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我们不会忘记您- 怀念李普老师
作者:梁晓纯  发布日期:2022-07-16 17:19:38  浏览次数:141
分享到:

几年前初识李普老师,印象中他是位正当年富力强的文化工作者。因为雨轩诗社搞一次大型的文艺活动,邀请几位包括李普老师在内的悉尼的朗诵名家表演诗朗诵,便和他有了交往。

当近距离接触这位前辈时,发现他那挺直的军人的身躯里是一颗友善热情的心,在年轻晚辈面前他一点架子也没有。当时的雨轩可谓初出茅庐,在悉尼文化艺术界众多前辈的支持和关照下,活动办得非常成功圆满。我和李普老师从此也结下了深厚友谊。我们平日里见面的机会不多,但每次见到,他都格外亲切地呼唤我的名字,让我感到他如同自己的一位兄长。一般而言,通过工作的交往而结下了如兄弟般情谊的机会并不多,而李普就是这样成为了令我尊敬的一位兄长。 

李普老师常年在电台担任播音员,其中《山海经》栏目是诗歌、散文类的文艺朗诵,他曾经多次朗读过我的作品。最近一次,是去年他在群里看到了我发的一篇新作《灵魂的翅膀》,他第一时间在《山海经》栏目里朗诵了它,晚上并把录音发给了我。我打开音频,沉浸在李普老师优美的朗诵声音之中,随着那声音,展开了想象的翅膀,让灵魂越飞越远。

有一种友谊像美酒,经年之后愈发的香醇。 

疫情爆发的两年多以来,我们聚少离多。今年四月的一天,忽然看到李普老师出现在一个小型聚会的合影里,而且人消瘦憔悴了许多,这才得知他得了重病。我和太太于是择日去到他家看望了他。见我们到来,李普老师非常的高兴,一直陪我们坐着。我们知道他那时已经很虚弱,因此特意赶早到的,以免在他家里吃饭。可是李普老师和夫人乔老师就是不让我们起身,而且李普老师看上去的确没有疲惫的迹象。乔老师说:你们在这多呆会儿,他就高兴,不会觉得累的。我们最终还是留了下来,就像是一家人,慢慢吃着,慢慢聊着。一份亲情,就在这碗筷传递之间,越发的浓郁。 

离开时,他们依依不舍地站在马路边上向我们挥手作别。我们和李普老师约好,他好好养病,我们不久再来看他。谁知那一次,竟成了永别。 

李普老师走了,他的音容笑貌依然常驻在我们中间。悉尼不会忘记他,澳华文化界不会忘记他,他那激昂的声音将永远回响在悉尼歌剧院的上空,印证着作为海外华人的文化情怀和曾经走过的足迹。 

李普老师一路走好。


上一篇:在远方的生活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