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引吭高歌 第17章 避雨惨祸
作者:马济元  发布日期:2022-07-18 18:19:38  浏览次数:138
分享到:

割下麦子,随后登场脱粒,水乡从此由夏收进入夏种,时令也旋即进入淫雨霏霏的霉雨季节。水乡稻田的夏种,先翻耕麦茬、油菜茬等田地,再挑上河泥、猪窝灰等农家有机肥做庄稼的基肥,最后戽水灌田、耙整、栽秧。这么个夏收夏种黄梅,时令紧迫,农活繁重,忙碌得鸡飞狗跳。家家户户凡是可以做点农活的老老少少,个个披星戴月连轴转,人人超负荷忙活。经历这一场历时一个多月的黄梅大忙,每个人被晒脱了一层皮,晒黑了,也消瘦了,疲惫不堪。辛辛苦苦地熬过黄梅,夏粮入了仓,秋作物栽下地,苏南各地都进入盛夏季节。炎夏酷暑,稻农又得起早贪黑给水稻戽水、除草、施肥、捉虫……烈日高温下劳作,体能消耗特别巨大,其辛苦程度一点也不亚于黄梅天。

小暑里的一天上午,阿文在桥头田的牛车棚赶牛戽水。这条老水牛很侠义,老老实实地听从阿文的吩咐,干活从来不偷奸耍滑,只要阿文把肩押套在它的肩头,眼罩遮住它的眼睛,喊一声“驾”,老水牛就不急不慢地绕着牛车盘笃悠悠走起步来。主人在与不在,它无所谓,啥时吃饭啥时休息,听任主人安排。因此,老水牛起步戽水后,阿文可以短时离开牛车棚,或者下田耘耥除草,或者去附近为老水牛割青草。估摸稻田灌满水了,阿文就噔噔噔跑回牛车棚,叫停依旧不疾不徐地绕着牛车盘走步戽水的老水牛。为它摘下蒙着眼睛的眼罩,卸去压在肩头上的肩押。老水牛也知道,三个时辰的辛苦熬过去了,接下来可以美美地享受生活:先是由阿文牵它下河淴冷水浴,阴凉消暑,歇息喘气,然后在牛车棚里悠闲地咀嚼阿文为它新割的嫩青草。老水牛十分理解阿文的辛苦,它亲热地冲着阿文打哼哼,哞哞地朝着在附近稻田里拔草或者耘稻的阿文问候致意。赶牛戽水辛苦,脚踏戽水车戽水更加劳累。脚踏戽水车,脚底踏得又红又肿,好比开坼般疼痛,用手摸一摸都会觉着刀割似的。

此刻,一声声山歌从远处的踏水场传来:“望望日头望望天,望望烟囱可冒烟?哪家娘子在喊吃饭,哪家娘子去借油盐?”正埋头耘稻的阿文,抬头望得见小木桥周边两河两岸,戽水的踏水车是一架又一架,那吱呀吱呀的戽水车声,和着幽怨的声声山歌,如泣似诉地在旷野上迴响,自然而然地勾起了阿文对几年前的那一场大旱的回忆。

那年小暑过后,天空天天一碧如洗,老天与黎民作对憋着不下雨,大太阳把地皮晒得可以烫粉皮烙锅贴了。水稻田里还没有醒棵稻秧被晒得蔫头耷脑奄奄一息。那个三伏天,路头,田里,白天见不着人影,可是一到晚上塘岸边的一架架踏水车,吱呀吱呀响个通宵达旦。阿文家在独水圩的一块稻田,紧挨河沿,本来就耗水,天旱,岸脚更是开了坼,戽进稻田的水不一会就吱吱吱漏了。入夜,全家四口一齐出动,两人一档轮流踏车戽水,休息的两人不管不顾蚊虫叮咬,倒在田头就睡。这段时间,全家个个累得眼眶凹了,脚底却肿得像胡萝卜。然而,几天后这块稻秧还是和这个圩内的其它农家的稻秧一样都枯死了。不得已,老爸去市上花大价钿买了黄豆种,把那块水稻田改种上了黄豆。

想着当年自家脚踏戽水,阿文情不自禁地唱起了当年老爸常唱的《车水歌》:“天上月儿亮堂堂,踏水农夫泪汪汪。腿软脚痛筋骨酸,遭遇灾年白疯忙。”

果然,远处又传来了幽怨的歌声:“山歌好唱口难开,杨梅果好吃树难栽,白米饭好吃田难种,鲜鱼汤好喝网难开。”

“黄秧落水转了青,田里山歌闹盈盈。远听好像黄莺叫……”

“阿文兄弟,你耘稻了?”骄阳下,邹师母拎了水罐经过桥头田。

阿文连忙停止了山歌,回话邹师母说:“噢,邹师母好,您给银妹姐妹送水去?”

