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引吭高歌 第26章 搭建草棚
作者:马济元  发布日期:2022-08-20 10:04:52  浏览次数:162
分享到:

相拥而坐,相互偎依,落座在黑暗得伸手不见五指的窝棚里,巧林仰转头瞩视阿文,可是由于黑咕隆咚啥都看不见。因此巧林伸手摸索:“文哥,我摸着了你的耳朵!”

“嗯。”阿文应道。

“这耳朵又暖和又柔软。”

“林妹,不要捏!”

“为什么?”

“我在听……”

“听见啥了?”

“唧唧唧——”

“哦,我也听听。”

巧林也和阿文一样,凝神谛听。

这声音,似有似无,隐隐约约,很远很远,是躲在竹园深处的蟋蟀在唱歌吗?不会是吧,寒风萧瑟,难道竹园里的蟋蟀不怕冷吗?自去年去枫泾对歌,到今天与巧林在窝棚里紧紧相拥,一年多了,这一年发生了多少永生难忘的事情!这一年里阿文多处漂泊,然而幸运地遇着了巧林,与巧林牵手了,走到一起了。这个生命里最大的幸事,是命运之神,在苦了我心志,劳了我筋骨,饿乏了我体肤,让我经历一贫如洗之后,给予我的惊喜,给予我的馈赠吗?为了巧林,为了心上人,我阿文必须得拼性搏命地劳作,努力建设一个温馨舒适的家,让巧林过上安安逸逸的舒心日子。阿文啊,加油吧,苦尽才会有甘来!

“文哥,你在想啥呢?是在想老爸老妈,还有哥哥嫂嫂吗?”巧林伸手轻轻刮蹭着阿文的脸腮。

“嗯。”

“哈哈,文哥还是个小娃娃。那你想徐巧林吗?”巧林摸摸自己鼻子。

“想呀。”

忽然,巧林又幽幽地说:“文哥,也想银妹姐吗?”

“唉,银妹太可怜了?”

“嗯,想戈队长章医生庞护士吗?还有纪叔、黄叔他们呢?”

“当然。这些人都是我们的大恩人。”

“不知纪叔啥时会住到茆河来。”

“不想了,林妹,我们闭上眼睛睡吧,阿文把你害苦了,几位朋友也为我吃了不少苦。”黑暗中,阿文的手摸着了巧林的双眼,蒙在了巧林的眼睛上,“阿文今生得回报你。”

“文哥,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了,巧林觉着很幸福。我们紧紧相拥,我心满意足,怎么还会觉着吃苦受罪呢?”说着,巧林的头深深地埋在阿文的胸膛上,更加紧紧地搂住了阿文,“在这个世界上,哪里还有比与文哥在一起更幸福,更美好的呢?文哥,你说是不是吗?”

“谢谢你,林妹,你搂紧我。”

夜很黑,窝棚里很宁静。阿文的眼前,好像放映着他曾经看过一次的匣子戏。看匣子戏,只要轻轻转动匣子上的旋钮,咔嚓,匣子里旋即上演一出戏。再旋转,又一声咔嚓,又是一出戏。咔嚓咔嚓,匣子戏上演了一出又一出。不过,今夜的匣子戏,主角都是阿文自己。这匣子戏的一幕幕,看得阿文心潮起伏,看得阿文眼泪又溢出了眼眶滚落下了腮帮。

“文哥,你又哭了?”巧林也正抚摸着阿文的脸颊,“我们在一起了呀,而且会永远在一起的。你说呢?”

“嗯,林妹,是的。”

“文哥,睡觉吧,明天要去挖泥筑泥墙,乡亲们都来帮忙呢!”

“噢,林妹提醒得对,阿文一定不想了,我们休息吧,做个好梦。”

这是农历戊寅年的小雪后的第一个夜晚,在阳澄湖滨丁湾村小河边极其简陋的芦席窝棚里,被乡亲们誉为山歌王的阿文与山歌后巧林第一次紧紧地相拥而眠。他们以非凡的勇气,蔑视并且冲破了世俗的藩篱,勇敢地走在一起了。此段佳话,为同时代的水乡人羡慕惊叹,亦为后世的水乡老百姓广为传颂,捧为楷模,广为传唱。

