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潘多拉手环 第五十三章 求学无望
作者:安菁  发布日期:2021-10-08 11:47:01  浏览次数:54
分享到:

1.

“艾米,快点儿!马上就到我们演出了。”剧院里,座无虚席,年终文艺汇演正在进行。舞蹈队一众队员从备演教室鱼贯而出,陆续抵达后台。

四周有些纷乱,乐队的乐器和乐谱架堆在一侧,话剧队的道具站了另外一侧的大部分空间。不知道是谁不小心碰倒了那棵树,好在手疾眼快,没有发出很大的声响。

道具组的学生抱怨了几句,几个人抬着树,连跑带颠地冲出后台的大门,好尽快修补那条裂缝。

艾米找了个角落站住,她轻轻抖了抖手臂,又一腿前伸,一腿弯曲坐下,抓紧时间压腿。脑海里屏蔽了舞台上传来的钢琴演奏声,换上了舞蹈的乐曲。身边的女孩子们也都纷纷效仿,心里默默踩着节奏,回放着舞步。

不知道为什么,艾米觉得十分疲累,她伸直的腿有些颤抖,原本绷得笔直的足尖在这一刻怎么都无法呈现那再熟悉不过的动作。这还不是最糟的,艾米觉得胸口发胀,演出服紧紧箍着她的身体,她有些担心。

耳边传来观众的掌声,葛瑞小姐轻轻招呼着,“准备队形,”她依次拍了拍队员的肩膀,到艾米身边时,却飘走了。

艾米站起身来,惊讶地发现,刚才还在自己身边的队友,此刻竟全部站到了舞台上,灯光打在她们身上,映射出迷幻般的色彩。艾米着急了,自己还没有就位,她急忙抬腿跑向那原本属于自己的中心位,却发现步履沉重,忽闪间,竟离舞台越来越远。

耳边不知何时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她觉得那声音非常熟悉,让她牵挂。演出服愈发紧了,勒到她的乳房,让她难以忽略。她看不到那哭声的来源,也顾不上寻找。舞台上的帷幕就要拉开,她不能缺席。

但是,一只手臂紧紧地抓住了她,让她没法儿动弹。她看到了葛瑞小姐冷冰冰的面孔,她嘲讽地看向艾米,像是在看什么脏东西。“你怎么还在这里?你早已不配这身服装。如今的你,粗陋不堪,你怎么可以继续玷污这个神圣的舞台?滚吧,带着你的婴儿。放荡的、无耻的女孩儿,等待着你的,是上帝的惩罚。”

艾米拼命摇头,她想要告诉葛瑞小姐,她不是这样的,她的确做了妈妈,可她还是原来那个艾米,她可以做到的……

突然惊醒过来,身旁小床上的威尔“吭吭唧唧”,眼看着哭了起来。屋子里一片漆黑,只有窗帘间隙里透进来一丝月光。艾米赶忙起身,鼓胀起来的双乳提醒她,到了该喂奶的时间。

弯腰把儿子抱起,刚好看到两大颗眼泪从威尔的眼角滑落,艾米轻轻哄着,用毛巾擦了擦他的小脸。感觉到母亲的怀抱和味道,威尔用力往艾米的怀里拱着,小嘴四下里寻找,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终于含住母亲的乳头,他用力吸吮起来,艾米被他的大力弄痛了,咧着嘴一个劲儿吸气。怀里的小婴儿紧紧依偎着她,一只小手轻轻按在她 的乳房上,指尖凉凉的,软软的。

艾米痴痴地看着他,时不时挪动一下身体,威尔吃得着急,一股奶流顺着他的嘴角溢出,艾米连忙拿毛巾塞在他肉嘟嘟的脖颈里。威尔睁了睁眼睛,心满意足地哼了一声,继续吸吮着。

刚才的梦还在,却渐渐从艾米脑海里远去。那曾经被掌声笼罩着的荣誉,也随之远去。一滴泪从艾米眼角滑落,打在威尔的头上,消失在他浓密的黑发里。

“我的主,一切的罪孽,我都愿意承担。我发誓,会做一名好母亲,请求您原谅我的无知,也请求您宽恕我!我的愿望是卑微的,却是我唯一的祈求。我真的想要重新回到学校,继续上学,继续跳舞!阿门!”