“嗯。姐妹仨三更天就去踏水了,我过去替一会儿。”

“银妹好辛苦,今天邹师傅有点起色吗?”

“咳,能怎样呢?憋着一口气罢了。”

一家的顶梁柱瘫痪在床,银妹如今是起早贪黑地忙活。割麦子以来,阿文没有见着过银妹。前天黄昏,阿文去看望邹师傅,可是银妹三姐妹却没有在家,她们还在田头踏车戽水。天天踏车戽水,踩上踏水车,老农民的脚底就疼得似断裂,那小年轻,疼得更家犹如撕心裂肺,而况稻田里还有别的农活要忙碌。唉,我要是有钱笃照求雨那本领该多滋润,多称心如意:我可以让老天给银妹家稻田,给肖塘乡亲们的稻田,给天下受苦人家的稻田下一场透雨,那该是一桩造福一方的美事了!

望着邹师母远去的背影,阿文就地放下耥耙,走上田岸,走去牛车棚给老水牛添了一捧青草。

“阿文哥,你在干啥呢?”背后传来了巧林银玲般脆生生的声音。

“唷,小姐,你啥时回家的?”阿文感觉很惊讶。

“我考试结束了,现在毕业回家了。”巧林一手捏着个大草帽,一手里拎着水罐,她伸出手把水罐递给阿文,“阿文哥,渴了吗?喝口水吧。”

“嗯,谢谢小姐,你想得真周到。”

“我可是一到家就奔桥头田来给你送水的。”

阿文接过水罐,咕咚咕咚喝过,抹抹嘴,把水罐搁在牛车盘上:“哎呀,小姐,你是怎么回家的?徐先生怎么没有提起过呀?”

“我又是坐黄毛的小划子船回家的,把学校里的东西都带回家了。”

“你爸爸妈妈不知道?”

“是啊,没有给他们知道。”

“哦,那黄毛怎么也没和我说起呀?”

“是我去鱼市找黄叔的,为了给你一个惊喜呗!”

“小姐聪明,真有办法。”阿文怔怔地瞅着一身学生装穿着的巧林,高兴得笑了。他抬头望望对岸黄毛那个静静的窝棚,连连眨着眼睛,“小姐,我一直呆在这儿,怎么没见黄毛回家呢?”

“黄叔说给老纪带回了一包水烟,得先送过去,所以小划子没有打这儿划过。”

“哦,这个黄毛为人仗义,知恩图报,不愧是我的好兄弟。小姐,这天气连空气都热烘烘的,你快点回家吧。”

“才不呢,我是来陪你看牛戽水的。”

“水戽满了,你看,老水牛淴过了浴,青草都吃得饱饱的了。”

“那我俩一起回去。”。

阿文无语了:“小姐,我还要耘稻呢!”

“耘稻,得用耥耙,你的耥耙呢?”

“喏,就放在前头的稻田里,刚才我耘到那儿。”

“阿文哥,那你教教我耘稻吧,我毕业了,往后跟你一起做田里活。”

“小姐,你也做田里活?”

“是呀。”

“面朝黄土背朝天,又要风吹日晒雨淋。”

“我不怕。”

“老太阳晒得你皮肤出油,受得了吗?”

“阿文哥受得了,巧林也应该受得了,向你学呗。”

“你老妈不会骂死我?”

“我愿意,她敢?”

“小姐,那你试一试就回去,行不?”

“试呀。”

巧林连忙戴上大草帽,弯腰也挽起裤管,脱下鞋袜,跟着阿文下了田。

阿文又将老水牛牵下河,下田拾起耥耙,摆开了耘稻的架式。

“小姐,你先看清楚我的脚站在哪儿,怎么站的…… ”阿文首先指导巧林双脚怎么样在稻秧间站立,然后给巧林做耘稻的示范,讲动作的要领,再后手把手指导巧林握好耥耙以及手脚的动作。为了能够与阿文在一起,巧林顶着火辣辣的老太阳,按着阿文的指导,不停地运作着手里的耥耙。耘稻既要为稻苗耘耥,又得不伤着稻秧,全神贯注的投入使人格外费心劳神。巧林照顾了手里动作,忘记了脚下移步;留心了脚下的移步,手里的动作就又不能协调。不一会儿,她的手酸了,脚僵了,眼睛都被亮闪闪的水田反光刺痛了,还时常把稻秧踩得东倒西歪,甚至踩在了脚底下。

