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引吭高歌 第25章 场院集会
作者:马济元  发布日期:2022-08-16 21:54:07  浏览次数:177
分享到:

“歌王歌后,再唱一支!”三苟一上场就这么称呼阿文巧林,而且大声提议。

山歌声声,吸引得正说着笑着走来的一帮子小青年,匆匆加快了脚步。

“是啊,都别说话了,用心听着!”

“歌王歌后又要开唱了,快点儿走。”

小莹又缠着巧林:“巧林姐,再唱一支,好好听呀!”

南南也撺掇阿文:“阿文哥,快唱呗,你唱得那么好听,也让大家学学。”

场院上的后生们都起哄了:“歌王歌后,快快再来一个呗!”

“小后生们,我来唱个闹闹场。”吸着旱烟走过来的草作师傅丁老柱笑眯眯地边走边唱,“进得佛堂念弥陀,下得田来唱山歌,念一世弥陀勿会西天去,唱一声山歌稻发棵。”

“丁伯伯唱得不错,我们一起欢迎新来的小夫妻再唱一个。”四毛说。

水水家的场院上,噼里啪啦响起了一片鼓掌声,几位小孩子更是高兴得又蹦又跳。

面对乡亲们发自肺腑的欢迎,小夫妻俩既高兴又激动。阿文不禁又想起了枫泾歌会,想起了芝溪对歌,想起了今天阳澄湖上唱山歌……我和巧林因山歌走在了一起,今晚与丁湾乡亲们第一次面对面,也应该凭借山歌,走好安家丁湾的第一步,做个全村人都喜欢的新丁湾人。

于是阿文笑盈盈地与巧林说:“我先唱一支,你准备。”

巧林深情地瞅瞅阿文,夫妻俩满脸笑容地向场院上的丁湾乡亲深深鞠了一个躬。先由阿文引吭高歌:“正月梅花似青松,孔夫子家住山东,包公祖家里明府,海瑞清官住海南。”

阿文唱过,场院上掌声四起,欢呼声一片。

随后,巧林银铃般的歌声又在场院悠悠迴响:“二月杏花向阳开,朱太祖祖籍凤阳人,岳飞家住汤阴县,常遇春家住山东。”

“三月桃花满树红,历城县里出秦琼,山西原出郭志民,高阳县出刘金定。”第三段山歌,由阿文巧林夫妻俩一起放声高唱。唱过,阿文与乡亲们说:“各位乡亲,我和林妹昨夜里来到贵村,多谢大家怜爱,我们俩真心真意地谢谢大家。我们俩都喜欢山歌,是山歌使得我和林妹走在了一块儿,然后走来了美丽的丁湾安家。从今往后,我们要和大家一起在丁湾生活,免不了给大家带来多多少少的麻烦,所以恳请乡亲们多多关照。”

说罢,阿文拉着巧林再次给大家深深鞠躬,又凑近巧林耳边说了句悄悄话。即刻,巧林羞红了笑脸,她从窝棚里摸出油纸包,对大家说:“各位父老兄弟姐妹,我们悄悄来到丁湾,一贫如洗啥都没有,刚才嗒啦好婆经过,我们从她那里买着一包粽子糖,分送给大家甜甜嘴,不成敬意,真心希望得到大家的祝福。”

“恭祝歌王歌后新婚快乐!”

“欢迎新人,祝贺新郎新娘百年好合!”

“祝愿新郎新娘白头偕老!”

“祝福小夫妻生活和和美美,早生贵子。”

“祝新人幸福美满,请说说你俩的故事!”有位小青年忽然提出了这么个要求。

巧林分着糖,高兴地说:“我们俩的故事,就是因为唱山歌而走在一起了,今后,大家自然而然会知道的。”

场院上一片欢笑,有几位年轻人正叽叽喳喳地交头接耳。

面对乡亲们的好奇,阿文说:“因为我和林妹都喜欢山歌,所以我们俩越走越近,今天走到一起了。唱山歌人有故事,我们唱的山歌里更有故事。什么孔子,包公,岳飞……林妹读的书多,大家先听林妹讲个故事,好不好?”

“好——”在场院的人都赞成,有几位小孩子又拍起手来,然而还有人要求:“我们最想听听歌王歌后的故事。”

巧林瞥了一眼阿文,环视了一圈场院上的乡亲们,浅浅一笑,说:“我先给乡亲们讲一个《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故事,好不好?”