威尔吃饱了,再次沉入睡眠。默默祈祷着的艾米,也被困意再次征服,她一个晃神,才发现自己仍然抱着儿子,威尔的嘴角也还挂着奶液。她把儿子抱起,让他的脑袋靠在自己肩上,轻轻拍着他的后背,直到打嗝。

等到再次把他放回小床,盖好被子,艾米在跌回自己床上前,瞥了一眼时钟,夜里3:20,她忙活了快半个小时。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艾米再也没有精神思考学校、跳舞和那原本属于她的未来,她迅速沉入睡眠,像所有初生婴儿的母亲一样,被无穷无尽的辛苦折磨着。

2.

拖着沉重的脚步,忍受着每一步的疼痛,安娜缓慢地走出了又一间公立学校。操场上传来孩子们奔跑、呼喊和跳跃的声音,充满活力。安娜转头望着,眼神里充满羡慕。空气里有春天花朵的芬芳,有嫩草的清新,更有一种远离安娜生活的轻松。

她就那样张望着,舍不得离去,舍不得松开那份渴望。一辆车子从她身边驶过,将她的发丝吹乱,她收回目光,眼里的神采熄灭,心里的希望也被浇灭。

连续三次与路德会学院交涉,都无功而返。连丽贝卡夫妻俩人都出面帮忙,希望以自己的声誉为艾米担保,却依旧遭到学校的拒绝。

对未婚先孕零容忍的政策和保持学校正常环境的规定,将艾米无情地挡在了学校外面。安娜无法忘记那位执行校长严厉的表情和她礼貌却让人心寒的话语。“虽然她还是一个未成年人,但也需要为自己的过错承担责任。我们无法相信,她可以在兼顾学业的同时,完成身为母亲的职责。既然在这么小的年龄,不计后果,那么也应该把照顾婴儿作为自己的第一责任。”

安娜无言以对,她知道校长的话,不仅仅针对艾米,也同样针对她这个监护人。这其实还不算是她听到的最刺耳的话,她依旧记得另外一个学校的校长,毫不客气地告诉她,“既然你的女儿选择了上床,那不如一直赖在上面好了。”

没有照顾好女儿,让她经历了这些,安娜早已不在乎自己的脸面。她甚至希望,所有的指责、鄙视和嘲笑,都能让她来承受,却知道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无法保护艾米不被各种目光包围。

路德会学院是不可能接受艾米了,安娜却没有死心,她拿过地图,把周边所有的学校都圈了下来,一间一间去申请,一趟一趟跑着。可令安娜没想到的,努力了快一个月,她收到的回复只有两个字,那就是“拒绝”。

进了诊所,换好制服,安娜才总算得空喝了杯水。她看着手机,犹豫再三,还是没有回复艾米的短信。

这间学校跑完,安娜能找的已经没有。更远处的,或许还有希望,但艾米上下学太困难,安娜要上班,还要照顾威尔,是没办法兼顾的。

她不想让女儿失望,自己心里也是一团乱麻。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她只顾得上眼前的事情,让艾米顺顺利利生下孩子,照顾孩子。怎会想到,社会对少女妈妈是如此的冷酷。

一个上午的时间迅速溜走,安娜把全部注意力放在接诊病人上,才忙活完,丽贝卡就到了。

“怎么,还是不行吗?真见鬼了!堕胎不行,生下孩子自己养,想要回去上学还不行!”丽贝卡气不打一处来,这些天为了艾米的事情,她也是四处打听,没少操心。

“对了,忠义说,他看到一条消息,说悉尼有些公立高中已经推行‘少女妈妈教育计划’好几年之久了,他们会为这些年轻的女孩提供一切可能的帮助,包括灵活的学习计划、平等对待政策、部分托儿服务和更多的假日。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安娜听得仔细,却最终摇了摇头。“我们现在的情况,怎么经得起搬家的折腾?我能拿到这份工作,已经很不容易。贵叔对我,真的仁至义尽了。艾米生孩子的前前后后,我请了那么多假,他什么都没说。我这个样子,难免会有病人投诉,他也是一笑置之。”

“别说悉尼了,就是离开这一片,我都不敢。”安娜用手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掏出一片止疼片吞下。

