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引吭高歌 第24章出没风波
作者:马济元  发布日期:2022-08-13 10:25:34  浏览次数:211
分享到:

好久好久,两位老叔回转芝溪的小划子早已远去,看不见船影,也听不见桨声了。然而,夫妻俩还是站在水栈上翘首张望,舍不得离去,擦抹脸腮的两个手背,都被濡湿得也嘀嗒下了水珠子。

“林妹,外头冷,我们回窝棚里头坐吧。”

“嗯,文哥,你拉着我。”

“好,我们手拉着手。”

两人手拉手钻进了刚刚可以坐直身子的窝棚。巧林摁亮手电筒,打开包裹,查看了衣服、被子、米面等生活日用品,查看了油纸包裹着的山歌本子等,在丁湾讨生活就这样从这里起步了!巧林一下摁灭了手电筒,手电必须得省着用,今后,用得着它的地方多着呢。摁灭了手电筒,俩年轻人偎依着坐在窝棚里,屏息凝神注视着黑咕隆咚的冬日野外,静听着远远近近的一声声鸡啼和附近竹园里不知名虫子的啾鸣,思绪万千,沉默不语。别了肖塘,丁湾你可好?阿文巧林从此永结同心,携手同行,但愿命途不再多舛。

“文哥,”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巧林的双手紧紧地抱住阿文的一只手臂,“我们真的在一起了?”

“是呀,林妹,你累了,靠着我睡一会儿,我守着你,一生一世都守着你。”

“嗯,我相信。”抬头盯着黑暗中的阿文,巧林俯身靠在阿文的怀里,双手搂住了阿文,“他们会找到这里吗?”

“放心吧,我们来丁湾,肖塘那边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丁湾离肖塘那么远,那么偏僻,一定会很安全,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阿文伸出右手,紧紧地拥着巧林,低声说道,“徐婶是纪叔的姐姐,她们也会帮助我们,替我们保密的。”

靠在阿文怀里,巧林点点头,更紧地搂着心上人:“我们互相拥抱着休息一会儿,天快亮了。”

“嗯。睡吧,林妹,我陪着你。”

“天亮以后,我们该咋办呢?”

“再说吧,待会儿去找找徐婶,丁湾都是穷苦的种田人,徐婶说过,他们会同情会帮助我们的。”

“嗯,文哥,抱紧我,我们一起合一会儿眼。”

两位相爱的年轻人终于走在一起了。巧林和阿文从相识到相亲,再到相爱,虽然时间并不太久,然而他们经历的考验,会使那些虚情假意的两面人、伪君子之类立马自惭形秽。他俩的爱情,冲破了世俗狭隘的偏见,粉碎了传统观念的束缚,因山歌结缘,由性情相通而相亲相恋,又经历了弃家投奔他乡的严峻考验,纯美无瑕。今夜,他们在老纪、黄毛的帮助下终于在丁湾紧紧地相拥了。眼下,他们确实一无所有,上无片瓦遮身,下无寸土立锥,生活将如何开始,其艰难是不言而喻。然而,奇迹是不懈努力的奋斗之士开创的,假以时日,两位勤劳能干的年轻人,终将战胜种种困难,创造桩桩奇迹,拥抱阳光明媚的明天。

满怀美好的希望,做好迎接困难而且战而胜之的思想准备,阿文巧林带着一身的劳累和疲惫,紧紧地甜蜜地在黎明前的鸡鸣声里相拥在一起了。蒙蒙眬眬之中,水栈头传来哗哗的水声,阿文巧林瞬间惊醒,连忙携手钻出了窝棚。

“姑姑,您早啊,洗衣服了?”巧林先走上前打招呼。

“唷,我吵醒你们了。”徐婶一脸歉意,站起身说,“林妹,阿文,去屋里喝碗粥吧,我刚刚煮好,热乎着呢。”

“姑姑,我们带了吃的了,”阿文从窝棚里拿出了锅贴,“喏,姑姑你尝尝,纪叔、黄叔都说很好吃、耐饥。”

“哦,林妹,先去家里喝点粥吧,那饼留着中午吃。”徐婶扔下要洗的衣服,拉上巧林往屋子里走,“走吧,阿水也已经起身了。阿文,快过来。”