暮色下的水水家场院,有人安闲地靠墙站立,把双手交叉抱在胸前;有人拔来一个稻草垫在屁股下席地而坐,悠闲地抖动着脚肢;小莹等几位小姑娘围绕巧林站立,大睁着的一双双眼睛里流露着深深的敬意。全场的乡亲们个个全神贯注地静听着,除了偶尔的咳嗽,听故事的都全神贯注,寂静无声。阿文巧林虽然初来乍到,可是善良纯朴的丁湾人都喜欢上了这一对能说会唱的年轻人。

听过《司马相如和卓文君》,大家觉着前所未有的新鲜,刨根究底地询问着这个故事是真还是假。

“噢,老婶娘你不信吧,那巧林姐不是跟着阿文哥来到丁湾安家了吗?”小莹对一位质疑故事真假的老婶娘说道。

“是啊是啊,巧林妹妹,你真不简单呀!”一位大嫂笑呵呵说道。

“芳嫂,阿文弟肚子里的山歌可以唱上三天三夜,巧林妹喝的墨水也是三天三夜倒不尽,你们哪能不觉得新鲜稀奇呢?你们想学山歌吗,想听故事吗?慢慢来嘛,他们小夫妻俩来丁湾安家了。喏,他们现在住在那个窝棚里。”看到邻居们也都认真听他说话,水水特别的来了劲儿,于是他把从老舅和老妈那儿打听来的阿文和巧林的故事,一股脑儿在乡亲们面前抖落了出来。

“唉,阿文兄弟太不幸了,小鬼子十恶不赦!”

“矮东洋太残忍了,是畜生,无恶不作的强盗。”

“巧林妹妹,你非常了不起!”

“你们小夫妻,真的太不容易。”

“两位新人,你们是好样的,我们丁湾欢迎你们。”丁老柱磕去旱烟管的烟灰,向着阿文走过去。

“林姐,你们俩就住那窝棚里?”小莹拽拽巧林的衣角,轻声与巧林说,“我爷爷和老爸都是木匠,明天让他们帮你们搭一间高高爽爽的草棚。”

“对啊,林姐,我家有段搁在家的老楝树,我去扛来做柱子,”说话的那位叫南南,他和小莹已订了亲,他说着话就动身往家跑。

小莹说:“我回家叫老爸过来。”

听了小莹和南南说话,许多人都议论纷纷。

水水立马高声说道:“谢谢了,南南兄弟,小莹妹妹。”

“对啊,各位兄弟姐妹,我和大家说件事,明天我们丁湾人都来这水水家的场院,帮助阿文和巧林因陋就简搭建一座茅草棚,大家说怎么样?”丁老柱与乡亲们说过,回头与阿文说,“我是草作,我负责编干稞打泥墙,盖稻草屋顶。木匠师傅嘛,小莹回家去叫老爸了。材料呢,南南回家去扛楝树……”

“做椽子就斫我家的竹子。”水水说。

隔壁的大肚子三爷爷正巧也走过来,他说:“我家有稻草和搓好的草绳。”

“对对对,家里有材料的出材料,有力的出力。”丁老柱加大音量又说。

“我家也有现成的小树。”有位小姑娘说。

“哦,最要紧是泥土。水水,挖我家西滩田的田泥。”四毛说。

南南扛着楝树走来了,他把楝树放在窝棚边,拍拍肩膀上的灰尘,说:“水哥,明天去西滩田挖田泥,摇我家的船去。”

“好的,阿文,明天我和你摇船。”水水对阿文说。

“我也去,我们三家的田离得近。”三苟说。

丁老柱总结说:“哦,阿水带头去西滩田挖田泥,其他人也都早点过来帮忙。”

“好!”全场丁湾乡亲们异口同声地答应。

“我丁大根爷俩负责搭屋架子。”小莹老爸丁木匠也来到了徐家场院,他说,“老柱,你负总责咯!”