阳澄湖畔的这一夜,天很黑,夜很静。本故事的主人公阿文和巧林,他俩的生活将在此揭开全新的一幕。

天蒙蒙亮,小夫妻俩已经吃过早饭。巧林洗锅刷碗,阿文拆卸窝棚。然后,阿文把打好的包裹搬进了竹园里头临时放置,把行军灶挪到水栈东的菜园子旁边。巧林又去水栈提水,再次点旺行军灶灶火烧开水,待会儿乡亲们都来帮助自己搭建茅草房出力流汗,一瓢开水是应该早早地准备妥当的。

丁湾的河水清澈、干净,田头干活的农民都有掬一捧清水解渴的癖好。尤其是做船上活譬如捕鱼、罱河泥时,一旦口渴就会操起木勺仰起脖子咕咚咕咚一饮而尽。然而多水的苏南水乡多丁湾那样的低洼地区,易受水灾、洪涝,还有血吸虫猖獗,正可谓“华佗无奈小虫何”,因而鼓胀病疯行。陆小和、徐水水以及徐弟倌的老爸等,因为鼓胀病而早早辞世的。

见着巧林已经在烧水,徐婶左手捏着两个喝水用的有柄竹筒,右手提着茶罐匆匆走过来。

“阿文弟,和我去南南家借船,摇到西滩田去挖田泥。”水水担着一副挑泥畚箕,一把铁锹也走了过来,“南南说,他家有铁锹和挑泥畚箕。”

“水哥,我也去。”巧林给行军灶添上一把火,直起身子说。

水水连忙说:“巧林妹,你不是在烧开水吗?待会儿这场地上还有许多事情需要你忙呢,你留在家吧!”

“让林妹也去呗,烧一锅开水我还是可以的。噢,茶罐里已放了薄荷叶。”徐婶说道。

“老妈,这茶罐太小,我去拿个茶缸,端个小板凳。”水水小跑着回家里去拎来了茶缸和板凳。

于是,阿文仨人摇着南南家借来的罱泥船,摇去了西滩田。西滩田的田地里,家家都种着麦子或者油菜,去哪儿挖取田泥呢?阿文说,种田人的办法是在两垄麦畦之间开沟挖土。这样,既挖到了田泥,也为庄稼开挖了通风排水的墒沟,一举两得。当然,农户的田地,是农民的身家性命,有田地农民方可赖以生存。所以,农民将土地,将田泥,看得重于泰山。所以取土,只能去自己的田地里的。可是,丁湾人都乐于助人,昨晚上,水水、四毛、三苟、丁老柱等乡亲都说:阿文搭建草房子,放心去他们家西滩田田地里挖田泥。

摇船去西滩田,巧林帮掌橹的阿文抝绑。上罱泥船独自摇船,以及帮助掌橹人抝绑,巧林在前段时间都已跟着阿文学过练过,所以这项农活于巧林,虽然不能说是驾轻就熟,但要应对一时还是绰绰有余,至少也是不会露怯出丑。

罱泥船停靠在水水家田头河岸以后,阿文和水水上岸,各自以铁锹挖一条麦沟取土,然后把挖起的田泥装进自己的畚箕里。巧林可不想闲着,等到阿文、水水各自挑起担子下船,她就马上操起铁锹挖泥,帮过阿文挖土,又帮助水水掘泥。三位年轻人这样的通力合作,挖沟取土挑田泥上船,忙得不亦乐乎,然而却也忙得井井有条。与徐家麦地相邻的三苟和四毛,也已在他们自家的田地里挖沟取土,挑起担子连奔带跑下船。此外,附近还有几块田地里好多位邻居也都杭育杭育挑来了泥土倒进船舱。人多力量大,不足半个时辰,罱泥船上舱里的田泥已经装满,罱泥船两侧的船沿都快漫上了河水。

“谢谢了,各位乡亲,泥土已经装满船了。”撑开船头摇船回家,阿文连连向大家致谢。

“四毛三苟,各位邻居,多谢!”水水也帮着阿文向乡亲们致,还说,“阿水还希望大家去我家场院,帮着把这船田泥挑上场。”

“知道了,我马上过来。”三苟挑起空着的担子,扛上铁锹走在头里。

“我直接去。”四毛然后又追上一句,“巧林妹,黄昏你得多唱支山歌哦。”