徐水水正坐在小饭桌前喝着粥。

“水哥早。”巧林忙开口招呼。

“水哥,昨晚吵着你了,对不起。往后免不了还会麻烦你,吵着你,非常抱歉。”阿文跟着走进来了,他说得很真诚,渴望着水哥的友好相待。

“没事的,你们是我老舅的好朋友,当然也是我水水的好朋友好兄弟,来吧,坐下喝碗老妈煮的热粥。”长辈的话,水水言听计从。老舅与阿文是忘年交。年轻人能被年长者器重,做为好朋友,这说明什么?这足以说明这位年轻人足够的优秀。阿文巧林来丁湾还是老舅事先关照,昨夜又亲自领过来,外甥哪能驳老舅面子?况且,眼前这对小夫妻俩说话和气,做事彬彬有礼,的确很不一般,水水哪能不识好歹?这时候,水水搁下饭碗说道,“今天我去阳澄湖捕鱼,阿文弟,你想去不?”

水水直爽老实,待人真诚,阿文和巧林心情宽松了。听得水水邀请一起下湖捕鱼,阿文喜出望外,咧嘴笑呵呵地问:“水哥,我们正想着今天该怎么办,现在听你这么说,那我也跟着去?水哥,阿文听纪叔说了丁湾这边的情况,因而我在肖塘也准备了渔网!”

“唷,你也会撒网?”

“嗯,刚刚学的。你舅舅说丁湾人农闲季节时常下湖捕鱼,所以我也置备了捕鱼网,也学着撒渔网。水哥,今天跟你下湖,请你多给点指导。”

“阿文弟真是位有心人,难怪舅舅喜欢结交你这位小朋友。好了,吃过早饭我们开船。弟妹你也想去吗?”阿文这么有心,水水心里顿生敬意,这样的兄弟以后是好帮手,好搭档,还有可能成为自己的好兄弟。

“水哥说我也可以去?太好了,那我和文哥也划一条小划子去湖上。”

“好啊,今天风平浪静,小划子也去得。”

“太好了。” 阿文和巧林异口同声说。

自从准备来丁湾安家,听了老纪从丁湾回来说的话,阿文就置备了捕鱼网,和巧林在桥头田肖塘河等河浜里练习撒网捕鱼。今天去阳澄湖捕鱼,这不仅仅是对前阵子学习撒渔网的考核,而且更是今后在丁湾生存立足的本领。尤其是巧林,她以前学游泳,学划船把舵,今后的生活中将都会派上用场,假如在丁湾没有田可耕种,没有人家雇用,夫妻俩就得以捕鱼为谋生的主要手段了。

风轻云淡,冬日的阳澄湖一望无际的湖面上微波荡漾,波光粼粼,天水之间隐隐约约地可以见着捕鱼小船在风波里飘荡。忙时田间劳作,闲时下湖捕鱼,为生活,丁湾人一年到头这般忙碌劳作。今天,水水打头,阿文夫妻紧随其后,两条小划子划出丁湾的河港,驶入阳澄湖,与湖面上的打渔船一起出没在阳澄湖粼粼的风波里。

“阿文弟,就在这一片水域撒网吧。”水水站立在小划子上,把渔网捏在手里,已摆出了撒网的架势。阿文夫妻初次下湖,水水不敢冒险带领他们再往湖的里头划。水水做好了撒网准备,叮嘱阿文说,“两条船不要离得太近,但是必须喊得应。我们的船太小,不要再往湖心里面划了。知道不?”

“好的,谢谢水哥关心。”阿文也站起身,拎起网,也在小划子上叉开脚稳稳站立,弯腰弓身,做好了撒网的准备,“林妹,你坐稳了,我也要撒网了。”

“知道了,文哥。”湖阔天空,巧林的心情舒畅了,眉头舒展了,面向着朝阳,迎着灿烂的阳光,秀丽的脸庞上绽开了迷人的笑颜。这笑颜,虽然还深藏着一夜未眠的疲惫,一段时期以来与父母不辞而别的忧虑,然而,今朝却因为对新的生活充满希望,对未来满怀憧憬而显得特别的朝气蓬勃,生动可爱。

“水哥,我也撒网了,你给指点指点。”阿文摆动渔网,扭转身子,乘势甩手抛出了渔网。瞬间,那空中的渔网像口特大号的鱼罩在小船的左前方凌空展开,唰地轻声落水,然后迅速地没入湖中。在感觉到渔网落实到湖底之后,阿文缓缓地开始收网,轻轻地将渔网提起水面,又一下子拎进船舱。

