜嗔怪地瞪了艾米一眼,有些好笑地说道:“刚出生的宝宝,都是这样的,怎么会丑呢?你看他的眼睛多大,鼻子多挺拔,一定会是个英俊的小男孩。”眼看着外孙子的黑发和明显不是白种人的皮肤,安娜暗自寻思,“孩子的父亲竟然也是亚洲人?”紧接着,她又有些怀疑,因为小婴儿突然睁大的眼睛是浅棕色的。

一番忙碌,终于将刚刚生产完毕的艾米和孩子安顿好,安娜也几乎累到虚脱。艾米年龄小,又是初产,整整折腾了一天半,跟在她身边的安娜也是担惊受怕,又要保持镇定,给她鼓励。

如今,看着沉入梦乡的母子二人,安娜再累,都舍不得将视线移走。

窗外,树叶随风摇摆,时不时洒落一片,叶面金黄,浸透了秋的韵味。刚刚摆脱夏季的燥热,心里总算是安稳了许多。

睡梦里的小婴儿偶尔皱一下眉毛,或是动动手指,他的每一个动作都牵动着安娜。曾几何时,她无数次幻想着自己的一对双胞胎,就如同此刻一般,静静地挨在身边。

没想到,这个再也无法实现的梦,如今透过自己的女儿成为了现实。安娜一阵心酸,却不是因为自己。还没到十六岁的艾米,已经成为了母亲,安娜不知道她的未来会是怎样一副画面,只知道定然是充满艰辛与坎坷的。

安娜叹了口气,最后又看了一眼睡得香甜的两人,她换了个姿势,斜靠在艾米的床边,打起了瞌睡,直到轻微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安娜才突然醒来。

丽贝卡一路张望着走到了近前,她手里捧着一大束鲜花,还拎着一个保温罐。看到安娜醒来,她绽放出一个无声的笑容,尽量踮起脚尖,走到床前。

看了好半天嘟着小脸的婴儿,丽贝卡比划着,扶起安娜,一起走到了病房外面。

“好漂亮的宝宝!”终于可以正常说话,丽贝卡立刻称赞道。

“就是皮肤有些黑,不像艾米。”安娜也笑了,和丽贝卡来到一侧的休息室。

“爸爸是华人吗?”丽贝卡小心地问道,一边在自助咖啡机上按下按钮,一边拿眼睛偷偷瞥了瞥身旁的安娜。

“宝宝的眼睛是浅棕色的,如果不出意料,他爸爸应该是混血儿。”

“哦,听你这么说,你大概知道谁是那个可恶的家伙了,对吗?”丽贝卡看安娜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立刻追问道。

安娜犹豫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艾米有个交往还算不错的同学,叫莉莉。她怀孕期间,莉莉曾来家里看望过她几次。有一次,我逮到机会,向她询问。她再三推脱,终于还是告诉了我。艾米一直和一个比她高两个年级的男生交往,那男孩子是个混血儿,妈妈是美国人,爸爸来自中国。莉莉说,他是个品学兼优的学生,模样也长得英俊,还是学校球队的成员,有很多女生喜欢他。不过,莉莉也不敢确认艾米的孩子是不是他的。只知道他们好像在去年冬天就分手了,如今,那男孩子已经毕业,去了墨尔本读大学。”

丽贝卡把手里的咖啡杯递给安娜,自己又弄了一杯,她看上去忙忙碌碌,心不在焉的,其实,安娜说的每一个字都印在了她的脑海里。

“要不要让忠义帮忙查查?如果线索这么多,应该不难的。我想,你一定弄到了那个男生的名字和照片,对不对?”

安娜苦笑了一下,点了点头。“是,我翻看了去年毕业班的照片。他们学校里的亚裔本来就不多,莉莉给的线索也足够了。只是,艾米始终不愿谈论这个话题,我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那个男孩子从一开始就不打算承担责任,现在找到他,又能有什么用?我和艾米虽然处境艰难,却也没下贱到拿自己的亲生骨肉去要挟一个根本没有道德的混蛋,即便他是孩子的亲生父亲。”

丽贝卡叹了口气,一声不吭地喝下大半杯咖啡。“只是要苦了你们母女俩人了!”

“不怕,丽贝卡你知道吗?眼看着艾米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再看到宝宝呱呱落地,我觉得就好像重新做了一次母亲。十多年前,我失去的,如今却通过艾米,让我重新得到,那种感觉真的太奇妙了。艾米还小,照顾孩子的事情,不能太指望她。我知道自己恐怕有的累了,可心里却十分期待。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丽贝卡鼻子一酸,眼圈止不住红了。她一把抱住安娜,哽咽起来。

“哎呀,你这是干什么?多开心的一件事啊!那小家伙长得多棒!”安娜笑着,也紧紧抱住了丽贝卡。

“对了,艾米的学籍真的没有希望了吗?”稍后,丽贝卡又问道。

安娜摇了摇头,一脸无奈。“学校发了正式通知,未婚先孕是不能接受和被原谅的,艾米恐怕没办法回去复读了。”

“其它学校呢?”