“水水,你们加油摇吧,我们已经在你家的水栈头等着。”还有几个帮助挖田泥的丁湾乡亲高声说道。

阿文他们去西滩田开沟取田泥,小莹与她的爸爸、爷爷,背着木工工具已来了工地。过了不多一会儿,丁老柱摇着一船干稞也来到了水栈。再后,南南又扛来了一棵杨树,三爷爷拿来了草绳,又有几位邻居扛来了可以当做桁条的小树条……等到阿文和巧林将船停靠在水水家水栈头,好多位乡亲挑着畚箕争着上船挑泥了。

农村里搭建茅草棚,多在棚子的四围用搅匀得可随意揉捏的泥土筑成半人多高的泥墙,泥墙之上,待房子成型后用干稞遮挡,外加稻草苫围起来,这样,茅草棚的外墙就算是完工了。如若房子中间竖几根一人多高的柱子,中间再打个泥墙,那么这个茅草房就一分为二成为两个房间。说是茅草房,屋顶当然是用稻草或者其它干草遮盖。因此这样的草房子,必须得先筑上泥墙,才可以在泥墙外围裹上干稞辫,才可以爬上屋顶盖稻草。所以,在水水家的场地上,赶早就有南南老妈芳嫂等乡亲忙捣碎泥块。可是,由于水稻田的泥土僵硬,捣碎泥块很困难,搅匀泥土更困难,用于筑墙的泥土就跟不上筑墙进度,影响了草棚筑泥墙,也影响了丁老柱上屋顶给新草棚盖稻草。

“阿文,你去提水,我们先去取菜园里的泥土。”水水去场院东南角的菜园子弯腰拔去一棵棵鲜嫩的青菜。

“水哥,这是菜园子啊!”阿文提来了水,却停下了脚步,“这可是姑姑亲手种的青菜呀!”

“你呀,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水水拍去菜根泥土,面露得意之色,“菜园里的泥土疏松,不结块,方便捣碎与加水搅匀,等到把草棚搭建好了,在可以把船上的泥土还垫埋被挖的这个坑,这里不是又可以种上青菜萝卜了。”

“噢,”阿文转身连连向着巧林招手,对巧林说,“水哥的办法不错,可是影响了一季蔬菜,林妹你去和姑姑打声招呼。”

“嗯。”巧林四下张望着寻找徐婶。

“小妹,我知道了,阿水的办法挺好的,况且给菜园换换土质,对以后的蔬菜生长也有好处。”徐婶挎着篮子正迈开小碎步跑过来,“我过来收拾小青菜。”

三爷爷拿来了稻草绳子,他也走过来说:“我家阿水聪明了,这法子好,效率高。嚯,有人呀遇着急事,脑瓜子倒变得活络了。”

水水很得意,眉开眼笑:“嗯,三爷爷,这叫做急中生智。”

竖柱子得等着和泥筑起泥墙,所以木匠丁大根也正走过来帮着和泥搅拌,他也赞成水水的办法:“好啊,水水这急中生智好,做事就怕六神无主。”

去了场院一角编扎干稞辫的丁老柱也做完了他手里的活,瞅见阿文和水水已经在菜园搅拌和泥,连忙吩咐南南说,“小南,你组织小后生挑搅匀的泥土,顺便叫两位过来筑泥墙。”

“老柱师傅,你先在草棚中央筑上一垛泥墙,我们等着立柱子搭屋架,上屋顶缚竹椽子,你也可以上屋顶盖稻草了。”有人和泥,也有人运泥,丁大根爷俩正在把茅草房竖起来。

“好嘞,请大家注意了,提水的,和泥的,运泥的,筑泥墙的,既要各就各位各司其职,又要通力合作互相帮助,哪里跟不上节奏等候活计,你就去哪里支援。”丁老柱扯着大嗓门指挥着。巧林和小莹在船上将西滩田田泥装满担子,四毛和三苟等挑田泥上岸,芳嫂等妇女挥动铁捣碎泥块,水水和阿文和泥搅匀,南南等小后生挑已搅匀的田泥,丁大根爷俩和丁老柱筑泥墙……丁湾乡亲们人人出力流汗,个个努力争先,又由于大家分工协作团结互助,齐胸高的泥墙中午前筑成了。帮忙搭建草房的乡亲们抹去满脸汗水,笑吟吟地与阿文夫妻告别。

小莹也与巧林告辞:“林姐,下午见。”

“你下午来做啥活?”南南不明白。

“不干活,你来我家,把我老爸做的小木门抬过来给林姐家安上。”

“哦,我家还多着个竹榻,抬过来给阿文哥搁一张床铺。”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