“阿文弟,你的网撒得有板有眼,是老把式了。”水水冲阿文伸出了个大拇指,“今天风平浪静,看来是个好日子,一定会有好收获。”

“文哥,网里有鱼,还有大螃蟹。哇,这不是开门大吉吗?我们会时来运转了。”巧林蹲下身子,伸手摁住螃蟹,捏住蟹身子放进小划子船的中间的夹舱里。几天来那颗惴惴不安的心,由于顺利来到丁湾,顺利开网捕鱼而高兴起来。巧林不由得低声哼起了山歌,“昨夜刚到丁家湾,今朝下湖捕鱼来。头网捕获横爬蟹,从今往后好运来。”

“阳澄湖畔丁家湾,好山好水天蓝蓝。开网收获好兆头,从此祸去五福来。”撒下又一网,再又缓缓收网,收获比第一网还可观,阿文和巧林好不高兴,因此,阿文和着巧林的旋律,也唱响了山歌。

阿文和巧林你唱我和,歌声婉转,水波荡漾。旁侧的水水被阿文巧林的歌声感染,忍不住也唱响了山歌:“撒网捕鱼唱山歌,甜歌苦歌都是歌。你唱我唱大家唱,唱完苦歌唱甜歌。”

歌声嘹亮,临近的渔船纷纷响应,你唱我和,此起彼伏越传越远。渔帆点点的阳澄湖湖面上顿时渔歌互答,这景象使得经历了一夜紧张奔波,担忧着日后生活的小夫妻俩,顿时心宽了,气顺了,他们期望命运之神眷怜,今后的一切都慢慢顺畅,渐渐好起来。

来丁湾第一天下湖捕鱼即顺顺当当,况且收获颇丰,小夫妻俩心里高兴。小划子刚刚靠拢水水家的水栈,就走过来一位挎着大竹篮子的阿婆,她嗒啦嗒啦地里敲着一对大贝壳叫卖针线洋火等日用品。阿婆瞅见年轻漂亮的巧林,笑盈盈地停下嗒啦大贝壳走过来,凑上前缠着巧林买点啥。看着老婆子靠这么个小百货篮子讨生活,巧林很是同情,因此买了一盒蛤蛎油。忽然,巧林看上了“嗒啦婆”篮子一角那个用油纸包着的粽子糖。

男婚女嫁,农家多办喜宴,新人分发喜糖。为了要与阿文在一起,巧林与阿文远走高飞私自来到了丁湾安家。是老天有眼,差遣俩忘年交老朋友襄助,水水娘俩相帮,第一步走得顺顺利利,还有粽子糖昭示今后生活会甜甜蜜蜜。好兆头啊,我们小俩口的日子会好起来的。因此,巧林附在阿文的耳边说了句悄悄话。

“那太好了,我们会遇着好运的,买下吧,一包全买了。”阿文也很高兴,很赞同。

此刻,夕阳的余晖染红了丁湾田野村舍,村子里炊烟袅袅,饭香远飘。巧林也连忙点旺行军灶,烧水下面条。

不一会儿,徐婶出门朝着窝棚走来。巧林急忙捞起锅里的面条,正在拾掇渔具的阿文也马上放下渔网,端起饭碗,呼噜呼噜地吃起面条来。

“小妹啊,那么快就做好晚饭了?那,我去叫阿水盛点咸菜来。”徐婶转身,喊着阿水,不一会水水端来了咸菜,还放着两只煮鸡蛋。

冬天日头短,天色很快暗下来。水水家泥墙茅草屋前头的场院上,陆续走来串门的丁湾乡亲。

“阿水,听说你表兄弟来丁湾了?”第一个踏上水水家场院的是水水小时候玩伴四毛。

“听说阿文兄弟是芝溪的歌王!”三苟的大嗓门也从老远处传过来。

“巧林姐是县女中歌咏队的主唱!”小莹特别喜欢巧林的山歌。

丁湾人不约而同来水水家场院,见见新落户丁湾的小夫妻,听听他俩唱山歌。

“好啊,我们唱一支。”小夫妻俩没有太客气,笑吟吟地面对着初次见面的丁湾乡亲,齐声唱道:“叫吾唱歌就唱歌,吾年纪轻轻勿曾学多。淘箩里种葱根盘浅,黄纱头织布断头多……”

歌声高亢嘹亮,引得场院上的丁湾人响起了一片叫好声。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