为了帮助阿文夫妻搭建一座草房子,乡亲们个个热情,人人踊跃,阿文夫妻俩激动得连连向乡亲鞠躬致谢。

水水给阿文、巧林一一介绍了村里的乡亲,然后也说:“阿水也再次替阿文兄弟夫妻俩谢谢大家。”

“水哥……”阿文夫妻俩都激动不已,阿文说,“代我转告乡亲们,阿文和巧林永远铭记乡亲们的恩情,我们一定刻骨铭心,知恩图报。”

“没事,丁湾穷苦人一家亲。”水水心地善良。

“亲帮亲,邻帮邻,理所应当嘛。”南南说。

小莹也说:“我们都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丁湾人,纯朴友善,乐于助人,一家有难,四邻相帮。

“时间不早了,大家回家休息吧。”丁老柱招呼在场的乡亲们。

“是啊,时间不早了,谢谢大家明天过来帮忙。”一声不响坐在门槛上的徐婶站起了身。

“谢谢大家,明天再见。”水水说。

“明天见。”

“明天会。”

场院上的丁小莹父女、丁老柱、南南等乡亲,一一与阿文、巧林、水水告别。

“谢谢乡亲们,我俩再唱一支歌,送大家平安回家。”眼瞅着乡亲们离开场院回家的背影,阿文巧林的歌声再次唱响:“今朝安家丁湾村,乡亲们真情感动人。唱支山歌表心情,涌泉相报滴水恩。”

丁湾乡亲们的热情,让阿文巧林深受感动。老纪叔提议来丁湾安家,没想到丁湾的乡亲竟然如此的热情好客,把阿文巧林当作为了自家人。安家第一天就这么顺当,受丁湾乡亲欢迎,那今后的命运一定会时来运转,一天天好起来。面对丁湾乡亲,阿文巧林都在心底里暗暗叮嘱自己,知恩图报,今后做啥事都要不忘丁湾人,努力回报丁湾乡亲的恩情。

隔壁的大肚子三爷爷却又走了过来:“小伙子,头一天来丁湾就下湖打鱼了,好样的!在家是种田的吧?”

“是的,三爷爷,阿文是林妹家的雇长工。”

“东家的小姐都看上你了,不错,小伙子有能耐,有点意思。”老人家捋着长长的花白胡须,在朦朦胧胧的夜色里,上下打量着阿文,转头与巧林说,“小姑娘,你好眼力唷,这后生勤劳能干,老实可靠,往后一定有出息。”

“三爷爷,阿文是种田人,只会做些田里活。”

“种田人好呀,种田人万万年!这个世界谁能离开种田人呢?除非他一生一世不吃饭不穿衣。”三爷爷激动得吭吭吭咳个不停。

水水赶忙咚咚咚给三爷爷捶背:“三爷爷,我扶您回家吧?”

“不不不,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喘息了好一会儿,三爷爷捧着大肚子说,“阿水,你小叔叔腆着大肚子,急匆匆地赶在我三爷爷前头走了,现在你三爷爷和弟倌一老一小种不了地。我想问问阿文愿不愿意替我家种几年田,等弟倌长大了再……”

“可以呀,三爷爷,你这是看得起我阿文哪,我还正愁没有事情做呢。要不然,我们写个代耕两年的文书,做个凭证。”阿文急忙说道。

“那好,明晚吧,明晚我们做个手续,三爷爷是明白人,不会算计你们的。”

“嗯。明天让水哥做见证人。”

“好,三爷爷,那我们明天见。”阿文疾步上前扶着老人,“哦,我来送您回家。”

“好后生,我相信你。”

徐家场院恢复了宁静,水水、徐婶也回屋休息了。巧林在行军灶烧洗澡水,匆匆洗刷,等待阿文回家。

“林妹,忙啥呢?”

“文哥,你回来了,累了吧,洗洗睡吧。”

“不累。林妹,你洗了?”

“嗯。”

“那你先睡吧。”

“我要陪着你。”

丁湾的初冬黄昏,静静的,黑黑的,阿文夫妻俩又相拥着坐在低矮的窝棚里。

阿文搂着巧林,抚摩着她柔软的头发:“林妹,阿文抱着你,你安心先睡吧。”

“不睡,我还得看着你。”偎依在阿文怀里,巧林感觉温暖,然而回想起昨夜的不辞而别,心里依旧难以安静。如今已来到了丁湾,感受丁湾人热情又乐于助人,巧林感觉无比欣慰。这两个晚上,都太令人难忘。今后,将与阿文一起共同面对人生路上的风风雨雨,将和丁湾的乡亲们一起在这美丽然而偏僻的阳澄湖畔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了。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