“头又疼了?你还是应该按时复查。”丽贝卡起身,把安娜的杯子蓄满了水。安娜接过来,连忙摆手。“不用了,我这本来就是后遗症,看医生也无法根治,还不如把钱省下来。威尔长得可快了,身上的衣服穿不了几天就小了,还有那饭量,刚添辅食,米粉能吃一大碗。也不知道随了谁?艾米小时候,吃得可少了,我整天发愁,怕她长不好。”

丽贝卡没说话,心里却想着那个高中的球队队员。如果他真的是威尔的父亲,说不定孩子就像他一样。可她又想起威尔渐渐变成了深棕色的头发,还有越来越深的眼窝,不免琢磨着,这孩子的父亲会不会是个白人呢?

“想什么呢?怎么发起呆了?”安娜絮絮叨叨地说着,一抬头,刚好看到丽贝卡若有所思的样子。

“哎,没事儿。就是想到艾米,觉得这孩子的命……算了,不说了。你说威尔又长个了对吧?我给买了两件衣服,上星期一忙,忘了。下次过去,我得记得带上。”

“别跟我客气啊!”眼看着安娜又像是要说些什么,丽贝卡连忙拦住。“这小家伙,还真是可爱。如今和我好得不得了,我一去,就追着我笑。”丽贝卡扬了扬眉毛,一脸得意地说道。

安娜笑了,也跟着点了点头。“是啊!他可真爱笑。眼看着半岁了,一个人玩,也能乐半天,真不知道他高兴个什么。还有,他现在能耐可大了,肚皮贴地,小腿一踹,就能翻身了。睡觉也不老实,在小床里乱踢乱踹的,还总是精神头十足,可没少让艾米受累。”

“实在不行,就让艾米先自学吧。忠义那里,时常会有大学生实习,回头我问问,看能不能给她找个家教,长期恐怕不现实,每个月安排一两次总是可以的。”丽贝卡扬起眉毛,突然想到这个点子,连忙说了起来。

安娜脸上不再有刚刚提起威尔时的笑容,她叹了口气。“又要让艾米失望了!有时候,我都觉得害怕,你不知道,她会一个人在夜里偷偷哭,一哭就是好久。我想要劝她,却想不出来该怎么开口。自始至终,她没听过我任何一句劝。好多时候,我觉得她和许立实在是太像了。”

3.

推着购物车挤出人群,安娜才舒了一口气。四周围人头攒动,个个都喜气洋洋。她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睛,觉得很有些不可思议。这一年竟这么快地溜走,居然已经是圣诞节了。

她一向不喜欢逛街,似乎精气神不足以应付铺天盖地而来的商品,以前便尽量避开购物潮,车祸之后更是从未如此。

可今非昔比,她有了外孙,女儿也不再是简简单单的中学生。积蓄不多,自然要精打细算。一早,小夏便把自己认真钻研总结出的购物指南倾囊相授,安娜这才知道,圣诞节的第二天,也就是节礼日[1],是众多商品打折最狠的一日,也是澳洲人倾巢而出,挤满各个购物中心的一日。安娜思前想后,还是决定拼上性命,她需要采购的礼品众多,只有这样,才能不让自己捉襟见肘。

不放心安娜自己,艾米便带着威尔一同前来,这竟然是难得的全家人一起出行的日子。但是,到了购物中心,祖孙三人便分了手,安娜一头扎进百货公司,艾米则带着威尔去了婴儿用品商店。她们约好了相聚的时间和地点,便汇入人潮,抓紧时间采购。

坐在婴儿车里的威尔,头一次见到这么多的人,从开始的兴奋,很快变得有些紧张。婴儿用品商店门脸不大,到处都挤着兴致勃勃的父母,婴儿车和四下里跑来跑去的小孩子也很多,有些停在威尔面前,还会对着他挤眉弄眼,或者逗弄一番,这让他平白生出更多的焦虑,没一会儿,他竟然哭了起来。

手里捧着好几件衣服和鞋子,艾米拿在威尔身前比划着,和以往不同,威尔一点儿都不配合,他扭来扭去,和婴儿车里的安全带较着劲,小腿踢个不停,更是用力打翻了艾米塞给他的水瓶。

“乖,不哭了,你看妈咪给你挑的小衣服帅不帅?咱们威尔是大孩子了,不哭啊!不哭!”眼瞅着哄不住,四下里已经有人露出不耐烦的神情,艾米只得扔下手里的衣物,推着威尔离开了商店。

来到稍微宽敞的走廊,她解开安全带,把哭得撕心裂肺的威尔抱在了怀里。摸了摸尿布,还是干的,她有些没好气地皱着眉头,说话声也变得不耐烦起来。“行了,都抱着你了,还哭个什么!闭嘴了!你再闹,我就什么礼物都不给你买了!”