阿文注视着巧林耘稻的姿势、动作,汗淋淋的脸上绽开了笑容:“小姐灵巧,不一会儿就有了眉目,现在该回家了。”

“我才不呢,我还得再坚持学会,你好好看着我嘛。”巧林很倔,她不怕苦,不达目的不罢休。

俗话说,夏日天气孩儿脸,一天之中变三变。忽然,一阵卷地风从东南刮过来,天空瞬间乌云密布,随即一道刺眼的闪电,曲曲弯弯地从天空一直窜下来钻进了肖塘河里。霎时间,水面上跳跃起一河的银光,晃得人们睁不开眼睛。紧接着,哗啦啦的雷声震得人耳朵嗡嗡响,吓得人心脏砰砰跳。几个骇人的闪电雷声之后,黄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甩下来,电闪和雷鸣更是一个比一个猛烈吓人。“大雷雨来了!”正在田地里干活以及在河岸边踏车戽水的乡亲,都喊叫着奔跑着赶往附近的牛车棚避雨。水乡的牛车棚都是亭子似的尖尖顶,四周是无遮无栏,东南风吹来,避雨的乡亲都挤坐在牛车圆盘的西北那一面了。桥头田牛车棚里一下子涌进十多位避雨人。阿文给人让座,自己坐在了牛车盘勾连戽水车的横轴上,把看牛戽水坐的小板凳递给了巧林,让巧林坐在最西头的牛盘路上。巧林的二姐徐巧琴夫妻俩,刚从小桥那边的踏水场跑过来,就坐在牛车盘里头连结中心立轴的横木上。银妹老妈走得慢,她们母女四个就坐在徐巧琴的旁边。闪电刺眼,雷声震耳,避雨的都干脆闭上双眼堵住耳朵,吓得与亲人紧紧地相拥在一起。巧林的小板凳也逐渐靠近了阿文,铜妹铁妹也挪动了座位,在挨近阿文的牛车盘上坐着。

又是一道刺眼的闪电从天空忽闪着,忽闪着,嗤啦啦劈下来,不偏不倚击中了桥头田牛车棚的尖顶。立刻,牛车盘尖顶下的立轴被炸开了,着火了。这牛车棚遭遇雷击的瞬间,刺眼的闪电,惊心的雷声,吓得牛车棚里每一位避雨的乡亲紧闭眼睛,堵住耳朵,纵然如此,每个人依旧颤抖不止,更有人失声痛哭,整个牛车棚瞬间乱成了一锅粥。巧林以及铜妹铁妹三位小姑娘,都被霹雳掀倒在阿文的脚跟边,而阿文自己,也被掀趴在戽水车边。炸雷过去,阿文赶紧支起身子,抬头见着牛车棚尖顶已被雷电炸穿,牛车盘的立轴正在燃烧。咿呀,牛车棚遭雷击了,牛车棚里出大事了,避雨的乡亲遭遇危险了!阿文首先扶起跌倒在自己身边的巧林,巧林浑身湿漉漉,簌簌颤栗,吓得泣不成声。阿文再扶起铜妹、铁妹,三位小女孩都筛糠似地颤抖着,然后相拥一起哇哇大哭。三位小姑娘安然无恙,阿文急忙转身跨进牛车盘。牛车盘内的状况惨不忍睹:银妹母女跌倒在地上,徐巧琴夫妇跌倒在地上,四个人倒成一片,浑身焦黑,已经没有了一丝丝气息。

阿文扶起银妹,拼命地大声呼喊:“银妹,银妹,你怎么啦?你快些睁开眼睛呀!阿文叫你,你听见了吗?你快答应我呀!”

阿文的呼喊惊动了牛车棚内避雨的所有人,他们震惊了,清醒过来了,他们知道自己已经平安无事了。然而循着阿文焦急的呼喊,大家知道银妹他们出事了,银妹母女殁了,徐巧琴夫妇殁了,她们再也不能回答阿文的呼喊了。

铜妹、铁妹也冲了过来哭喊着:“妈妈、二姐……”

巧林也跨进牛车盘内,失声呼喊:“二姐、姐夫……”

靠近牛车盘立轴避雨的四位一个也没能幸免。

桥头田的牛车棚遭遇雷击,传出一片呼天抢地的哭喊声。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