“不知道,”安娜叹着气,“如今她刚刚生完孩子,怎么也需要在家里修养一年。宝宝还小,有妈妈照顾,我才能放心去工作。过了第一年,如果艾米能复读,再把他送去幼儿园。”

丽贝卡跟着叹了口气,“也只能这样了,我每个星期二过来帮忙,你可别推脱。宝宝不止是你和艾米的,我也有份。这事就这么说定了。”

3.

下了车,安娜慌慌张张地抓过放在一侧座椅上的纸袋,迈步的时候用力过猛,左脚脚趾一阵痉挛,疼得她一个趔趄,差点儿把手里的东西掉在地上。

一门之隔的房间里,威尔还在放声大哭,安娜停车时已经听得清清楚楚。她焦急地朝着屋门走去,顾不上从脚趾处传来的疼痛。

拉开门,一眼便看到手足无措的艾米也在哭泣,她转动着身体,上下颠着怀里的婴儿。不知这样的情况过了多久,威尔哭得嗓子已经哑了。

看到安娜回来,艾米长舒了一口气,她偷偷抹了一把脸,镇定了些许情绪,才朝着安娜的方向快步走来。

把手里的东西扔在屋门一侧的杂物柜上,安娜小心翼翼接过了威尔。一转眼,他已经三个多月了,抱在怀里沉甸甸的。

感觉到环境的变化,威尔睁了睁眼睛,他的小嘴撇着,一脸委屈,泪花和鼻涕涂满了整个脸蛋。

安娜轻轻摇着,拿起襁褓边上别着的毛巾,仔细擦掉他脸上的污物。“怎么了?我的小威尔?外婆不在家,你就不乖了是不是?又欺负妈妈?”

接过安娜放在一侧的纸袋,正往厨房走的艾米,抽泣了一声,却没有回头。她搞不清儿子的脾气,更不明白安娜的怀抱,怎么会有那么大的魔力?威尔不仅停止了哭闹,还呀呀地说着什么,像是在诉苦。

“刚吃过了,也换了尿布。”艾米揉着脖子,又锤了锤肩膀。从一个小时前威尔醒过来,她就一直手忙脚乱,无论做什么,儿子就是没完没了地哭着。

安娜把威尔轻轻竖起,让他的脑袋贴着自己的下巴,有节奏地拍打着他的后背。只一会儿的功夫,威尔打了个大大的嗝,还带出来一口奶。

安娜把肩上吐脏了的毛巾拿下来,递给了艾米,走到客厅里,把威尔轻轻放进了小床。威尔大睁着眼睛,咧嘴笑了笑,转过头,开始玩起了自己的双手。

“我给他拍过背,他也打了嗝。”艾米一脸委屈地凑近,威尔伸出双手,在空中挥舞着,眼睛追随着艾米,脸上绽放出笑容。艾米伸出手,逗弄着他,他一把抓住艾米的手指,紧紧握住。

“没关系,这么小的宝宝,有时搞不清楚状况,也是正常。他哭久了,胃里也会积气的。”安娜见威尔乖乖地玩耍,便抬起头来,看向艾米。

“你也累了吧?我买了速冻饺子,晚上不做饭了。去睡会儿吧。”她朝艾米点点头,希望能让她放松下来。

“我是不是很笨,很没用?”艾米依旧皱着眉头,像是十分突然的,把手指抽出,威尔愣了一下,嘴角撇了撇,却很快恢复正常,又继续自己玩儿了起来。

“艾米,”安娜见女儿情绪波动得厉害,便拉着她一起坐了下来。“带孩子原本就是一件辛苦的事情,你小时候,我也经常像你现在一样焦虑。只要有一丁点儿的状况发生,我就觉得自己很没用,无论周围的人怎么安慰。要知道,做母亲,为孩子揪心、着急,那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艾米抹了一下眼角,像是还想说些什么,却终于没再开口。她把身体靠在安娜怀里,觉得自己的焦虑终于缓和了一些。

天色慢慢黑了,玩着玩着,威尔打起了哈欠,眼睛慢慢闭上,竟一个人睡着了。离他不远的沙发上,艾米缩成一团,后背抵在沙发背上,也睡得香甜。

安娜没有开灯,她把自己关在洗衣间里,尽可能轻手轻脚地,把换下来的小衣服洗好,晾在衣架上。为了让她好好休息,有精神上班,艾米坚持自己带孩子,有时夜里醒来,怕吵到安娜,便抱着威尔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时间已经过了八点,安娜几次看向黑暗里的母子二人,都不忍心吵醒。她慢慢走进厨房,拉开储物柜,拿出一包饼干,一小口一小口地吃了起来。窗外一轮明月,竟是个晴朗的夜。繁星透过树枝闪烁着,安娜看得呆住了。

“真希望以后的日子,也可以如此宁静。真希望艾米可以承受做母亲的辛苦,也希望威尔可以快快乐乐地长大。”安娜望着月亮,在心里祈祷着。


[1] 出自《使徒行传 3:19》,原文是这样写的:“所以,你们应当悔改,应当回转,使你们的罪孽被抹去,”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