只不过,艾米的威胁收效甚微,威尔在母亲怀里,还是一个劲儿地发着脾气。他不喜欢这里,更不喜欢艾米怒气冲冲的样子。刚才,身边还明明有外婆,这一会儿的功夫,却只剩下他一个人对抗母亲的粗暴。

委屈至极的威尔一边哭,一边嘟嘟哝哝,发着并不清楚的“喃喃”声。见他如此闹腾,艾米也越发烦躁。七个多月大的威尔,还不会叫妈妈,却总对着安娜喊“喃喃”,有时候安娜也纳闷,还问艾米,他会不会喊的是“娜娜”?总之,她对外孙的亲近很是享受,却没有注意到,身为母亲的艾米,难免生出些许嫉妒。

“哎哟,我离老远就听到宝宝的哭声,那么惨哦。离近了一看,明白了,原来是小妈妈艾米啊!”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艾米吃了一惊,她回过头去,果不其然,正是昔日的同学苏菲。

她心里一沉,不打算理睬,却没想到苏菲直接走到近前,直视着艾米。苏菲的身旁还有几人,看起来应该是她的朋友。

“怎么?离开学校一年多,就不打算念旧,和老同学打个招呼了?”苏菲一脸鄙视,嘴角挂着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她看艾米冷着脸,不理不睬的样子,却没打算就此放过昔日的劲敌。

威尔瞪着大眼睛,对这个突然靠近的金发女孩十分好奇。这一会儿的功夫,他竟然停止了哭闹,伸出小手,抓向苏菲的发梢。

“嘿,你干嘛?到底是亲骨肉啊,怎么,还要帮着你的小妈妈欺负我吗?”苏菲一把打落威尔的手,发出清脆的“啪”的声响。

威尔一愣,嘴巴撇了撇,被眼前这个前一秒还笑着,后一秒却凶恶的女孩子吓到了。他“哇”一声大哭起来,把脑袋埋进了艾米的怀抱。

“你干嘛?”艾米对苏菲怒目而视,再怎么被羞辱,她都可以置之不理。可苏菲竟然如此对待威尔,她无论如何也无法忍受。

“他想抓我的脸,怎么了,我不过轻轻扒拉了一下他的小爪子。你能怎么着?还要打人吗?也是,自己就是个贱货,高中生哦,就舔着脸生孩子了,还能指望你有多好的素质?我看真是遗传了你骨子里的贱,那么小,就知道摸女孩儿的脸!”

“你?”艾米记得浑身颤抖,她们争执的一番功夫,四周竟围拢了不少人。她只觉得血液一个劲儿地往头上涌,要不是还抱着威尔,艾米倒情愿扑过去,狠狠和苏菲撕扯一番。

“行了,别在大庭广众之下显眼了,带着你的私生子,赶快滚吧。还有,让他闭嘴,别再嚎了,连父亲都没有的野种。”苏菲的声音很低,在周围的嘈杂中,刚好能让艾米听到。

下一秒,艾米突然动了,她把威尔一把塞进婴儿车里,连安全带都没有系上,便朝着还在发愣的苏菲冲了过去,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苏菲一声尖叫,紧接着她们身旁传来重物翻倒的声音,威尔凄惨的叫声骤然响起。

一回头,婴儿车已经倒在地上,威尔被砸在车下,只露出挣扎中的小腿。


[1] 节礼日,英文名是Boxing Day,为每年的12月26日,圣诞节次日或是圣诞节后的第一个星期日,是在英联邦部分地区庆祝的节日,一些欧洲国家也将其定为节日,叫做“圣士提反日”。这一日传统上要向服务业工人赠送圣诞节礼物,同时也是一年一度最盛大的商品打折日。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